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腐败不除 谁还能勤劳工作?

1评论 2017-03-14 06:30:00 来源:新华网思客 作者:周其仁 江丰电子凭什么能涨15倍

北方一个资源型企业的员工说,我们平时好好劳动、好好工作没有意义的,那些控制关键权力部门的人一句话,多少钱就这么送过去了。那我为什么还要好好工作,我为什么还要诚实地劳动,我哪有精神再去想创新?

  周其仁就正风反腐促进经济健康发展谈心得体会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廉洁文化公开课”继续开讲。日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原院长周其仁做客该专栏,就正风反腐促进经济健康发展谈心得体会。

  我们这次讨论的内容是经济增长和港股00001)反腐倡廉之间的关系,中心的观点就是一个:反腐倡廉、廉洁的文化、清风正气对我们国民经济长期健康增长是至关紧要的。

  1、从经济学基本原理看中国经济增长的比较优势

  我们国家国民经济这些年的增长情况,一个是经济发展、一个是正风反腐,这之间的联系先要从经济增长的态势来讨论。

  经济活动是人的活动,它总会有一些起起伏伏,这很正常。

  图上的这条曲线,它非常像人的心脏波动图。经济活动是人的活动,它会有一些起起伏伏,这其中比较大的起伏,我们一定要理解它的道理。这张图是200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率的统计情况。2000年以后经济增长速度是在逐步提高,走到最高的顶点是2007年。然后,2008年就遭遇了从美国开始爆发的金融危机。2016年,在采取了很多措施以后,我们现在的基本判断是经济已经趋稳。

  中国经济从改革开放以来,成就是非常明显的。

  200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三十年,2008年经济速度虽然已经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但是增长率还有9.8%,2009年,中国就取代了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2010年,中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出口国。2013年,中国成为最大的贸易体。所以中国经济从改革开放以来,成就是非常明显的,但是同时要指出,非常明显的成就要持续坚持下去,还有很大的挑战。

  中国的人口数量早就是世界第一大国了,但是过去在很长时间内,我们的经济表现为什么跟我们的人口规模一直不相匹配?后来又由于什么因素,让经济的总规模跟人口的规模开始靠近了?从经济学的道理来讲,可能有一个关键的东西,那就是:“比较优势”。

  什么叫“比较优势”?就是这个世界上很多国家的自然条件不一样、历史不一样、文化不一样,所以经济的表现不一样。国家经济互相竞争,到底哪个容易胜出呢?比较优势定理就是讲这个道理。有些国家后起、落后,它可能生产每一样东西都比走在前头的发达国家生产力水平要低一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经济发展就没有希望了。如果后进的国家拿自己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跟别的经济体具有他们“比较优势”的产品互相交换,这个经济增长的总体表现就会比较好。

  把很多劳动者组织到一起进入经济过程,有一个体制运行的成本。

  再进一步,“比较优势”着重地讲是比较各国、各个经济体相对的成本。所谓你在哪个领域真正有“比较优势”,就是比较你在哪些经济活动中,成本有竞争力,所以“比较优势”讲到最后,是比较各个经济体的成本情况。

  比较成本优势当中非常重要的是我们控制住、降低了体制运行的成本。

  在经济运行当中,还有一个成本比较隐蔽,就是体制运行的成本。它虽然不像在工资表上看得那么清楚,但是它是经济活动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成本。我们可以通过改革开放,把体制运行的成本降下来。这两个成本降下来加到一起,中国的产品在全球就会有竞争力。随着改革开放的实践发现,资本技术进来,加上中国人努力、肯干,有大量的中国制造的产品,在世界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我们的“比较优势”就是比较成本优势,比较成本优势当中非常重要的是我们控制住、降低了体制运行的成本,这样才激发了中国人的创造性、劳动和创业的热情,中国经济节节往上升。

  中国的经济增长逐步地往上走,现在看来是有道理的、是合乎逻辑的。

  所以我们成本优势有三个组成部分:第一,就是工资水平低、土地价格也低、能源价格也低。第二,通过体制改革把不适应的、很高额运行的体制成本降下来。第三,我们不会的去学。从2000年一直到2008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逐步地往上走,现在看来是有道理的,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发挥了中国在全球化当中的“比较优势”。

  成本线降了再升,能不能让它升得慢一点?

  所以为什么现在讲,我们中国经济到了2008年以后开始下行?第一,成本线能不能让它升得慢一点?其中有些变量能不能再重新让它降下来?所以全面深化改革,很重要的就是要增加中国这个经济体的比较成本优势持续发挥作用的时间。

  更重要的问题是这条成本曲线你怎么收?让它增长得慢,这是事情的一面。更重要的是要转型,把成本曲线往右下方推。所以十三五规划中提出“五大发展理念”,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要有创新的意识。

  在什么情况下、具备什么条件,才可以让创新真正落地呢?

  这两年北京大学研究国民经济问题,一个方面就是研究创新。所以我们去看了一些中国以外的地区,其中一个地方就是以色列,一个只拥有800万人口的小地方,可是这么一个国家,创新企业有7000到8000家,人均的创新资本高于美国和欧洲,大量的钱财用于创新。

  以色列为什么有这么多创新?因为他们重视教育,他们的文化鼓励你重新想问题、打问号。

  让创新真正变成行为,难度是非常大的。最重要的就是氛围,就是那群人当中弥漫的风气。如果没有这个社会风气,你有楼、你有钱,也是空空如也,最后不会给国民经济提供一个新的发动机。

  2、腐败是危害经济健康发展的毒瘤

  那么腐败现象跟我们要争取的国民经济持续发展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要创造一种氛围、创造一种社会环境,最后变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首先,十八大提出对腐败零容忍,要创造一种氛围、创造一种社会环境,最后变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对于激发国家再进一步参加全球竞争,这个标准确实是必不可少的。

