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高水准构建21世纪多边共赢合作新体系

1评论 2017-05-17 03:37:34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章玉贵 6天6个涨停板!

  面对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既有的国际经济金融体系尽管在内外变革力量的作用下开启了注定是漫长的改革历程,但是全球既有公共产品日渐明显的功能缺位、供给主动性不足以及西方世界逆全球化思潮的兴起,客观上要求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通过适应21世纪人类发展的前瞻性机制设计和行动安排,加入到更为均衡的全球经济担保人体系中。“一带一路”体现的正是这样的开放、包容的核心理念以及普惠、共赢的发展模式。

  为期两天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取得的成果可谓超预期。

  显然,全球舆论更为关注的,不仅是29国元首和领导人、130多个国家代表和70多个国际组织代表在论坛上,与中国一道就“一带一路”战略的下阶段双边和多边重点合作领域有效商谈,进而拿出相关行动方案,梳理出对接重点领域的项目,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具有可操作性的清晰路线图;更是中国在论坛前期和期间与多国和国际组织签署的一批合作文件,取得的270多项成果,以及将论坛建成机制化和持续性决策对话平台的相关安排。而中国在全球经济发展和格局变迁中向世人展示的开放、包容形象,并致力于维护经济全球化成果和全球经济再平衡的大国责任担当,经由与会领导人签署的联合公报,得到了国际社会的体认。中国更以实际行动,向世界宣布将要向国际社会提供的各类经济金融产品与服务清单,包括同有关国家的铁路部门签署深化中欧班列合作协议,向丝路基金新增资金1000亿元人民币,鼓励金融机构开展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规模预计约3000亿元人民币;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将分别提供2500亿元和1300亿元等值人民币专项贷款,用于支持“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产能、金融合作;将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世界银行及其他多边开发机构合作支持“一带一路”项目,同有关各方共同制定“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并向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发展中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相关援助,设立“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后续联络机制,成立“一带一路”财经发展研究中心、“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心,同多边开发银行共同设立多边开发融资合作中心,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建立能力建设中心,等等。

  重复上述数据难免枯燥,但环顾今日世界,除中国之外没有第二个国家愿意拿出如此大手笔来应对21世纪人类发展的行动方案,而中国还是不折不扣的发展中国家,根本谈不上富裕,本身也面临着相当吃重的发展任务。而且,中国这些年来经济增长的福利效应也不高,且分布不均衡。这与二战结束之后美国在全球财富版图上的一家独大地位不可同日而语。而据估算,“一带一路”可能涉及60多个国家、44亿人口和大约40%的全球经济,按绝对美元价值计算,中国的总支出有可能高达其国内经济总值的9%。可见,在关乎21世纪人类共赢发展的关键问题上,中国展现的是负责任新兴大国高度的国际责任感与实际行动能力。

  在论坛开幕前,西方舆论在不忘将美、欧、日的参会解释为提升了“一带一路”的国际认可度与接受度的同时,也判断中国将通过“一带一路”战略的执行,引领国际社会共同塑造21世纪多边合作新体系。可能在他们看来,随着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的广泛认可,随着亚投行成员国的不断扩大,照此发展态势,由中国主导设计的“一带一路”战略和亚投行还真有可能成为21世纪多边合作新体系的一部分。他们还将美英德法日等主要西方国家领导人虽然没有亲自出席但还是派了高级代表的行为,解读为这些大国担心:如果没有登上“一带一路”这艘大船,会否因此削减其改造全球经济与金融体系的话语权。而从论坛期间美国确认“一带一路”工作组以协调中美在“一带一路”领域的合作的相关动作来看,美国开始以更为理性与建设性的态度与实际行动来对接“一带一路”战略,美国态度的转变,既是助力“一带一路”建设,也是为美国参与分享“一带一路”建设的红利提供相关接口,本质上是符合“一带一路”精神与美国国家利益的双赢战略。

  次贷危机爆发以来,全球实际经济增长指标低得可怜,有效经济增长更乏善可陈。以美欧日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尽管出台了名目繁多的内外政策,但除了美国取得实质性进展以外,其他发达国家的相关政策改革并没有将本国经济引领到可持续增长的轨道上。发达国家经济实力的相对下降,使得全球公共产品供给后劲不足。另一方面,由于地区乃至全球经济协调机制的缺位,而全球公共产品的需求却在不断上升,全球公共产品的供求矛盾日益突出。对现存的国际经济秩序而言,具有美国范式特征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经济组织,尽管在过去70年余间在促进全球金融秩序稳定和发展援助方面发挥着相当的作用,但本质上服务于发达国家利益的上述国际组织,在其角色空间上却离真正意义的全球公共产品相去甚远。

  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在过去十余年间的经济崛起正在改变世界经济版图,更为可贵的是,新兴经济体随着经济实力的成长而变得越来越具有国际责任感,并不断向外辐射正效应。中国不仅有意愿而且有能力为区域乃至世界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但中国并非为了主导构建什么新布雷顿森林体系,而是基于全球使命,站在发展中国家的角度,以基础设施建设为突破口,谋求共赢发展。世人都看到了,将近4年来,中国已同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国际产能合作拓展到近30个国家,亚投行、丝路基金等代表新型国际金融合作的机构在众多国家支持下得以巩固和发展。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达到145亿美元。中国企业已在沿线20多个国家建立了56个经贸合作区,累计投资超过185亿美元,为东道国增加了近11亿美元的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足见,“一带一路”体现的是开放、包容的核心理念,践行的是普惠、共赢的发展模式;没有重复地缘博弈的套路,而是开创了和平合作的新路径;没有形成破坏稳定的小集团,而是组成了和谐共存的大家庭。

  面对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既有的国际经济金融体系尽管在内外变革力量的作用下开启了注定是漫长的改革历程,但是全球既有公共产品日渐明显的功能缺位、供给主动性不足,以及西方世界逆全球化思潮的兴起,客观上要求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通过适应21世纪人类发展的前瞻性机制设计和行动安排,加入到更为均衡的全球经济担保人体系中,以高水准构建21世纪多边共赢合作新体系。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

关键词阅读:一带一路 上海外国语大学 基金新增 公共产品供给 多边合作

责任编辑:付健青 RF13564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