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利:准确看待区块链 有效监管数字币

1评论 2018-06-05 11:12:57 来源:金融界网站 打板族爽了!

货币体系变革对整个金融体系乃至社会经济的影响巨大,必须审慎对待!现在有不少国家货币体系剧烈动荡,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因此特别寄希望于依托比特币或以太币的区块链模式,打造全新的国家数字货币,这实际上是不现实的。

  出品人:巫云峰 监制:胡雯 主笔:叶效强 何佳佳 编辑:张仙

  UI设计: 宋鹏 网页制作:盛维玮

  【嘉宾介绍】王永利,现任福建省海峡区块链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学术委员。曾任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副行长、执行董事,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中国大陆首位董事,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乐视金融CEO,中国国际期货公司副董事长。

王永利470乘以300

  【核心要点】货币体系变革对整个金融体系乃至社会经济的影响巨大,必须审慎对待!现在有不少国家货币体系剧烈动荡,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因此特别寄希望于依托比特币或以太币的区块链模式,打造全新的国家数字货币,这实际上是不现实的。

  如果网络数字货币不能兑换成法定货币,实际上对现实世界的影响是极其有限的。因此,不要急于穿透到网络上去监管虚拟数字货币的运行,而应该切实加强虚拟数字货币与法定货币兑换环节,特别是交易平台的监管,让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必须满足法定货币反洗钱、反偷税、反恐怖输送等方面的要求。

  央行发币并非想发就能发 不接受法律监管的币非常危险

  金融界:您作为一名经济学博士,是如何理解货币这一概念的?

  王永利:从货币的演化历程来看,可以得出以下结论:虽然货币有很多功能,但它最重要、最基本的功能是价值尺度。作为价值尺度,保持相对稳定是其内在根本要求。如果货币币值剧烈波动,那么整个货币功能都将受到严重影响,甚至整个社会经济的运行都会受到冲击。

  任何锚定金属的货币都无法实现币值稳定,因为金属受各国自然储量以及开采和加工能力的约束,其实际供应量经常会与经济社会实际发展水平发生严重偏离,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只有将一国的货币总量与该国主权覆盖可交易财富的规模相对应,保持全社会物价总指数相对稳定来实现这一点。

  因此,金属货币或金属本位制货币必然要退出,发展成为可以有效调控总量的信用货币,成为国家主权货币或法定货币。因为信用货币具备调控灵活性,能够适应社会经济发展需求。比特币模仿黄金,总量恒定无法充当稳定的货币。

  有误解认为,现代货币是纯粹的信用货币,核心是信任,只要人们相信并接受它,它就可以成为货币。虽然比特币区块链并没有创造实际财富,但它创造了很多人的共识,大家都信任它,所以它可以成为货币。

  这种说法实则是缺乏货币运行的内在逻辑。货币除了要有信任,背后还要有价值支撑。货币当局之所以能够投放货币,一方面是因为它有国家信用,有国家最广泛的运用和支持;另一方面是因为它有国家主权范围内可以控制的社会财富。央行发行货币并非想发就能发,货币当局起码需要有一定规模的货币储备物(如黄金或外汇)作为直接的价值支撑,并努力将货币乘数和派生货币规模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使货币总量与社会财富相对应。

  比特币没有任何价值储备物,或可以与其对应的比特币网络世界所有、控制的财富。据统计,现在各类虚拟货币种类高达1800多种,这些东西背后是否有价值支撑尚不可知?如果没有社会财富背书背书又何来信任?没有信任又如何充当货币?

  金融界:有观点认为,从国外实践来看,有些虚拟货币确实对应了一定的社会财富,您对此怎么看?

  王永利:货币要成为财富的价值表示,且不说一定要有国家主权背书, 至少也要有法律保护。离开国家主权和法律保护,人们的违约行为不受约束,导致货币很难与其赖以存在的社会财富对应上。

  在可预期的时间里,国家是不可能消灭掉的,当不能消灭掉“国家”的时候,所有实际交易,一旦动用现实财富,都将涉及法律权属问题,不接受法律监管将非常危险。

  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