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维明:美元将主动贬值 人民币应紧急应对升值压力

1评论 2017-01-18 09:54:14 来源:刘维明的微财经 作者:刘维明 江丰电子凭什么能涨15倍

当前极为紧迫的问题是,或许我们已经没有充分的时间去对观点的分歧进行辩论,我们要做的现实选择是继续管控人民币的贬值预期、还是赶紧180度转过身来,立即开始紧急应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本文作者为中信银行(行情601998,买入)总行国际金融市场专家 刘维明

  美元贬值

  在上篇文章《2017,你必须了解的十大颠覆性冲击》中我提到几个观点,一个是全球主要股市(包括A股)将逆转进入熊市(A股阴跌慢熊寻找底部),一个是美元将进入贬值长周期而非升值。

  这两个观点或许与大多数的市场看法不同,也可能有些人觉得无足轻重,但这两个焦点却是全球金融市场乃至于全球经济表现至关重要的决定因素所在。

  当前极为紧迫的问题是,或许我们已经没有充分的时间去对观点的分歧进行辩论,我们要做的现实选择是继续管控人民币的贬值预期、还是赶紧180度转过身来,立即开始紧急应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事情真是不能够再巧----文章写道这里的时候我的同事告诉我,特朗普说美元太强了……

  《华尔街日报》刚刚刊发了一则消息:

  华尔街日报:特朗普称美元已然“过于强势” 15:42

  根据《华 尔街日报》对特朗普的采访,这位美国候任总统说,美元已然“过于强势”,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中国人为压制人民币汇率。他说到:

  “我们的企业现在无法与他们竞争,因为我们的货币太强势了。这让我们很受伤。”

  人民币‘‘正在快速贬值’’;中国最近采取支撑汇率的行动只是‘‘因为他们不想惹怒我们”……

  也就是说,特朗普打定主意要做“里根第二”。

  关于上世纪80年代的汇率大戏,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温习一下《广场协议》、《卢浮宫协议》等,汇率战确实为美国赢得了一段时间的出口竞争力。

  综合各种因素来看,对于美国而言,正是美元贬值才符合他的利益而绝非升值!

  这个观点我再重复一下:

  主观上:

  1)、美元升值将在加息的基础上对美国经济形成双重紧缩压力;

  2)、美元升值不利于美国贸易;

  3)、美元升值将压制美国通胀抹杀货币政策效用;

  客观上:

  4)、美国经济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加息进程或将半途而废;

  5)、其他经济体跟随紧缩,利差缩窄;

  6)、市场已经对特朗普冲击反应过度走得太远,需要修正;

  7)、大宗商品价格走高令商品货币上涨的同时美元汇率承压。

  8)、美国政策的不确定性可能引发市场动荡,而避险资金首选亚洲。

  其中,最关键的因素在于强势美元对美国贸易的损害,而重新夺回出口大国地位、重塑世界贸易版图是特朗普施政的最重要主张,他也一定会将贸易战付诸行动,而汇率战则是必不可少的桥段。

  特朗普将在20日举行任职典礼,但我们或许等不到那个时候再去听他说什么、也等不及半年后再去观察他的汇率政策,因市场大概率已经逆转----危险永远不会在你准备好时候才发生,偷袭的胜算才够大。

  截至2016年上半年,中美对外贸易总额占全球贸易总额的22.1%,而其中中国占11.32 %,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国,美国占10.81%排第二,这一点小小的差距也是骄傲的美国人和特朗普决不能忍受的。

  我在上篇文章说过,里根对日本做过的,特朗普会原样拷贝黏贴在中国身上。

  在亚洲,几乎所有重要国家对美国都录得庞大贸易顺差,那么亚洲主要货币将可能集体受到冲击。

  最近的情况快来看,人民币与亚洲货币的相关性已经越来越高,阶段性的区域汇率整体同向浮动局面逐渐形成,人民币、日圆、韩元、新加坡元等货币2017年对美元将面临升值压力而非贬值压力。

