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向东: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 能源瓶颈与合作

1评论 2018-10-17 10:35:05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潘向东 低吸也能抓涨停!

中非能源合作空间巨大,预期能够满足中国未来能源需求

  作者: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潘向东   

  潘向东、刘娟秀

  摘要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能源需求旺盛

  首先,中国经济增长稳中向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7年仍然增长了6.9%,经济增速较快。其次,中国能源需求旺盛,中国能源消费量占全球的23.2%和全球能源增长的33.6%,连续十七年稳居能源增长榜首。然后,中国能源消费结构调整升级,考虑到环保的要求,中国在能源结构方面更加倾向于使用清洁能源,煤炭的使用比例逐步降低,石油、天然气和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均快速提高。最后,中国能源供给能力有限,除煤炭外,其余化石类能源均需大量依靠国外进口,2017年石油对外依存度68.5%,天然气依存度37.9%。

  中国未来石油和天然气需求较大,预估2035年石油和天然气进口额可能分占全球的22%-28%和15%-22%

  首先,十九大报告提出了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按照人均20000美元的标准,预期届时中国人均能耗可能会达到3200千克油当量。其次,按照14亿人口估算,在乐观、中性和悲观三种情形下,中国2035年能源消费量分别为4094.9、4480.0和4885.2百万吨油当量。然后,在能源结构转型压力下,根据自然资源限制调整,预期2035年各类能源占比为,石油23.2%,天然气12.7%,煤炭40.6%,核能5.4%,水电8.4%,可再生能源9.7%。最后,预计2035年中国可能要进口7.5-9.4亿吨左右的石油,占全球石油贸易的20-26%,进口2.1-3.2亿吨油当量的天然气,占全球天然气贸易的15-22%。中国需要新增进口石油2.4-4.3亿吨,新增进口天然气1.3-2.4亿吨油当量,这些能源何处来?非洲可能是重要来源之一。

  非洲经济发展乏力,但能源储备丰富

  首先,非洲经济增长乏力,金融危机叠加政治风波影响,非洲经济陷入了停滞甚至部分区域出现了负增长,亟需一个有力的经贸合作伙伴。其次,非洲石油资源丰富,石油储量和石油产量上涨较快,而石油消费则上涨较慢,同时部分发达国家的石油需求下降,非洲亟需新的石油贸易合作伙伴。然后,非洲天然气资源也较为丰富,非洲目前主要出口天然气为欧洲国家和印度,出口中国相对较少,提升空间较大。最后,非洲在钴材料方面储备和产量较多,占据世界主导地位。

  中非能源合作空间巨大,预期能够满足中国未来能源需求

  如果中国和非洲能够在能源方面深度合作,预期2035年非洲石油可出口量新增2.5亿吨,天然气可出口量新增1.6亿吨油当量,基本能够满足中国在油气能源方面的需求,其中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在石油方面产量潜力较大,尼日利亚和阿尔及利亚在天然气方面产量潜力较大。

  政策建议

  本报告认为可能的投资方向与政策建议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加强海外军事力量建设,非洲多地出现政治风波,存在一定地缘政治风险,对中国对非投资、驻非企业和人员均有一定风险,强大的海外军事力量能够保障中国海外利益;二是提高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水平,非洲地区基础设施较为落后,即使能源丰富也较难以运输,提高非洲基础设施水平也是有利于中非贸易更加顺利进行;三是加快油气公司的海外拓展,能源贸易一方面需要非洲本土能源公司生产,另一方面也需要加快中国油气公司的海外拓展速度,提高产量;四是推进海上运输能力建设,石油主要通过海上进行运输,而天然气管道和液化均可以运输,推进运输能力的建设能够更好的拓展能源贸易能力;五是加大能源转型力度,我国在新能源所需关键材料方面储量和产量均有优势,不具有优势的钴材料可以和非洲合作解决。

  风险提示:政策推进不及预期,地缘政治风险

  正文

  前言

  十九大报告要求,要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以国家领导人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提出“能源革命”的战略思想,指出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对国家繁荣发展、人民生活改善、社会长治久安至关重要。我国能源发展为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提供了坚实有力的基础保障。未来我国能源的发展情况,对我国经济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经济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人均收入步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水平。改革开放之初,197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1495.4亿美元,人均GDP只有156.4美元。而到2017年,中国GDP已经达到12.2万亿美元,稳居世界第二,人均GDP达到8827.0美元,已经超过了世界银行2018年定义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标准[1],步入了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

  伴随经济增长,中国能源发展实现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变化,中国能源消费高居世界第一,连续多年保持快速增长,然而能源供给能力十分有限。中国能源消费总量大,2017年中国一次能源消费量为31.3亿吨油当量[2],占全球能源消费的23.2%,位居世界第一,是世界能源消费第二位的1.4倍。中国能源消费增速快,2017年中国能源消费增长3.1%,大大高于2016年的1.2%,低于过去十年的平均增速(4.4%),占全球能源消费增长的33.6%,连续17年稳居全球能源增长榜首。然而中国能源供给能力十分有限,除了煤炭以外,其余化石类能源均需要大量依靠国外进口,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为37.9%,石油的对外依存度为68.5%,“多煤少油缺气”是中国能源资源禀赋的主要特点。

  未来中国经济增长带来的巨量能源需求对中国能源安全带来挑战,可能方法之一是从非洲进口能源,中非能源合作大有可为。本报告预计到2035年,中国能源需求可能会比现在增长40%,进口7-9亿原油和2-3亿吨油当量的天然气,对世界能源格局影响较大。非洲可能是中国能源重要的进口来源,非洲油气资源较为丰富,2017年石油探明储量167亿吨,占全球储量7.5%,天然气探明储量13.8万亿立方米,占全球储量7.1%,从能源结构上看,中国和非洲供需正好互补,能源合作双方互惠互利,未来合作前景十分光明。中非合作大有可为,9月3日,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开幕,国家领导人在开幕式讲话中指出:“‘海不辞水,故能成其大’。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非洲是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中非早已结成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中非论坛提出了重点实施八大行动,并预计提供600亿美元支持,这对中非合作的影响深远、意义重大。

  目前市场上,尤其是券商宏观研究,对中国整体能源情况和中非合作的研究非常少,本报告填补了这一研究空白,对市场研究做出边际贡献。本报告全面介绍中国能源供需结构,对未来能源供需进行中长期的展望和合理预测,认为中非能源深入合作可能是解决中国能源问题的一个重要方向。

  [1] 世界银行2019财年(2018-2019)国别收入类别中,定义中等偏上收入的阈值是人均国民总收入(现价美元)位于3896-12055美元。

  [2] 在能源的单位方面国际上通常采用油当量,我国国内由于煤资源占据能源结构较大比例,采用煤当量,本报告为了国际比较方便,采用油当量做为主要能源单位。1吨油当量=1.4286吨标准煤=1163立方米天然气。

  1

  中国能源供需情况

  中国国民经济延续总体平稳、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201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82.7万亿人民币,同比增长6.9%,人均GDP达到59660元,同比增长6.9%,按照美元计算,中国GDP已经达到12.2万亿美元,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达到8827美元,已经达到世界银行2018年定义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标准,正式步入了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

  伴随着经济发展,中国能源需求旺盛,但是供给有限。需求方面,2017年中国能源消费增长3.1%,大大高于2016年的1.2%,低于过去十年的平均增速(4.4%),一次能源消费量为3132.2百万吨油当量,占全球能源消费量的23.2%和全球能源消费增长的33.6%,连续17年稳居全球能源增长榜首。而供给方面,中国能源供给能力有限,除了煤炭以外,其余化石类能源均需要大量依靠国外进口,2017年中国煤炭的对外依存度为7.7%,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为37.9%,石油的对外依存度为68.5%。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接下来将会介绍中国能源消费结构和各类能源的供需情况。

  1.1、 中国能源消费结构

  政府更加关注环保,对能源需求存在转型。国务院2013年印发《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确定了未来五年空气质量改善的目标,为此出台了一系列的措施,通过政策鼓励工业和住宅用户使用更加清洁的能源,制定了“煤改气”或“煤改电”等能源转换方案,大力推进新能源汽车替代石油汽车,从政策层面,确定了未来的中国能源结构转型方向。

