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经济适用房的各种负面可谓是层出不穷。先是公开摇号摇出了“六连号”,接着郑州的经济适用房盖成了别墅,面对记者的质疑,逯军局长发出了让全国哗然的“惊天一问”,现在又出现了“房号”黑市。屡屡爆出的丑闻将经济适用房政策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主张取消经适房的声音此起彼伏。经济适用房是去是留,它到底是符合这一政策的设计初衷,能够解决大量夹心层的住房问题,还是既不“经济”也不“适用”,只不过是权贵们谋取私利的又一手段。[我有话要说]
郑州“经适房建别墅”事件处罚背后的“玄机”
 如果不是郑州市城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在面对媒体记者时创造了精彩名言“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郑州“济适房建别墅”事件不可能引起如此大的社会反响。在媒体的不断追踪报道下,在舆论的重重压力下,郑州市政府6月18日成立了联合调查组,7月12日晚才终于发布了对事件的调查结果和处罚决定。 [全文][评论]
武汉经适房房号可在黑市买卖 中介费最高8万元
 “只要出2万到8万元中介费,你是不是低保户,是不是本城区人,都无所谓。”7月7日,武汉市一位大型连锁房产经纪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隐没在武汉街巷,关于经济适用房申购一条龙服务的黑市价格。所谓“一条龙”式购房服务,就是从购房资格申请材料办理,一直到最终摇号,中介全程“包办”到底。 [全文][评论]
官商勾结导演经济适用房摇出罕见“六连号”

 供求比高达“1比40”的武汉一经济适用房项目,日前通过公开摇号罕见地摇中6个编号相连的申购户,且这6个申购户均来自该市的同一个区。6月12日该项目摇号结束后,武汉市房地产市场信息网公布了摇号结果,一些市民随即发现其中存在“六连号”现象,令不少市民怀疑存在“暗箱操作”。 [全文][评论]
  扩展阅读:经适房摇号作假事件续:一场有组织的作弊案 经适房6连号事件6名申购户均无资格
       武汉经适房连号被称偶然 发布会仅持续55秒 六连号事件再掀经适房存废之争

金融界调查
 1.你认为现有的经济适用房制度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
 





 2.你觉得是什么原因使得经济适用房陷入如此尴尬境地?(可多选)
 




  “畸变”的经济适用房
利益“畸变”经济适用房

  经适房政策的出台,本意是为了保障低收入家庭住房难的问题,具有一定的福利性,维护社会稳定和公平,“但是近年来,经济适用房的建设比例一直不高,存在‘僧多粥少’的问题。”而且,在一些房价较高的城市,经济适用住房相比同地段的商品房便宜30%左右,具有不小的经济诱惑。
  原本是住房保障体系重要支撑之一的经济适用住房,却成为了少部分人的利益工具,经济适用住房制度以及执行中不断暴露出来的问题到底如何才能釜底抽薪,得以根治? [全文][评论]

异化的经适房在“保障”谁

  经适房土地被建别墅和经适房摇号作假表明,异化的经适房通过附着在其上的腐败,蚕食着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如果连起码的公平都得不到保障,经适房就称不上保障性住房。因而,如何让经适房回归保障性住房本义,一方面需要对经适房的各个环节进行监控,另一方面还需要考虑以尽可能的措施提高经适房的效率。[全文][评论]

经济适用房制度设计存在获利空间

  经济适用房的制度设计上,一开始就存在一些让人获利的空间。比如说首先信息不对称,有的经济适用房的主导者政府,政府来决定多少钱递给谁,所以就形成了一个暗箱。同时,经济适用房的保障功能一旦被弱化,而这个房子的享受度和舒适度,甚至它的投资价值,让人有了盈利冲动买来作为一种投资。[全文][评论]

经济适用房舞弊行为为何屡禁不止

  尽管中国需要经济适用房,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却出现了种种问题。某种程度上说,经适房问题的根源正如茅于轼所言:不可能没有人牺牲而有人卖便宜房。 [全文][评论]

 

  必须承认,经济适用房建设是一种非市场行为,正如茅于轼所指出的,“经济适用房确实比较便宜,但它不是所用的钢筋混凝土便宜,不是劳动力便宜,而是土地便宜,是政府低价拿地所致。”而那些承建经济适用房的开发商获取土地的成本价与经济适用房销售价格之间存在多少利润,长期以来也是一个未知数,这一切往往造就了土地和资金的暧昧关系,容易出现经适房“低价”背后的暴利陷阱。
  经适房本应满足中低收入群体的利益,其价格依然为绝大多数低收入群体无力承受。经济适用房似乎长期陷入自身定位的困惑中——笼统的“中低收入群体”并未明确厘清经适房的实用对象是谁。 [全文][评论]

  低收入者的现实需要
经济适用房政策已经失败了吗?

