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文生:应对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冲击需从供给端着手

1评论 2020-04-09 13:43:00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下一只“省广集团”

  截至北京时间2020年4月9日6时,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全球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50万,超8万人死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我们思考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经济运行和政策应对的关键。新冠病毒在全球的传播蔓延大大超出之前的预期,对经济的冲击也大幅超出预期,在欧美甚至引起经济大萧条的担心。在中国,有关疫情影响的一个重要争议是2020年的经济增长是否还应该设定目标,如果是,设在什么水平,以及为实现此目标需要的政策支持力度。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指出,疫情冲击和一般的经济周期波动不同,也不能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或1930年代的大萧条相比。疫情的源头是外生的,是和经济没有关系的冲击,其影响经济的传导机制和经济内生的冲击(比如股市崩盘或金融危机)也不同。

  彭文生认为,给定疫情灾害,隔离等防控措施的社会收益远大于其造成的经济损失。政策重点应是帮助受冲击的民众和企业度过难关,避免大规模企业破产和长久失业。

  另外他也提醒,形势的高度不确定给政策制定和执行带来很大的挑战,甚至可以说无论采取什么样的应对措施都难以避免副作用,我们只能追求采取副作用更小的政策组合。

  记者:能否预测之后经济受疫情影响的具体情况?

  彭文生:目前来看,经济预测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受疫情影响,中国1-2月的经济数据包括工业增加值、社会零售和投资等数据大幅低于预期,美国近期的初次申请失业人数大幅超出预期,都显示了机制变化带来的误差。我们看未来发展仍然面临超出常规的不确定性。

  首先,冲击的源头,疫情的未来演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其次,疫情对经济冲击的力度存在非常规的不确定性。它对经济活动的影响不是我们一般理解的供给与需求冲击,而是体现为一个物理限制,社交隔离使得人们不能外出工作和消费。一般的经济周期波动,一个重要影响因素是价格的灵活性,价格越灵活,经济自我稳定的机制就越强。但疫情下,我们面临物理限制,价格调整失灵,冲击完全落在量上,实体经济包括就业、经济增长受到的影响大。一般的经济分析和预测都是建立在我们对价格弹性的理解和把握上,在价格不能发挥作用的极端情况下,预测的不确定性大幅增加。

  当下对疫情演变过于乐观与过于悲观两种情形都存在,后者的误判对经济活动影响较大,但经济损失可以补回来,前一个误判导致疫情反复,生命损失难以挽回,而为了最终控制疫情需要付出的经济代价将会更大。显然,犯第二个错误(对疫情的发展过于悲观)的代价较小。政策面临的难题是如何在保障人的生命安全与健康,以及维护正常经济活动之间平衡,这涉及如何看待隔离措施的收益与成本。

  记者:那这种收益和成本,或者说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能否用量化的数据来呈现?这样可能有助于大家更好从经济角度来看待疫情造成的影响,进而去决定采取怎样的措施与政策?

  彭文生:这其实就是我们提出来的一个问题——隔离的经济账该怎么算?

  这次疫情冲击下,与经济停摆造成的损失相比,通过“社会隔离”的方式来控制疫情拯救生命是否“值得”,或者说怎么把握好这个度,成为很多人关心的问题。那我们究竟如何看待“隔离”带来的更多生命延续和更多经济损失之间的经济账呢?

  经济学文献有一个统计生命价值(VSL,Value of Statistical Life)的概念。经济学家Thomas Schelling在1968年提出使用统计生命价值来估算生命的货币价值,从统计学角度计算社会为了降低单位死亡风险而愿意支付多少金钱。举个例子,假如一个社会愿意支付1万美元来降低0.1%的死亡风险,那么这个社会评估这一条生命价值就等于1000万美元。

  就本次疫情而言,通过VSL可以计算“社会隔离”所挽救的生命价值,这样就可以跟“社会隔离”所带来的经济损失进行比较。Greenstone和Nigam在2020年3月的一篇论文中(Does Social Distancing Matter?)指出,新冠疫情期间,如果美国采取“社会隔离”会降低不同年龄阶段人口的死亡率,那么到2020年10月左右,一共可以挽救176万不同年龄阶段的人口的生命,共计可以避免7.9万亿美元的社会损失。另一方面,从隔离造成的经济损失来看,假设美国因为隔离导致每天的经济活动减少20-40%,90天左右的封城隔离措施,可能使得美国全年GDP较预计减少5%到10%,对应的经济损失大约为1-2万亿美元。对美国而言,隔离的社会收益远大于隔离带来的经济冲击。

