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亭:特色小镇奏响新型城镇化发展“欢乐颂”

1评论 2017-06-05 10:32:00 来源:新华网思客 作者:刘亭 新零售还能炒多久

  6月2日,浙江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学术委副主任刘亭接受新华网(行情603888,诊股)思客专访。新华网崔祎璁摄

  6月3日至7日,2017丝绸之路国际博览会在西安举行,本届丝博会新增了新型城镇化建设高峰论坛。当“一带一路”倡议遇上新型城镇化建设,将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在丝博会上,新华网思客专访浙江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学术委副主任、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刘亭,为您解读新型城镇化发展进程中都市圈和特色小镇“相得益彰”的新探索。刘亭指出,创建特色小镇,最重要的就是要摆脱行政主导型的城镇化思维定势、运行惯性和路径依赖,靠市场主体的内生动力和政府的公共服务来健康推进。

  以下为专访实录:

  思客:新型城镇化建设高峰论坛为本届丝博会注入了新智慧和新能量,当新型城镇化建设遇上“一带一路”倡议,会擦出怎样的火花?“一带一路”又将给新型城镇化建设带来怎样的机遇?

  刘亭:中国的新型城镇化,借此可以向“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传播中国作为一个后发国家,在推进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一些方案、经验和智慧。

  当然,“一带一路”的倡议,必将助力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有效推进。在推进新一轮经济深度全球化的进程中,中国的新型城镇化可以在更大范围内整合资源,促进交融,借力发展。

  思客:城镇化是实现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新型城镇化并非单一的造楼修路,需要多元化、差异化地推进,您如何理解新型城镇化?新型城镇化到底应该怎样发展?

  刘亭:在我看来,新型城镇化有三大要点:一是从“人”的角度,也就是新型城镇化的出发点和归宿,要“以人为本、城乡协调、社会和谐”;二是从“物”的角度,也就是新型城镇化的发展方式,要“结构优化、资源节约、环境友好”;三是从“制”的角度,也就是新型城镇化的制度安排,要“破除二元、推进(城乡)一体、创新发展(体制改革)”。

  城镇化发展到位,会出现“两个一边”的愿景:一边是人口和二、三产业高度集聚的城市及其连绵带(城市群),另外一边是适合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大片绿野良田和景色怡人的秀美山川。这实质是一个国土重整、河山再造和家园改建的过程,也是一个人口迁移、(城乡)文明融合和社会进步的过程,更是一个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科学发展及社会和谐的过程。

  思客:浙江一直以来都是中国城镇化和新型城镇化的先行者,也是最早培育特色小镇的省份,在您看来,浙江特色小镇的特色是什么?培育特色小镇需要注意把握好哪些方面?

  刘亭:特色小镇,顾名思义就是“有特色的小地方”。这个“小地方”不一定非得跟权力层级、行政区划挂钩,这正是浙江版的特色小镇的一大特点。“特”,是指它的“产业很特别”。浙江特色小镇的主体产业,大体可分为三类:一类毫无疑问,就是像梦想小镇、云栖小镇、基金小镇那样的,是高技术产业的“新宠”和金融产业的“新贵”;第二类是历史经典产业,如黄酒、丝绸、剑瓷等等,虽千百年而历久弥新,可以推陈出新,化腐朽为神奇;第三类则是传统制造业的智能化、品质化、时尚化和个性化(定制)等,如艺尚小镇、袜艺小镇、毛衫时尚小镇等。

  “色”,是指它的“环境很出彩”,其中特别要强调的是创新创业的浓烈氛围,以及自然生态的“好山好水好风光”。

  “小”,是指它的“规模很小巧”,总量上特色小镇要“少而精”,个体上特色小镇要“小而美”。

  “镇”,是指它的“制度很合理”。凡事以市场化改革为先导,基本模式是“企业主体、政府服务、市场化运作”。

  我认为创建特色小镇,最重要的就是要摆脱行政主导型的城镇化思维定势、运行惯性和路径依赖。要靠市场主体的内生动力和在此前提下的政府跟进公共服务来健康推进。不按市场化的套路来搞特色小镇,是推不动也是走不远的。政府在尊重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前提之下,从补短补缺的角度,把相应的公共服务跟上去,便是尽到本职本分。所以,我们提倡市场主导型的特色小镇创建。许多发展得好的小镇,其实主要是产业集聚人口,然后政府再对人口的集聚来配套提供相应的公共服务,这样小镇的发展才能可持续。

