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权胜:新任银监会主席最头疼的两件事

1评论 2017-02-28 11:08:42 来源:意见领袖 作者:许权胜 300185!第二个天山生物来了

郭主席在坚持宏观监管的同时,切要抓紧改革银行高管任职渠道和薪酬政策的微观监管,只有这样,才会从根本上来使银行真正的与市场对接。

  本文作者为资深财经评论员 许权胜

  在19大即将召开前夕,银监会迎来新任掌门人郭树清。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金融和财经领域的高官纷纷调整,被外界认为是经济变革的前奏。因为郭前期有对证监会的改革,平均每7天就出台一项新举措,赢得“改革派”名声。因此,在当前金融行业混乱不堪的情况下,百乱思变,郭显得被外界一致看好也是情在理中。

  不过当前的经济环境不管是内部亦或外部都危机重重,内部是GDP逐年下降,政府债务过大、过剩产能难以出清,互联网金融违规现象突出,加上资产泡沫、债务违约,银行的潜在风险越来越集中。外部是美国加息引起我国资本外逃,特朗普的企业回归美国计划和今后可能的贸易摩擦,使外部环境也变得越来越严峻。所以我国的经济模式随着各种环境的变换也将会有大的变革。

  但郭现在最紧迫的是面临国内的二个问题,一个是宏观问题一个是微观问题,宏观是市场问题,微观是银行自身问题。

  因为金融与市场紧密联系,市场的风吹草动都会影响银行的资金安全。当前市场问题主要是金融的脱实向虚严重,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例从2012年的6.3%已经上升到2016年的10.2%,这个数据远高于金融业发达的美国,意味着我国货币过分膨胀,也意味着实体企业比例的下降,实体产业出现空心化,金融不能流动到实体。所以很多专家开出的对策就是要完善金融运行机制,提高金融效率和服务实体的能力。

  但笔者以为现实中要监管银行的资金是否流向实体其实并不是管理好银行一方就行,应该是多方协调,因为市场不好的情况下,银行不可能拿真金白银去支持实体,银行也要考虑资金的安全性。

  尽管银行资金成本低,但也是有成本的,再加上一些大型银行效率低下,累积成本高,更需要把资金运转出去。资金的流动性效益性是每个银行都最为关注的,如果银行流动性效益性没有了,银行就会出大问题,所以也逼迫银行资金在虚拟经济里面流动去产生利润。

  因此,要银行放弃资金在银行与银行之间流动,就必须要政府简政放权,给市场松绑,增添市场活力,银行资金流不到实体的根子是在于政府对市场的管制过严而不在银行对实体信贷把关过紧。

  微观问题就是银监会对金融行业的具体监管问题,存在二个部分,一个是金融监管层面的相互协调机制已经难以适应市场的变化,比如现在银行业提倡混业经营,很多大型全能银行既有金融牌照又有保险牌照等各种牌照,为了经济效益,银行相互之间加大联系,造成风险在金融机构内部之间传染,但银资为银监会管辖,而险资又是保监会管理,一些银行交叉业务如果出现问题就很难找到管理部门。

  所以这次郭主席到银监会,市场猜测几大监督委员会可能要合并成一家,为的是提高监管效率。笔者从国际上当前对银行的监管改革看,多是从原先单一监管模式切换到集中监管模式,我们国家极有可能也要向这个方向靠拢。

  另一部分是银监会对银行的监管没有细化。比如曾在郭治下的山东恒丰银那些众所周知的纠纷而迟迟得不到解决,虽然郭身为山东省长不好越俎代庖当地银监部门来处理此事,但在人们的观念中凭其对金融行业的影响力而迟迟未能妥善处理辖内银行的这么大的问题、可能会影响其现在已身为金融最高监管者能否解决以后同类事件而人们带来大大的疑问。

  但笔者对此事的理解是郭当时不在银监会其位也可以不谋其政,更有可能是官僚系统处理效率低下,这个我们不能苛求某个个体。比如现在银行如果再出现这种情况,人们一定会拷问其监管能力。

  但透过恒丰银行使我们看到银行乱象在中国一定不是仅此一家,现在一些地方银行选任董事长,按规则要董事会来投票决定,可是一些中小银行特别是农村商业银行,行政干预非常浓厚,近年就有几家农村商业银行因为省联社有了人选而农商行自己根据章程也选定了人选,二者僵持不下闹得沸沸扬扬,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这个居然当时没有引起银监会的干预。

  笔者以为这个原因主要是因为银行是政府的延伸,除了刚刚进场的民营银行,大多数银行的董事长都来自于政府官员或是银监局的官员,因此给监管带来诸多不便,因为我国的银行高管与政府官员之间没有界限,之间的角色可以相互转换,这种情况谁又来给自己找麻烦认真监管所辖的银行?之所以现在一些银行高管打着改革的旗号私分银行财产,或者银行高管故意为自身设计很高的薪酬,银行的乱象一直在放大,里面是不是有这个原因在作祟?

  更主要的商业银行的董事长由政府官员来掌控银行经营时,往往那些以当地主政官员为马首是瞻的人一般有机会当上银行高管,其后果是会竭尽所能为主政官员的拍脑袋工程“保驾护航”,有拿银行资本当作投机自身晋升砝码的道德风险。

  譬如银行的商业化一般以盈利为目的,但主政官员意志要求银行贷款大搞城市基础建设或不计成本要抢救危机重重的国企来凸出政绩,明知这样会风险重重,可是为了迎合主政官员的个人意志使银行可能飞蛾扑火。所以银行的董事长来自于政府官员,这种状况不改善往往会使银行万劫不复。

  当然当前评价银行的监管风险局仅限于资本充足率、资产质量、盈利状况、流动性风险、市场风险、管理质量、科技风险等参数赋予的一定权重,评级越高风险越低。如果银监部门仅凭这点就想监管好银行,不从银行公司治理结构来细致监管,恐怕难以摆脱监管盲区而得不到想要的监管效果。

  所以,郭主席在坚持宏观监管的同时,切要抓紧改革银行高管任职渠道和薪酬政策的微观监管,只有这样,才会从根本上来使银行真正的与市场对接。

   (本文作者授权金融界网站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参考意见。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邮箱地址:zhuanlan@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7。期待您的加入!)

关键词阅读:银监会 单一监管 恒丰银行 银行流动性 改革派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