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渊:特朗普政策带來三大挑战

1评论 2017-03-02 16:15:05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陈世渊 低吸也能抓涨停!

对于中国,特朗普政府或在中美贸易问题,人民币汇率问题,以及亚洲地缘政治等三方面挑战中国核心利益。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发展中国家,以我为主,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加快国内经济改革,有理、有利、有节地应对这些挑战,可化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创造中美两国双赢局面。

  本文作者为彭博中国经济学家 陈世渊

  特朗普1月20日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任命了内阁主要官员和并签署了一系列的行政命令,特朗普政府内外政策初现雏形。特朗普政府的特点可以用四个主义概括:保守主义,孤立主义,美国优先主义,和重商主义(即国际贸易保守主义)。这给国际社会带来的巨大挑战,是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巨大威胁。对于中国,特朗普政府或在中美贸易问题,人民币汇率问题,以及亚洲地缘政治等三方面挑战中国核心利益。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发展中国家,以我为主,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加快国内经济改革,有理、有利、有节的应对这些挑战,可化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创造中美两国双赢局面。

  特朗普政府充斥对华强硬派官员

  特朗普在总统竞选前后曾多次攻击中国,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在中美两国贸易上采取不公平做法,并一度宣称要对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高达45%的关税。其在南海和朝鲜半岛问题上也激烈攻击中国,亦曾试图挑战一个中国政策。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在其内阁关键位置任命了对华强硬派官员,预示其总统任期内或采取较为强硬的对华政策。

  特朗普内阁中最重要的官员,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W. Tillerson),公开否认中国南海主权,甚至宣称要阻止中国接近南海岛礁。蒂勒森亦将朝鲜半岛问题责任推给中国。特朗普内阁国防部长马蒂斯更妄称中国在南海的维护主权活动是对二战后国际秩序的最大威胁。

  特朗普亦新创了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将国际贸易问题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新高度。委员会主席纳瓦罗(Peter Navarro)则是美国著名激进反华学者,著有《致命中国》 (Death By China)一书(并出版同名影片),和《卧虎》(Crouching TiGEr)一书。纳瓦罗长期指责中美贸易政策,认为中美贸易严重损害了美国制造业和就业。

  特朗普内阁两个最主要的经济官员--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和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他们的对华立场相对比较温和,显示出一定理性,为未来中美经贸协商留下余地。即使如此,前者依然宣称要重新审视中美经贸关系,并不排除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后者则指责中国是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最多的大国。罗斯还认为减少中国过剩产能影响的最有效的办法是关税。

  梳理特朗普和其内阁主要官员观点,可以预见,未来特朗普政府将会持续在中美贸易、人民币汇率和地缘政治方面不断挑战中国利益,造成中美关系在一定时期内紧张化。

  中美关键问题之一:美国对中国巨额贸易逆差

  有别于战后历届美国政府推行的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战略,特朗普政府具有很强烈的重商主义色彩。重商主义的一个特点就是认为外贸逆差损害一国经济,所以政府需要通过各种政策扩大出口,限制进口,实现外贸盈余或者减少贸易逆差。重商主义不认为自由贸易可以使各国经济均获得益处。

  美国对中国存在巨大贸易逆差,使得中国很自然成为重商主义的特朗普政府攻击的主要对象。根据美国商务部统计,2016年美国共有5023亿美元贸易赤字,其中对中国双边贸易赤字为3470亿美元,占70%。相比之下,美国对日本的贸易赤字为689亿美元,对德国为649亿美元,对墨西哥为632亿美元。

  然而,主流经济学界的共识是国际贸易使得各国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均变得更好。从宏观角度看,主流经济学界认为美国巨大的贸易赤字,主要由于美国消费爱基,净值,资讯率过高、储蓄率过低造成的,也就是这是美国自身结构性问题造成的。而中国的经济项目余额在过去几年一直保持在GDP的3%以内,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的合理、可持续水平之内。所以说,中国并不应该成为美国巨额贸易赤字的替罪羊。

  从微观结构看,中国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主要由全球供应链结构造成的。很多产品在华加工之后,出口美国,形成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比较典型的例子是iphone手机,iphone手机在中国最终组装成机,然后运到美国。根据一些部门研究,每台iphone手机会形成大约300美元的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而实际上中国仅仅赚取了大概6美元组装费和运输费。

  虽然主流经济界并不认同中国是造成美国巨额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但是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说,“这是世界最大的顾客(美国)在和他的供应商(中国等国家)打交道。” 可以预见,重商主义的特朗普政府将把美中贸易逆差作为华盛顿的一个重要政治议题,影响今后几年美国对华经贸政策。实际上,2017年以来,美国政府已经先后对不锈钢板材、卡客车轮胎、大型洗衣机、非晶织物等中国产品实施高额反倾销和反补贴税率。

  中美关键问题之二:人民币汇率

  人民币汇率一直是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之一,也是每年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主要议题之一。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期间,指责中国操纵汇率从而获得与美国竞争的优势,一度宣称当选后要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不过,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标准,汇率操纵嫌疑国家需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对美国有大额贸易顺差;第二,经常项目有显著顺差;第三,持续单边干预汇率市场,人为压低汇率。

