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刘尚希:降成本中的金融问题

1评论 2017-12-08 01:54:57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陈溢波 新零售还能炒多久

  这个板块主要是融资问题,主要是金融问题,和实体经济是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这个致辞刚才韩总致辞的时候就讲到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这里我就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中的“三去一降一补”里面降成本当中的金融问题,在这里谈一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大家都知道,十九大报告当中提出,要建设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建设现代化的经济体系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实这里面很多的问题最终都回落到成本上来。因为经济行为除非就是成本与收益的一个匹配组合,什么事情值得干和不值得干,就要看成本与收益是怎么匹配的。通常的经济行为都是追求低成本高收益,这是基本的商业规则。实体经济也好,金融企业也好都是如此。

  怎么去降低成本?2016年以来,政府积极地在推动降成本,2016年国务院发布了一个48号文件。就是降成本的一个工作方案,自此以后,从中央到地方各个部门都在推动降成本。这个降成本都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政策,各个部门的政策,地方当然也有自己的政策。我们对此也做了一个大型的调研,财科院主持了一个典型的调查,分东西东北几片做典型的调查,在网上做问卷调查。样本大概1万多家企业,有220多万条的数据。我们这个降成本的调查是全方位的,涉及到企业各项成本的调查。

  在这个调查当中发现,其实降成本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三去一降一补”五项任务,其实这五项任务最终都回落到成本上来,或者说最终都必须要落到降成本上来。因为其他的四个方面都与成本的高低有关,比如说去产能,也可以视为降成本的一个措施,因为产能过剩闲置了,企业的成本自然就高了。不把闲置的产能充分利用起来,或者赶紧把这些弱化的产能处理掉,那么你的成本很高,就会拖累这个企业的发展。所以企业也是降成本的问题,不过是从另一个角度提出来的。大家都在谈杠杆率高的问题,带来的就是高成本,就是企业的财务费用会很高。融资难、融资贵,这是对实体企业而言的,但是对金融企业来说,融资贵实际上就是一个高收益,借钱不便宜,对实体企业来说,就构成了一个高成本,对于金融企业来说,形成了一个高收益。所以这样,实际上是相互关联的,降杠杆实质上也是要通过降成本来降风险。去库存,大家都知道库存多了,成本也会很高,无论是企业还是房地产企业,实体企业也好,房地产企业也好,库存多、资金不能回流,它就要占一点成本,这也会导致成本高,所以“三去”与成本是密切相关的。

  还有“一补”,我们说补短板,无论是从工业企业还是从农业来看,这个短板本身就意味着高成本。比如说农业,从这个角度来看,就是成本很高,我们的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的成本远远高于国际市场价格。工业企业来看,它的短板是什么?实体企业的短板在于创新不足,创新能力弱,这就是我们当前的实体企业的短板。创新能力弱,生产的产品附加值就低,在现有高成本的条件下,很多企业就难以生存。只有创造高附加值,才可能去消化现有的各项成本,尤其是老龄化带来的成本,环境治理带来的成本,还有涨工资带来的人工的成本等等。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成本问题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三去一降一补”,看起来是五项任务,实际上就是归结为一点,都是要降成本。或者说“三去一降一补”最终要落到降成本上来,这就是检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一个重要的指标。

  我们在操作过程中间,就不能把“三去一降一补”当做五个任务分别去实施,必须要整合,必须要有一个核心,必须要有一个落脚点。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是为去而去,为补而补,实际意义就不大了。但是在现实的过程中间,是不是真正的做到了降成本呢?我们的调研发现不完全是这样。比如说去产能,有的地方去产能导致了企业成本的上升,为什么?对单个企业来说,去产能从长期来讲会降低成本,落后产能淘汰了,包括消掉了。但是作为一个整体来看,这个企业的投入产出是一个链条,我们在降成本的过程中间,可能就没有注意到这种投入产出的链条关系,没有注意到这种产业之间的配套。比如说炼钢,炼焦,这都是有关联的。比如说我们的焦炭要去产能,可能你这个炼钢所需要的焦炭就会受到影响。我们到一些省去调研,有的省就发现各去各的,去煤的去煤,去焦炭的去焦炭,去钢的去钢。各去各的以后发现,这种原有的产业配套体系被打乱了。原来在本地可以买到的焦炭结果买不着了,没有了,结果要花高价到外地去进货。还有煤炭很多企业都需要,这是重要的能源。煤炭去产能,到有些地方就买不到煤炭了,要千里迢迢到其他地方去买煤炭,那么企业的成本就升高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这种去产能的过程中间,部门之间怎么协调?这当中的各个行业去产能,各个地区去产能怎么样协调好?这个成本不降反升。如果去产能导致企业的成本上升,那我觉得这是背道而驰。