  中国能源结构持续转型,煤炭仍是最重要能源来源,但占比逐渐下降,石油和天然气能源占比提升较快。2017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增长1.6%,增速仅为过去十年平均增速(+3.2%)的一半,碳排放的减少主要归功于中国能源结构持续改进,中国各类能源呈现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煤炭仍是中国能源消费中的主要燃料,2017年中国消费了煤炭1892.6百万吨油当量,近十年煤炭能源消费的平均增速为1.8%,增长缓慢,2017年其占比近为60.4%,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逐渐下降,创历史新低,十年来下降了11.7%;第二,石油是中国第二大消费能源种类,2017年中国消费了608.4百万吨,近十年石油消费的平均增速为4.9,%,增长稳步提升,2017年占比为19.4%,在能源结构中占比逐渐上升,近十年提升了2.1%;第三,水电是中国第三大消费能源种类,2017年消费水电261.5百万吨油当量,增长较为快速,近十年平均增速为9.1%,2017占比8.3%,近十年占比提升了1.9%;第四,天然气消费增速提升较快,2017年消费206.7百万吨油当量,近十年平均增速为13%,近十年占比提升3.4%,占比提升最高,中国对天然气的需求较为强劲。第五,可再生能源近十年增长最快[1],2017年消费可再生能源106.7百万吨油当量,近十年平均年增速为40.8%,但是总量依然占份额较少,近十年占比提升了3.1%,提升至2017年占比3.4%。第六,核能占比最少,2017年消费核能56.2百万吨油当量,增长速度较快,近十年平均增速为14.9%,2017年占比1.8%。

  [1] 可再生能源主要包括风能、热能、太阳能(行情000591,诊股)、生物质能和垃圾发电。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从中国消费能源结构变化,可以看到未来能源的需求趋势。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三类化石能源,提供了中国能源消费的86.4%,而水电、可再生能源和核能三类非化石能源总计只占比13.6%。在不考虑非化石能源技术重大突破的前提下[1],预计未来中国能源主要还是来源于化石能源。化石能源的特点是能够储存运输,可以通过国际贸易的形式进行补充,而非化石能源主要是通过转化为电力,通过电力进行运输,跨国电力运输损耗较大,相对较为困难,因此中国在对外能源诉求方面,主要是化石能源。接下来对中国各类能源供需情况进行分类研究。

  [1] 例如可控核聚变技术的重大突破

  1.2、 中国石油(行情601857,诊股)能源供需情况

  中国石油供给增长有限,而消费快速增长,对外依存度较高。供给方面,从探明储量来看,中国石油探明储量稳步提升,从1980年的18.2亿吨,提升至2017年的35.0亿吨,但只占全球储量的1.5%,近十年平均增长率为2.1%,储产比为18.3。从产量看,中国2017年石油产量为191.5百万吨,近十年平均增长率仅为0.3%,产量提升十分缓慢。而在需求方面,中国2017年石油消费量为608.4百万吨油当量[1],近十年平均增长率为4.9%,消费需求快速增长。从消费量减产量来看,中国在1992年以前曾经是石油产量大于石油消费量,能够实现自己自足,最多时1986年产量比消费量多35.3百万吨油当量,而在1993年以后,随着消费需求的快速增长和产出的缓慢增长,石油自主供给缺口逐年扩大,2017年自主供给石油缺口达到416.9百万吨油当量,对外依存度高达68.5%,为历史最高值。

  [1] 石油生产数据和消费数据可能会有一些差异,差异的来源为库存变化、非石油类添加物和替代燃料的消费,以及在定义、衡量或石油供应与需求数据转换时不可避免的差异(例如吨和桶的单位转换)。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中国对高品质石油产品的需求更加旺盛,对低品质油需求持续下降。原油加工成油品过程中需要采用蒸馏方法,按照沸点蒸馏出不同品质的油,沸点更低的品质更高。按照此种方法分类,一般可以将油品分为轻质馏分油、中质馏分油、燃料油和其他油品[1]。首先,轻质馏分油是消费增长最快、占比提升最多的油品,2017年中国消费轻质馏分油195.2百万吨,近十年平均增长速度为8.1%,需求较为强劲,2017年占总体能源消费的32.1%,近十年提升了8.4%个百分点。其次,中质馏分油目前仍是消费最多的油品,2017年消费205.0百万吨,近十年平均增长速度为4.0%,2017年占比为33.7%,近十年下降了2.9%。再次,燃料油消费下降较为明显,2017年中国消费27.2百万吨,近十年增速为-4.6%,2017年占比为4.5%,近十年下降了7.1%。最后,其他油品占比较为平稳,2017年消费了181百万吨,近十年增速为5.5%,2017年占比为29.7%,近十年上升了1.6%。从油品结构的变化,能看到中国能源消费也在升级,相对更加环保的轻质馏分油需求更加强劲,而相对污染较高的燃料油增速和占比双下降,这对中国能源的供给和冶炼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1] 轻质馏分油主要包括汽车用汽油、航空用汽油和轻质馏分原料,中质馏分油主要包括航空煤油、取暖煤油以及粗柴油与柴油(其中包括船舶航油),燃料油主要包括船舶燃油以及直接作为燃料的原油,其他油品主要包括炼厂干气、液化石油气(LPG)、溶剂油、石油焦、润滑油、沥青、石蜡、其他炼油产品和炼厂燃料及损耗。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中国石油进口贸易量为全球第二,增速全球第一,石油进口主要来源为中东、西非、俄罗斯和中南美洲。2017年中国进口石油506.5百万吨[1],增速11.1%,近十年平均增速9.4%,占全球石油贸易的15.2%,中国首次超过了美国(497.6百万吨),成为了仅次于欧洲(692.9百万吨)的第二大石油进口区域。全球石油进口结构正在发生变化,印度2017年进口石油245.0百万吨,近十年平均增速5.4%,增长速度较快,欧洲石油需求变化很小,近十年平均增速几乎为0,美国和日本石油需求量在下降,近十年平均增速分别为-3.0%和-1.9%。中国石油进口主要来源于四个区域,分别是中东、西非、俄罗斯和中南美洲[2]。2017年中国从中东进口石油201.3百万吨,从西非进口石油74.0百万吨,从俄罗斯进口66.1百万吨,从中南美洲进口58.5百万吨,从这四个区域合计进口石油399.9百万吨,占中国进口的79%,可以看到中国和西非的石油贸易,是中国石油进口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对比2010年和2017年,从新增贸易来看,中国新增石油进口超过30百万吨的也是这四个区域,分别是中东新增82.9百万吨、中南美洲新增34.4百万吨、俄罗斯新增32.8百万吨和西非新增30.3百万吨。未来,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对能源需求的增加,预期依然会是从这四个区域增加石油进口数量,和这四个区域的良好经贸合作关系,是对中国石油进口需求的重要保障。

  [1] 其中包括422.1吨原油和84.4吨油品,按照千桶/日计量为10241千桶/日。

  [2] 西非主要国家是尼日利亚,中南美洲主要国家是委内瑞拉。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综上所述,首先,中国石油供给增长有限,而消费快速增长,近十年石油产量的平均增长率仅为0.3%,而近十年石油消费的平均增长率为4.9%,2017年自主供给石油缺口达到416.9百万吨油当量,对外依存度较高。其次,中国对高品质石油产品的需求更加旺盛,对低品质石油的需求持续下降,高品质的轻质馏分油近十年平均增长速度为8.1%,而低质的燃料油则为-4.6%。然后,中国石油进口贸易量大、增速快,2017年中国进口石油506.5百万吨[1],为世界第二大石油进口区域,占世界石油贸易的15.2%。最后,中国石油进口主要来自于中东、西非、俄罗斯和中南美洲,和这四个区域的良好经贸合作关系,是对中国石油进口需求的重要保障。