  特朗普团队要员中有来自华尔街的资深大鳄,还有曾经在里根时期就主导制定贸易战策略的老战士,他们懂得如何利用金融市场、金融机构、华尔街、市场预期为自己服务。

  美元的主动引导式贬值可能已经开启,美元的牛熊拐点已经建立,所有对美顺差大国的货币都有可能成为冲击目标。

  在之前,外资一边倒看跌人民币或许只是个假象,这其中不乏对未来动向心知肚明的炒家,当中国消耗巨额外储捍卫人民币汇率、废掉刚刚开始的资本项目开放、放缓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放弃抄底世界的机会严控对外投资之际,金融市场的看法可能一夜之间逆转,由全面看空改为全面看多,对此市场有的是合理的、充足的理由来解释。

  这就是我在上篇文章中提到的“合力”和人民币受到的“非正常升值压力”。

  人民币应对

  虽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保持稳定是我们的政策目标之一,看似特朗普的做法可以帮助我们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应该感谢他才对,但需要防范的是人民币升值外部压力过度,而我们用以稳定人民币汇率避免贬值的政策也同时过度。

  人民币升值过巨不但会伤害中国出口,还会加重通缩风险,并对资产价格带来额外压力,这对处于转型、调结构关键期的中国绝不是好事情。

  因此,当前我们需要做的是尽早做好人民币过度升值应对预案。

  第一,抑制金融机构的投机炒作。

  管控国际投机资金的冲击,首先要管的不是国外而是国内,要管好国内商业银行外汇交易部门,交易员们大多缺乏对汇率的深刻理解,没有自己的观点,一切以外资投行的马首是瞻,别人说涨他们就跟着喊涨、人家说跌他们就狂抛,成为事实上的境外投机者在国内的影子操盘手。

  中国的商业银行在央行的领导下,大多是国企,对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的稳定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建立战略目标一致、整体作战、有纪律有技巧的外汇市场运作模式,而不是为了银行的一己蝇头小利牺牲国家利益,不能够以利润为导向钻政策的空子。

  这不是市场经济的倒退,汇率关乎国家金融稳定,不要天真的以为日本和美国的商业银行在关键时刻不听从央行命令。

  第二,资本项目开放仍需审慎,进出可控。

  从金融市场角度看,尽快修改债券市场对外资开放的管理办法,国债可对外资开放,但企业债、公司债却不应草率放开,因国债募资由财政控制,投放有序,而放任资金流向公司债、企业债则将令当前的去杠杆、抑制泡沫前功尽弃,并令资金进出和市场波动率上升。

  可以走进来,但不能太多、太快。

  从内资来看,除继续保持对个人对外投资和消费的适度管理外,对企业走出去加强引导并逐步放开,避免粗放式的对外投资,做到科学化、精细化。

  事实上,当前全球资产还未到最便宜的时候,尤其是发达国家。

  第三、加强预期管理,主动出击。

  预期管理绝不是我们要告诉市场汇率将涨还是跌,这样就大错特错了!

  人民币汇率管理的重要压力之一,恰恰是汇率趋势的过于透明和可预见,而央行日常小规模干预则成为投机和套利者的提款机。

  可以放大人民币波动区间,在市场还未形成一致预期、冲击力还未足够大的时候,大开大合地主动管理汇率的短期波动,令汇率真正显示双向波动的特征,避免形成一边倒的预期。

  对不同声音采取开放态度,令市场上看张、看跌的观点都存在,引导进出口企业加大日常基于汇率管理的交易量,使流动性增加。

  第四、寻求汇率合作

  既然特朗普再人民币汇率上的主张与中国有某种程度的一致性,那么中美之间完全可以采取合作态度来管理汇率,令人民币对美元保持稳定。

  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实现起来难度是在太大,很可能基本会停留在愿望上了。

  外部压力帮助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保持稳定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好事,但过度升值则是大麻烦。

  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合理运行区间应在6.5-7之间,如果美元对人民币跌破6,则人民币将遭遇更加强大的升值压力。

  总之,人民币汇率问题将可能成为未来数年中美博弈最重要的金融制高点

  ----来者不善,早做准备!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刘维明的微财经”,作者授权金融界网站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参考意见。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邮箱地址:zhuanlan@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5。期待您的加入!

关键词阅读:特朗普 升值压力 人民币升值 美元贬值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