  利用Greenstone和Nigam的方法,我们假设中国由于采取隔离措施,新冠疫情的死亡率在不同年龄阶段降低的幅度与美国相似,同时中美的单位VSL和中美人均GDP成正比。这样我们近似计算出,中国本次隔离大约可以拯救590万条不同年龄阶段的生命,因此带来用VSL计算社会收益约为34万亿人民币,约为中国35%的年度GDP。而隔离可能导致今年GDP减少大概5-10万亿人民币,约为5-10%左右的年度GDP。对中国而言,采取隔离措施的社会收益也同样远大于其可能造成的经济损失。

  另外,采取隔离措施,除了降低新冠疫情带来的死亡率,还能通过其它途径增大社会收益。第一,隔离可以降低新冠疫情带来的预期的不确定性,有利于人们规划未来。第二,隔离措施不仅有助于控制新冠疫情的传播,也减少其它传染病的传播、降低交通等意外死亡的概率。第三,隔离措施还减少医疗资源挤兑,提高其他疾病患者存活的概率。

  不过我还想强调一点,就是对如何衡量生命的价值,可以说见仁见智,以上的估算当然也有争议。我们列出这些数字,是想强调疫情冲击的特殊性。

  我们在思考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时,不能简单地和今年本来的增长目标比较,或者和去年的经济增长比较来评估损失有多大,也不能简单地和历史上的大萧条或全球金融危机比较。疫情本身是来自自然界的灾害,明知道隔离措施对经济活动冲击大,各国政府有意为之,为的是减少生命与健康的损失。经济增长促进民众的福祉,隔离措施保障生命安全也促进民众的福祉,两者要综合起来看。

  记者:为应对疫情带来的冲击,不少国家已经有一系列宏观政策落地。您怎么看这些政策背后的理论基础和效果?中国情况又如何呢?

  彭文生:目前,宏观政策措施无论在范围和规模上都超出了常规的理解,但大的方向是纾困,而不是刺激经济。物理隔离措施导致生产和消费停顿,企业和个人面临收入陡然减少和现金流紧张,政策应对是对个人和企业尤其中小企业补贴,主要是财政(减税、转移支付)和结构性信贷(或者说政策性金融)措施,也包括央行增加流动性供给以应对金融市场的恐慌情绪。

  之所以说是纾困而不是刺激经济增长,是因为隔离措施使得人们的生产和消费活动受到限制,货币刺激的作用不大。纾困的作用是帮助受冲击的个人和企业度过难关,避免大规模的企业破产和长久失业,这样疫情消退后经济活动能够很快反弹并恢复正常。也就是说疫情的冲击好像是按下一个机器的暂停键,纾困好比维护机器,只要机器还在,暂停键取消后经济就会快速恢复常态。

  纾困的一个重要视角是结构性,和收入分配联系在一起。这次疫情下的无接触经济凸显收入分配的新视角,收入差距扩大更多体现在无接触经济从业人员(大约20%-30%)和接触经济(大约70%-80%)的从业人员的分化。

  如何理解接触经济从业人员受到的冲击和政策救济?在纾困的视角之外,还有一个社会保险的视角。从社会整体利益来讲,这种个人的损失是应该社会化,即由整个社会分担。这种社会保险最终只能由政府承担。

  这是为什么此次疫情下财政政策在各国都发挥了主要作用。欧洲的一个重要特征是企业的工资负担(70%-80%)直接转移给政府财政了(包括个体经营户),初步为三个月,美国则主要靠现有的失业救济体系外加一次性发放现金。美国的现金发放虽然吸引眼球,应对需求冲击有效,但应对供给冲击效果受限,但实际上欧洲的社会保障发挥了更好的作用。

  中国这次应对疫情的政策措施也明显和以往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政策不同,更多和救助企业和个人联系在一起,包括有针对性的免征增值税和退税、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贷款财政贴息、企业缓缴住房公积金、延期申报纳税等。但和发达国家尤其欧洲比较,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还处在发展阶段,存在纾困措施落地的问题。正因为这样,对中国来讲,应对疫情的关键是从供给端出发保就业,比如把救助企业和要求不裁员结合起来,这样才有助于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记者:疫情带来的冲击主要是供给端还是需求端呢?

