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是一个名利场 大V太多了真相不够用

1评论 2017-06-03 21:13:13 来源:券商中国 作者:解行情 新零售还能炒多久

  不管怎么说,韩志国老师最近上头条的次数明显多过了孔令辉。当然,两者之间其实也没有可比性,一个是财经网络的大V炮手,另一个是叱咤风云的乒乓国手。非要把他们扯到一起的话,有个牵强附会的理由是,这“两只手”凑巧都跟“赌场”(巴菲特在2017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当着5000名漂洋过海去参会的中国粉丝面公然“诋毁”我大A像是一个赌场)搭上了那么点关系。

  前者本来做好了撕破脸的打算去炮轰监管部门,不曾想,不仅一炮而更红(本来就红),吸粉无数,还“轰”来了一顿让众大V羡慕嫉妒恨的主席午餐。这也就罢了,更让人眼红的还在后头,韩老师微博自爆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去吃了那顿饭,然后,股东减持新规就应声落地了,俨然神炮手。

  后者老早就是体育界大腕了,说他名震寰宇有点夸张,但是,驰名全国肯定实至名归。名与利都不缺,放着波动率远高于百家乐的我大A不玩,放着我大A的“顶级玩家”不做,却舍近求远,跑去新加坡的金沙赌场,理想信念立场跟着就跑偏了。风险管理明显没有做好,赌红了眼,找“大耳隆”借钱,典型的场外配资乱加杠杆,然后,就爆仓了。欠的钱没还清,人家才不管你国手不国手,毫不留情告上法庭,国手一夜之间,声名狼藉。

  炮手春风得意,国手黯然伤神,因为“赌场”,天上人间。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天上的事情咱不去瞎猜,人间的规律大概率就是这样:但凡在外面叫骂的多成人生赢家,跑去里面参赌的必成输家,无论是近在咫尺的我大A还是远在天边的新加坡金沙。

  大V是怎样炼成的

  股市一波动,人心就躁动,眼看着这不可多得的“吸粉”良机,一向嗅觉灵敏的各路大V,卯足劲儿地奔股市来收割了。

  乱世多出妖蛾子,所以,指数的波动率是大V们特别关注的指标,波动率越大,股民内心的不安定感就越强烈,就越需要有人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替自己排解心中怨怼。

  借助微博与微信的巨大传播力量,以意见领袖自居的大V们生意越来越好,不信,随便打开他们的博客看看,准会有一条内容类似“31岁,离异,晚上好无聊……注意,她距离你只有387米”的香艳广告跳入眼眶,总让人觉得这简直就是一门财色兼收的活儿。

  大V博眼球的招数可多了,风格千奇百怪,形式推陈出新,大体上可以归纳为四大绝招:

  第一,邪招——造谣。

  早期的大V们为了博眼球,经常不惜用造谣这样的邪招,极尽危言耸听之能事。比如当年的秦火火 、立二拆四这样的大V就编造散布过“7.23”动车事故赔偿外籍游客2亿元、雷锋生活奢侈、张海迪拥有日本国籍等谣言。央视等媒体在报道薛蛮子微博传谣事件时,将薛蛮子曾在微博上发布的“舟山人头发里汞超标”、“自来水里含避孕药”、“南京猪肉超标”、“惠州猪肝超标”等内容定性为“不实言论”,并“给当地产业发展带来了严重影响”。这些想象力可以上天的大V们搬起石头砸自己脚,最后都被抓了。

  第二,毒招——抹黑。

  现在有些做得比较大的自媒体平台都吸引了VC与PE砸出真金白银去投资入股,但是,广告价格与收入要看点击率的面色,财经自媒体与微博大V深谙对上市公司进行“破坏性报道”远比正面软文更能吸引眼球,更具有轰动效应,甚至还可以趁机敲诈一下上市公司,让老板投放广告,付点封口费,所以,以财务分析为幌子,以猜测加臆想为内容,以合理质疑为借口的各种“抹黑”文章此起彼伏,真假难辨,搞得股民人心惶惶。

