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第191期专访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金灿荣

1评论 2017-02-08 10:22:09 来源:金融界网站 300494还有几个涨停板?

特朗普身上最主要的标签之一是反全球化,但金灿荣教授认为,他并非反全球化,只是想要夺回昔日的主导权,重新进行利益分配。他还想要振兴美国传统实业,特别是钢铁、煤炭等产业,届时,按照其贸易保护主义的主张,一年内中美贸易之间必有一战。

  【本期导读】上台不到一个月,特朗普新政已经初见雏形,除了否定前任,他还经常在推特上大放厥词,这样一个极具个性却不按套路出牌的超级大国的新舵手,会给世界带来什么?为什么美国人民会选择他?中美之间已有贸易战的迹象,特朗普是否会亲手点燃这场战火?这样一个处处树敌的新总统,能够顺利推行其政治主张吗?金融界网站连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金灿荣,详解特朗普上台背后的深刻历史背景,深度分析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

  【本期嘉宾】金灿荣,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领域包括美国政治制度与政治文化、美国外交、中美关系及大国关系等

  【核心观点】全球化发展的30年,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获得了巨大的利益,而美国国内却面临着贫富收入差距不断加大的困境,这一现状加剧了美国社会的原有矛盾,特朗普剑走偏锋,紧紧抓住这个对现状充满不满的中下阶层选票,成功入主白宫。

  特朗普身上最主要的标签之一是反全球化,但金灿荣教授认为,他并非反全球化,只是想要夺回昔日的主导权,重新进行利益分配。特朗普承诺将在2017年实现美国经济增速4%,与世行2.3%的预测相去甚远,金灿荣教授认为,特朗普或将采取大规模投资基建等非常手段来实现这一目标,不仅如此,他还想要振兴美国传统实业,特别是钢铁、煤炭等产业,届时,按照其贸易保护主义的主张,一年内中美贸易之间必有一战。

  第一节 金灿荣:特朗普上台充分利用了美国国内的社会矛盾

  金融界:要想了解特朗普的执政理念,首先要搞清楚的是,为什么特朗普会赢得大选,在他当选的背后,到底代表了当下美国人怎样的诉求?

  金灿荣:特朗普当选的背后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其根源在于,美国大多数民众对过去30多年以来推动的新自由主义的不满。结果,美国社会中存在的 “上下、左右、黑白三大裂痕”加剧,社会矛盾的上升了。

  新自由主义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里根总统的当选,它更大程度上解放了市场的活力,使得全球化加速,推动了美国的创新,中国也是受益者。但与此同时,美国国内的贫富分化也在加剧。数据显示,在1980年,美国500强企业CEO平均工资是当时白领平均工资的80倍,到1990年,是150倍,到2008年,攀升至650倍。2010年美国爆发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是这一矛盾激化后的表现。贫富分化的加剧是三大“裂痕”中的“上下”裂痕,也可称之为阶层矛盾。

  第二个裂痕是“左右”,也可称之为意识形态矛盾,具体是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的矛盾,其表现为如何看待移民,如何看待伊斯兰,如何看待政治正确。

  第三个裂痕是“黑白”,这是传统的种族矛盾。这一矛盾在奥巴马当选在总统之后被激化,白人心理上的“历史负担”没有了,加上美国新移民的涌入,有色人种的急剧增加,使得白人产生了“不安全感”。

  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剑走偏锋,充分利用了现有的社会矛盾,准确的抓住中下阶层的选票,讨好右翼,支持白人利益,而这些本来有着强烈政治诉求的群体形成了特朗普坚定的支持者。

  金融界:从目前特朗普的表现看,您如何看待特朗普这个人?他的当选被认为是去年的“黑天鹅”事件,您认为,这位不按套路出牌的美国新总统,带给世界和中国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金灿荣:他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投机商人。重利益、敢冒险,极度聪明。外人看来他的一些很奇怪的“打法”,其实是他经过精心算计的以更好的抓住中下层群体选票的策略。