  我们现在把这个经济分析运用到贪腐问题上来。我要卖大碗茶,有关部门说不同意、不可以。那好,咱们送点烟、拎两瓶酒去,事情办成了,这不促进经济发展了吗?但是最后会发出一个信号,给点好处我才办事。否则,我就不会轻易地好好办事,或办事就要讲个条件,人为地让很多事情不那么好办。这个过程一旦开始,如果没有一个对冲的力量,这个逻辑就会把经济资源的一大块、甚至更大一块卷到非生产性里面去。中国的经验证明,它最大的代价是让我们个人的努力——这个最重要发展经济的基础,那股精神头被腐蚀了。

  你看看十八大以后,曝光出来的那些腐败官员的材料。这些现象如果不治理不净化,怎么能够鼓励其他人好好工作呢,更不要说比较有创造性的工作。连续起来看我们就会看到,腐败这个东西的危害性是严重的。

  再看一个问题,所有送的钱,最后落到谁头上去了?所有这些钱还是国民经济在支付,变成一部分人的收入,这块越大经济发展越麻烦、经济越走不动。所以这个分析我觉得是非常要紧的。

  经济增长很大程度靠人。人是社会动物,社会有一个社会风气。你如果送点东西就很容易成功,这个输赢规则一旦蔓延,我们很多人从原来都可能好好努力工作的这一侧,转到搞名堂去,长时间这么转下去,它从根本上会侵蚀中国的经济增长能力。不但是把一些资源用到非生产性去,它还通过这件事情发出信号,让人们第二波行为蔓延开来。你在高速增长,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它的负担会越来越重。所以一定要有对冲的力量,一定要反腐!

  如果社会风气一旦形成,竞争格局就这样,你不把注意力放到关系上,你打不赢市场上的仗。

  我做过调查,区分好公司、坏公司,其实就看公司的关键人物时间怎么配置,多少时间研究产品、研究技术、研究管理。比较麻烦的是,如果社会风气一旦形成,竞争格局就这样,你不把注意力放到关系上,你打不赢市场上的仗。这样时间长了,从微观看整体,它当然会影响我们整体的竞争力。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反腐倡廉意义大得不得了。人类社会总有一个道德标准,一个社会总要让人们觉得准则是对的,它才有向心力、才有凝聚力。

  3、正风反腐促进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

  仔细看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就是要坚持标本兼治,先通过治标为治本争取时间。十八大以来查处了很多大案要案,很有震慑力。我觉得难度更大的就是八项规定,今年过节之后还是有通报,还有地方不收手、顶风违纪。但是坚定咬着牙搞下去,是会有收效的。在今天的中国反腐不是一个抽象的口号,它后边有一套东西配合来的,最后就是行为的改变。行为改变最后是养成习惯,前后左右都这样,大家看看都这样了。

  所以我觉得十八大到现在,最重要就是腐败势头遏制住了,风气在转变。因为社会就是不断地在进行输赢比赛,不断告诉你什么叫赢,具有这种行为倾向的人就会一批一批冒。社会是一个竞争的组织过程,这两年我觉得新的赢的标准已经定出来了,“干净”是一个标准。担任公职、掌握着公共权力,他都要有一些行为规范的,否则怎么鼓励这个社会的其他成员对我们自己的社会有长期的认同,愿意长期为这个社会的发展艰苦奋斗。

  这里头要做点分析,我们整个改革方向就是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我们过去什么都是要通过政府部门来带头发展经济,这个模式本身就是要改一改。解决的办法是进一步简政放权。十八届三中全会研究全面深化改革重大问题,对整个体制的改革,事前要尽可能把门打大,事中如果一方损害他方和社会利益,就要加强监管。要把整个国民经济管理模式、重点调过来。当然,即便改到位,市场当中很多事情还得由政府部门做。这时候就是要有新的风气、新的作为。

  风气很重要,如果风气不能扭转过来,我们的整个竞争力、整个所谓“比较优势”岌岌可危。世界不是静态的,在全球舞台上要站住,要不就是有独到性的东西,要不就是成本比人家领先。所以中国经济往后看就是两个方向:一个方向通过改革把体制性成本不要让它升得那么快,其中既包括税收、也包括腐败。因为腐败到最后,送的钱就变成一个打引号的“税”,谁不缴就要输。解决这个事情非得要有坚强的政治领导,不解决这种问题、疏忽这个问题、姑息一下,整个国民经济就要受到影响。

  第二块很重要,要通过创新把成本曲线往右方移。而创新是人的活动,是人有创造力的活动。社会风气,人们心目当中觉得社会对,这是鼓励创新的前提条件。风气是第一的,剩下加上文化、技术、科学、知识、才能,这些是第二位的。所以从这些角度看,反腐乃至我们廉洁文化公开课,它真不是一个单一方面的小事情,它是影响社会的方方面面,也包括我们持续的经济增长。

  我们今天既然是夹在三明治中间,那就两头打吧。一头通过创新,争取更多的独到性优势,不能完全靠仿造、不能完全靠跟随。虽然不能一步扭回来,但总要逐步开始,要鼓励中国人的创造性。另一头我们不能善罢甘休,认为我们的成本就应该这么高,成本是可以管理的、是可以节约的、是可以紧缩的,成本的曲线经过管理的努力是会变化的。公司如此、行业如此,国民经济也是如此。

  所以反腐倡廉、廉洁的文化、风气的正当良好,不单单是政治社会层面的因素,本身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是长期健康发展经济的一个支撑性的因素。

关键词阅读:周其仁 腐败 勤奋 努力 经济 发展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