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报告|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将产生什么影响?

1评论 2017-06-01 11:33:00 来源:新华网思客 作者:张海滨 这些股越跌越买!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对《巴黎协定》的履约前景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近日,北京大学国际组织研究中心发布了《特朗普的气候政策与<巴黎协定>

  履约前景及中国的对策》的智库报告。本报告由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际组织研究中心主任张海滨,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助理教授戴瀚程,美国华盛顿大学国际环境法博士候选人赖华夏共同完成,授权思客发布。

  2017年5月31日据美国媒体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CNN(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特朗普已决定美国退出在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上达成的《巴黎协定》,近日将正式对外宣布。消息一出,立即引发全球舆论的普遍关注。

  由于美国在国际气候谈判和全球气候治理中所占有的举足轻重的地位,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对《巴黎协定》的履约前景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第一,将对《巴黎协定》的普遍性构成致命伤害,动摇以《巴黎协定》为核心的国际气候治理体制的根基。《巴黎协定》与《京都议定书》的最大区别之一在于其普遍性,即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均参加有法律约束力的《巴黎协定》。这被认为是《巴黎协定》的最大亮点。普遍性产生合法性,合法性对全球气候治理的有效性至关重要。如果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巴黎协定》的成效可能大打折扣。

  第二,意味着美国明确宣示彻底放弃追求全球气候治理的领导权,这将使《巴黎协定》履约中的领导力赤字问题显著恶化。《巴黎协定》的达成是由许多原因共同促成的。其中中美欧三方所展现的集体领导力至关重要。领导力对任何国际环境条约的有效履约都是必不可少的,对《巴黎协定》尤其如此,因为《巴黎协定》的减排模式是以“自下而上”为主要特征的,法律约束力有限,如果没有强有力的领导和示范,履约效果难以保证。作为超级大国,美国的退出将出现领导力的真空,加之欧盟受困于英国脱欧谈判和其它多重危机,在领导力问题上心有余而力不足,《巴黎协定》履约过程中面临的领导力赤字问题更加严重。

  第三,引发不良示范效应,重创国际气候合作信心。如果美国不履行其国家自主减排贡献(NDC),在国际气候合作中就会形成所谓“搭便车”现象,必然伤害国家间的合作信心,进而导致其它国家采取类似不作为的政策。目前虽然其它大多数国家都公开表示不论发生什么都要继续推进《巴黎协定》的履约,但一旦美国真的退出《巴黎协定》,一些国家内部的气候政治可能会发生相应变化,示范效应难以完全避免。有情景分析表明,在极端情况下,即其它国家都效仿美国延迟采取减排行动8年,或者大幅减少可再生能源的研发,将使21世纪全球累计二氧化碳排放增加3500-4500亿吨,《巴黎协定》的温控2℃目标无法实现。

  第四,美国无法完成其NDC将增加全球温室气体的排放,压缩其它国家的排放空间,增加其它国家的碳减排负担,最终增加实现《巴黎协定》温控2℃目标的难度和成本。这已被我们的模型研究所证实。

  第五,美国大幅削减国际气候援助资金削弱发展中国家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不利于《巴黎协定》目标的实现。

  资金是《巴黎协定》履约的关键工具,事关发展中国家的履约能力。根据 “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发达国家有义务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支持。美国一直是全球环境基金的最大捐助者,其出资额占比约20.86%。统计显示,2011-2012年美国是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气候援助最多的发达国家,超过96亿美元。2010年至2015年,美国在国际气候援助方面共计拨款156亿美元,主要用于适应、清洁能源和可持续景观三类活动。2014年,奥巴马政府承诺向绿色气候基金提供30亿美元,迄今已划拨10亿美元,占到了其现有资金规模(24.2亿)的40%。现已被特朗普政府叫停。此外,美国削减国际气候援助资金会严重动摇市场投资信心。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的最新统计,受政策不确定性的影响和拖累,2016年全球清洁能源领域的总投资额较2015年下降18%,绿色投资的估值和回报都受到较大影响。

  第六,特朗普延迟采取气候行动可能导致全球减排错失最佳时间窗口。 “今天不做,明天可以照样做”这种思路完全不适合应对气候变化。研究表明,未来十年对于实现《巴黎协定》目标至关重要。今年4月13日,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IIASA)的科学家在《自然?通讯》杂志上发表研究称,除了不可预见或具有变革性的技术进步,人为排放需要在未来10年达到峰值以实现《巴黎协定》目标。如果负排放科技在全球范围内仍受到技术或经济的限制而保持不可实现状态,那么到2100年,化石燃料将可能被要求减少到主要能源供应的四分之一以下。

  第七,特朗普政府大幅削减气候变化基础研究经费将对未来全球气候科学研究产生不利影响,最后会影响《巴黎协定》的履约。

  科技在应对气候变化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美国在气候变化基础研究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美国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地球科学部门在全球气候变化数据监测和预测等领域具有难以超越的优势。据统计,截至2015年,在全球引用率最高的100篇气候变化论文中,68%的作者来自美国(将每篇论文前10位贡献者汇总)。从数量上看,在全部12万篇气候变化论文中,美国占比23%,遥遥领先于其它国家。由此可见美国在气候变化科学研究领域的影响力。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必定大幅削减气候变化研究经费,一旦其政策得以实施,美国多个政府机构的气候研究经费面临削减风险,包括能源部、内政部、国务院、环保署、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国家科学基金会、美国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等。从长远看,这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将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总而言之,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显著加大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难度,甚至导致《巴黎协定》的目标无法实现。就全球气候治理的全局而言,全球气候治理的框架不会坍塌,但确实会受到动摇;全球气候治理的进程不会逆转,但确实会受到迟滞。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