  第三,狠招——放炮。

  看客们多以为大V们为了博眼球(据说也有出于正义感的)只会炮轰监管部门,其实他们也时不时地互相炮轰一下,结果是交战双方的粉丝都增加了不少。韩志国老师大约是尝到了甜头,吃完主席午餐后,又把“减持新规出台的神炮手”光荣称号收入囊中,面子与里子都赚到了。可是,神炮手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一发起炮来就不怎么收得住,攻击性易放难收,炮管子还发烫,兜里还剩几颗炮弹没有打出去,像是撒尿撒到一半被突然闯进来扫地的阿姨给打断了,说不出有多不爽。继续炮轰监管部门不仅不好意思(吃人家的嘴软嘛),而且也没有理由(新规马上就落地了),那怎么办?调转炮口,对准同行——同为大V的财经名博但斌同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了几炮,还要限定但同学24小时之内就自己长期强力推荐贵州茅台(行情600519,诊股)股票做出道歉。

  俗话说,同行如冤家。一时间,大V互撕,决战在嘴上,财经圈硝烟弥漫,就像一场场炮兵部队的军演。

  第四,媚招——跪舔。

  在一个自媒体高度发达的社会中,机会主义者简直是赢家通吃,所以,我们得慢慢习惯某些教授以“叫兽”的方式说话,某些玉女以“欲女”的风格行事。网络大V深知粉丝就是财富的道理,为了吸粉,十八般武艺都要会一点,总不能天天造谣、抹黑吧?搞不好就要造到大牢里去了。也不能天天放炮吧?放多了没准有一天把自己炸了。《孙子兵法》曰:“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而取胜者,谓之神。”大神级的大V要么不出招,一出就是大招、奇招。在“正确”的时候对着“正确”的人隔空“示爱”,撒撒娇,说点甜言蜜语啥的,比没日没夜地开炮更能哗众取宠。比如,财经圈有个奇女子,不仅上通天文下通地理,只要是个事她都敢以专家的身份指点一番,该“美女”大V过去一直是个“毒舌妇”,最近突然发了羊癫疯似的,脸绽媚笑,口吐莲花,成功地招来骂声一片。吸引眼球的目的确实达到了,好久没有这么多人关注她,只要能涨粉,骂就骂吧,反正这一生本来就没什么节操,也没有立牌坊的计划。

  皇帝的新装

  大V一炮轰,小散一起哄,监管一收紧,莫非新政出台也有套路?

  在实用主义者看来,政策都是“逼”出来的。资本市场的每一项重要制度安排都离不开财经大V们的推波助澜,当然,也少不了他们争相认领“功劳”的嘴炮。

  就像韩志国老师的自我感觉,这么多年来,无数的专家学者呼吁应对大股东减持进行严格规范,嗓子都喊破了,总也不见长效机制的大招落地。而韩老师在微博上喊一嗓子,骂了几声,然后,故作惊讶地跟主席吃了顿午餐,就,搞掂了!他肯定相信,咱们大V就是有力量。

  有的制度推出后,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些言之确凿的大V说的那样“趁热的吃了,包好!”,而是感冒治成了痨病,跟江湖术士有得一拼。

  例如,从十多年前开始,就有大V成天鼓吹,咱大A牛短熊长,疲软乏力,皆因没有股指期货。他们的逻辑是,由于持有股票的机构没有股指期货可以用来对冲风险,一遇市场下跌就只能抛出股票,无期指无恒心啊。千呼万唤之后,股指期货出台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股市不仅没见好转,反而跌得很厉害了。2015年股市高位坠落,期指还给了“恶意做空”的境外势力以可乘之机,他们利用先进的算法交易程序操控股指期货,成为股市连续暴跌的重要推手。

  由此可见,股指期货不仅未能平滑A股市场的剧烈波动,反而成了“恶意做空者”的致命武器。面对着啪啪打脸的现实,又有财经大V跑出来说了,股指期货之所以没有发挥价格发现与风险对冲功能,是因为A股实行的是T+1,与期货交易的T+0不能保持同步,言下之意,A股也要修改交易规则,实行T+0。

  大爷家乡有句老话——“谋士多了要翻船”,太多人出主意,一会儿掉头,一会儿拐弯,这船就没法平稳地开下去,不翻才怪呢。

  再例如,熔断机制的火速推出,跟许多财经大V不遗余力的鼓吹也有一定关系。设想还是挺完美的,人家美国股市实行好多年了,效果那是杠杠的。通过这种方式,可以阻止投资者在市场下跌的极度恐慌情况下发生“踩踏”事故,但是,由于A股的交易制度中一直都有涨跌停板制度的设计,现在又加多一个熔断机制,等于让一个已经做了“结扎手术”的男人还要带上避孕套干活,结果可想而知,A股版的熔断机制从实施到暂停,也就一个星期,成为史上最短命的一个新政。