  对于去杠杆,刚才朱教授讲到债转股,我们在调研当中发现,债转股很多都是形式上的。什么是形式上的?就是明股实债,导致这个企业从形式上来看,资产下降了,但是成本反而上升了。看起来是股,实际上是债,要求固定收益回报,而且还不低,有期限,大一点的时候就退出,这不是债是什么?这种明股实债相当普遍。所以在我们的经济运行体系中,大量的所谓的股实际都是穿着债的外衣。这反映了什么?反映了大家这种预期的不确定性,对这个企业的预期不好,所以想早点退出来。一个是对实体企业,对实体经济这种预期也不太好,在实体企业里面不保险。所以名义上是股,实际上暗地里变成了债。

  其实这种做法在市场上非常流行,在座的可能都是在市场一线的,你们比我心里有数,有几个真正去搞股权投资的?很多时候就是去搞债转股,实际上都是变相的借贷,变相的贷款,而且是一个高收益的贷款。所以我们说杠杆率下降了,另一方面企业的成本反而因此上升了,财务费用没有下降,当然在成本核算里面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说固定收益回报,有的可能不体现在成本里面。但是总的来说是减少了企业的现金,减少了企业可支配的财力。不管账怎么去算,首先企业的负担没有减轻。所以从这一点来看,我们这个降成本过程中间,其实像债转股这样手段的运用,我觉得要进行改进。

  这里面也不能怪搞明股实债的行为,为什么?这个大环境的风险大,对于这种风险环境自然的反应他就是要规避。这个风险环境是怎么造成的?这就是中央一再强调的,就是我们怎么在预期管理方面下功夫。我们在预期管理方面做的不够好,使大家觉得这个预期未来不确定性比较大。怎么去降低这种不确定性,形成一个更好的环境?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举一些例子来说明,我们现在在降成本的过程中间,你不要只是孤立的就看降成本那一项内容,而是要把“三去”和“一补”都和降成本关联起来,联系起来,作为一个总体来考虑。从中央各个部门以及到地方的各项政策,你都得聚焦到降成本上来,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因为成本本身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作为一个系统性的问题,也就是说对于下游企业来说是成本,对于上游企业来说是收益。刚才说实体企业和金融企业,对于金融企业来说是收益,这是利息。对于实体企业来说,这就是财务费用,这就是成本。金融企业追求高收益,尽可能就高,只要你能接收就行。实体企业追求尽可能低的成本,尽可能要降低,这就看这个市场。资金作为一个生产要素,在要素市场上,它能不能形成一种比较正确的定价机制?所以要从这一点来看,其实降成本的问题,也不仅仅是要靠这些政策,更重要的就是靠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果只是停留在“三去一降一补”上面,我觉得那是不够的。所以今后毫无疑问要有一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升级版,升级版是具体干什么的?我想它应当是注重要素市场的打造。因为成本除非就是要素成本,典型的就是土地、资金、人工、科技、技术、管理等等这也算是要素。

  但是我们现在这个要素市场怎么样?我们评估一下,我们这个要素市场是不是在资源配置中能发挥决定性作用,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到十九大的报告都一再强调,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那指的是哪个市场?我们细分一下市场,市场有三种:科技市场、资本市场、土地市场、能源市场、劳动力市场等等。我们说的要素市场,凡是涉及到企业投入的,这些要素就会形成一个市场。这个要素市场是不是在要素的自由流动,要素的配置这个过程中间真正是通过市场来发挥决定性作用?比如说资金,我们资金的配置是不是市场在这里面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到底是市场的作用大还是政府的作用大?大家心里有数。所以我们现在要加快金融改革,十九大提出来货币政策审慎监管双支柱,其实准确来讲,一个是金融体制的改革,再一个就是金融政策的协调。金融体制的改革涉及到资金这个非常重要的要素怎么去配置,如果说管制多,毫无疑问你就是市场的这种决定性作用会减弱。当然管制是要防风险,这个度怎么把握?怎么既要让这个市场资金作为重要的要素,在配置过程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同时要让这个风险得到有效的监管,这个就需要我们的监管能力、监管方式甚至我们的监管体制进行改革。如果不改革,这两者可能就会发生冲突。

