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货币政策不是万金油 公众过度关注了

1评论 2017-03-28 06:30:00 来源:新华网思客 作者:伍隅 5个月斩获362.16%!

  周小川:现在央行知道了货币政策不是万金油,不要以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可以治好每个国家的不同疾病。

  3月26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做了发言。

  周小川一共回答了五个问题。其中,他首次提到,全球的量化宽松已经结束,货币政策造成的资产泡沫不是预期的后果,而是必要的取舍。他再一次重申,当前市场对货币政策的反应有点过激。

  在论坛快结束时,主持人问下一次各国政府面对危机时会不会“用直升机撒钱”,也就是政府给广大民众的银行帐户直接注入资金,周小川表示,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出现。他指出,财政政策改革和结构性改革还有很大的空间,就算出现通缩的极端情况,也可以实行负利率,这比“用直升机撒钱”更有效。

  以下是周小川发言摘录,经编辑整理:

  

量化宽松会退出,但会是渐进的

  在经过多年的量化宽松之后,我们已经到达到这次周期的尾部。货币政策不再是宽松的政策了,但是全球经济的复苏在不同国家是以不同的速度所进行的。我们看到不同国家的表现截然不同,也就是说全球市场并不是完全协调一致的,货币政策也并不是完全协调一致的。

  2008年9月底,我们就开始采取适应性的政策,我们的这个货币政策叫做适度扩张的货币政策。在2010年年底的时候,国务院就已经决定并且在经济工作会议上宣布,我们要回到谨慎的货币政策。从全球来看,经济复苏经过了很多的曲折,我们看到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仍然没有解决,其他一些国家也发生了一些别的问题,所以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与此同时,货币政策转向审慎也是逐渐改变的。

  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方向,就是要看到货币政策的限度,要认真考虑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结束货币宽松的周期。

  在执行了这么多年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之后,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在全球很多国家放弃了流动性。虽然货币政策制定当局已经开始紧缩他们的政策,但是这个紧缩的过程还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某些时候我们会强调货币改革以及其他长期发展战略,发出信号告诉大家不要太依赖于货币政策,这个信号的发出是很重要的。

  

货币政策不是万金油,公众不应过度关注

  周小川对货币政策的评价

  宽松的货币政策制造了通货膨胀,这种说法是不恰当的。正确的说法是它产生了不预期的后果。

  过去的经验已经向我们展示了,当我们的货币政策比较宽松的话,它很可能会导致更高的通货膨胀,或者说导致某些资产泡沫,可能是金融市场的或者是房地产的,也或者是其他地方的资产泡沫。尽管如此,人们还是需要做取舍。

  在面临全球金融危机时,我们需要结束那场危机,并从危机中复苏走出来。货币政策也许会造成其他各种不良的后果,但是我们还是要关注于经济康复这一面。三年前在澳大利亚克里斯班举行的G20峰会上,20国的领导人就号召把GDP再增加2%作为复苏的目标。

  我想货币政策造成这种资产泡沫是一种不预期的后果,这是我们要去做的取舍,但它的确让政治家、政策制定者过度依赖于货币政策本身。现在央行知道了货币政策不是万金油,不要以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可以治好每个国家的不同疾病。每个政策都有自己的功能,我们应当选择正确的工具。如果理性的话,可能会调整到财政政策、结构政策等其他的政策,而不止使用货币政策,公众的观点也是如此。

  在最近的一些年,公众过度关注货币政策。公众是消费者也是投资者,他们对股市、房地产市场进行投资,买一些金融产品,因此市场对货币政策的反应似乎有点过激,这也是最近的情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货币政策造成的后果是非预期的后果,但在这段时间之后,包括公众和政策制定者,都会更理性地认识这些情况。

  

金融行业会更加开放,但其他国家要付出回报

  央行对于汇率政策是没有责任的,商务部、发改委和其他部门对这些政策此负有责任,但是我们央行也参与了这个讨论,就是中国的金融市场是不是能够开放。

  三年前我们开始了上海的试点项目,也就是自贸区项目,后来这个自贸区的试点扩展到其它的省市,现在中国有11个试点项目,不光在东边,在中间也有试点项目。这些试点项目是通过开放政策来促进贸易和投资以及吸引外商投资,有两点特性,第一点特性是改进了金融市场的条件。在过去我们有”正面清单“,也就是说哪些行业可以进来,现在变成了”负面清单“,也就是说哪些行业不能进来。我们以后会急剧减少负面清单上的行业,就会让这个负面清单变得比较精简短小。另外一个是国民待遇。我们会赋予更加精确的国民待遇给那些投资者,包括外国投资者。在中国,我们也需要确保公共部门和私企得到金融市场的公平待遇。

  关于金融行业,我们和美国、欧洲以及亚洲的一些国家和组织都进行了讨论,我们会把金融行业更大幅度地敞开,包括银行业、保险业、投行业、证券业以及支付行业。但是,这个讨论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中国希望看到的是当我们把金融行业继续开放之后,我们也能获得其它的东西。中国希望看到中国的投资者尤其是中国的私营部门投资者,也在其它国家获得公平对待。中国有的时候想去买一些高新技术,如果是非军事的高科技,这应当是得以允许的。我觉得最重要的要看协商的结果,每一方都要做妥协,只有这样,全球化才能继续往前推进,大家都能从中受益。

  但很不幸的是,这个协商过程已经终止了。我们在等待美国的新政府下决定,如何将协商继续往前推进。我们在和欧洲、日本、东盟的国家进行协商,我们希望这些磋商能够继续进行,达到积极的结果。

  

通缩情况下,负利率比直升机撒钱更有效

  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很多国家现在都还走在复苏的道路上,我们应该有非常严肃的经济解决方案,比如说财政政策和结构性的改革,所以我们要修复资产负债表,修复财政状况,并且强调结构性改革。这些政策都产生效果的时候,你就不会遇到麻烦。对财政改革和结构性改革都会有很大的空间,所以不应该过多依赖货币政策,不需要用直升机撒钱,因为其它政策也会发挥作用。

  直升机撒钱的理论和严重的通缩是相关的。在通缩的情况下,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可以考虑,就是负利率。但是在历史上为什么负利率并没有发挥它的作用呢?因为人们可以在口袋里留住这部分现金不存到银行。如果大家都持有现金的话,负利率就没有效果了,这就是零以下利率所带来的问题。但是随着数字化,如果现金数量大幅度下降,大家都使用电子货币或者是其它的数字货币,钱都在账户当中,你可以实行这个负利率了。

  所以,在极端的通缩情况下,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也许负利率可能会成为一个比较好的选择,比直升机撒钱更有用。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