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除了IPO 还有两大原因导致A股萎靡不振

1评论 2017-06-15 08:55:26 来源:功夫财经 作者:时寒冰 这些股越跌越买!

在很久很久以前,股市曾经有过灿烂的辉煌,在收割韭菜的季节过后,就再也没有想起过它,人们都搬着凳子坐看美国股市屡创历史新高,股民成为吃瓜群众。不知怎么的,股市的话题似乎又多了起来,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这篇文章……

  2015年的行情结束后,股市基本上处于食之无味,弃之也不足惜的状态,很少去关注它。

  坊间时有关于股市的一些争议,偶尔也看一下,知道这个市场依然“很好”地存在着。也仅此而已。

  很多人把股市长期萎靡不振归结为IPO过快过大过于密集等因素,呼吁停止IPO,其实,IPO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即便这个原因也是不完整的。

  其一,再融资的规模比IPO大得多。2007年至2016年的十年中,A股市场的股权融资总规模为8.36万亿元,其中IPO融资总规模为20033亿元,相比之下,增发融资则达到3386家,合计募集资金高达61711亿元,配股则为3414亿元。也就是说,在过去的十年中,上市公司再融资规模高达6.5万亿元之巨,远远超出IPO的融资规模。

  其二,死水与流水。如果仅从上市公司的数量来看,中国股市IPO的规模,的确经常在一些年份位居全球第一。其实,美国的IPO规模也不算小,跟中国应该属于同一量级的。不同之处在于,美国股市具有优胜劣汰机制,在新股不断上市的同时,也有差不多同样多的股票在退市。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优秀的公司不断上市为股市注入新的血液、新的力量,而差的上市公司不断被淘汰出局,受益的是投资者。美国道琼斯指数从金融危机时期的6000多点涨到现在的21300多点,与此不无关系。

  而中国股市基本就是一个天上人间的养老院,只要能进去,不管多垃圾,都能很好地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真正遭遇退市的公司少之又少。这种状况就造就了中国股市一个很独特的现象,就是壳资源珍贵。所谓壳资源,其实就是一个位置,自己不行了,快玩死了,就找一个新的经过无数次美颜过的公司重新躺到这个位置上接着玩……说其为招摇撞骗可能有点偏激,但这种现状的确是中国股市常年萎靡不振的根源之一。壳资源炒到最后,几乎成了一个骨灰盒,不管谁装进去,都是一把灰而已,并没有太大区别。

  由于好公司太少,更多的公司通过各种炒作来营造气氛,当骨灰炒作成美女,那些虽屡遭重创但很难真正长出记性的投资者便跟着幻想涌入其中,慢慢的,“涌入”变成“融入”,再变成“溶入”……最后,一大片人倒在骨灰盒前……股市开始步入萎靡不振状态,主要作用是帮助这些曾经饱受痛苦的人遗忘悲痛……岁月如梭,痛苦的痕迹慢慢褪去——许多悲痛已经化为新的力量……遗忘是一种感人肺腑的力量……新的幻想又开始舒展开,等待着升级版的痛苦记忆被重新植入,当然,这是有成本的……

  这其实就是中国股市的运行周期。

  中国股市并非只有这一种非常独特的现象,股市的估值也是与众不同的。想当初,一些央企国企上市的时候,拿出来的都是比较差的资源,这些资源就像刚刚经历几次车祸又被数次碾压过,每个人都知道它并没有多少价值,因此,上市公司原始股东持股成本非常低廉,甚至低到可以忽略不计。尽管成本如此之低,大家依然没有底气,因为自己人最清楚这些资源的价值。

  于是,引来了海外的所谓战略投资者,他们进入的成本同样非常低廉。当海外投资者进入后,终于,开始有了一股意愿、希望并有动力推动股市上涨的力量。于是,海内的海外的,大家蹲在一起讲故事,刚开始的时候,海内的讲,海外的不信;接着,海外的讲,海内的不信;后来,无论谁讲,大家都信了,再后来,临近高潮的时候,所有在场的人都泪流满面。一起拥抱,互相鼓掌。所有人都入戏了,入戏很深很陶醉也很动情,于是,高潮来了,股价飞起来了,在最疯狂的时候,海外的资金集体,很爽地捞一把擦干净走了。

  股市又重新恢复往日的宁静。但问题是,普通投资者在二级市场购买的股票价格是极其昂贵的,与原始股东的持仓成本相比,简直就是天价。原始股东原本持仓成本就非常低,经过高送转、分红之后,成本有的甚至已经是负数。另一方面,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持股成本百倍甚至千倍于这些原始大股东。这种博弈本身,就注定了,一些人坐地不动,也能坐享其利,而有些人,即使整天奔波,也常常衣不蔽体。同时也注定了,股市缺乏基本的向上的动力——如果原地踏步就能实现财富的升值,怎么会有动力拉升股价呢?散户倒是有动力,又身怀远大理想,可惜没有能力、没有实力。

  每一波大行情过后,都紧跟着一波大清洗。行情没了,投资者的心不死——这是中国股市真正坚实的基础。许多伤痕累累的人,一起研究茴香豆的“茴”字到底有几种写法,这是股市非常蛋疼的时刻。随着时光的流逝,人们的记忆又被慢慢冲刷下去,痛苦的印痕只能隐约可现,新的幻想又开始折磨着投资者的心。于是,一波不管多大多小的行情,又会被激活……

  2005年,股市筑底的时候,超过48%的个股总市值低于10亿元,市值最低的不足两亿元,到2016年的时候,虽然刚刚经历过股灾,上市公司中市值最低的公司也已经干到了30亿元以上。就有点像开封的地上河,黄河的河底比开始市的楼房还高,这样的底儿算什么底呢?

  如果简单地用这作为对比,估值的问题似乎要重新思考,当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算法。而且,2005年,经济正处于上升周期,而现在,这个周期似乎有所不同了——靠,这种委婉的表达方式有种咬舌自尽的感觉,说的时候忍不住看看窗外,真的是怕遭雷劈。2006年,我国GDP的增长速度是12.68%,2007年,我国的GDP增速是14.16%,是经济超高速增长点的阶段。2014年的时候,我国的GDP增长速度是7.4%,而2016年,我国的GDP增速只有6.7%——2016年开启的周期,真的是很不一样。

  但很多人宁肯相信错觉,也不愿意面对现实。当然,这也是一种良好的习惯,可以让人保持乐观向上的精神面貌。从养生的角度来看,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现在,距离2015年股灾已经两年了,记忆的弹孔已经重新被涂抹上靓丽的色彩,并且,已经被画上美女漂亮的画像,美女画像在昏暗的灯光下又开始栩栩如生地发出动人的挑逗,市场又开始心旌摇荡……

  新的记忆升级工作可能已经完成,正在等待新的人们接踵而至,市场已经准备好接客,献血的人正兴高采烈地走来……这是一个无比美丽的时刻,伟大的中国股市,无论你是否雄起,仅从你创造的无数次奇迹这一个角度来看,你都将永远屹立于世界之巅,并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中国股市,你教给我们太多太多……无论何时,中国股市,我爱;我爱,中国股市——正能量结尾,鼓掌。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