  从其当选之后的国际冲击看,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就是全球化;其次是美国现有的盟友体系,他公开批评北约过时,批评其盟友太过自私;第三,对拉美邻国的冲击,美墨边境墙的目的还是要阻挡拉美移民;第四,对伊斯兰国家的冲击;第五,对其贸易伙伴国的冲击,特朗普所要推行的贸易保护势必会造成与贸易伙伴之间的摩擦。而作为美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中美贸易会难以避免的受到影响。

  第二节 金灿荣:特朗普并非反全球化而是想重新划分分配格局

  金融界:特朗普刚刚上台,就迫不及待的退出了TPP,这个本来被认为是用来牵制中国的组织不敌特朗普反对全球化的决心,加上欧盟目前面临的困境,全球化真的走到尽头了吗?特朗普到底为什么如此坚定的反全球化?您如何看待特朗普身上的这个反全球化的标签?

  金灿荣:全球化的基本逻辑还是经济逻辑,通过资本、技术以及劳动力的全球流动,实现人类总体的经济效益的提高,推动人类进步,从这个逻辑讲,全球化是合理的。

  过去30多年的全球化都是由美英主导,而现在,这两个国家却成为了反对全球化的最主要的国家,从美国的角度看,人民认为收入分配不公,大部分收益都被华尔街拿走,而中产阶级和底层群众从中受益并不多;从国际上看,特朗普认为,中印等新兴经济体从全球化浪潮中得到的好处比美国更多。

  所以,特朗普并非反对自由贸易和全球化,而是希望有更公平的收益分配方式。当下的所谓的全球化危机其实是原来的主导者美国和英国要求重新算账,要按照他们的思路来搞。

  从这个层面上看,全球化还会继续发展,但是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围绕着主导权和收益分配还是会有斗争。

  金融界:可是事实能如他们所愿吗?

  金灿荣:特朗普是一个敢于冒险的人,他想按照美国优先的原则试一试。说白了,特朗普其实并非真的要回到“孤立主义”,而是要求之前的“小弟”来为美国提供的“保护”买单。

  第三节 金灿荣:耶伦无视特朗普弱美元策略美元恐将继续强势

  金融界:特朗普提出要通过减税、扩张基建等手段来重振美国实业,甚至废除了多德—弗兰克法案来为金融支持实体扫清障碍,这都意味着,美国的投资机会可能会增加,这是否会一定程度上加剧中国资本外流和人民币贬值的压力?

  金灿荣:从特朗普的执政理念看,最主要的是把目光从国外转向国内,减少霸权成本,注重国内经济发展。他刚刚表态,要让2017年美国经济增速达到4%,但是2016年只有1.6%,世行预测2017年是2.3%,所以,他很有可能会通过一些非常规手段来做,那就是大规模搞基建,目前是计划要投1万亿。他意图恢复一些美国的传统产业,比如钢铁、汽车、煤炭等等。

  如果能够顺利的解决资金问题,发展这些产业对解决美国的经济增长和就业问题大有裨益,这就是中国过去这30年走过的路子,但问题是,在减税和投资同时进行的前提下,钱从哪里来?

  可供选择的途径有,增加国债、促进国际资本回流美国等,但是现在美国的国债已经20万亿美元的基数,能不能够成功复制里根总统当时的政绩很难说。而促进国际资本回流也绝非易事,从逻辑上讲,他获取资金的途径并不畅通。

  金融界:特朗普曾经公开宣称支持低利率,并对耶伦的加息表示不满,按照美国的体制特征,总统能够影响到美联储的决定吗?

  金灿荣:耶伦是坚定的民主党支持者,她是要加息,搞强势美元的,但是特朗普想要搞弱美元,以增加出口,但是目前来看,特朗普对耶伦是没有办法的,不过耶伦的任期要截止到2018年3月。按照美国的体制,美联储主席由总统提名国会批准,届时,特朗普一定会换自己的人来执掌美联储,到那个时候,可能美元的走势会发生剧烈的变化。

  但在耶伦的任期内,我个人推断至少还会有3次加息,幅度控制在每次0.25%,她会加强美元升值预期,因为经过4轮QE以后,美元大规模发行,有潜在风险,耶伦必须要通过升息来减少美元流动性,她对这个问题要负责。也就是说,在耶伦任期内,人民币还是需要面对一个强势的美元。

  第四节 金灿荣:一年内中美贸易之间必有一战中国或受伤更重

  金融界:特朗普竞选期间发表了不少针对中国的言论,比如说抨击中国操纵汇率,市场有担心,认为特朗普可能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之列,您认为这个可能性大吗?