  [1] 此处的百万吨进口量是原油和油品的重量相加,和前句的百万吨油当量口径并不一致。

  1.3、 中国天然气能源供需情况

  天然气产需两旺,消费增长速度更快,对外依存度持续提高。供给方面,从探明储量来看,中国天然气探明储量快速提升,从1980年的0.7万亿立方米,提升至2017年的5.5万亿立方米,近十年平均增速为9.2%,增速较快,中国储量占全球储量2.8%,储产比36.7。天然气产量方面,2017年中国产出天然气1492亿立方米,约合128.3百万吨油当量,增速8.2%,近十年平均增速为7.9%,产量提升较为迅速。在需求方面,中国2017年天然气消费量为2404亿立方米,约合206.7百万吨油当量,增速14.8%,近十年平均增速13.0%,消费需求更加强劲,中国天然气消费增长占全球天然气消费净增长的32.6%。从消费量减产量来看,中国在2006年以前,天然气都是自给自足,2007年开始,消费量减产量的余额迅速增加,2017年自主供给的缺口达到了912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持续提升,2017年达到了37.9%。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天然气进口方面,管道天然气受制于地理限制,来源较为有限,液化天然气主要来源为中东和亚太地区。2017年中国共进口天然气920亿立方米,其中管道天然气394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526亿立方米。2017年中国进口管道天然气的来源地是三个国家,分别是土库曼斯坦317亿立方米、乌兹别克斯坦34亿立方米和哈萨克斯坦11亿立方米。对比2011年和2017年,可以看到中国已经拓宽了管道天然气的来源,从单一的土库曼斯坦拓展到三个国家,同时土库曼斯坦的运输能力也大幅度提升,从2011年143亿立方米提升到2017年317亿立方米,平均增长率为14.2%。2017年中国进口液化天然气的来源地相对更多一些,主要有六个国家,分别是澳大利亚237亿立方米、卡塔尔103亿立方米、马来西亚58亿立方米、印度尼西亚42亿立方米、巴布亚新几内亚30亿立方米和美国21亿立方米。对比2011和2017年,可以看到中国进口液化天然气的贸易量提升迅速,来源地更加广,每个进口国家也进口更多天然气,从广度和深度两个方面提升了液化天然气的总进口量。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1.4、 中国煤炭能源供需情况

  中国煤炭资源较为丰富,然而受环保和能源转型压力,煤炭产量和消费量均出现下降情况。煤炭储量方面[1],2016年中国煤炭探明储量为15980亿吨,近十年平均增速3.3%,储量增长较为平稳。煤炭产量方面,2017年中国煤炭产量为1747.2百万吨油当量,增速3.6%,近十年平均增速为2.0%,产量提升缓慢。消费量方面,2017年中国煤炭消费量为1892.6百万吨油当量,增速0.2%,近十年平均增速1.8%,消费量的平缓趋势更加明显。2011年之前中国煤炭也曾呈现高速增长趋势,2012年开始,煤炭的产量和消费量均出现增长放缓,甚至在2014-2016三年,呈现了负增长,虽然整体煤炭还占中国能源消费的较高比例,然而从能源结构的变化看,煤炭的产量和消费量未来可能要继续保持稳定或逐步下降的趋势。煤炭方面的自主供给缺口较小,对外依存度较低,基本可以实现自给自足。

  [1] BP能源统计年鉴的煤炭探明储量波动较大,存在一定异常,此处煤炭探明储量采用国土资源部数据。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1.5、 中国非石化能源供需情况

  非化石能源主要包括三大类,分别是核能、水电和可再生能源[1]。非化石能源污染较小,符合中国环保需求,同时不受储量限制,未来的增长空间较大。非化石能源运输较为困难,直接跨国贸易非化石能源较为困难,主要是转换为电力进行使用,跨国电力在国家地理范围较小的地方可能实现(例如欧洲内部),而针对中国的地理条件,跨国电力贸易成本过高,较难实现,因此非化石能源各国产量基本等于消费量。2017年中国消费非化石能源424.4百万吨油当量,增速8.6%,近十年平均增速12.8%,增长速度较快。其中,核能消费量56.2百万吨油当量,占比13.2%,水电消费量261.5百万吨油当量,占比61.6%,其他可再生能源消费量106.7百万吨油当量,占比25.1%,水电消费量在整个非化石能源消费量中占比最高。

  核能方面,中国是世界第三大核能消费量国,并依然保持较高速增长。2017年中国核能消费量56.2百万吨油当量,占全球的9.4%,排名世界第三,仅次于美国(191.7百万吨油当量)和法国(90.1百万吨油当量),2017年全球核能生产的增长全部来自中国,中国是核能消费大国中唯一高速增长的国家,增长率16.7%,近十年平均增长率14.9%。

  [1] 可再生能源主要包括风能、热能、太阳能。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水电方面,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水电消费国家,但近年来增长较为缓慢。2017年中国水电消费量为261.5百万吨油当量,占全球的28.5%,排名世界第一,远高于排名第二的加拿大(89.8百万吨油当量),但自从2012年开始,中国水电消费量的增速开始下滑,2017年只有0.2%的增长,增长较为缓慢。

  其他类型可再生能源方面,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可再生能源消费国,同时仍然保持着高速增长。2017年中国可再生能源消费量为106.7百万吨油当量,占全球的21.9%,首次世界排名第一,高于排名第二的美国(94.8百万吨油当量),同时仍然保持高速增长,2017年增速为31.1%,近十年平均增速为40.8%。在可再生能源内部,风能占比最高,太阳能增长最快。2017年风能消费量64.7百万吨油当量,增速为21%,太阳能消费量为24.5百万吨油当量,增速为75.9%,热能消费量为17.5百万吨油当量,增速为25%。可再生能源增速较快,未来发展空间较大。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综上所述,首先,2017年中国消费非化石能源424.4百万吨油当量,近十年平均增速12.8%,增速较快,其中水电消费量占比最高,其他类型可再生能源增长速度最快。其次,中国核能消费量为世界第三,2017年消费56.2百万吨油当量,近十年保持了平均14.9%的较高增长速度。然后,中国是世界最大水电消费国家,2017年消费261.5百万吨油当量,但是水电消费量增速在2012年以来持续下降,2017年增速降为0.2%。最后,中国也是世界最大的其他类型可再生能源消费国,同时保持高速增长,其中风能和热能的消费量增速均在20%以上,太阳能消费量增速更是高达75.9%。

  1.6、 中国能源系统转型中的关键材料

  在能源系统转型中,中国拥有能源转型关键材料的一定比例的储量和产量。在新能源系统转型中,主要有四种关键使用材料,分别是钴、锂、石墨和稀土。储量方面,中国的稀土储量世界排名第一,锂和天然石墨储量世界排名第二。产量方面,中国的稀土和天然石墨产量世界排名第一,锂产量世界排名第四。

  锂矿方面,中国锂矿储量排世界第二,产量世界第四,未来产量提升空间较大。2017年中国锂矿储量320万吨,占比20.0%,排世界第二,仅次于智利(750万吨),储产比1067。2017年中国锂产量3千吨,占全球的6.7%,在经历2014年和2015年连续两年产量下降后,2016年和2017年产量出现了反弹,去年增速为30.8%,不过仍然还没有达到2013年的生产峰值。中国锂矿储量高,产量低,储产比较高,未来产量可提升空间很大。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石墨方面,中国天然石墨储量排名世界第二,产量排名世界第一,产量占全球75.5%。2017年中国天然石墨储量5500万吨,占比20.4%,排名世界第二,仅次于巴西(7000万吨),储产比71。2017年中国石墨产量78.0万吨,占全球的75.5%,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石墨都是产自中国,但增速上已经开始维持不变,已经连续4年维持该产量不变。中国的石墨产量相比较于储量较高,出于可持续发展的目标,限制产量的增加是合情合理的,预计未来产量提升空间不大,甚至有可能会下降。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稀土方面,中国稀土的储量和产量均为世界第一。2017年中国稀土储量4400万吨,占比36.7%,是第二名巴西(2200万吨)的二倍,储产比419。2017年稀土产量10.5万吨,占全球产量的80.5%,和石墨类似,稀土产量的增速也为0,连续4年维持该产量不变。中国对于稀土的开采也进行了限制,过多开采产出不利于稀土矿的可持续开发和稀土的矿产收入,预期未来产量不会增加。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综上所述,中国在能源转型材料方面,占世界的产量较为重要,石墨和稀土的产量在全球占比较高,锂矿也有丰富的储存。转型材料的丰富,为中国的能源转型提供了物质基础,未来可以预期中国会加大能源转型的力度,更加有效的利用自身的关键材料优势,进一步优化自身的能源结构。

