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坤维: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也要关注银行资产安全

1评论 2017-04-10 09:44:16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杜坤维 A股即将上演一场大戏!

编者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背景下,银行业承担着去杠杆、防风险、引导资金脱虚向实的重任。而在上任银监会主席第一天,郭树清就展现了其谦虚务实的性格。“如果大家有什么好的工作建议,可形成不超过2000字的材料递交给我。”为此,金融界举办“建言郭树清”征文活动,集思广益,为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献上一份力量。

  作者:金融界网站专栏作家 杜坤维

  中国实体经济融资难几乎达成共识,但笔者认为实体经济融资难的背后是融资太容易,贷款太容易,这种矛盾现象客观存在,正是融资容易导致盲目扩张,造成融资难的表象,其本质是融资太容易,因此建议银监会加强窗口指导收紧贷款,防止实体企业盲目过度扩张,给银行业带来巨大的风险敞口。

  笔者有此想法,并非没有根据,日前辉山乳业爆发债务危机,截至2016年9月,辉山乳业银行授信余额140.2亿元,其中信用免担保15.5亿元,担保贷款103.5亿元,抵押贷款21.2亿元。这些债权行包括国开行、进出口银行、工商银行(行情601398,买入)、农业银行(行情601288,买入)、中国银行(行情601988,买入)、交通银行(行情601328,买入)、中信银行(行情601998,买入)、华夏银行(行情600015,买入)、广发银行、平安银行(行情000001,买入)、浦发银行(行情600000,买入)、民生银行(行情600016,买入)、浙商银行、招商银行(行情600036,买入)、渤海银行、邮储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阜新银行、辽阳银行、辽宁省农信社、汇丰银行、华融资产。授信金额最大为中国银行,金额33.4亿元。第二为中国工商银行,金额21.1亿元。第三为九台农商银行,金额18.3亿元。

  如果不是贷款融资太过容易,辉山乳业能获得23家银行140.2亿元贷款吗?能大手笔的投资扩张吗?我们姑且不去讨论辉山乳业有没有挪用30亿元用于地产投资,就是存栏奶牛扩张速度也是足够惊人的,短短时间扩充将近1倍,而奶牛扩张投入很大进入盈利时间很长,对资本要求很高,正是太过乐观的预期,导致辉山乳业陷入资金链断裂,而银行处于信息不对称,对辉山乳业具体融资数目,有多少金融机构进行放贷,融资投向难以掌控,才会让23家银行集体沦陷,造成巨大的风险敞口。而一旦知晓辉山乳业有了风险敞口,银行为时已晚,银行可能陷入了囚徒困境,已经回天无力,抽贷就会导致企业生产停顿陷入破产,就会遭遇天怒人怨,甚至地方政府的干扰,指责银行抽贷落井下石。银行本身也就不敢停贷,以免造成企业资金链断裂,造成巨大风险敞口,只能硬着头皮不断放贷,希望实体企业能够起死回生,但问题是银行投进越多,实体经济越不收敛,结果是风险敞口越来越大,但借新还旧终究会有一天不能玩下去,最终酿成巨大的债务危机,把银行拖下了水。

  实际上不仅仅是辉山乳业陷入资金困境,山东也有知名企业集团陷入资金困难的旋涡,像齐星集团,虽然企业经营困境与有色行业产能过剩有关,但也与多元化经营有关,公司涉及铁塔、新能源新材料、地产和金融,这是跨行业的过猛扩张,导致资本支出较大,现金流快速枯竭,严重依赖银行信贷续命,一旦银行意识到风险,加强信贷投放,或者监管加强流动性,货币政策出现紧缩,齐星集团也就会出现资金周转不灵,银行企业风险集中暴露。

  企业之所以敢于跨界扩张,敢于不断扩大规模做行业龙头,就在于中国的宽松信贷政策,获得贷款太过容易,如果获得贷款很难,企业敢于这样玩命的扩张吗?自从4万亿元刺激以后,中国进入了超级货币宽松时代,信贷以超历史纪录的速度投放,市场进入了幻觉,银行的钱容易借,市场的钱好赚,杠杆越高,富的越快,行业跨界越大,场面铺得越多,银行越容易贷款,但是一旦问题暴露,借新还旧,债务越滚越大,新债终于无法覆盖旧债,终于有一天纸包不住火,不管多大的企业集团就会轰然倒下,留给市场一地鸡毛,留给银行一身不良贷。