  金灿荣:特朗普竞选的时候这么说,更多的是政治需要,而并非中国真的操纵汇率,毕竟中国央行牺牲了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挺人民币,与英镑日元的大幅贬值相比,人民币并没有贬到位。

  当然不排除他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是否为汇率操纵国是有标准的,比如说,贸易顺差超过GDP的3%,或者说存在明显的干预市场行为,有意引导本国货币贬值,这两点中国都不符合,所以我的判断是,今年内,他会授意财政部宣布中国存在某种程度上的操纵汇率行为,然后对中国部分产品征收高额税率。

  金融界:2月2日,美国商务部裁定中国进口的不锈钢板带材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并将对华钢铁产品征收高额税率。引发了市场对特朗普上台后中美之间贸易摩擦可能加剧的担心。贸易保护也是特朗普认为的将制造业拉回美国、以创造更多就业的重要手段,可是作为彼此最重要的贸生意伙伴之一,中美之间一损俱损,您认为特朗普发动大规模贸易战的可能性大吗?中国要如何应对?

  金灿荣:今年之内,局部的中美贸易战恐难以避免。程序就是先由财政部宣布中国存在操纵汇率行为,然后挑选一些中国产品进行制裁,特别是美国国内要优先发展的产业。

  中国对美出口商品的40%是美国公司返销美国,这部分肯定要剔除,但剩下的60%是纯中国产品,特别是特朗普想要在振兴的国内产业,像钢铁、石油、汽车等等领域,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的可能性就很大,比如他已经对中国的钢铁产品下手。

  中国首先要保持低调,通过一些半官方的渠道来与其团队建立联系,积极沟通,不排除提出一些合作方案,然后就是诉诸WTO,最后,中国当然还会报复。

  总体来看,在这场贸易战中,双方都会受伤,但是中国受到的损失肯定会大于美国,毕竟中国对美国的依赖程度更高一些,而且在关键技术领域美国有优势,但是,中国承受贸易战代价的能力比美国强,估计到明年十一月,美国要开始中期选举,继续打下去对美国没好处,所以到那会可能会停止。也就是说中美经贸关系要有一年的波折,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和技术准备。

  第五节 金灿荣:特朗普的执政环境并不理想执政百天才能见分晓

  金融界:共和党在此次拿下总统之位之外,还拿到了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特朗普又刚刚任命了保守派的大法官,从某种意义上讲,三权分立下的“三权”几乎都被共和党占据,这一切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在推行政策方面比前任奥巴马具备更加畅通的渠道呢?

  金灿荣:特朗普这刚刚上台其实已经遇到了困难,无论是国内反对党在国会的抵制,还是法官驳回他对穆斯林的禁令,以及国际盟友的一些批评,未来他能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来推行政令,现在定调还为时尚早。

  如果单从美国的政治体制来讲,目前也不好说,因为川普这个人独特的个性,使得他在党内党外都有树敌,加上他现在70%的部级官员的任命并没有得到国会通过,包括大法官的任命,国会都还在抵抗。其实法院和国会都不在他手上,他的执政环境并不算太好。

  按照美国的传统,对新任总统头一百天的执政有“宽容期”,如果到时候他的民意支持率依然很高,那就对他大大有利了。

  金融界:特朗普的团队,包括特朗普自己,都是政治素人,在您看来,他们能不能带领美国实现其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的终极理想?

  金灿荣:特朗普的班底优势和劣势都很明显,优势就是这些人行动力强,而劣势也正好来源于此,维持这样一群个性很强的人的“团结”绝非易事。另外,这批人都是商场精英,能否真正代表中下阶层利益其实值得商榷。所以,他们推行的政策能否为社会所以接受,还是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关键词阅读:金融街会客厅 特朗普 金灿荣 贸易战

责任编辑:张仙 RF1348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