- 序 -

庚子鼠年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战疫”中拉开了序幕。前事未决而后事已来,我们应如何在扑朔迷离的经济环境中寻找新的增长和方向?金融界现推出《首席说》解局2020特别版,特邀知名经济学家与首席分析师,为您全面解析投资“战疫”。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嘉宾介绍
本期嘉宾:李大霄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主要观点

美股恐慌度已比肩2008年,双手双脚赞同美联储降息

美国对全球经济、事务的领导力在不断减弱

A股已收复全部失地,中国首次迎来低利率时代

外资在A股仍有十倍配置空间

我国应抓住窗口期战略储备石油

股市最美逆行者:在国家需要的时候买股票

美股恐慌度已比肩2008年,双手双脚赞同美联储降息

金融界:美联储宣布下调联邦基金利率100个基点至0-0.25%,同时还宣布重启QE。有评论说美联储“打光子弹”,太激进了。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李大霄:这是比较果断的手段。评论总是有两种态度,措施到位就说没空间了,如果不到位就说太弱。作为决策者不能被评论的声音左右。我双手双脚赞同美联储的此次果断降息,这是有助于全球经济和全球股市的有效手段。

 

同样,这也是有史以来的最大力度。美股已经连续下行30%了,恐慌指数达到77,基本与2018年10月24日的85持平,而85的恐慌度是历史上的极端位置。但实际上,现在的危机没有2008年那么严重,短短一周内出现两次熔断,说明市场过度恐慌了。

 

2008年的问题是流动性危机,居民杠杆达到极致,泡沫的爆破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当时美国金融机构的杠杆率是39倍、欧洲杠杆率达到60倍。而经过治理后,杠杆率大幅下行,在8-10倍,金融机构的杠杆、居民的杠杆、财务数据等都是健康的。现在美联储加大应对措施会非常有效,而且全球央行,包括中国央行也在降准,对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极有帮助。

 

金融界:但其实我们看到降息之后,美国三大股指期货还是降低了,跌幅近5%,这是为什么?

 

李大霄:期货的最大的波幅在3月12日已经完成了,现在是在反复。股指期货是一个参考,但主体还是要看股市的反应,看今晚美股开盘的走势。


A股表现很好,可以说是全球股市的诺亚方舟。我相信全球央行共同应对会稳定经济。华尔街有句谚语——不要和美联储作对。现在是百年难遇的危机,也是百年难遇的机会。现实生活中需要逆行者,股市里也需要逆行者。

美国对全球经济、事务的领导力在不断减弱

金融界:上周美联储第一次宣布降息之后,股市大跌,美股也先后熔断两次,您是怎么看待这样的波动的?


李大霄:从2008年底开始,美股上涨超过11年,一直都是牛市。如果根据上周的数据判断牛市终结,言之尚早。目前处于大调整阶段,这样的大调整每十年就会出现一次,大调整伴随着股市大波动。从物质水平来看,涨幅已经积累了不少,而且现在又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几个因素叠加,美股出现较大波动是合理的。从经济层面来看,不能说出现衰退,只是经济增速减缓而已。

 

金融界:那您怎么判断美国牛市是否结束,或者经济是否进入衰退?


李大霄:美国股市集中了全球资金和全球最优秀的公司这两个元素。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基础没有动摇。如果这两个基础出现变动——资金开始流出、优秀公司的聚集发生转移,或者有新市场崛起,可以代替美股,才是美国牛市的结束。


目前,全球资金还聚集在美元上,也没有市场可以代替美股。中国市场虽然有一定替代性,但是过程很缓慢,距离A股完全代替美股,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至于欧洲股市,一直都比较平淡,以上两个因素都没有达到。另外,欧元面临的问题也比较多。


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强劲的上涨动力在削弱,而且它的优势在逐渐减弱。

 

金融界:优势是指什么?

 

李大霄:对全世界经济、事务的领导力。这些领导力的削弱会对美国资本市场和资金的再度聚集产生负面影响。但优秀的上市公司都还聚集在美国,难以替代。

A股已收复全部失地,中国首次迎来低利率时代

李大霄:A股相对比较强势,这是客观事实。实际上,A股已经几乎或者说全部收复了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失地。

 

第一,中国国力在增强,对全球经济活动的影响力在慢慢增加,而与此同时美国的影响力在减弱,基本是此消彼涨的关系。但挑战老大的位置,显而易见,现在还谈不上。不过我们对全球事务的影响力确实在慢慢提升,包括“一带一路”,以及这次新冠疫情的应对,应该是全球做得最好的国家,没有之一。股票市场正是在这些大环境下运作的。

 

