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在放弃世界领导权?别被忽悠

1评论 2017-06-07 07:46:05 来源:海外网 作者:百里明颐 涨停板,就要这样抓

  近日,一年一度的亚洲安全会议——“香格里拉对话”在新加坡闭幕,美国防长马蒂斯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

  近期动荡的国际安全局势,以及特朗普政府对多边协定的迟疑态度,让众多亚洲国家萌生了不安全感。这其中,尤以美国盟国为甚。而本届“香格里拉对话”,作为特朗普就任以来的首次亚太地区安全领域高级别会议,毫无疑问地,被各国当作了解美国新政府亚太政策的契机。

  面对着周围审视的目光、频繁的诘问,率团参会的马蒂斯防长,自然背负着不小的压力。于是,他做了两件事——赞中国,和怼中国。

  看似矛盾的表态背后,其实是美国对保有其主导地位(primacy)的决心——而这正是美国对于转变中的亚太战略秩序的回应。诸国的不安全感,也正是源于这个转变中的亚太战略秩序。

  毕竟,一段时间以来,国际舆论对特朗普政府的一个感觉是:美国似乎正在实用主义地向内“收缩”。反复要让北约、亚太盟友承担更多军费,退出TPP和巴黎协定,扬言要重新和加拿大、墨西哥谈判北美自贸协定……而在中国国内,也出现了很多关于是否要“接棒”美国在国际上留下的权力真空的讨论。

  那么,究竟应该如何判断特朗普政府的战略意图呢?在现象背后,中国又该如何做出自己的战略选择?

秩序

  一直以来,美国领导的“自由国际秩序(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主导着亚洲。必须承认的是,这个秩序一度给地区带来相对的稳定,提供了发展的机遇,各国也都曾或多或少地受益。

  然而,世界不是一成不变的。正如曾经称霸海洋的日不落帝国而今退守不列颠群岛一样,美国也不可能永远将世界划归其霸权之下。随着经济实力的变化,各国的力量在重新分配,各自的影响和诉求也在转变,这也就意味着国际秩序和结构的重塑升级。这个由力量分配推动的结构转型是客观的,不以任何国家、任何个体的意志为转移。

  我们所处的时代,正是这样一个变革的时代。若以购买力平价(PPP)来丈量国内生产总值(GDP),那么早在2014年,世界前四位经济体,就有三个都是亚洲国家,直到2050年都不会改变。中国将一直是最大经济体,美国则会从2014年的第二位下跌到2050年的第三位。

微信图片_20170606234107.jpg

数据来源:普华永道会计事务所报告《2050年的世界》

  随着经济力量增加的,是各国对于持续发展的诉求,而原有的一些体制已无法满足这些诉求。包括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跨太平洋(行情601099,诊股)伙伴关系协定(TPP)、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在内的多个区域机制,正反映了各国对国际制度革新的期待——当然,旧有体系也会做出反应。昨天,在澳大利亚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就说了,“美国不会允许中国用经济实力来摆平一切”。

  同时,力量的变化也带来了影响力的变化。中国作为崛起的大国,一方面坚决捍卫本国利益,一方面承担更多国际责任。当然,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触碰到现今主导国美国的利益,也会引起周边一些国家对于中国强大实力的担忧。这些,都是亚洲战略秩序转型期的组成部分。

  身处这样一个转型期,不同国家都给出了自己的应对措施。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要用战略定力和宏观视角来看待他国的举动,不能拘于一时,囿于一事。

  美国

  美国对于当前亚洲战略秩序转变的应对,可以从其防长马蒂斯在本届“香格里拉对话”的演讲中体现出来。

  在演讲中,马蒂斯无时无刻不在强调美国对亚太安全秩序的承诺,无时无刻不在保证美国会继续保持其在亚洲的存在。针对两大关切地区,朝鲜半岛和南海,马蒂斯既肯定中国对朝鲜施压,也强调美国会继续与中国在此问题上合作;同时,指责中国在南海的填岛行动,表示美国会继续在争议海域开展“自由航行”。除此之外,马蒂斯还再次向美国盟友做出承诺,美国会继续加强联盟体系建设,不会置盟友于不顾。这些都展示出,面对着战略秩序的变动,美国选择继续维持其地区主导权以及原有的地区秩序。

微信图片_20170606234110.jpg

马蒂斯演讲内容 来源:华盛顿邮报

  即便如此,仍有不少声音在质疑美国放弃亚洲领导权,这主要是因为特朗普执政后美国退出TPP和巴黎气候协定,并且要求其盟友承担更多的防御责任。但是,这些政策并不能说明美国要放弃领导权。要知道,国家都是由利益驱动的,特朗普政府决定退出TPP和巴黎协定,是出于美国利益的考量,那么维护美国主导权,就更是遵从于美国的利益了。毕竟,亚洲领导权要比一个贸易协定重要的多。

