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宛男:谩骂如潮的刘士余能挺住吗?

1评论 2017-04-22 00:53:29 来源:金融投资报 作者:贺宛男 低吸也能抓涨停!

  作为涉及1亿多投资人的公开市场,出言确实要慎之又慎,监管者最好还是多做少说,看准了再说;否则,市场再无情地下跌,恐怕谁也挺不住。

  随着监管趋严,股市下跌,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真真切切地尝到了谩骂如潮的滋味。

  有撰文痛批刘氏“法外乱政”的,有实名举报其“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的,更有用图像、视频进行人身攻击的……反正,1亿多股民几乎个个都看到了。

  说实在的,股市跌了,股民朋友辛辛苦苦投资的那点小钱缩水了,监管者向来都是“出气”的第一目标。因为股市是集合竞价,输掉者根本找不到赢钱人在哪,而监管者尤其是证监会主席却有名有姓的“杵”在那儿;“杵”着也罢了,还隔三差五地点名“抓妖”,不找你找谁去?

  正因为如此,首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称这是坐在火山口上。

  问题是,去年2月刘士余上任之初,提出“依法监管、全面监管、从严监管”这12字施政纲领时,各方面的印象似乎都不错。就在去年12月剑指“野蛮人收购”,今年2月称“要有计划的把一批对散户扒皮吸血的资本大鳄逮回来”,尽管说得很严厉,也是好评多于差评。

  对刘士余的责难主要源自两周前痛批“高转送”;一周前“喊话”交易所,称“监管是交易所的法定主业”,上交所处罚陈姓大佬炒作次新股清源股份(行情603628,买入),温州帮被关注,再加上雄安概念经爆炒后冲高回落,千亿游资匆忙撤离。“高送转”、次新股和雄安概念三大热门板块齐跌,终于酿成本周沪指下跌2.25%,创出今年以来最大周跌幅。

  概言之,刘士余挨骂,主要原因就是股市跌。因为在4月8日痛批高送转之前,股指达到近期高点3295点,刘士余一“痛批”、二“喊话”,股指跌了一百多点。特别是本周3000只交易股票,仅400只上涨,8-9成个股翻绿,最惨烈的一周跌去30-40%。如果刘士余不批不喊,会有这个局面吗?

  但回过头来,我们不妨冷静地想想,次新股、高送转、雄安概念,莫非真的要把这三大板块炒上天?次新股不用说了,PE高达上百倍,相信能刀口舔血的,散户们大多没这能耐。那雄安概念,规划图纸都还没呢,有水泥钢材什么事?随便举一个例子,被誉为雄安概念龙头的华夏幸福(行情600340,买入),说公司在雄安新区有近500平方公里土地,改革开放前的上海市区才141平方公里,一个民营地产公司居然拥有3个多上海,这可能吗?哪级政府有这么大的批地权力?至于高送转,真的是数字游戏,笔者从来不以为然。

  那么,刘士余“痛批”“喊话”之后涨的那些股票呢?譬如说本周涨了12%的海康威视(行情002415,买入),去年年报盈利增26%,今年一季报再增29%,主营安防视屏等高科技产品,目前市盈率30多倍,汇金、社保等都是十大流通股东;再如本周上涨6.88%的上汽集团(行情600104,买入),目前市盈率还不到10倍;类似的白马股还有很多很多。不是说中国股市要同国际接轨吗?买白马股就是国际惯例之一,为什么A股市场稍稍打破一下炒小炒新炒概念的顽症,白马股刚刚有一点春天的气息,就要作为证监会主席的罪证来加以声讨呢?

  证监会全名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绝对是证监会的主业。证券法同样规定交易所具有“组织和监督证券交易”以及“为组织公平的集中交易提供保障”的职能,证券法第115条明确规定“证券交易所对证券交易实行实时监控”,老实说,像上文陈姓大佬操纵次新股,罚他停止交易3个月还是轻的。

  在笔者看来,刘士余上任以来的监管动作,似乎并无违法乱政之处。问题在于,第一,刘氏的“吃相”有点难看,你依法监管就是,何必动不动用动物做比喻?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有一个镜头,检察官刘华华骂腐败分子刘新建是“赵家的狗”,不是被刘新建抗议不得不道歉了吗?第二,作为涉及1亿多投资人的公开市场,出言确实要慎之又慎,监管者最好还是多做少说,看准了再说;否则,市场再无情地下跌,恐怕谁也挺不住。

  对不起,刘主席,冒犯啦!

  在笔者行将结束此文之时,传来了证监会对深交所发审监管部总监、前发审委委员冯小树的处罚决定:冯小树涉嫌违法买卖股票,获利2.48亿元,处罚决定仅仅是没收违法所得2.48亿元,并处以2.51亿元罚款。同时,对冯小树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顶格处罚不是非法获利的1-5倍吗?为什么冯某只罚1倍,还称之为“顶格”?

  打铁还需自身硬,对内部人从严监管,才是依法监管的重中之重。

关键词阅读:痛批 次新股 沪指 监管者 证监会主席 刘士余

责任编辑:张弘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