  彭文生:这方面目前存在争议。在疫情爆发期,隔离措施限制人们外出工作和消费,所以是供给和需求的双冲击。同理,疫情消退后需求和供给会同时恢复。这是和一般的经济波动最大的不同。在经济周期下行期或金融危机时,经济面临的是需求不足,体现为增长和就业下行,同时伴随通缩压力。疫情冲击下,增长和就业下行但没有通缩压力。一个含义是,以需求刺激为导向的宏观政策可能带来物价上升压力,宏观经济运行体现滞胀的特征。

  这样的逻辑推理面临两个方面的挑战。首先,从动态的角度看,供给和需求问题可以相互转化。就中国而言,疫情在本土的大规模传播基本已被阻断,民众在一季度的劳动供给不足带来的收入下降,意味着二季度的总需求将会受到影响,因此一定的需求管理有合理性。这个视角对美国尤其欧洲可能不适用,因为供给对需求的外溢效应没有中国的情形大,反映了欧美政府的社会保险措施的作用。

  其次,对于全球化的经济来讲,由于疫情在不同国家蔓延的时间点有差异,一国的供给冲击可能外溢为另一国的需求冲击。进入二季度,随着中国复工复产的稳步推进,外需(出口订单)不足成为一个重要障碍,内部需求刺激存在一定的合理性。

  那么如何理解动态和开放经济环境下的供需平衡问题?现阶段总需求不足是主要矛盾吗?在全球范围来看,不存在需求与供给错配的问题,一季度中国面临供给和需求的双冲击,3-5月份欧美面临供需双冲击,后面可能是其他地区。中国在二季度的外需订单少了,但外部的供给(进口供应)也少了。

  在正常情况下,一个可以用来缓解通胀压力的渠道是进口。但疫情的蔓延正在导致海外供给受到抑制。在全球疫情没有明显缓解的背景下,不能低估供给端的约束。大规模的需求刺激可能更多体现为通胀上升压力,而不仅仅是贸易逆差(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的大规模刺激导致贸易顺差大幅下降)。

  一个根本的问题是供给和需求冲击哪个更重要?首先,疫情冲击是实体变量冲击,不是名义变量(比如货币政策紧缩)冲击,货币政策的对冲作用有限。更深层次来讲,隔离措施带来的物理限制使得货币的作用降低,货币经济条件下一般不适用的萨伊定律这时反而适用了,也就是供给创造需求,或者说供给才是最重要的。以需求刺激为导向的政策的风险是滞胀和资产价格上涨,尤其是房地产泡沫。

  供给比需求重要的判断对经济增长的目标也有含义。一般来讲,宏观政策在总需求管理方面已经建立了一套相对成熟的机制,但对缓解供给的约束作用有限。也就是说当供给是主要矛盾时,经济增长受到的约束比较刚性。关键是这样的刚性约束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这是在重新确立2020年的增长目标时需要重视的问题。

  一个客观理性的方式是把2020年上半年作为一个特殊时期,一个百年不遇、政策无法对冲的灾害来处理,宏观政策以促进经济增长在下半年恢复到潜在水平为导向,比如5-6%的同比增速。这样做的好处是 “忘记”已经发生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特殊冲击,着眼于未来的可持续增长,提振民众的信心。实际上,如上文所述,隔离措施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价值远超其导致的GDP损失,GDP只显示了防控疫情带来损失的一面,无法体现保障民众生命安全的一面。给定疫情的特殊性,我们需要综合看待今年的经济社会发展。

  记者:基于上述分析,您认为政策的重点应该放在哪里?

  彭文生:提升供给能力应是政策重点。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之下,社会各界对于政策取向的争议较大,尤其是在美国推出2万亿美元的救济法案,并意欲再推出2万亿美元的基建方案后,对于中国是否应该也推出救济或者基建刺激方案的争论更多。基于以上分析,走出疫情的关键是重视供给端,当前政策的着力点应该是在维持疫情得到控制的同时,采取有效措施促进复工复产,保就业。

  稳妥而有序地退出社交隔离,是未来几个月恢复生产生活的政策关键。中国目前的疫情防控面临“内防反弹、外防输入”的艰巨任务。

  就宏观政策本身而言,无论是从国内还是从国际的视角来看,目前的讨论对疫情对供给侧的冲击重视不够,存在过度强调不对称的需求刺激的风险。这有可能造成对经济更大的衍生伤害,埋下滞胀的压力。

  因此,宏观政策应该以恢复和增强供给能力为重点,在加大一季度社会保险补偿的落地力度的同时,应该避免没有供给能力形成的纯粹需求刺激措施。

  记者:您有哪些具体建议呢?

