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去年中国经济犯了两个错误 2017真正走向复苏

1评论 2017-01-05 09:40:26 来源:意见领袖 作者:姚洋 这只股身材相貌都一级棒!

2017年还要打一场保增长的仗。这和去年犯的两个政策错误有关系,第一个错误是股灾。第二个错误是去年8月份搞汇改,恐怕是在错误的时刻做了正确的事情。我觉得2017年的增长率会比2016年高,今年明年我们应该会真正的走向经济的复苏。

  本文作者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 姚洋

   我和大家分享一下关于今年中国经济工作的成绩、存在的问题,展望一下明年工作的重点。谈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前,回顾一下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完成情况什么样。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最重要的结论就是制定了5个任务,“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这5个工作抓到了中国经济的要害。中国2012年开始经济增长减速,今年已经是第4个年头了。

  通常经济增长减速的时候,就会出现过多的库存,杠杆率会上去,也会出现一些“僵尸”企业,跟上一轮1998到2003年的减速一样需要一个调整,叫做结构调整。这次的结构调整可能比上一轮来得更猛烈一点。但是从整个规模来看,实际上赶不上上一轮的调整,上一轮调整当时我们的银行坏账率达到了30%,占到GDP的四分之一,我们现在很困难,不要忘记90年代才是真正的困难,如果说中国有困难史,中国90年代中后期是最困难的时候,某种程度来说是计划经济时代比较困难,银行体系已经难以为继了,国营企业到了完全崩溃的边缘。那个时候改革的动力更加足一些,这次调整比上一次规模小一些。

  5个任务到底做的怎么样呢?去产能做得比较到位,超额完成任务,特别是钢铁和煤炭行业问题在于行政手段去压产能,会产生一些消极的后果,比如说今年经济开始上行,但是产能被压住了,价格上涨非常快,进口产品钢材又这么多,自己没有生产还进口。这是拿行政手段压产能很大的问题。还会产生地区不平衡,比如说河北压了,广西还有新的钢厂的建设。

  剩下两个“去”,基本上没有动,比如说去库存,最大的库存是在房地产行业,去年房地产过剩的库存是7亿平米,到今天仍然是7亿平米,基本上没有降。杠杆方面,不但没有降还在上升,为什么杠杆率会上升呢?因为首先经济还在下行,企业没有办法运转起来,所以杠杆率不断累积。另一个原因,这两项工作都需要发挥市场的作用,或者至少市场要和政府的措施相结合,不像去产能,政府一声令下可以关门,库存不能逼着老百姓(行情603883,买入)买房子,老百姓不买就没有办法,这是做不成的。要去杠杆大家想到很简单的办法干脆把源头掐住货币少发,可是一少发货币保增长又不行,所以货币还得发。还有企业要生存下去,要借新债还旧债,特别是房地产行业要维持,这样债务又会累积起来。这两项任务都完成不是太好。

  还有降成本做得好不好呢?刚好在中国经济工作会议上曹德旺放了一炮,曹德旺没有跑,只是到美国投资,曹德旺说得很好,在中国除了人工比美国便宜,剩下所有的东西都比美国贵,人工便宜的费用,美国的水电、交通、税收便宜的东西,一下把人工冲抵回来了。所以降成本没有做得太好,虽然说两税合一,好像给企业节省了5千亿,事实上增值税的税率还是偏高,大家还是抱怨成本太高。我稍微算了一下,如果每个企业照章纳税,绝大多数中小企业都会死掉的,都活不下去,大家都知道中小企业必须偷税漏税,所以这个问题曹德旺放的一炮放得很好,能不能促进明年真正的两会上做到降成本,落到实处,可能是一个契机。

  这是去年的中央工作会议设定的5个任务,有完成的,有没有完成的。另外一方面今年还在打一场仗,就是保增长。这个和去年犯的两个政策错误有关系,第一个错误是股灾,政府没有必要背上了一个股市的包袱,一开始发人民日报社论让股市猛涨,股市涨上去了掉下来之后政府又想救市,政府那点钱根本不够。这样不仅让市场对中国经济失去了信心,而且对中国政府失去了信心,这是一个政策失误。

  过去15年间股市不止发生一次崩盘,有三次,2001年和2007年,跟政府没有关系,最后大家抱怨一下就没了。这次因为政府出手了,造成的结果反倒是政府背上了重大的包袱。

  去年8月份搞汇改,要让汇率浮动起来,从原则方向上没有错误,汇率要增加灵活性,恐怕是在错误的时刻做了正确的事情,人民币贬值预期非常大的时候,我们开始让人民币浮动起来。贬值到底有什么危险?如果没有资本的外逃贬值没有什么影响,有可能有影响对经济反倒有正面的影响,至少出口能够多一些。

  但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是经不起这样的贬值的,我们简单算一个账,去年我们的经常项目顺差将近6千亿美元创历史记录。去年8月份到现在外汇储备下降了7千亿美元,加起来在过去一年里面损失了1.3万亿美元资本的外流。有一些人说我们干脆一次贬到底,如果平稳贬到底,一点没有问题,关键是大家谁有信心?你们不会跑到银行把所有的人民币换成美元。造成的结果中国经济可能崩溃,发生银行挤兑。我们1月份在美国开会,头一遭有美国人问我们说你们的外汇储备还能坚持多久?我们吓一跳,他们说过去几个月每个月外汇储备下降1千亿美元,你们还能坚持多久?这是非常大一个冲击。