  笔者认为实体经济盲目扩张是在长期宽松货币政策浸泡下的一种危险信号,寅吃卯粮,盲目扩张,盲目跨界,希望实现自我循环的产业链闭环,谋求垄断超额利润,一旦货币政策收紧,或者银行出于风险考量限制投放新的贷款,就嗷嗷乱叫,大喊融资难融资贵,甚至转向高利贷,而不反思自己的加杠杆非理性,把一切罪过推给银行,让银行成为实体经济困难的挡箭牌。因为中国人总是患有投资饥渴症,总是患有融资饥渴症。

  因此笔者认为实体经济融资难就是一个伪命题,中国有一句老话就是有多大钱办多少事,融资借贷就是加杠杆,银行与实体经济都是两个独立的法人,只不过是属于不同行业罢了,实体经济杠杆不高,发展前景较好,盈利尚可,银行开门做生意不会无缘无故的不放贷,但是如果实体经济杠杆很高,资产少得可怜,盈利前景不明朗,强制要求银行放贷,那就是把风险转嫁给银行,实际上融资难的企业或多或少有杠杆率较高,财务不透明,资产较少,盈利预期不明确等等问题,造成信贷风险较大。因此不能以振兴实体经济为名绑架要挟银行过度放贷,尤其是向有经营风险的实体经企业放贷。

  基于以上分析,笔者向郭树清主席建言,对于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只能从宏观上要求,而不能从微观上要求,更要防止地方金融办等单位对银行具体业务过多干预,来降低银行经营风险。政府和管理层要深刻反思实体经济融资难与贵问题,是不是实体经济杠杆过高,经营充满风险,引发银行对信贷资产的担忧,毕竟银行也是独立法人需要自负盈亏,不能无视资产风险盲目放贷,因此固然实体企业有困难,但银行不具有救助的责任,银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是立足之本,可也不能大包大揽,承接实体企业盲目扩张的风险,让自己资产打水漂,银行支持实体经济是利益共享而不是有难来临各自飞,银行利益被实体企业占完了。银监会应强调银行放贷更需要慎重,谨慎评价放贷实体企业的偿还能力,不能过度偏信实体企业的一面之词,从道义上和政策上要求银行尽可能的放贷,加重银行经营风险。

  其次是建立大数据共享平台,让商业银行可以非常容易的了解放贷企业的杠杆率,有多少商业银行已经给于放贷,银行信贷资金的使用情况,有没有被挪用,有没有大量资金被用于借新还旧,有没有使用短期资金用于长线投资,现金流如何,如果杠杆率很高,信贷资金被挪用,资金大量期限错配,很多信贷资金用于借新还旧,银行就可以尽早发现实体企业的风险和诚信,从而减少放贷或者加强监管,一方面减少自己资产的风险,也可以警示实体企业合规经营,警示实体企业不要盲目扩张,合理控制资本支出,注意现金流健康,以免陷入疯狂扩张的资金断裂风险,这对双方都有好处。如果继续无条件输血,那么有可能导致实体企业更加依赖银行信贷资金支撑运转,而不注重资本支出和现金流的健康,从而导致更快更大的资金断裂风险,这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郭树清主席说过银行或者说金融机构还要帮助服务对象-企业和个人要管理好风险,笔者认为不是简单的放贷让企业和个人加杠杆,而是引导企业和个人按照自己的能力办事,加杠杆要适度,不是简单的加杠杆不断扩张、跨界投资。

  三是制定更为完善的法律体系,严厉打击实体企业利用有限责任公司的漏洞,成功规避债务。对于信贷资金挪用和无缘无故抽离有限公司资金、非法转移资产、利用关联交易导致有限公司亏损倒闭者,应该在法律上有一个明确的追溯来打击逃废债行为,保护银行业合法利益不受侵犯。

  郭树清主席说过,银监会必须有同风险赛跑的意识,并且要跑在前面,赢得主动,抢得先机,在笔者看来,关键在于银行通过一个平台对实体企业财务状况经营状况有一个较为确定的了解,从而保证发放的每一笔贷款安全系数较高,即使出现风险,也可以在制度上能够保证债权得到较好的清收。

  银行资金脱实向虚是不对,但支持实体经济也不是简单的放贷。毕竟金融稳定,中国才能稳定,中国真正的隐患是债务杠杆危机。

  (本文参加金融界网站“建言郭树清,献策银行业”征文活动,文章著作权由作者杜坤维享有,非本网合作版权方请勿转载。如果您也对银行业改革发展有好的建言献策,可将文章发送至meiti@jrj.com.cn邮箱,参加征文投稿。)

关键词阅读:建言郭树清 杜坤维 银行放贷 银行资产安全 大数据共享

责任编辑:祝玉婷 RF13009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