  这三个标准,中国目前仅满足第一条,这也是为什么最近几年美国财政部没有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的原因。大多数美国商业界人士认为当前中国实际上是把人民币汇率维持在较高的水平而不是压低了汇率。所以,特朗普政府想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的想法,并不具有主流经济理论和美国现有法规方面的依据。

  最近有媒体报道,特朗普政府正在准备一个新的措施,将把汇率操纵国的压低汇率行为视为补贴出口,并对其产品征收反补贴税。考虑到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和特朗普政府的强硬对华立场,这个新措施有可能会针对中国。美国政府上次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还是在1994年,当时克林顿政府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中国在关贸总协定和后来的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协商中让步。之后历届美国政府均把人民币汇率作为中美对话主要话题, 借此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让人民币汇率升值并在两国经贸方面做出相应让步。

  特朗普宣称“中国人民币汇率贬值使美国受到很大伤害”。汇率的问题实际上还是贸易问题。笔者认为,不能完全排除未来特朗普政府漠视主流经济学界共识,对人民币汇率做出不实指控,从而达到对中国商品征税和限制中国商品进口的目的。

  中美关键问题之三:地缘政治冲突

  特朗普当选后一度挑战“一个中国”原则,碰触到中国的核心利益。其最近表态遵循“一个中国”原则,一定程度缓和了中美之间紧张的关系。但是,特朗普在其他重要方面,依然试图利用美国较强的军事实力,压制中国,甚至威胁中国主权和合法权益。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特朗普指责中国没有约束朝鲜,把朝鲜违反联合国协议发展核武器和军备的责任归咎于中国;其在中日钓鱼岛争端中选边站,重申美国对日本安全保护;在南海问题上,妄称中国不应该在南海建设岛礁—最近中美军机更是在黄岩岛附近近距离接触,南海紧张气氛骤然上升。

  相比中美之间迅速拉近的经济实力,中美之间的军事技术还有一定的差距。在制海权上,中国目前主要实行近海防御战略,而美国军事力量已部署在全球各关键区域。特朗普政府为了获得更多的海外经济利益,有可能更有侵略性的运用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这给亚洲太平洋(行情601099,买入)区域带来了极大的不稳定因素,可能威胁到亚洲的和平和发展。

  中国的双赢之策:扩大对外开放,加速国内改革

  应该说战后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秩序使中国受益很大。中国过去长期采取的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发展战略,经济从1980代以来保持高速增长,成功的从低收入国家迈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另一方面,中国也为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提供了廉价劳动力、原材料和商品,并且越来越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中美两国关系在“和平和发展”主题下,过去几十年主要是合作共赢远远多于对抗。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发展,中美作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分别作为世界最大发达国家和最大发展中国家,经贸关系已经非常紧密,通过全球供应链和金融市场紧紧结合在一块。

  可以说,中国固然相比之下更依赖国际贸易和对美出口,但是任何贸易战都必定给两国造成难以承受的损失。基于此,笔者认为,特朗普政府对华立场虽然显得咄咄逼人,但实际上其主动挑起贸易战的可能性比较低。中美之间的角力,最后还是会通过协商谈判来解决。对于中国政府,有理有利有节的采取相应措施,可以缓和中美紧张关系,甚至实现“中国梦”和“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双赢。

  第一,进一步扩大国内市场开放,让更多外资企业进入中国。这可以增加中国对美国进口,从而减少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缓解中美紧张关系。另一方面,这也让更高多高品质的商品和服务进入中国,可以满足了国内日益增长的中产阶级的高端和多样化消费需求。而让更多外资企业进入受限行业,可以增加市场竞争性。严格的外资企业准入限制也是在华美国企业抱怨最多的地方。在资本外流的当下,这还可以对冲资本流出,平衡外汇储备。所以,进一步放开国内市场,让更多外资进入中国,可以创造双赢局面。

  第二,加快化解产能过剩。产能过剩行业大量对外出口,造成中国和其他国家贸易关系紧张。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宣称,“中国生产了8亿吨的钢铁产品,但是国内只需要7亿吨,另外1亿吨出口经常以倾销价格出口到全球市场。迫使中国减低过剩产能的关键是(对其产品征收)关税。” 而化解产能过剩,是国内改革的主要任务之一,有利于改善国内企业盈利。所以,加快化解钢铁、铝等行业产能过剩,也可以创造双赢局面。

  第三,积极推动全球化,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开放国内市场是国内经济改革同等重要的中国国策,共同支撑了中国经济30多年的快速增长。在美国走向孤立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时候,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贸易国,有责任进一步推进全球化,让更多国家继续受益全球化红利,促进全球经济长期持续增长。在亚洲,中国需要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的签订,保障亚洲地区繁荣发展,在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中化解地缘政治风险。同时,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帮助区域国家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实现跨国产能合作和产业转移,让中国和周边区域共同发展。这些努力可以平衡特朗普对中国和亚洲经济带来的负面冲击。

  第四,改革国内增长模式。中国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已经着手调整依靠外需和投资的增长模式。然而,目前国内经济增长依然比较依赖房地产市场和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中国进一步调整国内结构,改革国企,为私营企业提供更好的环境,完善市场经济,才可以实现经济长期健康增长。从根本上讲,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把内部经济搞好了,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也可为改善外部经济环境创造良好条件。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金融界网站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意见参考。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邮箱地址:zhuanlan@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7。期待您的加入!)

关键词阅读:特朗普 中美贸易 政策 地缘政治 全球经济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