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权胜:金融监管在于价格回归

1评论 2017-06-09 08:30:40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许权胜 每天免费送你三只股

编者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背景下,银行业承担着去杠杆、防风险、引导资金脱虚向实的重任。而在上任银监会主席第一天,郭树清就展现了其谦虚务实的性格。“如果大家有什么好的工作建议,可形成不超过2000字的材料递交给我。”为此,金融界举办“建言郭树清”征文活动,集思广益,为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献上一份力量。

  作者:资深财经评论人 许权胜

  金融监管在各个时期都有所不同,拿美国为例:在次贷危机前,美国金融自由化,效率优先,放松了金融监管,由此引发的经济危机影响了全球。美国次贷危机后开始强化金融监管,特别是占领“华尔街”运动,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借助美国民众对金融系统的不满,推动一直受阻挠的金融监管的改革。改革的内容是政府监管者接管存在流动性问题的金融机构的权力,要求金融衍生产品交易增加透明性,禁止商业银行用自身资产进行风险对赌等一系列改革措施。

  我国的金融体系由银行主导,所以金融风险主要是监管银行。但中国近年来因为银行里面借用通道业务变相投资,金融的过度创新使监管难以跟上创新脚步,其实往往一个创新的开始,监管一般不知道创新会出现什么结果,只有等到一定程度市场出现反应,才知道这个创新的好坏,刚开始创新,监管如果掐断可能会抑制创新。当市场出现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监管才能出面制定对策,所以,监管是后置的,没有办法提前来布控。

  我国监管现在面临着一些不确定因素,受国内和国际的双重影响,使监管难度增大。国内内部原因是我国金融机构的激烈竞争,银行经营模式的转变,催生这种转变的是一些制度性设计。比如存款保险制度的设计,客户50万的存款保障额度,越过这个界限如果银行倒闭,超过的部分就可能使客户受到损失,这种情况下客户的最优选择会是什么?当然会选择国有大型银行,民众心目中国有银行是由国家背书,是不会倒闭,所以国有大型银行一般有充足的资金来源不会有流动性缺失的担忧。近期的中小银行的流动性频频告急,正好验证这种存款保险制促使客户选边站队的结果。中小股份银行虽然也有地方政府参股,但毕竟不能与国家控股同日而语。一些中小银行甚至大幅上浮存款利率,尽管如此存款流失还是很多,一些大的政府财务或企业集团多会把账户转移到国有大行,以保持资金的绝对安全。所以中小银行因为存款的转移而出现流动性异常紧张,只能向大型银行用同业拆借的方式来补充流动性。从五月份的拆借利率看,出现银行拆借利率高于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中小商业银行原先依靠规模来对冲息差收窄,现在存款减少,只能依靠拆借同业或者向企业提高借款条件来作为弥损,比如企业贷款中要多扣一部分约定不能动的存款,或者要优质企业给那些比较差的企业提供贷款担保以保证银行的资金安全,这样操作会使一部分优质企业逃离中小银行,中小银行的优质客户的减少意味着劣类客户的增多,经营更加恶化,更加依赖大型银行的同业拆借或者自身发行高息的同业存单来苦苦支撑,并增加一些乱收费项目和一些衍生产品来规避监管以保持银行的盈利能力,而这个都是因存款保险制影响到银行经营、传导到监管的“蝴蝶效应”。

  监管与银行的矛盾在于监管想控制银行同业业务的非理性扩张扩张,去金融杠杆,回归风险保障本质。但这样做利率市场必然会大幅波动, 被监管的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因为流动性问题的困扰不可调和,尽管央行6月6日通过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投放4980亿的基础货币,但央行投放的是流动性货币,而非信用货币,对冲前期即将到期的总共4000多亿的基础货币,即为信用紧下保持市场流动性,所以市场会出现尽管央行没有加息但市场实际利率却上升了。这个利率价格的上升对中小银行产生巨大影响,利率上升,说明市场的流动性紧缺没有缓解,银行的利润会进一步收窄,银行不良增加,企业利率负担加重,对去杠杆也极为不利。

  外部原因是我国受到美国加息的影响,美联储放言下半年有二次加息,按照美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看,加息是板上钉钉的事,但这个直接影响我国的货币稳定。如果我国不加息,就会加速资本外流,如果我国加息,那么我们国内的企业承受不住,市场竞争力削弱,经济也雪上加霜,而且加息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不可估量,我国GDP目前依靠房地产拉动的情况下,很难有加息的勇气。因为加息有可能使房地产崩盘。按照正常思路,我国也是要加息的,因为全球经济体都对加息跃跃欲试,我们不加息只会使经济持续下滑,尽管我国对资本外流进行了一些管制,但同样也会使我们失去一些对外投资的机会。

  所以监管紧,利率就会上升,企业贷款就难。而我国目前居民杠杆率最低,政府杠杆率尚可,企业杠杆率全球最高,可是监管对企业影响最大,所以近期市场出现呼声要求监管放松,就是怕强监管可能会引来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

  强调金融监管的背景是防范进一步资产泡沫,防止资金持续空转,预防潜在的金融风险。但我国的货币政策的转向,货币的收缩,使金融价格更为突出,当前金融价格的本质是不断下行的实体经济回报率与居高不下的融资成本之间、单位资本投入的回报率与金融市场收益率极不对称,资金不愿意进入实体经济,所有这些问题都围绕着价格问题,金融的价格就是利率,我国市场经济没有完全形成,利率市场化推进过快导致金融市场价格混乱。因此金融的宏观审慎监管应该重新来定位思考:即控制商业银行的信用过度创造,对金融市场严格管制,规范金融行业的服务,让价格回归到服务实体的本质。

  (本文参加金融界网站“建言郭树清,献策银行业”征文活动,文章著作权由作者许权胜享有,非本网合作版权方请勿转载。如果您也对银行业改革发展有好的建言献策,可将文章发送至meiti@jrj.com.cn邮箱,参加征文投稿。)

关键词阅读:建言郭树清 金融监管 价格回归 杠杆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