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与实体经济失衡 应该如何实现再平衡?

1评论 2017-02-22 07:18:54 来源:新华网 作者:思·锐享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余斌在“国研智库论坛 新年论坛2017”发表了演讲。他在演讲中表示,当实体经济盈利能力、盈利水平下降,风险不断暴露时,资金资本的脱实向虚不可避免,必然会带来二者的失衡。需求侧的阶段性变革对实体经济造成严重冲击,是实体经济面临困难的根本原因。

  当经济增速大幅度滑坡,中央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长大幅度下降后,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的下降不可避免。

  以下为演讲实录,略经思客整理:

  在经济高速增长阶段,我国的需求与供给在总量和结构上大体是平衡的,具体表现为需求侧的快速扩张和供给数量的大幅度增长,共同推动经济的高速化。但当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需求侧快速变化,而供给却难以适应,从而导致如今实体经济面临的困境。

  需求侧正经历阶段性变革

  但需求侧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认为,变化主要表现为投资和出口两方面。

  先看投资。在投资中占比最高的是制造业投资,在经历了2002年至2012年这十年的告诉增长之后,制造业投资增长开始下降。投资中占比第二大的是房地产,而它占整个投资的比重也逐渐降低。

  在投资当中占比颇高的还有基础设施。基础设施投资占整个投资的比重现在上升了,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在过去的30多年间,我们已基本将那些具有良好经济效益的项目都实施过了。如今剩下的基础设施投资,主要是以社会效益为主,比如城市地下管网的建设与改造,农村的道路、上下水、垃圾处理、农田水利设施的投资等。基础设施投资项目如果有良好投资回报,可以民营资本、社会资本的投资为主,当其主要表现为社会效益时,资金主要来源于政府投资。而当经济增速放缓,中央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长开始下降后,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的下降不可避免。正是由于制造业投资、房地产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的持续下降,导致整体投资增长放缓。

  再看出口。加入WTO后的十年,中国出口年增长迅猛,对于增加就业机会、提高居民收入水平、促进经济增长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近两年,中国出口增长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

  实体经济面临两大难题

  对于实体经济而言,当前实体经济所面临的困难有很大的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大体表现为两个方面:

  第一,如今中国所面临的结构性失衡源于我们所面临的增长阶段转化。过去30多年间,我国经济始终保持10%左右的高速增长,长期以来,企业适应了高速增长的、以数量扩张为主的宏观经济环境。但是今天,中国经济面临的调整是增长阶段转换,需求侧变化之快、幅度之大,都史无前例。就目前情况看,本轮经济调整仍未完成,经济运行仍然面临下行的压力。当需求侧、当企业需求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后,要求微观主体能够立刻适应新形势、新环境,这个要求实则过高。大多数追赶型国家在高速增长阶段结束、转入中高速增长阶段时,都发生过系统性的危机,原因就在此。一个阶段结束,另一个新阶段来临,整个宏观环境发生根本性变化后,很难让企业家们能够适应这种环境的变化。

  第二,尽管经过30多年经济高速增长,但直到今天,我国仍然存在市场体系不完善、市场经济制度不成熟、政府与市场边界不清、垄断和低效率等问题依然存在。实际上,微观主体之所以没有对宏观环境的变化及时地做出反应和调整,在相当程度上源自于现有体制机制的阻碍,从而导致如今面临结构性失衡。

  在此情况下,宏观经济政策的第一个着力点就应是通过适度扩大总需求,从而为实体经济的调整赢得空间。第二个着力点是努力消除体制机制障碍,来促进实体经济的调整,从而让供给与需求在总量和结构上能够走上再平衡的道路。这也正是如今国家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原因所在。

  如何实现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再平衡?

  金融与实体经济之所以会出现失衡,金融领域的问题固然存在,但重要的原因在于实体经济。需求侧的阶段性变革对实体经济造成冲击,是实体经济面临困难的根本原因。

  那么,今后应如何通过改革和创新,来实现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再平衡呢?

  我认为,一方面需要金融领域的改革。要回到金融领域改革的最基本内容,鼓励符合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设立中小银行等金融机构,以解决大量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通过提供便利的金融条件,促进实体经济的转型。

  另一方面,必须加大农业、工业、服务业领域的改革力度,让实体经济能够重新恢复活力。

  在农业领域,过去我们追求农产品(行情000061,买入)数量的增长来满足市场需求,而现在人们不仅满足于农产品的数量,对质量也提出了更高要求。这就需要通过农业的改革,让农业能够提供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从改革角度讲,我们必须改革现有的土地承包制度。通过加快土地流转,让农业尽快地走上规模化经营的道路。只有走上规模化经营的道路,才能提高农业机械化水平,减少劳动力投入。如此,农业才有可能恢复其竞争能力,也才有可能走上现代化的道路。

  在工业领域,应改革行政管理制度,减少政府干预。该死的企业死不了,僵尸企业就不能退出,而行业里也很难进行兼并重组、优胜劣汰。在经济中高速增长阶段,经济效率的提高更多来自行业内部。因此需要通过兼并重组、优胜劣汰,不断地淘汰行业内的低效率企业,从而把生产和市场转向高效率企业,只有如此,才有可能提高行业集中度、提高行业竞争能力、提高行业的盈利水平。

  在服务业领域,应打破垄断,放松政府管制。服务业的很多领域,可是一些服务业领域中存在国有企业垄断经营,或者政府高度管制。今后需要打破这种垄断,放松政府管制,降低准入门槛,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只有如此,才有可能提高服务业的效率,让服务业能够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作者:余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办公厅主任)

关键词阅读:实体经济 金融领域 农业机械化水平 高速增长 基础设施投资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