  利用粉丝们的盲目崇拜,许多大V都有一种类似薛蛮子所说的“看粉丝留言有一种皇帝批阅奏章的快感”,他们情愿活在一个由动辄千万数量级粉丝构成的虚拟王国,因为,在那个臆想中的王国里,他可以斩钉截铁,一言九鼎、一呼百应,甚至还可以指鹿为马,颠倒黑白,造谣惑众,而完全不管现实人生如何卑微猥琐,首鼠两端。

  网络大V们基本上都是机会主义者,与其说他们代表大众,不如说他们总是通过盲目的粉丝扩散自己的观点,进而去迷惑很多局外人,最终绑架舆论,让自己的意见成为大众的意见。

  需要警惕的是,不是谁胆子大、嗓门大谁就掌握了真理,更不是谁脸皮厚、更偏激谁就更有水平。

  所以,我们需要对这些看起来具有道德与正义合理性的大V多一层辨识。

  意见领袖的意见是一时冲动而呈口舌之快,还是经过冷静思考,确实有真知灼见替市场鼓与呼?

  是为了博眼球赢得注意力圈更多的粉,还是真出于良心和正义感为资本市场的发展献计献策?

  有些大V敢于指点从政治、宏观经济、文化交流、外交到股市期货外汇银行一切领域的政策得失,俨然万事通,甚至还自诩为著名经济学家,让人啼笑皆非。

  政策制定者一定要有自己的定力,一旦被目的性强的大V的言论所困扰,打乱了自己的出牌顺序,就会给民众造成一种这样的错觉:制度性建设无需调研论证审慎决策,只要大V跑出来喊一嗓子,就可落地。这种错觉带来的后果不堪设想:一是,大V会利用影响力来倒逼政策出台,进而影响市场的运行节奏。由于大V们的道德与专业水平参差不齐,加之个人利益纠缠其中,屁股决定脑袋,你怎么能指望这些人可以客观公正,实事求是?二是,普通民众会把个体愿望的达成寄托于少数大V的“铁肩担道义”,建设性的批评与建议慢慢会变形为大V炮轰,小散起哄这种情绪化的模式,会影响相关部门的公信力。

  因新规颁布的时间点与韩志国老师在微博上呼吁相关政策出台以及他本人透露与刘主席吃饭的时间点非常巧合,一些投资者自然联想此项措施正是韩老师吃饭的功劳。

  然而,据的分析,大家只要略加思考就可以消除这种误解。韩老师在微博上发布和刘主席吃饭的消息是5月24日,证监会表态将修改减持规则是26日,而股东减持新政的出台是27日。如此重大的政策,从制订到发布只需要两天时间?再高效的政府部门显然也不可能做到吧?

  大V是一门危险的生意

  让人不安的是,有些大V总是在代表民意的幌子下,夹带私利。其实,可以在商言商,不要动不动就以“人民的名义”说事。从头到尾,网络大V就是一门生意。

  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大V薛蛮子,原本并非“公知”,而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商人。他一直做投资,有了微博之后借助参与微博打拐行动才提升了影响力,成了网络红人。

  商人的逻辑是“得付比”,看投入和产出合适不合适。当老薛看到网络的影响力有利于他的生意,让他得到无论怎么有钱都得不到的尊重时,他就加大投入,撒钱雇人把影响力做得极致。

  特别是用造谣的方式制造并评价公共事件的微博,让薛蛮子终于如愿以偿地从一个天使投资人转型为网络意见领袖。

  在自媒体上做公益或转发各种监督政府和为民生呼吁的言论,是网络大V粘住粉丝并扩大话语权的有效手段。作为一个职业投资人,眼光精准的薛蛮子显然精明地领悟了这一传播秘籍。

  微博活跃度节节攀升的时代,无论是运营《蛮子文摘》还是投资草根账号都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然而,这也渐渐成为了一门危险的生意。

  成为大V后被架得下不来了,为了继续吸粉,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网络影响力,薛蛮子不惜在微博上造谣并不断转发各种社会底层民众愿意看的内容,竭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平民代言人的形象。

  在一些熟悉薛蛮子的人看来,他在出事前不断通过微博塑造热衷公益的意见领袖形象,不过是在自己的商人本质上披了一件华丽的戏服。

  这么多年来,尽管网络大V的意见大多没啥营养,但还是受到了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所以,这次韩志国被刘主席邀请去共进午餐顺便谈谈自己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建议,其实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领导干部走群众路线一直是我党的光荣传统。