  2

  中国未来能源供需展望

  十九大报告要求,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大幅跃升。同时对能源方面提出了具体要求,要求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本报告此处按照十九大提出的目标,以2035年为时间节点,尽可能的去做一个能源的预测。

  随着经济稳中向好增长,未来中国可能会需要更多能源。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人均能耗量为617.15千克油当量,随着经济活动的发展,2017年人均能耗量为2253.23千克油当量。能源是经济活动的血液,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时,预期人均GDP应该达到2万美元左右,届时中国人均能耗可能会更高,同时中国还是人口大国,未来中国的能源需求可能规模较大,能源能否充足供给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可能制约因素。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从国际经验看,人均能耗和人均GDP呈正相关关系。从世界国家的一般经验来看,大体上,随着人均GDP的增加,人均能耗是同步上升的,通过世行150个国家人均GDP和人均能耗的统计,采用拟合线预测,未来中国经济达到人均GDP两万美元时,人均能耗可能会达到3200千克油当量左右。

  分三种情形预测能源消费增长情况。按照人口14亿估算[1],总体的能源消耗量可能会达到44.8亿吨油当量。如果按照2035年中国人均能耗3200千克油当量来计算,我国每年的能源消费增量为2.0%,最近四年我国能源消耗的增速分别为2014年2.3%、2015年1.2%、2016年1.2%和2017年2.8%,可以看出平均增速2.0%并不是特别难以达到。考虑到未来能源利用率进一步提高或者只能维持现状,本报告认为能源利用更高效的情况下,更乐观的预期是1.5%的能源消费增长率即可满足中国经济增长需求,而能源利用效率无法提高的相对低效情况下,更悲观的预期是2.5%的能源消费增长率才能满足中国经济增长需求。中国2017年的一次能源消费量为31.3亿吨油当量,按照乐观、中性和悲观三种情形,2035年中国能源消费分别为40.9、44.8和48.9亿吨油当量。

  能源结构的变化。考虑到过去我国能源结构的变化,煤炭占比下降,其余能源种类占比不同程度上升,未来我国能源结构依然可能会沿着过去的发展路径继续改进。2017年,我国能源结构中,石油占比19.4%,占比近十年累计提高2.1%,天然气占比6.6%,占比近十年累计提高3.4%,煤炭占比60.4%,占比近十年累计降低11.7%,核能占比1.8%,占比近十年累计提高1.1%,水电占比8.3%,占比近十年累计提高1.9%,可再生能源占比3.4%,占比近十年累计提高3.1%。按照此趋势,则18年后的2035年时,预计石油将会占比23.3%,天然气占比12.8%,煤炭占比39.4%,核能占比3.8%,水电占比11.8%,可再生能源占比9.0%。考虑到水电无法通过跨国运输,而我国水电消费增速受到自然资源限制,增速已经下降较为明显,故将水电进一步调整,而核电和可再生能源的增速较快增长空间相对较大,将水电的一部分增量调整至核电和可再生能源。调整后的预期2035年各类能源占比分别为:石油23.2%,天然气12.7%,煤炭40.6%,核能5.4%,水电8.4%,可再生能源9.7%。

  [1] 此处人口预测数据参考北大国发院曾毅教授的《全面放开生育政策并鼓励二孩,促进国家发展和家庭福祉》,No.C2018008。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各类能源的消费量方面。按照乐观、中性和悲观,预测2035年石油能源消费量在9.5-11.3亿吨,天然气消费量为5.2-6.2亿吨油当量,煤炭消费量为16.6-19.8亿吨油当量,核能消费量为2.2-2.6亿吨油当量,水电消费量为3.4-4.1亿吨油当量,可再生能源消费量为4.0-4.7亿吨油当量。

  各类能源的生产量方面。化石能源预测产量按照近十年的产能增长速度,石油近十年产量平均增速为0.3%,预计2035年石油产量可能在2.0亿吨,天然气近十年产量平均增速为7.9%,预期未来的增速无法保持长期这么高,可能会略有放缓,按照平均5%增速预计,预计2035年天然气产量可能在3.1亿吨油当量。煤炭类能源,由于能源结构的持续调整,中国现有煤炭产能,已经大致等于2035年预测产能,同时煤炭行业去产能正在持续推进,预测煤炭可能会维持现有产量。非化石能源由于较难跨区域贸易,消费量基本等于生产量,可以按照消费需求来倒推,核能需要维持8.5%的增速,水电维持2.0%的增速,可再生能源维持8.1%的增速,即可满足能源消费需求。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从该预测值可以看到,中国在石油和天然气方面的供给是不能够满足消费需求的,需要进一步从国际进口。通过消费量减去产量,计算产量供给缺口,预计2035年中国需要进口石油7.5-9.4亿吨左右和天然气2.1-3.2亿吨油当量。石油方面,2017年我国进口石油5.1亿吨(原油4.2亿吨和油品0.8亿吨),占全球石油贸易量33.2亿吨的15.2%。按照石油贸易维持近十年平均增速1.6%计算,预计2035年全球石油贸易将为33.7亿吨,我国需要进口7.5-9.4亿吨石油,将会占全球石油贸易的22%-28%左右。天然气方面,我国2017年进口天然气0.8亿吨油当量(管道天然气0.3亿吨油当量和液化天然气0.5亿吨油当量)[1],占全球天然气贸易量1.0亿吨的8.1%,按照天然气贸易维持近十年平均2.0%的增速计算,预计2035年全球天然气贸易量为13.9亿吨油当量,我国需要进口2.1-3.2亿吨油当量天然气,将会占全球天然气贸易的15%-22%。

  中国能源安全问题愈发突出,需要战略性提前谋划。谈到中国能源安全,借用《孙子兵法》开篇语“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中国能源安全问题的重要性再提高也不为过,未来中国能源的供需形势可能更加紧张。中国石油贸易量从2017年的5.1亿吨到2035年的7.5-9.4亿吨石油,需要新增进口石油2.4-4.3亿吨,天然气贸易量从2017年的0.8亿吨油当量到2035年的2.1-3.2亿吨油当量,需要新增进口天然气1.3-2.4亿吨油当量。这些新增油气从何处来?非洲可能是重要的来源之一,中非良好的经贸合作关系,是中国未来能源供给的重要保障。

  [1] 按照立方米单位计算,2017年我国进口天然气共计920亿立方米,其中管道天然气为394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为526亿立方米。

  3

  非洲经济和能源现状

  非洲面积约3000万平方千米,约占世界陆地总面积的20.2%,是世界第二大洲。共有56个国家和地区。非洲总人口12.23亿(2016),占世界总人口的16.4%,居五大洲第二位。非洲经济相对落后,2017年非洲经济合计2.14万亿美元,只占全球总GDP的2.8%。非洲油气资源较为丰富,2017年石油探明储量167亿吨,占全球储量7.5%,天然气探明储量13.8万亿立方米,占全球储量7.1%。本章将会从经济和能源两个方面,对非洲的现状进行描述。

  3.1、 非洲经济发展情况

  从整体上看,非洲经济在21世纪初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增长。截至2016年,非洲整体名义GDP已达到21.4万亿美元,除了2016年由于汇率因素整体GDP下降,非洲已经实现了经济的连续十五年增长。上世纪80年代至新世纪初,非洲经济陷入近20年的停滞,然而自2003年以来,非洲经济增速明显加快,2013年来非洲整体GDP已经累计增长接近3倍。经济增速方面,截至2016年非洲经济已经连续正增长24年(以本币计算),2007年非洲经济增速达到近四十年经济最高增速6.14%,然后增速逐渐下降,2016年经济增速为1.81%。

