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金融监管必须有的放矢

1评论 2017-05-12 08:46:52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钮文新 股市惊现“黑科技”

“一行三会”坐下来共商金融监管问题很好,但我认为,大家首先不是讨论技术问题,而是明确加强金融监管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不愿意看到,一面是金融监管反对套利,另一面是货币市场利率高企而诱发货币市场基金规模急速膨胀,同时资本市场岌岌可危,求钱若渴。

  本文作者为CCTV证券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评论员 钮文新

钮文新:金融监管必须有的放矢

  “一行三会”坐下来共商金融监管问题很好,但我认为,大家首先不是讨论技术问题,而是明确加强金融监管的目的是什么。是什么?让金融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源。如何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源?改变过去金融资源分配结构,让金融市场更多地生成资本,而尽最大努力去除货币投机对金融资源的过度占用。明确这样的目标,然后才是手段。所以,我们不愿意看到,一面是金融监管反对套利,另一面是货币市场利率高企而诱发货币市场基金规模急速膨胀,同时资本市场岌岌可危,求钱若渴。

  有人说,你不过是在为股票市场投资者叫喊,我说不错,但不完全是,因为资本市场是金融通往实体经济的唯一通道,堵塞和摧毁这一通道,中国金融将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所以,面对金融杠杆,面对“三套利”,面对中国企业杠杆率过高,中国金融管理者最该检讨的是什么?我认为,除了监管问题,最该检讨的是“只关注货币市场流动性,而长期忽视资本市场流动性”的做法。

  我的建议是:中央银行不是只关心银行系统流动性是否足够,而应当更多关心整体金融市场流动性是否足够,尤其要关心资本市场流动性是否足够;中央银行不是只关心被国有企业贷款严重拉低的“平均贷款利率”,而更应当多去关心民间企业市场化融资成本是高还是低;中央银行不能一味“锁长放短”,而更多地应当“锁短放长”,大幅压缩货币投机规模,让有限的金融资源更多地进入资本市场,让中国金融市场结构更加适宜实体经济成长。

  基于上述认知,我认为,中国当下治理金融乱象必须“两只手有效协同”。其一是监管机构小心谨慎地解开金融“瞎疙瘩”,堵住货币投机的通道,理顺和打通金融资源、资本资源通往实体经济的通道;其二就是中央银行大力扭转中国金融结构,不是货币松紧的问题,而是近最大努力向市场提供长期流动性,以“锁短放长”去执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并引导金融市场更多地生成资本。

  我们无数次强调,当全球经济朴素迷离,金融市场动荡不安,国内经济继续转型升级爱基,净值,资讯、创新发展的过程中,股票市场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其重要性不管怎样强调都不过分。但很遗憾,偏偏就是这样的关键时候,一些人却以一种“毁掉股市没商量”姿态鼓励货币投机,为货币投机创造最好的市场环境。现在,开始抑制货币空转套利、制度套利、关联套利,为此不惜采用“过激手段”,而同样导致资本市场惶惶不可终日,股市、债市颤抖不已。请问,这是治理金融还是摧毁金融?

  毫无疑问,企业融资成本正在快速上升。我们看到的事实是,商业银行已经守不住原有存款利率,而开始逐渐调高;我们看到的事实是,年初到现在,近2000亿元企业债发行告吹,而不得不发的企业债成本已经高达8%以上(票面利率+承销费);我们看到的事实是,股票市场快速下跌,公司股票发行必定受到制约,成本必定上升。当然,银行中长期贷款更是首当其冲,不仅又少又贵不说,一旦被迫增加,商业银行负债和资产期限错配必定有增无减,杠杆率会越去越高。

  为什么会这样?出牌顺序严重错误。对去杠杆而言,首先应当通过抑制货币投机,关闭货币投机通道而促使更多的金融资源进入资本市场;然后是股市上升而加大股权融资力度,加大对传统产业兼并重组的支撑力度,并在此过程中通过股权融资降低企业杠杆率,同时地方政府加快优质资产货币化,降低地方政府负债率;企业杠杆率降低,地方政府负债率降低,一大部分金融风险则获得释解,这是再逐渐消除金融杠杠,顺理成章。

  但现在反了。去杠杆从金融端发起,而且是在紧缩货币环境中发力,其言外之意就是“气碾子压罗锅身体直了,但人死了”。我们真要这样做吗?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此时此刻,任何摧毁股市的行为,都将给中国经济带来严重的灾难,同时必将摧毁中国经济的未来。

   (本文作者授权金融界网站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参考意见。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邮箱地址:zhuanlan@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7。期待您的加入!)

关键词阅读:金融资源 金融监管 期限错配 资本市场 金融结构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