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骁骥:一线城市为何要拼命驱逐无房者?

1评论 2017-04-05 08:49:14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孙骁骥 涨停板套利三天赚20%

从这个角度看,一线城市实际上已对外地职场新人关上了大门,但基础建设薄弱、资源配置落后的周边城镇能否接纳被大城市驱赶来的人口,也还在未定之数。

  本文作者为学者、财经作家,金融界网站专栏作者 孙骁骥

  中国的一线城市正在驱逐无房者,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就笔者所认识的普通人而言,一般来说,凡是从外地来到北上深等地工作的人士,能够长期扎根下来生活的,基本上都是属于前几年狠下心买房的人。五年前已经是觉得高攀不起的房价,现在回头看来简直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而很多前几年以各种理由坚持不买房的人,现在都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他们可能不得不离开北上深,在周边临近地区买一栋房子先安居下来。他们可能这一生都无法成为一线城市的常住居民,然而却为一线城市的建设发展,以及税收,作出了突出贡献。

  至于那些刚毕业不久,从外地来到北上深的职场新人,如果没有比较厚的家底,基本上很难想象他们以后有真正的融入其所在的城市。一个在本地没房没户口没身份的人,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农民工而已。与那些在工地上搬砖、抡镐的城市建设者一样,他们为城市作出了贡献,然后实际上一无所得,唯一光鲜的,是自己身上披的一身“白领”的皮而已。

  但说到底,没有房子和身份,你是很难在一线城市立足的,除非,你的收入能够达到整个社会的前1%,那么大城市的身份对于你来说,也便没有了实际的意义,因为你的收入水平已经达到了可以直接无视各种政策限制的水平。

  换句话说,按照目前的标准,可投资资产超过1000万的人超过120万人,这部分人被称为“高净值人群”。要想在没有户口和居民身份的情况下不受到城市的各类繁杂的政策限制,你的个人收入至少要在这个水平线以上。否则,在一线城市生活的前提便是你具有当地的户口和身份,而有户口的前提是,必须要在一线城市购房。

  高昂的房价与居民身份绑定,居民身份又与政策倾斜与特定的社会福利绑定。这意味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一线城市留下的只是中低收入的本地居民以及高收入的外人士,而中低收入的外地人士将被大城市无情地驱逐到外地。现在的房价有多高,这种“人口驱逐”的力度就有多大。

  从本质上来说,一线城市正在驱逐低收入者并不是一个行政命令,而是一种必然的社会经济现象。目前这种“驱逐”的态势愈演愈烈,其实说明中国的经济发展的某一个历史阶段已经结束了,而新的一个阶段正在重新开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阶段呢?

  概括来说,从1978年以来的中国,无论城市发展还是经济发展,遵循着“城乡二元”的格局,这个大格局是伴随着中国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依靠人口红利实现了长期的GDP两位数增长率。但是现在,随着产业结构的重组调整,城市化进程的接近尾声,中国的城市格局“城乡二元”结构实际上已经解体,取而代之的,是正在形成过程之中的“城邦制”结构。

  所谓的“城邦制”,其实是借鉴了古代希腊和意大利的一个说法。实际上,城邦是指相邻的城市群落组成的商业邦联,在一个城邦之内,文化相对统一,并能保持相对独立的自治。城邦之中会形成独立的大商团力量,在商业上,各个城邦之间相互竞争互通有无,从而带动整个区域内的商业繁荣。我们现在所说的“长三角”、“粤港澳”、“京津冀”等主要城市群落实际上就有历史上“城邦”的一些影子。

  这样的“城邦格局”与一线城市驱逐无房者有什么关系呢?实际上,关系非常大。

  在一个城市群落,或所谓“城邦”之内,需要有较完整的产业布局以及资源的合理分配。但在过去这几十年,中国的发展是以超大型的巨无霸城市为主,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北京,而周边地区却面临经济凋敝的困境。

  类似的情况在产业革命时期的欧洲也出现过。18-19世纪的英美等国,大城市病严重。城市拥挤不堪的情况持续了进一个多世纪,直到20世纪中叶以后,以英国为代表的国家才开始重新考虑城市资源分配问题。在40年代的《工业配置法案》和《城乡规划法案》将城市中的工业向周边小镇地区迁徙,并在郊区进行物业开发建设,建设所谓田园型城市。同样,美国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也开始着力建设大城市周边的小镇,人口逐渐向城市周边小镇迁徙。

  在中国,从特大型城市向城市群落发展的过程中,大城市畸形的高房价其实已经说明了城市发展的极度不均衡。按照欧美国家的经验,在合理的城市格局之下,普通居民的住房等消费支出仅仅占到总支出的20%左右,而在今天的中国,这个比重已经远远超过了20%,其实这反过来就说明,大城市过于拥挤,相对而言,城市周边的卫星城市却过于萧条空旷,人口过少。今天的中国,似乎希望重复欧美半个世纪前的路。

  现在大城市驱逐中低收入者的趋势,其实就是在为中小城市输送人口,为形成城邦进行“打底”。京沪深等一线城市,在未来的城市群中位居于绝对的中心地位,必定是呈现“独大”的情况。这第一轮的人口筛选过程,到现在为止已经基本完成。第二轮的人口分配将把人口导流向一线城市周边的城镇,逐渐完成区域城市群落的基本架构。

  从当年的房地产市场化开始,我们一直在逼迫无房者买房,先是一线,然后是二线,现在是一线周边的城镇。被大城市驱逐的中低收入者,能否真的在周边城市长久生活居住,则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城市群落的交通基建等设施建设。从这个角度看,一线城市实际上已对外地职场新人关上了大门,但基础建设薄弱、资源配置落后的周边城镇能否接纳被大城市驱赶来的人口,也还在未定之数。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骥观天下”。作者授权金融界网站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参考意见。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邮箱地址:zhuanlan@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7。期待您的加入!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