  从产业结构上看,非洲经济中服务业占据了主导地位。截至2016年,非洲经济的产业结构中三产比例为16:29:55,呈现“三二一”的产业格局。第一产业方面,非洲第一产业占比从1970年的25.3%,逐步降至2016年的16.5%,呈缓慢下降趋势。第二产业方面,在2003年至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非洲产业结构中第二产业比重提升较为明显,从34%提升到了41%,工业化程度提高,这也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原因。金融危机后,非洲经济中工业占比逐渐降低,2016年降至29%。第三产业方面,非洲第三产业1970年在整体经济中占比44.3%,随后缓慢提升,至1999年达到51.6%,随后由于工业化程度提到,降至2008年的42.4%,近十年又提升至2016年的54.9%。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非洲人口红利充沛,人口增长速度较快。从五大洲人口的绝对值来看,非洲总人口较多,人口红利比较充沛,非洲总人口12.23亿(2016),占世界总人口的16.4%,居世界第二位,仅次于拥有中国和印度两大人口大国的亚洲。从人口增长速度来看,2016年非洲人口增长净速度(出生率-死亡率)为2.57%,远高于排名第二的大洋洲,非洲人口未来继续增加是一个大概率会发生的事情。人口绝对数值较高,人口增长速度较快,非洲经济增长的人口红利未来值得期待。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分区域看,非洲的西非和北非经济规模较大,而人均经济发展水平方面则是南非较高。非洲幅员辽阔,共有55个国家,按照地理位置,并结合自然条件和社会经济方面的特点,可将非洲划分为五大地理区域,即北部非洲、西部非洲、中部非洲、东部非洲和南部非洲。北部非洲,位于撒哈拉沙漠的北侧,濒临地中海,是非洲经济规模最大的区域,经济规模最高在2012年曾达到7889亿美元,2016年降至7003亿美元,人均GDP一直排在非洲第二,最高在2011年曾达到人均7554美元,至2016年区域人均GDP下降至5105美元。西部非洲,位于撒哈拉沙漠、乍得湖与几内亚湾之间,在2008年后成为非洲第二大经济规模区域,经济规模2014年达到峰值7323亿美元,2016年降至5687亿美元,而人均GDP方面发展相对落后,2016年为1570美元。南部非洲位于非洲南部,在2008年之前曾是非洲第二大经济区域,现在被西非超过,经济规模在2011年达到峰值4518亿美元,2016年降至3282亿美元,人均GDP方面南非是非洲发展水平最高的区域,曾在2011年达到7554美元,2016年降至5105美元。中部非洲,系指北起乍得,南至安哥拉的非洲中部地区,东部非洲指北起埃塞俄比亚南迄坦桑尼亚,这两个区域在经济规模和人均经济发展水平上,均相对落后,尤其是东非的人均GDP目前还不到800美元,按世界银行的国别类别划分标准,属于低收入国家(人均GDP小于995美元)。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分国家看,非洲不同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较大。非洲经济规模超过1000亿美元的国家只有6个,按照经济规模从大到小的顺序,分别为尼日利亚3758亿美元、埃及2354亿美元、阿尔及利亚1704亿美元、安哥拉1242亿美元、苏丹1175亿美元和摩洛哥1091亿美元。非洲人均GDP超过7000美元的国家也只有6个,按照人均GDP从高到低的顺序,分别为塞舌尔15504美元、毛里求斯10547美元、赤道几内亚9850美元、利比亚7998美元、博茨瓦纳7596美元和加蓬7221美元,其中前三位国家的人均GDP高于中国的人均GDP(8827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毛里求斯和赤道几内亚这两个国家。世界银行曾以1960年和2008年作为时间节点观察,发现1960年处于中等收入发展阶段而2008年已处于高收入发展阶段的经济体仅有13个,分别为:以色列、日本、爱尔兰、西班牙、中国香港、新加坡、葡萄牙、中国台湾、毛里求斯、赤道几内亚、韩国、希腊和波多黎各。[1]这13个国家中,属于非洲国家的只有毛里求斯和赤道几内亚两个,其中赤道几内亚人均GDP曾在2008年高达22742美元,然而金融危机之后,赤道几内亚的经济发展一蹶不振,难以维持往日的发展水平。目前这两个国家的人均GDP均已降至世界银行2018年高收入国家标准(12055美元)之下,从高收入国家降至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目前非洲唯一的高收入国家仅为塞舌尔。

  [1] 塞舌尔成立于1976年6月29日,1960年时还未建国,不在考察样本之内。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与中国的合作方面,中国对非投资稳步增长,和多国保持密切合作。从每年对非投资金额来看,中国对非投资金额整体呈现上升态势,2008年金融危机前投资高达55亿美元,随后两年出现一定程度回落,再之后五年稳定在每年30亿美元左右,2016年投资金额为24亿美元。从累计投资来看,中国投资最多的五个国家为,南非65亿美元、刚果金35亿美元、赞比亚27亿美元、阿尔及利亚26亿美元和尼日利亚25亿美元。此次中非论坛,国家领导人提出中非要加强合作,重点实施好产业促进、设施联通、贸易便利、绿色发展、能力建设、健康卫生、人文交流、和平安全“八大行动”。为了推动“八大行动”顺利实施,中国愿以政府援助、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融资等方式,再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支持,其中包括:提供15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提供200亿美元的信贷资金额度;支持设立100亿美元的中非开发性金融专项资金和50亿美元的自非洲进口贸易融资专项资金;推动中国企业未来3年对非洲投资不少于100亿美元。预期未来中国对非投资会有更大的提升。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非洲各类能源储备丰富。非洲总面积3000万平方米,占全球陆地面积的20.2%,能源资源较为丰富,是名副其实的地大物博。非洲油气资源较为丰富,2017年石油探明储量167亿吨,占全球储量7.5%,天然气探明储量13.8万亿立方米[1],合118.7亿吨油当量[2],占全球储量7.1%,煤炭探明储量132.2亿吨,占全球储量1.3%。核能、水电和可再生能源主要是转化成电能进行利用,基本产地和消费低是一致的,这三种资源分别占比0.6%、3.2%和1.1%。可以看到,非洲的油气资源相对其经济占比来说,是十分丰富的,而且考虑到非洲的勘测技术,该数值还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低估,未来随着勘测资源进一步投入和勘测技术的提升,非洲的能源储量可能会更加丰富。

  [1] 能量单位换算,1亿立方米天然气约等于8.6万吨油当量。

  [2] 1吨油当量约等于1千万大卡或1.5吨硬煤或12兆瓦时电,1百万吨油当量在一座现代化电场力可产生大约4400千兆瓦时的电力。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综上所述,首先,非洲经济规模较大,21世纪以来,非洲经济出现了一定的增长,然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尤其是部分地区发生政治风波之后[1],非洲经济增长乏力,亟需新的增长点。其次,非洲人口较多,而且保持高速增长,人口红利值得期待。然后,非洲的区域发展不均衡,北非经济规模最大,南非最富,非洲高收入国家较少,部分发展较好的国家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难以继续增长,甚至出现倒退。再次,中国和非洲有密切的经济合作,连续多年对非洲保持投资。最后,非洲各类能源储备十分丰富,非洲是一个十分富饶的地方,值得有更好的经济发展水平。非洲是需要和中国进行合作的,也是中国值得合作的,拥有最多发展中国家的非洲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天然适合成为经济合作伙伴。接下来将会分类看非洲各类能源的情况,主要从石油、天然气和新能源关键材料三个方面了解非洲能源情况,煤炭、核能、水电和可再生能源在非洲占比较小甚至没有,本报告将不进行介绍。

