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和林:从缩表到扩表 金融监管须有“先预性”

1评论 2017-05-23 08:18:40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盘和林 这一指标帮你把握七月趋势

“不是股灾胜似股灾”,这就是投资者对于近1个月来股市走势的总结。有观点认为,严监管确实是防范金融风险所必须,但如果用力过猛,也会影响到资本市场融资功能的发挥,削弱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甚至带来流动性风险。

  据新华社报道,一个理念渐渐明晰:防风险、治乱象是健康市场的需要,但不能因处置风险而发生新风险。近日,监管层出面“安抚”市场情绪。5月12日,央行称“有机衔接监管政策出台的时机和节奏。”“把握好去杠杆和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的平衡。”还强调,“缩表”并不一定意味着收紧银根,4月份央行资产负债表已重新转为“扩表”。就在当天,银监会在“近期重点工作通报”通气会上表示,在开展监管行动的同时,将充分考虑银行业面临的实际风险,把握好力度和节奏。自查督查和规范整改工作安排4个月至6个月缓冲期,为银行实现合规达标预留时间,同时对新增、存量业务实行新老划断。

  从“缩表”到“扩表”的大背景是,从4月份以来,“一行三会”密集发声,掀起了监管风暴,尤其是“缩表”让市场感受了极大压力,一时间股市、债市、商品市场均出现明显跌幅。其中,A股沪指一度下跌逼近3000点关口,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突破3.70%。“不是股灾胜似股灾”,这就是投资者对于近1个月来股市走势的总结。有观点认为,严监管确实是防范金融风险所必须,但如果用力过猛,也会影响到资本市场融资功能的发挥,削弱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甚至带来流动性风险。

  笔者认为,从“缩表”到“扩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监管部门对市场的“误解”预估不足,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金融监管政策必须“稳”字当先,这就要求金融监管政策的出台与执行必须要有“先预性”(即提前预见、评估),在执行强度和时间跨度等方面,必须事先进行充分的综合评估,并对市场可能的“误解”进行充分、有效“沟通”,切实避免引发资本市场的较大波动。

  中央对金融风险的调控是完全有必要的,主动进行“缩表”的确是因为我国当前金融业的杠杆率太高了,并呈现出“脱实向虚”的迹象。经济学家李迅雷认为,金融去杠杆是重中之重,需持续推进,因为中国金融业对GDP贡献过大,去年达到8.3%,超过美国、日本和英国的相应水平,这也是中国经济脱实向虚的典型表现,隐含了巨大系统性风险。金融机构去杠杆,实质上也有利于企业和政府部门去杠杆,尤其是国企和地方政府去杠杆。

  “一行三会”对市场进行金融监管是义不容辞的职责。在欧美金融发达国家,其金融体系通常是经济体中受到最严格监管的行业。实际上,细究“一行三会”的每一个具体的监管政策也无不妥。以银监会为例,正如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所说的,从内容上来看,银监会近期出台的7个文件并没有新的监管规定,特别是没有新的定量指标,都是对现有的制度的系统归类。“这些制度、规定、要求过去都有,散落在不同的办法、文件里,这次是系统地归类、系统地重申。”

  值得注意的是,金融领域存在“合成谬误”现象,这是因为金融业相互之间的关联度高,金融机构的风险具有较强的传染性、放大性、内在脆弱性,加上信息不对称,“市场信心”会导致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例如发生股灾、银行挤兑风波往往就是“信心不足”进而放大、传染所致。金融监管也是如此,“一行三会”几个部门同步行动,银监会甚至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就发布了7个相关文件,本来就单个政策而言都是对的,但经过“合成”并放大、传染,加总之后就有可能引发不小的宏观波动,并有可能导致“处置风险的风险”。

  金融领域还存在“动物精神”。简而言之,就是人类经济决策的非理性,信心是否充足、作为人们参照物的“故事”等等,都是动物精神的具体表现,并能对资本市场产生足够大的威胁。

  这就要求金融监管不能仅仅着眼于“做正确的事情”,还要考虑“正确的事情”可能带来的不良后果,尤其是对“合成谬误”和“动物精神”等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要有足够的“先预性”。当然,“先预性”必须有宏观审慎监管的思维,避免“铁路警察各管一段”。因此,构建以央行为中心的综合金融监管体制已是迫在眉睫。(作者系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关键词阅读:盘和林:从缩表到扩表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