  政府的谋划可以适当超前,也可以有所引领,但必须只能是“顺势应时、顺势而为”,对市场保持足够的敬畏和谦卑。事在人为,要想把人留住、心留住、事业留住,道路、教育、医疗、文体等配套设施都得跟上去,这是一个市场和政府各展所长、各得其所、互促共进、互利共赢的发展过程,也是参与创建各方正确作为的空间。

  思客:但是,随着各地产业新城和特色小镇的发展,“隐疾”逐渐显现。有些产业新城有城无产、有些特色小镇“房地产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偏差?怎样才能规避这些风险?

  刘亭:中国城镇化进程的一大特点是实践先于理论。实践已经跑到前面去了,理论上才慢腾腾地跟上。但又因为理论发展得不彻底,没有搞清楚城镇化到底“化”的是什么,结果虽说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无可讳言,也出现了一些偏差。

  我认为偏差有四点:第一,“见物不见人”,也就是“土地的城镇化,大大快于人口的城镇化”;第二,“兴城不兴业”,也就是把城镇化,简单地等同于城市自身的规划建设和管理,强调美化、绿化和亮化,一味地人为建城,却没有夯实产业基础,城镇化唱了一出“空城计”;第三,“重量不重质”,盲目追求城市空间扩张、区域城市化率提高,结果城市建设粗糙、增长粗放,功能不强,城市化率也多有水分。第四,“化形不化神”,人虽进城就业生活,但新市民的社会融入和思维、行为方式的有效转变严重滞后,也导致不少的社会摩擦。

  好在2013年国家明确提出我们要“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以人为核心,以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为核心,这就给城镇化概念正本清源了。但与此同时,我们会发现实践在某种意义上又滞后于理论了。当下一些地方城镇化的实践,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滑行”在前一段有所偏差的城镇化思维定式、运行惯性、路径依赖和体制束缚上,这需要引起高度关注。

  至于怎么规避风险,我看就是“宁肯少些,但要好些”,不要那么急,那么快。要牢记“城镇化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的箴言,按规律办事,想明白了再动手。只要扎扎实实按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精神和《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的要求去办,摆正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不做图虚名、遭实祸的傻事,我们就可以去除一哄而起、不可持续的问题。

  思客:“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明确,2020年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和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分别提升至60%和45%,要因地制宜发展特色鲜明、产城融合、充满魅力的小城镇。如何能健康推进特色小镇的发展?未来特色小镇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刘亭: 描摹浙江的特色小镇,我还有两句“绕口令”。一句是“近城不进城”、“似城不是城”。也就是“靠近”但是不“进入”中心城区,好像是功能齐备的中心城区,但又不是我们印象中的那个喧嚣、拥堵、混浊的中心城区,不是传统工业化背景下的那种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中心城区。还有一句是,浙江的特色小镇“似园非园”、“似镇非镇”。这里的非园的“园”,是指传统的产业园、开发区;这里非镇的“镇”,是指传统的行政建制镇。

  首先,特色小镇的创建,应体现未来城市转型发展的目标取向。具体而言,是“三个转型”,一是以信息产业、智能服务为引领,促进城市经济转型;二是以多元包容、和谐社区为引领,促进城市社会转型;三是以都市圈(区)、有机更新为引领,促进城市空间转型。创建“三个城市”,一是以科技创新为先导,创建智慧城市;二是以绿色发展为动能,创建生态城市;三是以美好生活为追求,创建人文城市。

  其次,我认为中国城镇化的一大特点,是它和城市发展方式的转型,是在一个很短的历史时期内“挤压式同步发生”的。对于浙江来说,未来特色小镇的发展要不忘初心,坚持本真版的“特色小镇”精要,顺势而为,不骄不躁,始终保持我们对于市场机制和力量的敬畏之心和谦卑之情,防止“全能政府”和“政进市退”。

  总之,我们要以人的城镇化为核心,顺应新世纪以来信息化、生态化、人文化的发展大趋势,按照“三生融合(生态、生活、生产)、三化(信息化、生态化、人文化)同步”的理念,推进特色小镇向宜业、宜居、宜游、宜文和可持续的命运共同体转型发展。

关键词阅读:刘亭 特色小镇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