  从这个背景可以理解为什么第一季度的时候,国务院下那么大的立即强刺激,第一季度货币发了5.6万亿,相当于全年60%货币发出来了,各个地方政府开始举债,这个是有用的,一下子就把人心稳定住了,这段时间汇率还在贬,但是资本外逃的速度降下来了。如果我们贬值是平稳的,不会引起恐慌性的资本外逃,这个我们可以接受的。

  2016年的保增长的任务完成的相当不错。去年年底我说大家准备好要过最困难的一年,媒体都在传,今年不是最困难的一年,今年比去年对好多企业都有好转了。可能有一个原因是大家都在觉得今年成为最坏的一年,所以政府才采取措施,大家有了预期之后,我们学者不断的警告政府,政府有可能会采取措施,政府采取措施之后,经济基本面稳定住了。

  这是大体上今年的分析。明年我们要做什么呢?首先第一个,保增长不能放松,我看媒体上好多经济学家说,既然经济开始复苏了,PPI转正了,所以我们的一些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应该退出了。我觉得还不到退出的时候。现在整个经济还在底部,在这种情况下,保持一定的货币发行的速度,保持一定的财政力量投入,对于稳定明年的经济增长还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十三五”提出来唯一的一个数量指标,2020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要在2010年的基础翻一番,大家一核算今年到2020年增长速度平均而言,必须保持在6.5%以上,达不到这个速度,就完不成指标,这是政府任务。所以保增长还是非常重要的,这是第一件任务。

  第二件任务,这次习近平总书记专门提到这个问题,不能片面地谈调结构,也不能片面地保增长,两个都要谈。明年的任务要找到既保增长又调结构的突破口,要把两个结合起来做。怎么结合起来做呢?

  我给两个建议,第一个建议就是政府加杠杆去补贴民生,特别是用来消除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库存,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提出来三四线房地产库存问题,要作为明年的重点解决。政府总得要有所行动,不能还是像今年一样,呼吁农民进城买房,不可能的,没有刺激不可能买房子的。我建议政府发行债券,地方政府自借自还的债券,中央政府允许自发。

  每一平米补贴1千块钱,三四线房价平均而言是3、4千块钱,补贴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对于刺激农民进城有很大的作用。有人说农民不愿意进城,这是经济学家和普通人看问题不同的角度,经济学家永远看边际,就是可进城可不进城,在犹豫的,给他一个刺激就进城了,绝大部分永远都不会进城,但是边际上那些人有多少呢?这种人是大有人在的。现在很多农村的年轻人因为在县城里面买不起房子,所以住在农村老房子里在城里上班,一旦能买得起房子就愿意搬到城里去,至少子女的教育提高了。其实农村居民现在对于生活质量的要求和城市人已经差别不大了,只不过他们的生活环境比较差。

  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首先第一个去库存,很快7亿平米的库存就降下了,第二个降杠杆,杠杆率比较高房地产部门是其中之一,还有钢铁部门的国企部门。这些房地产商就可以拿着钱到银行把债务还了,一些潜在的坏账也不成为坏债了。第三还保增长。而且政府的付出很小的,7千亿对国家是小数,中央搞债务置换是5万亿,明年还要3万亿,把10多亿的债务全部置换出来。7千亿不是很大的数,但是可以改善民生,又调结构又保增长,这是第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要利用这次结构调整的机会,像上一轮结构调整学习,债转股运用到国有企业改革中,国务院已经出台了债转股的指导意见,把债转股作为结构调整的一个方式和手段来做。为什么要用债转股搞国有企业改革呢?因为国有企业负债太多了,国企的负债率是66%,民企只有50%。很多国企有好的技术、人员,直到今天国企作为一个总体还是我国技术实力、人员实力最强大的部门,私人部门整体上赶不上国有企业。但是国企的经济的手段还有公司治理机构非常差,所以完全是机制搞死了,这是为什么要搞国企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来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这次我们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把混合所有制改革提到了明年的工作重点之一,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国企的负债这么高,想让国企还债不太现实,至少短期内,有一些企业永远没有希望了。比如说铁路总公司,铁路总公司的负债3万亿,简单算一下每年的利息3%是900亿,基本上给银行打工了,没有可能收回来,怎么办?把债务转成股份,拿到市场上拍卖,让民间资本进入,债转股真正参与国企管理,改变了国企的公司治理机构,改善了经营机构,可以把国企的强大的技术力量还有人员力量利用起来。这样做也是一剑三雕,一是国企改革做了,三年过去了,国企混改基本上没有动,我们以债转股作为突破口做成了。二是降杠杆,国企的杠杆率那么高,现在占成股份了,没有杠杆了。三是保增长,习总书记说国企做大做强,怎么做大做强?这就是做大做强的一个方式,也是一剑三雕的措施。

  所以,总结起来,我这里给两个建议,政府一定要找到既保增长又调结构的突破口,不能像过去几年把调结构和保增长完全对立起来,这样才会明年把结构调整真正做好。顺便说一下,我觉得2017年的增长率会比2016年高,很多人说明年的增长率还要下来,我觉得多数人是在预测潜在增长率,潜在增长率在不断的下降,没有预测真实的增长率。我们各项指标都在向好,怎么可能今年的增长率比去年还低呢?我们应该有信心,这次经济下行已经触底,过去20多年间,每7年一个周期,第4年应该是最低点,今年明年我们应该会真正的走向经济的复苏。

   (本文转载自“意见领袖”。作者授权金融界网站刊发,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参考意见。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邮箱地址:zhuanlan@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38。期待您的加入!)

关键词阅读:中国经济 改革 保增长 调结构 汇改 股灾

责任编辑:陈炜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