第二,从经济基本面来看,现在复工复产应该超过90%,沿海地区已经超过95%。除了娱乐场所、餐饮没有恢复之外,其他大部分行业已经接近彻底复工复产了。各个城市幸福的堵车也开始了,虽然还带着口罩,但经济活动正在恢复,这一点确定无疑。我国经济率先调整、率先恢复,也没有之一。

 

第三,全球应对新冠疫情都采取了宽松政策,利率水平降低、货币增量在同时加码。国内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都在发力,资金也非常充裕。海外的热钱也非常明显地拉低了国内资金的价格。之前万科发了一个7年期的债,利率2.6%,可以说这标志着中国首次迎来低利率时代。

 

低利率时代意味着资产荒,所有的优质资产都会面临被疯抢。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股票市场会走强。当然,我仅看好那些被低估的优质资产,那些被高估的资产也会因此产生泡沫,我并不看好。

外资在A股仍有十倍配置空间

金融界:之前您提到“中国资产成为世界诺亚方舟”,但实际上,北向资金最近十几天外流比较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李大霄:首先,中美国债的息差现在已经超过180个基点,甚至还一度达到200个基点,中德国债利差现在应该超过300个基点了。套利资金会对中国资产非常感兴趣,大量海外热钱会开始关注中国资产。

 

第二,中美股市蓝筹股的估值也有非常大的差距,近一倍。在估值差距这么大的情况下,中国不论债市还是股市,都有估值吸引力。另外,从外资配置比例来看,股票只占2%、债券占3%。跟目标配置(20%-30%)相比,仍然有十倍以上,甚至更高的空间。

 

所以,短期几天、十几天的外资回撤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因为外资的大本营出现了问题,需要救火。总体来看,目前配置偏低,甚至是零配这样的状态,上升空间还很大。

我国应抓住窗口期战略储备石油

金融界:最近原油价格波动比较大,原油价格还会持续下降吗?如果继续暴跌,对中国的经济有什么影响?

 

李大霄:油价暴跌,危中有机,我们不必恐慌。国内应该利用宝贵的低位窗口进行石油的战略储备,综合地利用金融工具锁定成本。

 

从油价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来看,由于我国石油对外的依存度高达70%,是最大的消费国,石油趋势向下,对我们来说是降低成本。另外,石油价格的低点也不会降太多,再低就会非常靠近成本区了,实际上,现在已经打穿了一些国家的成本区。现在只是利用价格战来达到同盟,价格已经低过矿泉水了,长期停留在低点的概率不高,这是不可持续的。所以呼吁我国要重视这个石油战略储备的窗口期。

 

金融界:目前我国基本控制住疫情,但全球还在不断扩散,这对中国经济发展和贸易往来会有什么影响?未来一段时间全球经济会怎么变化?

 

李大霄:疫情是困扰市场的重要因素。第一阶段,中国成功应对了疫情,控制也比较有效。而全球还在蔓延的过程中。我还是比较乐观的,从人类发展历史来看,我们面对过很多次这样的问题,最终人类都胜利了,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


既然中国能在第一阶段取得这样的成功,其他国家只需要“抄作业”就OK了,只是愿不愿意、愿意牺牲多大程度的个人自由来应对疫情而已。我相信随着人们对疫情认识越来越到位,应对的级别也会提升,最后其实就是是否愿意牺牲短期自由的问题。所以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更可能是短期、中期的。

股市最美逆行者:在国家需要的时候买股票

金融界:您说自己是最关心散户的专家,那么能不能给我们的普通投资者一些建议?

 

李大霄:确实是这样。我觉得作为普通的散户投资人,一定要遵从九字原则——做好人,买好股,得好报。我已经喊了20多年,将近30年了。

 

我不知道你能否理解这九个字,能读懂它的人非常少,而能遵从这个理念的人会笑到最后。这背后的逻辑就是价值投资,买好公司,巴菲特已经证明了整套逻辑的有效性。关心散户就要让他们牢记这九个字,但听懂的人不多。所以我就是不断地重复,希望一万个人里能救出一两个人。

 

金融界:那么,您认为怎么算好公司,有自己的标准吗?   

 

李大霄:好公司有五个层面,对客户、对员工、对股东、对社会、对自然有正面贡献。而当好公司被人误解时,它就变成了好股票。比如在疫情爆发时,整体跌停,好公司也跌停,这个时候就有可能成为好股票。好人才能发现好股票,什么是好人呢?逆行者就是好人。

 

现实生活中的最美逆行者大家都知道,股票市场的最美逆行者也是极少数人——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买股票,敢买股票,愿意买股票,这也是逆行者。能做到这一点的人非常少。

更多
往期回顾
评论
栏目介绍

《首席说》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联系方式

金融界网站电话:010-58325388

邮箱:fang.bao@jrj.com.cn

邮编:10005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28号富卓大厦A座17层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