  [1] 北非部分国家2010年底开始产生“阿拉伯之春”革命。

  3.2、 非洲石油分布情况

  非洲石油储量较多,分布在少数国家。19世纪80年代至今,非洲石油探明[1]储量整体呈现增加趋势,1980-1993年,非洲石油探明储量每年缓慢增加,从1980年的71亿吨增长至1993年的81亿吨,1994年开始直至2012年,探明储量快速增加,从81亿吨增长至168亿吨,翻了一番,2013年以后探明储量稳定在167亿吨左右,2017年为167亿吨,占全球总储量的7.5%,储产比为42.9,即按照现在的开采强度,还可以开采近43年。从国家来看,非洲的石油储量在10亿吨以上的只有4个国家,分别是利比亚63亿吨、尼日利亚51亿吨、阿尔及利亚15亿吨和安哥拉13亿吨,其余的石油探明储量均在5亿吨以下。

  [1] 国家层面石油探明储量通常是指通过地质与工程信息以合理的确定性表明,在现有的经济与作业条件下,将来可从已知储藏猜出的石油储量,该数据不一定符合公司层面用来确定储量所使用的定义。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非洲的石油产量大于消费量,是石油净出口区域。非洲石油产量整体呈增加态势,1965年非洲产量为1.1亿吨,最高在2008年曾达到4.9亿吨,2017年的产量为3.8亿吨。同时,非洲的石油消费量也在缓慢增加,从1965年的0.3亿吨,逐渐增加至2017年的1.9亿吨。产量与消费量的差值,从1965年的0.8亿吨,最高在2008年到达3.4亿吨,2017年差值为1.9亿吨。从国家产量上看,2017年非洲各国石油产量超过30百万吨的国家有5个,分别为尼日利亚95.3百万吨、安哥拉81.8百万吨、阿尔及利亚66.6百万吨、利比亚40.8百万吨和埃及32.2百万吨,其中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和埃及属于北非,尼日利亚属于西非,安哥拉属于南非。这些国家为非洲的主要产油国,对比上文的石油储备国,可以看到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储产比较高,未来石油的产量增长空间较大。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西非是主要的非洲能源主要出口区域,最大的需求增长来自中国。2017年非洲一共对其它洲出口原油294.5百万吨[1],而出口油品只有32.4百万吨,相比较原油的出口,油品出口要低一个量级,本文主要关注非洲原油的贸易变化情况。出口原油中,北非出口原油81.2百万吨,占27.6%,西非出口原油205.9百万吨,占70.0%,中非和南非一共出口原油7.4百万吨,占2.5%。1993年之前北非的原油出口量是非洲五个区域中最多的,要超过西非。从1994年开始,西非原油出口量超过北非,并在2008年后达到较高水平,其后稳定在220-240百万吨左右,2017年出口222.6百万吨。而北非原油出口量在2007年达到巅峰166.4百万吨,其后出口开始下降,最低2017年只有81.2百万吨。

  为什么西非和北非的原油出口量走势出现分化,看它的原油贸易伙伴就很容易找到答案。北非的主要贸易对象为美国和欧洲,在2010年北非出口141.7百万吨,其中美国28.9百万吨,出口欧洲83.0,而2017年北非出口81.2百万吨,其中美国6.5百万吨,出口欧洲52.8百万吨,对比2010和2017,北非总出口下降了60.5百万吨,其中对美欧的原油出口下降了52.6百万吨。西非的贸易伙伴除了美国、欧洲以外,还有印度和中国,对比2010和2017,西非虽然出口美国、加拿大和中南美洲的石油量分别减少58.5百万吨、4.5百万吨和4.5百万吨,但是出口中国、欧洲和印度增加了28.6百万吨、7.3百万吨和5.1百万吨。总结来看,美国由于页岩油技术水平提升,对石油的需求大降,北非和西非都受到较大影响,而西非由于和中国石油贸易较为密切,中国的新增需求增加了西非的石油出口量,减少了美国降低需求带来的影响。

  [1] 出口不包含区域内出口,如西非对南非的出口,和各国加总不一致。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综上所述,首先,非洲在石油储量方面较为丰富,石油储量整体呈上升趋势,同时非洲的石油分布较为不均,主要分布在少数国家。其次,非洲石油产量呈增加趋势,部分国家石油储产比较高,未来石油产量增长空间较大。然后,非洲石油主要出口原油,西非为最主要出口区域。最后,西非的出口需求增长主要新增来自中国,美国页岩油技术降低了石油需求,对非洲国家的原油出口造成一定影响。对石油能源有一个基本了解后,接下来将会关注非洲另一项重要能源,天然气。

  3.3、 非洲天然气分布情况

  非洲天然气储量较为丰富,主要分布在四个国家。非洲天然气储量整体呈现上升趋势,从1980年的5.7万亿立方米,最高提升至2009年14.1万亿立方米,随后稳定在14万亿立方米左右,2017年储量为13.8万亿立方米,占全世界储量的7.1%,储产比61.4年,预期在未来较长时间内都能提供稳步的供应。非洲天然气主要分布在四个国家,分别是尼日利亚5.2万亿立方米、阿尔及利亚4.3万亿立方米、埃及1.8万亿立方米和利比亚1.4万亿立方米,其他全部国家只有1.1万亿立方米。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非洲的天然气产量高于消费量,是天然气的净出口区域。非洲天然气的产量和消费量均快速增加,产量从1970年的30.2亿立方米,增长至2017年的2250.3亿立方米,消费量从1970年的15.5亿立方米,增长至2017年的1417.7亿立方米。产量与消费量的差值,从1970年的14.7亿立方米,最高在2008年达到1069.5亿立方米,此后出现回落,2017年为832.6亿立方米。从国家产量上看,阿尔及利亚一直是非洲天然气的最主要生产国,2017年生产天然气912.5亿立方米,占非洲产量的40.5%,其次是埃及490.2亿立方米,占比21.78%,尼日利亚472.1亿立方米,占比20.98%,利比亚260.4亿立方米,占比5.11%,其余非洲国家产量260.4亿立方米,占比11.6%。值得一提的是,埃及在2010年政治风波以后,产量下滑较为严重,从2009年产量是尼日利亚的2.4倍(埃及5.8亿立方米,尼日利亚2.4亿立方米),到2017年几乎和尼日利亚相同产量(埃及4.7亿立方米,尼日利亚4.6亿立方米)。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非洲出口中国主要是液化天然气(Liquefied Natural Gas,以下简称LNG),还有较大提升空间。天然气的运输和原油不太一样,原油一般是装桶进行运输,而天然气运输要分为管道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两种运输方式,管道天然气受运输特点限制,对地理距离要求较高,而液化天然气相对易于贮存,可以长途运输。非洲和中国的地理距离较远,铺设管道运输管道天然气难度过高,目前的贸易主要是液化天然气。从非洲出口各国的LNG情况来看,2017年非洲出口在50亿立方米以上的国家有4个,分别是法国77.0亿立方米、西班牙71.7亿立方米、土耳其71.3亿立方米和68.6亿立方米,出口中国为11.8亿立方米。出口非洲的LNG主要来源于两个国家,分别是尼日利亚4.6亿立方米和安哥拉4.5亿立方米。对比2011年和2017年的出口情况,这两个国家对中国出口合计增长7.4亿立方米。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综上所述,首先,非洲的天然气储量占世界7.1%,储量较为丰富,储产比61.4,能够提供较长时间的稳步供应,但是分布较为不均,主要分布在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埃及和利比亚四个国家。其次,非洲天然气的产量和消费量保持较快增长,阿尔及利亚是非洲最主要的天然气生产国,同时地区的稳定对天然气生产影响比较大,埃及产量下滑较为严重。然后,非洲国家目前和中国无管道输送天然气,液化天然气方面非洲目前出口最多的欧洲国家和印度,出口中国的液化天然气主要来自于尼日利亚和安哥拉。最后,相比较石油,中国在天然气方面和非洲的合作还不够深入,未来随着中非关系的推进,天然气贸易的发展空间较大。

  3.4、 能源转型中的关键材料

  非洲除了拥有丰富的传统能源石油和天然气,在能源转型关键材料方面,非洲也同样拥有较为丰富的关键材料钴。能源系统转型中的关键材料主要包括钴、锂、石墨和稀土,非洲在钴材料上,拥有全球近一半的储量并且占据全球近三分之二的产量,非洲丰富的钴资源对未来能源转型影响重大。