  比如4年前,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就曾经邀请纪连海、廖玒、陈里、潘石屹、薛蛮子等十多位网络名人座谈交流。据说,那场座谈会更像是一个微博大V的社会责任论坛。由于很多大V说话不负责,而这些人又都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鲁炜就提出了七条底线,目的是让这些大V能够注意自己在网络上面的言行,平时说话都收敛一些。

  鲁炜希望薛蛮子继续在网络上发挥正面作用,薛蛮子也表态一定严格遵守七条底线,杜绝网络谣言。座谈会结束后,参会大V都被央视邀请到财经频道的《对话》栏目,谈如何破解网络谣言。

  面对央视,春风得意顾盼自雄的“首席”大V薛蛮子发言称,在网络上造谣没有成本, 还可以捞到粉丝,这个谣谁不造啊。薛蛮子甚至提出要让造谣者付出代价,如果造谣一次罚款100万,就不会有人造谣了。瞧这成功商人的本色,真是三句话不离钞票!

  好吧,后边的故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对话”13天后,薛蛮子在北京安慧北里一小区因为嫖娼被北京警方抓获。《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分别发表文章警告网络大V“要以薛蛮子为戒”,“坚守道德、法律底线”。还真是分量十足,《新闻联播》竟然用了3分钟播出薛蛮子嫖娼被抓的新闻。

  微博无限好,大V近黄昏

  当年参加国家网信办座谈会的那十几个网络大V,如今继续保持活跃的,其实也没剩几个了。

  2013年秋天,SOHO中国董事长、新浪微博粉丝超过1600万的潘石屹和拥有1500万粉丝的地产大亨任志强在微博上一唱一和。潘石屹微博发问:你说这微博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任志强回答:微博无限好,大V近黄昏。

  真是一语成谶,任大嘴的炮管子没过多久果然就被强拆了。他现在也只能偶然在一些小聚会上冒个泡,发点小牢骚,有效杀伤力基本上被收缴殆尽。

  早在四年前,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了“利用信 息网络诽谤他人,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246条第1款规定的情节严 重,可构成诽谤罪。”

  让自媒体大V们感到如芒刺在背的是2017网信办1号令的发布,再次明确了非新闻单位不得通过微博、公众号、网站发布新闻信息。1号令已于6月1日起正式生效了。

  除传统门户网站外,应用程序、论坛、博客、微博客、公众账号、即时通信、网络直播等新的网络应用形式不断涌现和普及,新《规定》明确将其统一纳入规范和管理范围,适应了网络信息技术及应用迅猛发展形势的需要。

  值得格外关注的有以下几点:

  第一,自媒体需要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这个门槛其实不低,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拿到。要注意的是,涉及到相关话题,不仅仅是不能报道,评论也不行,不仅仅是采编发布不行,转载、传播也不行;

  第二,新闻信息包括了有关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社会公共事务的报道、评论,以及有关社会突发事件的报道、评论;

  第三,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包括了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发布服务、转载服务和传播平台服务;

  第四,处罚严厉,根据不同的违规程度,处五千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300多年前,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说,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能思想的芦苇。因而,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我们要努力好好地思想,这就是道德的原则。由于空间,宇宙囊括了我并吞没了我,有如一个质点;由于思想,我却囊括了宇宙。

  人既不是天使,也不是禽兽,但不幸就在于,想表现为天使的人却表现为禽兽。

  一直困惑帕斯卡尔为何要把人比做芦苇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比如石头、番薯、胡萝卜啥的。现在终于懂了,这个比喻的绝妙之处正在于,只有芦苇的摇摆才配得上人类普遍的机会主义的信念与立场。

  读小学时,教室的石灰墙上写着这样一幅对联——“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当年老师一本正经地教导我们说,上联讲的是生而为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态度与立场,而不可唯利是图、见风使舵、左右摇摆;下联讲的是,出去混,还是要先操练点真才实学,切忌腹中空空如也,嘴上滔滔不绝。

  当年懵懂无知,还嫌老师啰嗦,嗤之以鼻。几十年过去了,看人生百态,才发现老先生远见卓识,深以为然。

  放眼望去,热闹非凡的网络世界,大V熙熙攘攘,而大家与大师却寥若晨星。比比皆是既没有思想也没有灵魂只会随风摇曳的芦苇,那些骑在资本的墙上,“头重脚轻根底浅”的芦苇,有奶便是娘的芦苇。

关键词阅读:韩志国 股市 名利场

责任编辑:汪丽 RF12967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