  彭文生:有两个方面值得探讨:一个是如何把增加需求和促进新的供给结合起来,另一个如何维护现有的供给产能。

  具体来讲,一个可能是政府加大投入力度,在检疫检验环节、防疫物资生产等相关领域,在受到疫情冲击而产生了供给缺口的农业、物流等领域创造一批临时性或通用型的就业岗位,包括以工代赈的形式。其次,大力放松市政管理措施,允许或者补贴鼓励民众以摆摊等自主择业的方式增加就业和供给能力。再次,大力增加减税或者提供定向纾困资金的力度来提高企业的存活概率,防止产能急剧收缩,包括增加并真正有效发挥财政对小微企业融资担保的扶持。还有,引导公共、私人部门更大力度地投资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和技术,在提升服务业效率的同时,增加无接触经济的就业机会。

  应对百年不遇的大灾,财政扩张的力度应该突破惯性的约束,对应疫情对经济的冲击,10%GDP左右的一次性政府债务增加有必要也合理。关键是如何用好这个资源转移,促进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疫情是需求和供给双冲击,也超越经济层面,宏观政策不应是传统的需求刺激导向,大规模基建不可取,指望房地产拉动需求更不应该。政策应对需要人文经济的视角。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突发!美国取消对中国航班“禁飞令” 留学生回国更容易了

2020-06-06 08:29:40来源:中国基金报

地摊爆火的另一面 高端服务业去泡沫去虚火

2020-06-06 09:11:10来源:功夫财经

又是学位房!深圳业主重金买房却惨遭“降级”

2020-06-06 12:28:55来源:证券时报网

举报违法行为有奖!刚刚,美国证监会决定重奖3.5亿,“罚得越重奖得越多”!A股其实也有奖励,是这样规定的

2020-06-05 21:49:00来源:证券时报·e公司

5G手机普及战打响!价格降至1500元、靠设计圈粉……

2020-06-06 00:00:00来源:中新经纬

平安大手笔入局深圳公共住房!左手安居、右手地产 又谋啥局?

2020-06-05 10:15:20来源:券商中国

国盛宏观:美国5月失业率为何与预期大幅背离?

2020-06-06 09:09:35来源:金融界网站

郎酒股份披露招股书:2019营收83亿元 净利润增速达237%

2020-06-05 19:30:00来源:中国网财经

齐俊杰:疫情和骚乱都无法让美国股市低头!纳斯达克竟然快新高了!

2020-06-05 16:00:40来源:金融界网站

黄斌汉:A股为何弱?基金人气火爆!

2020-06-05 14:00:35来源:金融界网站

湖北人员进京限制解除 武汉到北京机票搜索量增长9倍

2020-06-06 08:10:35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杜坤维:20年新股发行不少银行IPO缘何直接清零

2020-06-05 13:42:20来源:金融界网站

湖南推进禁食野生动物退出养殖补偿:衡阳县待补偿总金额758万元

2020-06-06 15:05:29来源:金融界网站

申万宏源中期策略会:下半年 “非常像牛市”的大反弹可期,“投资龙头”依然是正确选择

2020-06-06 09:44:09来源:财联社

徐王婴:“地摊经济”是一种“有益补充”

2020-06-05 13:59:49来源:金融界网站

聚焦境外疫情:美国确诊195万,印度超意大利累计23万,英国病亡超4万仅次于美国

2020-06-06 14:46:00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破百万!民航单日运输旅客量回升至103.67万人次

2020-06-06 10:58:55来源:中新经纬

沃森生物:公司的HPV疫苗将全力支持Gavi 5.0战略计划

2020-06-06 12:59:15来源: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

中国民航局出手后 美国对中国航班的“禁飞令”取消了!

2020-06-06 09:23:50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进军高端市场、年底将实现日均6万吨货量 安能“二次创业”能否抢跑快运上市潮?

2020-06-03 09:37:54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加载更多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