  刚果金的钴探明储量占全球49.3%,钴产量占全球65.7%。从探明储量看,2017钴储量最多的为刚果金,储量350万吨,占全球储量的49.3%,储量第二的为澳大利亚,储量120万吨,占全球储量16.9%,刚果金储量远远超过澳大利亚,是其将近3倍。从产量看,刚果金的钴产量经历了快速提升后,稳定在较高的产能位置,1995年刚果金的钴产量只有0.2万吨,经历快速增长后,在2011年曾达到9.9万吨,此后产量维持在8万吨左右,2017年产量为9万吨,世界钴产量第二和第三的为加拿大和俄罗斯,2017年分别只有6400吨和5600吨,和刚果金相比不在一个数量级。从储量和产量可以看到,刚果金在钴材料行业的影响十分重要,未来能源转型离不开刚果金的钴。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4

  中非未来能源合作展望

  从上文分析可以看到,非洲和中国具有很合适的能源合作条件。非洲有经济增长压力和不断增长的能源产量,而中国有经济增长需求和日益增加的能源消费,从能源的角度看,中非十分适合进行能源合作,互惠互利共同发展。

  非洲方面,首先,非洲经济增长乏力,金融危机叠加政治风波影响,非洲经济陷入了停滞甚至部分区域出现了负增长,亟需一个有力的经贸合作伙伴。其次,非洲石油资源丰富,石油储量和石油产量上涨较快,而石油消费则上涨较慢,同时部分发达国家的石油需求下降,非洲亟需新的石油贸易合作伙伴。然后,非洲天然气资源也较为丰富,非洲目前主要出口天然气为欧洲国家和印度,出口中国相对较少,提升空间较大。最后,非洲在钴材料方面储备和产量较多,占据世界主导地位。

  中国方面,首先,中国经济增长稳中向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增速较快。其次,中国能源需求旺盛,中国能源消费量全球第一、同时中国能源增长占全球能源增长的最大份额,连续十七年稳居能源增长榜首。然后,中国能源消费结构调整升级,考虑到环保的要求,中国在能源结构方面更加倾向于使用清洁能源,煤炭的使用比例逐步降低,石油、天然气和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均快速提高。最后,中国能源供给能力有限,除煤炭外,其余化石类能源均需大量依靠国外进口,石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较高。

  中国的油气安全问题可以分为三类:一是中国能否买得起;二是中国能否买得到;三是中国既买得起也有人愿意卖的时候,能否运的回。第一类问题我们任务相对轻松,随着中国经济保持长期稳定的增长,中国经济实力逐步增强,在目前看来购买油气资源的资金是较为充足的,就像俗语所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其实都不是什么问题”。关于第二类和第三类问题,可能就是钱不一定能解决的问题,是大国能源安全需要应对的问题,稳定可靠的能源合作伙伴和强大的军事力量护航,可能是解决第二类和第三类问题的办法。在现有石油主产区中东地区,美国政治影响力较强,如果出现中美政治不稳定的情况,很有可能出现用钱也买不到油气的情况,而中国能源安全问题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心存侥幸,需要对有可能发生的最坏的情况进行提前准备,从中国能掌控的地区进口石油,是中国能源安全真正可行的解决方案。中非能源合作,就是解决我们能否买得到油气的问题。

  未来中非能源合作的方向,可能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石油,石油的产量来自工业化能力,而石油未来的生产能力由储量和开采能力决定,随着中国援助,非洲国家的工业化水平提高会提高石油的开采和加工能力,同时考虑到探明储量也需要一定的工业化能力,现有探明大的国家未来更有可能增加探明储量;二是天然气,天然气的未来增长逻辑和石油类似,区别在于由于中非地理距离远,因此主要天然气贸易为LNG,需要相应的加工和贮存能力。中国油气工业生产能力较强,可输出空间很大。中美是唯二拥有完整石油产业链的国家,俄罗斯目前已经没有石油制造产业,中国具有全球30%的油气装备能力,但是只生产全球4%的油气。如果中非能在能源领域合作,中国的过剩油气产能输出非洲后,会挖掘出巨大的非洲油气生产潜力。理论上,如果充分合作,中国油气产能应该可以做到使非洲和中国具有近似的储产比,此时的双方油气开发难度相似,达到油气贸易平衡。

  石油方面,预计非洲2035年石油产量7.6亿吨,石油消费量3.2亿吨,可出口石油能源4.4亿吨,相比2017年净增出口量为2.5亿吨。目前中国的储产比为18.3,如果中非能够在石油领域全面深入合作,无论是采用中资投入、合资还是培育当地企业,非洲石油开采能力可能会大大提高,预计2035年有可能储产比达到20。非洲近十年的石油储量增长速度为1%,按照该储产比计算,2035年非洲石油产量可能会达到7.6亿吨,近18年产量增速为3.9%,比2017年非洲石油产量增速5%低1.1%,该增速是合理的。同时也要考虑到非洲自身的石油消费提升,近十年非洲石油消费增速为2.8%,在该增速情况下,预计2035年非洲石油消费量可能会达到3.2亿吨。此时,非洲石油可出口量(产量-消费量)为4.4亿吨,比2017年的1.9亿吨新增了2.5亿吨,大体上能够满足中国石油2035年可能需要2.4-4.3亿吨的新增进口石油需求量。

  国家的新增石油产量方面,预计利比亚和尼日利亚会分别新增2.5亿吨和1.3亿吨石油,石油产量潜力较大。利比亚的石油储备占了全球的2.9%,而产量只占了全球的0.9%,储产比高达153,是非洲储产比最高的国家,尼日利亚的储产比也高达51.6,可开采空间巨大。如果能够在政治稳定、和平发展的前提下,中国和这两个国家深入合作可以大大提高二者的石油产量,预计2035年尼日利亚可能石油产量2.9亿吨,利比亚可达到2.2亿吨,相比于2017年分别新增石油产量2.5亿吨和1.3亿吨,产量增长空间巨大。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天然气方面,预计非洲2035年天然气产量4.8亿吨油当量,消费天然气2.5亿吨油当量,可供出口2.3亿吨油当量[1]。天然气的开采方面,整体储产比是高于石油的,中国目前天然气的储产比为36.7,非洲目前储产比61.4。然而中国工业能力较强,中国天然气储量和产量均已经连续十年增速接近9%,产能迅速扩张。非洲的天然气储量已经连续十年几乎是0增长,考虑到中国勘测能力的技术输出,此处估算时按照保守的0.1%增速,非洲天然气产量增长较快,去年天然气产量增速9%,预计随着产能合作,非洲的储产比可能会下降到30左右。按照此计算,2035年非洲天然气产量可能会达到4.8亿吨油当量,近18年产量增速为5.1%,比2017年非洲天然气产量增速9%低3.9%,也是中国天然气产量近十年增速的一半左右,在中非天然气工业深度合作的情况下,该增速是可能实现的。同时也要考虑到非洲自身的天然气消费提升,近十年非洲天然气消费平均增速为4.0%,在该增速情况下,预计2035年非洲天然气消费量可能会达到2.5亿吨油当量。此时,非洲天然气可出口量(产量-消费量)为2.3亿吨油当量,比2017年的0.7亿吨油当量新增了1.6亿吨油当量,大体上能够满足中国天然气2035年可能需要1.3-2.4亿吨油当量的新增进口天然气需求量。

  国家的新增天然气产量方面,预计尼日利亚和阿尔及利亚会分别新增1.4亿吨和0.7亿吨油当量天然气,天然气产量潜力较大。尼日利亚的天然气储备占了全球的2.7%,而产量只占全球的1.3%,储产比高达110.2,阿尔及利亚的储产比为47.5,可开采空间较大。和石油类似,在国家稳定发展,中非深入合作的前提下,预计2035年尼日利亚可能会达到1.8亿吨油当量,阿尔及利亚会达到1.5亿吨油当量,相比于2017年分别新增石油产量1.4亿吨和0.7亿吨。