  其实还有我们的金融政策,我们说货币政策、审慎监管政策,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信贷政策。信贷政策也可以说是广义的融资政策,货币政策是管的总量,管的流通当中货币量的问题,是一个把总的。而信贷政策是可以有差异的,是对结构的调整,实际上是有一点点促进作用的,信贷政策不会是一个样。信贷政策应当是在监管当局指导下形成的一种政策,照例来说商业银行怎么贷款,按照国家的法律和现有的规则,按照遵循商业规则他想怎么贷就怎么贷,这是它的自由。当然前提是你要守法、依规,但是这里面也就涉及到这个问题了。怎么样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句话在我们的信贷市场,在我们金融市场、资本市场上充分的体现出来,我觉得这个就非常重要。这种要素市场的改革,它带来的降成本比通过一项项的政策去降成本效果要大得多。我们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就是通过政策,国务院的48号文去降低各项成本。比如说缴费、减税降费这些方面都做了很多的努力。

  同时我们针对“三去”、“一补”这样的一些政策措施,也在努力的去实现降成本。尽管这个过程中间出了一些问题,但是可以矫正,最好让“三去”、“一补”都聚焦到降成本上来。做完这些以后,我刚才说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升级版,就应当落到要素市场的改革上来,而要素市场的改革就非常复杂。这也是我们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题中应有之义,如果没有要素市场的改革,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那毫无疑问就会落空。我想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金融体制的改革,再就是金融政策的协调,货币政策、监管政策、信贷政策。这些政策内部要协调好,这就需要一种系统观、整体观来考虑问题,使我们的政策目标,大的政策、小的政策、各个方面的政策都能够聚焦,都能够围绕一个总的目标去操作,而不至于相互打架,甚至产生合成谬误,各自看着都很对,但是合起来就错了。在政策制定以及实施过程中间,怎么避免这种合成谬误,我觉得就变得至关重要。因为我们的政策都是要各个部门去制定的,去执行的。当然需要中央再统筹考虑,如果统筹不及时,协调不够有力的话,这种合成谬误就会产生,这种合成谬误就会制造风险,就会注入不确定性,就会影响预期。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加强预期管理,但不能因为我们的这些政策而导致不确定性的扩大,而影响了预期管理,这样考虑跟预期管理又相冲突了。所以从这些方面来看,我觉得我们下一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升级版要落到要素市场的改革上,这个是最重要的。其中金融的改革,我觉得这是首当其冲的。

关键词阅读:刘尚希

责任编辑:陈溢波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第一家区块链公司在美“新IPO” 上市三日暴涨330%

2017-12-18 11:36:52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手握数套房的深圳土豪 是这样生活的

2017-11-27 07:26:01来源:塔木德富豪会

北京土著卖掉唯一住房豪赌房价下跌!渴望这轮调控翻身

2017-12-18 06:41:04来源:樱桃大房子

恒大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空头必须在明年下半年翻多

2017-12-18 18:42:33来源:金融界网站

12只白马股跌入熊市 主力逃离均超50亿元

2017-12-18 17:26:25来源:金融界

前11个月天然气消费同比增长18.9% 发改委协调“三桶油”保供应

2017-12-19 00:44:00来源:证券日报

摩拜投资人首度表态:对与ofo合并持开放态度

2017-12-15 01:20:32来源:证券日报

十九大后习近平对中国经济给出8大论断

2017-12-18 13:20:11来源:人民日报

一汽夏利11月份销量再跌 夏利及威系列产量均为零

2017-12-19 01:04:00来源:证券日报

辽宁铁岭传销案搜出2亿钞票 三辆运钞车才运走

2017-12-18 10:11:19来源:辽沈晚报

圣诞将至 圣诞集市遭遇围攻吐槽已关闭

2017-12-18 22:17:35来源:FX168财经网

金融界爆料台为投资之路保驾护航 欢迎来爆!

2017-12-15 10:14:55来源:金融界网站

美国三大股指同创纪录新高:道指高开逾百点

2017-12-18 22:34:26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世界最繁忙机场全面停电:千余航班取消

2017-12-18 22:06:41来源:快科技

突发!西雅图发生列车脱轨重大事故 恐造成多人伤亡

2017-12-19 01:19:33来源:FX168财经网

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与未来雄安息息相关

2017-12-18 22:16:04来源:雄安发布

央企集团层面公司制改制方案已获批 国家电网等完成

2017-12-18 16:32:24来源:新华网

一加5T手机国内发布 推纪念版熔岩红售价2999元

2017-11-28 16:59:49来源:蓝鲸TMT

发改委:对民营企业“走出去”与国企一视同仁

2017-12-18 16:13:41来源:金融界网站

英国未来贸易关系何去何从 全球化欧盟化两派分歧明显

2017-12-18 22:17:01来源:FX168财经网

加载更多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