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常态下的政策逻辑与市场效果

1评论 2017-05-06 04:59:35 来源:中国证券报 一招提高打板成功率至80%

  在过去的20多年间,A股频繁“暂停IPO”,累计关闭A股一级市场多达9次,最长的一次关闭时间长达15个月。据统计,在过去26年中,A股一级市场总计关闭时间长达5年多。事实上,任何国家股市,不管是发达国家市场,还是不发达国家市场,都不会轻易地关闭一级市场。自2016年以来,监管层打破了IPO节奏与股指涨跌挂钩的旧格局,并使IPO节奏常态化,这也是笔者所称的“IPO常态”。A股IPO常态,实际上是将IPO扩容与股指涨跌切割开来、不再捆绑,其政策逻辑大体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打开IPO大门,堵“买壳”后门,打通退市通道。上市难、退市更难,一直被市场诟病。因为上市难,所以退市更难;退市难的原因就是上市难。这也是不容颠倒的因果关系。

  由于A股IPO审批排队一般需要两三年时间,如果再赶上“暂停IPO”,结果就更糟糕。这样的IPO体制,不仅会形成IPO大堵塞、IPO堰塞湖,还会影响许多优秀企业的正常发展。

  正是为了应对IPO排长队、高风险,一些精明的企业(包括一些皮包公司)试图避开监管、图谋监管套利,它们借助“定向增发+买壳”上市,抢购有退市可能的垃圾股,结果却能赚得盆满钵满,因此垃圾股成了香饽饽、抢手货,垃圾股不仅无法体面退市,而且遭到市场爆炒,严重扭曲股价信号,致使股市优胜劣汰、资源配置功能受损。

  因此,要想让垃圾股体面退市,就必须解决IPO排长队的问题。只有解决了“上市难”的问题,才有可能让“退市难”迎刃而解。换句话说,只有“上市易”,才能带来“退市更易”,这也就是所谓的“大进大出”。例如,20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股市每年IPO数量多达1000家以上,IPO数量明显超过退市数量;但在90年代中后期开始,每年股票退市数量开始超过IPO数量。

  IPO扩容提速常态化,一方面有利于化解IPO堰塞湖,另一方面则可以大大缩短IPO排队时间,提高IPO效率、降低IPO成本,引导优秀企业进IPO大门、关买壳后门。当垃圾股的壳无人问津时,股民自然会“用脚投票”,让垃圾股体面退市。

  二是充分满足股民打新、炒新的巨大需求,服务实体经济。股民对打新、炒新的巨大需求,主要体现在两组数据上:第一,新股申购中签率低,近年来,新股申购中签率只有万分之几,新股供给无法满足股民打新的巨大需求;第二,新股上市首日“秒停”,大多数新股上市连拉10个以上涨停板,曾有新股上市后连拉30个涨停板,次新股炒作一浪高过一浪,市盈率一口气被炒到80倍之上,甚至百倍之上,这表明股民炒新热情高涨。

  众所周知,盲目打新、疯狂炒新的背后是一二级市场存在的巨大差价:当创业板平均市盈率高达80倍时,IPO市盈率却不允许超过23倍,这就是人为制造的一二级市场巨大差价,这也是股民为什么要将新股价格一口气炒到位的真正原因。因此,IPO扩容提速,一是可以充分满足股民打新、炒新的巨大需求,二是可以更好地将社会资金导入实体经济。

  可以预料,当IPO扩容至一定程度时,新股申购中签率就会从万分之几提高至千分之几,甚至可能提高至百分之几,这将大大满足股民打新需求。同时,IPO扩容也会让新股炒作逐渐降温,新股上市后连拉涨停板的数量,就会大幅下降。当所有新股连拉涨停板的数量都降至两三个以内时,可以考虑适度减缓IPO扩容速度,这也意味着一二级市场的差价已缩小到合理状态。

  三是中小企业IPO大扩容,有利于平衡供求,化解小盘股泡沫。在大盘权重股无人操纵的情况下,大盘指数虽然滞涨,但中小盘个股炒作十分火热、股价拉升惊人,许多个股股价已超过6000点的水平。

  尽管目前仍处“指数熊市”,但丝毫也不妨碍个股爆炒,这就是所谓的结构性泡沫行情。截至本周三收盘,市盈率高达百倍以上的股票多达1296只,占所有A股的1/3以上,这是十分惊人的数据。市盈率高达50倍以上的股票超过2000只,占所有A股的2/3。当大多数股民死盯大盘指数炒股并亏损时,大量机构与牛散却根本不理睬大盘指数,而是埋头爆炒个股,疯狂拉升股价,从中获取暴利。这就是结构性泡沫行情:凡是仅盯大盘指数涨跌的散户,大多数是亏损的。

  大盘指数滞涨,个股如此泡沫累累的根本原因是:投资者偏好炒小、炒新、炒差,而大蓝筹、大盘股被投机者所抛弃,因此,要想化解小盘股泡沫,唯一对策就是加速小企业IPO,尤其要扩大中小板和创业板IPO规模,进而平衡供求,化解小盘股泡沫。可以预料,当小盘股IPO扩容到一定程度,创业板平均市盈率就会从现在的80倍降至50倍以内,这表明投资者开始变得理性,市场供求关系得到了大幅改善。

  四是IPO扩容常态化体现了市场的包容性,也是注册制改革的重要诉求。注册制是市场化、法治化改革的直接体现。注册制的实施,将意味着A股市场会变得更包容、开放,一级市场将会“去行政化”,证监会将会从“实质性审核与审批”中超脱出来,它将更加专注于市场监管,并能更有效地打击证券违法犯罪活动。

  在注册制时代,股民将学会独立思考与审慎决策,并自觉遵从理性投资、价值投资,远离垃圾,他们将懂得“用脚投票”的重要性,自觉减少短炒频率,延长持股期,这将是股市新时代的来临。

  不过,注册制的包容性及开放性,一定会带来A股市场的大开大合、大进大出。因为IPO效率提高和成本降低,随之IPO身价也会大跌,许多企业可能会主动廉价IPO,这也是注册制更包容的必然结果。过去一家企业IPO的募资额度,将来可能被更多企业分享。例如,一家公司IPO募资可能高达20亿元,未来一家公司IPO募资可能只有两三亿元,也就是说,在IPO注册制框架下,可以让更多小企业分享IPO机会,而不是少数“精英”企业垄断IPO权。

  早在2003年,印度两大股票交易所的上市公司总数就超过了6500家,1997年美国三大证交所(主板NYSE、中小板A爱基,净值,资讯MEX、创业板NASDAQ)上市公司总数接近9500家。2016年底,我国A股上市公司首次突破3000家。目前,创业板仅有600多家上市公司,中小板也只有800多家上市公司,可以说A股市场仍有较大的扩容空间。

关键词阅读:IPO常态 政策逻辑

责任编辑:付健青 RF13564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