  [1] 单位换算成立方米时,预计非洲2035年天然气产量5603亿立方米,消费量2872亿立方米,可供出口量2732亿立方米。

【新时代宏观】中国持续发展的可能约束:能源瓶颈——兼论中非能源合作的意义

  5

  结论与政策建议

  综上所述,首先,本报告对中国能源发展情况进行研究,梳理中国能源生产和消费的发展情况,认为随着经济稳中向好、持续增长,中国对能源的需求会逐步增加,通过对各类能源的供需分析,认为中国最大的能源压力来自天然气和石油。其次,以2035年为预测时间点,未来我国可能需要进口7.5-9.4亿吨石油、2.1-3.2亿吨油当量的天然气,分别占世界油气贸易的22%-28%和15%-22%,如此大的能源需求,在现有能源格局下,不仅难以满足,而且还影响到了中国的能源安全,应该尽早未雨绸缪。再次,针对该问题,本文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即中非合作,非洲需要经济发展,油气资源丰富的同时工业化程度地开采能力较弱,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国家,油气产业链完备,中非合作互惠互利、大有可为。然后,在非洲政治稳定、和平发展、中非全面深入合作的前提下,预期将会有巨大的增长空间。最后,本报告预测在2035年非洲石油可出口量新增2.5亿吨,天然气可出口量新增1.6亿吨油当量,大体上满足中国2035年的能源新增需求。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中非合作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9月3日,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开幕,国家领导人出席开幕式并发表题为《携手共命运 同心促发展》的主旨讲话,强调中非要携起手来,共同打造中非命运共同体,重点实施好“八大行动”,并提供600亿美元支持,其中包括:提供15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提供200亿美元的信贷资金额度;支持设立100亿美元的中非开发性金融专项资金和50亿美元的自非洲进口贸易融资专项资金;推动中国企业未来3年对非洲投资不少于100亿美元。

  然而,如此美好的中非能源发展前景并不是轻易能够得到的,需要一定的条件来保障,在此本报告针对性的提出一些政策建议,以及在过程中可能存在的投资机会。

  一是加强海外军事力量保障。首先,海外军事力量有助于减少风险,稳定的内部政治环境和和平的外部发展环境对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金融危机后,部分非洲国家出现了政治风波,直接影响了经济发展水平,进一步也影响到了能源产业的产量,强大的海外军事力量可以一定程度地减小或者避免地缘政治风险。然后,面对风险,海外军事力量是重要保障,中国对非洲以钱、物和人提供的支持,也需要得到保护,建设工厂是长期行为,要避免短期波动带来的损失,世界大国在国外的经济利益较大,使用军事力量保护国家利益合情合理。最后,出现风险,海外军事力量能够安排退出,中国在非洲已经遭遇到了几次政治风波,军事力量的介入及时有效的撤回了华侨,保护了人民的安全。

  二是提高非洲基础设施水平。首先,基础设施是能源工业发展的前提,非洲的能源资源丰富,然而在中非贸易中,是需要将能源从各个国家运输到港口再通过海路运输到中国,在运送到港口的过程中,需要一定的基础设施作为前提。然后,基础设施决定了能源工业活动的范围,非洲基础设施的建设,一定程度决定了能源工业园区发展的范围,工业园区的建设需要基础设施作保障。最后,基础设施能够有效拉动非洲经济增长,中国是基础设施大国,曾经经济的主要拉动是通过基础设施,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将会有效拉动非洲经济发展,提升中非合作关系水平。

  三是加快油气公司的海外拓展。首先,油气公司的海外拓展能够满足中国对能源的需求,油气公司在非洲的拓展可能是多种多样的,例如直接建厂、合资建厂、投资资金入股或者提供技术服务等,均是可能的海外拓展模式,中国油气公司相对生产率水平较高,海外拓展能够更快更好的提升当地油气产量水平,利于当地的经济发展,实现双赢。然后,油气公司的海外拓展能够壮大市场份额,海外市场能够扩大中国油气公司的市场规模,提高竞争力,更好的面对国际巨头的竞争,并通过规模效应降低成本或风险,提高盈利能力。最后,油气公司的海外拓展能够提供战略升级机会,面对海外复杂的油气开采环境,中国油气公司的出海将会提高自身技术水平,进行战略性升级。

  四是推进海上运输能力建设。首先,满足中非贸易需求,海上运输是我国跨国贸易的主要模式,中非间的能源贸易全部通过海上运输,非洲距离中国地理位置较远,海上运输是最便宜的运输模式,未来随着中非能源贸易量的增加,会需要更大的海上运输能力。然后,缓解船舶业产能过剩情况,国内造船行业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过剩产能,中非海上贸易,会产生大量的船舶生产需求,缓解造船产能过剩情况。最后,提高国际贸易运输竞争力,建设的海上运输能力不仅为中非服务,同时也为中国其他地区和其他国家服务,提高我国在国际运输中的竞争能力。

  五是加大能源转型的推进力度。首先,我国能源“富煤缺油少气”的结构决定了油气能源的供应瓶颈,随着能源消费水平的提高,油气能源的对外依存度显然会逐渐提高,这不利于我国能源的稳定供应,因此应该加大能源转型的推进力度,通过使用煤炭或者其他可再生能源发电,尽量使用电能替代对油气能源的需求。其次,在关键新能源所需材料锂、石墨和稀土等资源方面,我国具有丰富的储备和较高的产量,先天的资源优势对我国能源转型是十分有利的条件。最后,在我国不具有储备的钴材料方面,非洲具有较多的储备和产量,和非洲良好的经贸关系能够保证我国对钴材料的需求。

  感谢冯猛博士对本报告所做的贡献

  本文由平台/作者授权金融界网站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参考意见。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
邮箱地址:mingjia@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7。期待您的加入!

关键词阅读:中国 能源瓶颈 中非 能源合作 潘向东

责任编辑:江平波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10元、50元、100元硬币来了!怎样领取?一文看懂

2018-11-17 21:19:10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并购重组又有四条利好 证监会刚发文(解读)

2018-11-16 21:36:42来源:中国基金报

市值一夜蒸发230亿美元!加密货币凉了 倒霉是这公司

2018-11-17 21:19:40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9月中国抛美债八个月来最多 中日持仓双双再创新低

2018-11-17 08:18:15来源:华尔街见闻

正面对决余额宝 微信支付重磅升级来了!

2018-11-18 08:26:45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总数再增加10家 2018版集成电路减免税名单都在这

2018-11-17 08:51:35来源:Wind资讯

A股突见大量解质押!一周114家公司发解质押公告

2018-11-17 18:05:16来源:券商中国

31省份机构改革方案全部出炉 “大数据局”最为抢眼!

2018-11-18 08:06:55来源:央视财经

沪深交易所发布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新规

2018-11-17 06:56:18来源:上海证券报

油价今天大降!四年来降幅最多 未来可能更便宜

2018-11-17 08:50:20来源:Wind资讯

人民日报:让世界经济大船驶向更加美好彼岸

2018-11-18 08:18:17来源:人民日报

一汽丰田亚洲龙静态解读 比凯美瑞定位还高些

2018-11-18 07:00:00来源:中国网汽车

习近平:共同驾驶世界经济大船驶向更加美好的彼岸

2018-11-18 08:19:40来源:央视新闻

技术与外观同步革新 东风日产全新天籁静态解读

2018-11-18 07:00:00来源:中国网汽车

习近平:无论冷战、热战还是贸易战 都不会有真正赢家

2018-11-17 11:50:01来源:央视新闻

人民日报整版聚焦:建设生态宜居的美丽乡村

2018-11-18 08:22:46来源:人民日报

《财富》《时代》相继被收购 谁在收割世界顶级媒体?

2018-11-18 08:37:27来源:经济观察报

以实际行动推动民营经济再创辉煌 激发企业家再立新功

2018-11-18 08:13:50来源:人民日报

“双十一”背后的互联网转型:迈向产业互联网

2018-11-18 08:31:44来源:经济观察报

卸任特斯拉董事长后 "上天入地"的马斯克被曝开始搬砖

2018-11-18 07:57:05来源:中国证券报

加载更多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