  同样有分析指出,美国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一反过去作风”的做法,事实上也是在试图重新调试权力与责任的边界,毕竟按照特朗普的视角来看,美国长期在国际上用过多的财力人力物力来铺展的权力网,有些不可持续,必须调整

  ——比如在北约,2001年,美国承担军费的比例是50%,而到了2016年,这一比例已上升至75%。

  香格里拉酒店内,在回答澳大利亚洛伊研究所代表对于美国抗拒全球联盟的诘问时,马蒂斯主动提到美国20世纪初实行的“孤立主义(isolationism)”政策,称美国已经从中吸取教训,不会重蹈覆辙。说这话的时候,香格里拉酒店外,美国两艘航母“卡尔·文森号”和“罗纳德·里根号”正在朝鲜附近海域巡演。

  酒店内外,美国的战略意图明确且一致。因此,不能将特朗普政府在经贸等领域的一些表现混淆其中。

他国

  本次“香格里拉对话”中亚洲各国对美国是否会放弃领导权的看法,也正反映了他们对于战略秩序转型的考量和回应。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其发言中皆表示,不能将美国退出TPP与不遵守盟约混为一谈,他们认为美国会继续信守对于盟友的承诺。其实,对于美国的这些亚洲盟国来说,当前的亚洲战略秩序,已经让他们产生了深深的不安全感。

  一方面,他们担忧会被美国抛弃(aBAndonment),另一方面,他们害怕有一天会被美国拽入与中国的冲突之中(entrapment)。故而,他们一边要支持美国以换取盟约的稳定,一方面又要减少中美发生重大矛盾的可能。日、澳首脑在本次“香格里拉对话”中的发言,正是体现了两国对于美国的支持。

  美国盟友之外,其他亚洲国家也有自己的态度,很多国家对于美国是否坚持领导权仍存疑虑。比如,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沙姆丁 侯赛因表示,自己还在尝试确认美国在亚洲的战略。这些国家,有的会选择一个模糊中立的战略立场,有的则是倾向于中国开展安全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美国盟友和地区国家正在试图建立一个小型非正式联盟,以应对急速转变的战略秩序。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和越南开始着手进行安全合作谈论,而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组成的五国联防也正重新活跃起来。

微信图片_20170606234113.jpg

微信图片_20170606234449.jpg

路透社报道

  未来

  观一域而知天下。在亚太地区,美国绝无可能将领导权拱手相让,地球上的其他角落亦是如此。

  就在“香格里拉对话”开幕前不久,特朗普完成了自己上任以来的首访,先至中东,后访欧洲。这厢安抚了中东盟友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顺手还卖了笔1100美元的军火;那厢敲打了一众北约盟友,以霸主之姿推开黑山总理。如果说退出TPP和巴黎协定,更多是出于美国国内利益的考量,那么此番周游列国,正是宣告美国不曾改变的雄心和地位。

  虽然特朗普的许多国际政策还未最终成型,但美国在一段时期内的唯一超级大国地位并不会改变。力量的对比会有此消彼长,但力量的绝对值则更具有参考价值。即便是舆论场上对特朗普有各种戏谑娱乐化的调侃,也不应小瞧了特本人及其团队执政的内在理路。“美国优先”的政策取向可能会使其注意力暂时聚焦国内事务,但战术性的后退也好、示弱也罢,往往也蕴含着未来力量更大的回摆。

  中国当然已经有了雄厚的经济实力,尤其在特朗普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一系列举动的当下,国际社会也的确会寄予中国更大期望。但中国应当有足够的战略定力,冷静对待各种“捧杀”式的言论。我们当然应当承担属于自己的国际责任——以“一带一路”、亚投行为典型代表的努力就属此列,因为这寄希望于振兴欧亚大陆经济从而提振整个世界的经济复苏;而在巴黎协定中,中国一样致力于全球参与、共同治理,这是符合人类共同利益的真正多极化的格局。

  当下的中国,不应为世界的纷繁复杂而“乱花渐欲迷人眼”,目光应该聚焦于团结一致地搞好国内的政治、经济、民生等发展事务,扎实提高自己的软硬实力,实事求是、量力而行地承担国际责任,不惹事,也不怕事。如同总书记对雄安新区的指示一样,我们应当有“历史的耐心”。只有这样,才能“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文/百里明颐

关键词阅读:美国国务卿 美国利益 领导权 忽悠 特朗普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