  经济适用房是个好政策,不但不应取消,还应大建特建。政府既然垄断了土地一级市场,独享土地转让的高额收益,那么就有责任有义务为大部分买不起高价商品房的人提供住房。尽管这几年已经加大了投入,但和几万亿的商品房投资相比,经济适用房还只不过是个零头,有限的几套房还远远不能满足庞大“夹心层”的需求,加大保障性住房的投入,堵住各种制度漏洞,让住房体现公益性,才是住房问题的治本之道。 [全文][评论]

我们应从经适房丑闻中学到什么

  中国既然要走市场经济的路,就应该向那些已经在市场经济中获得成功的国家学习它们的一些优点。特别是中国的贫富分化比这些国家都大,经济适用房就更成为必要了。经济适用房问题恰恰也说明了这一点:至少在基层社会的管理和福利分配上,需要进一步推进民主建设。 [全文][评论]

发展经适房的两条计策

  经济适用房本来就供不应求,而且刚刚建好的经济适用房频频被并不穷的人非法侵占。这些都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也是一些人反对建造经济适用房的最硬的理由。在我看来,这两个问题虽然不可能一夜之间解决,但解决的途径并不难寻找。[全文][评论]

经适房是价格产权都打折的商品房

  经适房只是以市场方式来保障中低收入人群在房价高企下的住房权利,它是价格和产权都有折扣的商品房。只要严格了价格和产权都有折扣这一条,那么经适房中就是没有福利的,因而也不会有那么多舞弊、腐败案,也可以放宽标准谁都可以申购。[全文][评论]

 

   经适房应该是中国式住房的解决之道,是为解决不能购买商品房、但又不愿意住廉租房的这部分中低收入阶层的住房问题,政府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执行起来却十分困难。这部分人群的数量众多,申报和监管难度很大,这才会出现上述的混乱现象和权利寻租事件,制造了更多的社会不公。真正处于夹心层的民众不能获得经适房,严重破坏了社会正常的秩序,还有损政府的形象。
  获得经适房产权的民众当然是幸运的,但是其产权的流通却饱受社会争议。若干年后,如果居住者要改善居住条件购买商品房,理应将经适房卖给国家,再由政府卖给需要的民众,这才是符合社会公平的解决方式。 [全文][评论]

  经济适用房发展三大阶段
酝酿时期1991
  早在1991年6月份,国务院就在《关于继续积极稳妥地进行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通知》中提出:“大力发展经济适用的商品房,优先解决无房户和住房困难户的住房问题”。
启动、开建时期1998
  1997、1998年是房改的关键时期,也是房地产行业的起步时期。国家为了解决中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和启动市场消费,于1998年适时推出经济适用房用以解决中低收入家庭住房问题。
高速发展时期1998——2005
  从1998年经济适用房开始兴建以后,全国各地的经济适用房在短短几年内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发展,房价的相对低廉,逐渐成为中低收入家庭住房的重要选择。
  观点PK:经济适用房废存
张曙光:经适房无现实价值
  保障性住房和商品房市场应该是两个不同的市场,并没有必要存在一个未来将流向商品市场的半保障性质产品存在。经济适用房在某些地区的试行过程中往往没有成为无房户的保障,因此其存在并没有现实价值。
茅于轼:经适房比赌博还要坏
  买经济适用房的一个根本问题是:你希望谁为你作出牺牲?没有人牺牲而有人卖便宜房,是不可能的。社会上一切财富都是劳动的成果,都是有主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你不剥削别人而能买便宜房,是不可能的。
叶檀:四论应该废除经济适用房
   经济适用房存在的唯一合意性就是让所有人都获得基本体面的住房条件。拥有完整的产权,实质上就是可以交易的商品房,只不过披上了一层经济适用房的民意外衣。
马光远:经济适用房不可轻言废除
   制度变迁告诉我们,制度的转换是需要成本的。对于经适房,10多年来官方和民间已积累了不少监管药方,不要头脑发热,轻言废除这些宝贵的制度经验,尽管问题不少,但成绩不容抹杀。
李季平:不赞同取消经济适用房
   一项制度或政策是否诱发腐败,既要看制度本身是否科学、完善,又要考虑社会大环境。“取消论”者更多看到的是该制度存在的缺陷,而忽略了社会因素这个大环境。
时寒冰:夹心层只能指望经适房
   中国庞大的人口结构和财富占有结构决定了,只有通过经济适用房才能真正解决国民的住房问题。经济适用房本来就属于保障范畴,是政府为了确保基本居住权而提供的公共产品。
  我来说几句
  编后:这些年来,中国的经适房这本好经,一路被人念得歪歪扭扭,虽然不乏低收入群体从中受益,但人们在动辄上百平方米的大户型、在经适房楼下停着的宝马奔驰车,在偏远地段的小户型无人申领等等怪相中感受到一点:经适房,总是离人性的关怀有着一段距离。
  让困难群体住上廉租房,让更多的普通市民进入经适房的门槛,才是真正解决百姓住房难的民心工程。否则,就会有更多的经适房成为百姓眼中的鸡肋。
专题制作:黄涛 电话:(8610)5832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