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开“中等收入陷阱”,亟待变革制度要素

1评论 2017-05-16 02:08:48 来源:时代周报 新零售还能炒多久

  杨国英

  5月5日,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教授在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发表演讲,演讲内容被媒体以《许小年:中国已掉入中等收入陷阱了》为题发表,迅速成为热议话题。对许小年教授的观点,否定者有之,建议重视者有之。5月8日,中央电视台财经评论员刘戈发表观点,认为“中国已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论断不确。此前一天,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则表示,对这一话题“不接受‘否定论’,也不赞成完全的‘乐观论’”。贾康同时表示,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实现“中国梦”的顶级真问题。

  从实证的角度讲,认为中国已经掉入中等陷阱,是基于对未来的逻辑判断,这一结论准确与否,最终需要时间验证。然而,中国近几年面临的增长困境,对投资拉动的强依赖,的确是值得重视的。

  一个需要直面的简单事实是:过去十几年,政府主导的投资拉动是驱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重要力量,但随着人口红利的衰减,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动力应该更多地来自低端产业高端化转型。在转型阻力过大的情况下,重复过去的投资拉动模式将是低效的,势必难以在根本上扭转经济的长期颓势。

  以务实的态度讲,对中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担忧,直接源于对人口老龄化的担忧:随着劳动力人口的持续衰减,低生产率的产业也会持续萎缩,而如果劳动力人口持续充裕,经济转型的速度慢一点也是可以接受的。5月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一份新的报告就直言,人口老龄化和生产率低或为亚太经济杀手。而对于中国来说,虽然2016年全面放开了二胎政策,但出生率并未有明显回升,且65岁以上人口比例不断增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这一年龄段的人口在2050年将占劳动人口的50%,远高于目前的15%。

  劳动力人口数量不足,必然需要质量来补,在理想的状况下,人才质量的提高,应该与产业升级相互促进。与过去十几年不同,未来中国经济需要更多的专业人才、中高端人才,而不是从事低端制造业和服务业、没有接受过系统化专业训练的劳动力。专业、中高端人才作为未来的新中产阶层,创造GDP的能力将超过后者,在较好的经济回报下,年轻人才能应对老龄化社会的养老压力,同时具有一定的消费能力,应该说,这是未来中国经济持续繁荣的理想图景。

  产业升级和人口质量的提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密不可分的,但两者未来能否实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制度要素的变革。从大的历史过程来看,人类社会的经济发展,靠的是技术变革驱动,而当下,世界恰逢技术变革的重要的历史时间节点。目前来看,我国的很多新兴产业在起步阶段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差距并不大,但中国能否成为长跑冠军、甚至借助这一历史机遇超越美国等发达国家,取决于能否系统改变在产权保护等软环境方面的较大劣势。

  制度软环境的重要性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证明,健全的制度要素是经济富有创新活力的根基,而当下中国经济向高端化转型,将会越来越多地碰触到制度缺陷的天花板;其二,过去很多年,制度缺陷直接导致了财富、社会资源分配不公的问题,当财富越来越多地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导致社会中下层人口的消费能力不足,将会直接抑制社会总需求和经济增长,因此,当下中国需要创造相对公平的制度环境,以扭转这一趋势的加速。

  总的来说,由于人口红利、改革开放红利的释放,中国经济在过去十几年间实现了经济高速增长,但粗放式的快速增长也意味着问题的快速积聚。未来中国要成功塑造新的经济增长模式,从而绕开“中等收入陷阱”,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要解决过去因长期忽视而持续堆积的问题。

  (作者系财经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