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斌:如何看特朗普之后的全球经济金融局势?

1评论 2016-12-21 10:33:45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祁斌 抢反弹必备短线战法

 中国今天的金融结构是80:20,80%的商业银行,20%的资本市场,远远不够。我们现在有很多腐败问题,跟我们的资源配置方式也是高度相关。中国要进一步改革我们的经济金融体制,进一步发展资本市场,进一步让资源配置方式更加市场化。

  本文作者为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原证监会国际部主任 祁斌

  2016年12月14日,由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金砖国家经济智库、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重建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共同举办的第三届“一带一路”国际金融论坛和第三届金砖国家经济智库论坛在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圆满举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原证监会国际部主任祁斌做了题为“特朗普之后的经济金融局势”的主旨演讲,主要谈了美国大选后世界经济格局。

    对于特朗普的在美国总统大选中的获胜,祁斌表示这是现实战胜理想的结果,特朗普相对更加实事求是,把美国社会的一些问题指出来了,同时他表示美国社会在回归现实。

    关于特朗普新政,他认为可以理解为内政和外交。内政方面应该是加强经济建设,投资可能会在美国社会比较困难的一些产业。而中国可以挖掘一下美国传统的产业,并且中国的劳动生产率是美国的7%,有足够的空间进行合作。

   中国如何走出困境?祁斌认为中国今天的金融结构是80:20,80%的商业银行,20%的资本市场,这远远不够。还有很多腐败问题,和我们的资源配置方式高度相关。他建议中国要进一步改革经济金融体制,进一步发展资本市场,进一步让资源配置方式更加市场化。金融体系背后是经济体制,只有加快经济体制的市场化改革,才能真正让中国的发展和崛起成为可持续。   

  以下为演讲全文:

  祁斌:大家中午好!非常高兴有机会回到母校,感谢李稻葵学长的邀请,借这个机会跟各位嘉宾和领导、学长,汇报两个方面的思考,一个是美国大选后世界经济的格局,还有“一带一路”的战略。

  今天有很多美国人,你们比我更了解美国,我谈一点个人粗浅的看法。第一个谈一谈美国大选之后的世界格局。2016年发生的最大的政治事件就是特朗普当选。明年全球经济政策的一些变化,可能很大程度上也会根据这个变化得到改变和引领。特朗普当选是一个非常值得我们去思考的现象。

  我从今年全程跟踪整个大选的过程,而且特别巧,我去美国访问了四天,为中投招聘一些年轻人,刚好四天的投票我都在美国,最后一站在斯坦福有一个讲座,在7点开始,当时正值点票,咬得非常紧,摇摆州48.5对48.5。美国在投票前两三天,大家认为希拉里当选是比较确定的事,美国股市大涨。开始点票的时候,大家发现很多摇摆州的票非常紧,国际市场还在交易,这些市场有点不安,非常动荡。

  当时我和学生们讲了三个小时后,结果就出来了。我说,第一,决定性的因素就是美国的大多数人对现状能不能容忍。如果能够容忍,就是希拉里当选,不能容忍就是特朗普。第二点,如果特朗普当选,股市大跌,就立刻去买,英国脱欧之后,英国股市大跌了11%,后来回升了8%。是非常合理的,因为在脱欧之前,公众的投票显示差两三个点,赞成脱欧的也不是傻子,他有很清晰的理由和逻辑。如果真的一旦脱欧,也就是合理性的微跌,不会大跌11%。后来真的回升了8%。这次在美国主流的民意调查,就差2%,没有理由大跌,也是微跌。消息出来了以后,估值期货触底跌穿了7%,然后迅速反弹。英国的脱欧花了两天反弹,美国的特朗普当选花了七个小时。

  我讲完以后,加州是10点,东部是1点,他们说特朗普当选了。我从来没有去预测谁当选,但是特朗普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没机会。美国大选之前,PO中心做了很多统计,美国选举人最关心事情的排序,第一是经济,第二是恐怖主义,第三是外交,第四是健康、枪支等。大家对经济很不满意,2008年到现在,经济复苏比较缓慢,还有美国的自杀性袭击和欧洲恐怖袭击都让大家不放心。

  特朗普的支持者更加关注现实问题,希拉里的支持者是理想主义。结局是现实战胜理想,美国这次大选非常简单,特朗普相对来说更加实事求是一点,把美国社会的一些问题指出来了,同时美国社会是回归现实,这个结论就是这么简单。

  这张图比较好地抓住了问题的本质。第一个既有体制和无法忍受的现实。希拉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她相当于中国男足的主力球员,觉得自己踢得挺好,还申请做队长兼教练,带领大家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谁信呢?这是她的最大问题。第二个就是希拉里是一个标准的政客,最后发现什么都没有讲。特朗普讲了很多离经叛道的话,仔细一听,话糙理不糙。第三,美国信基督教,美国的社会非常正经传统,甚至有点假正经。突然要接受一个有严重问题的人做总统,这个社会还是有点转不过弯来,但是没有办法,现实太痛苦了,大家就认了。

  第四,意识形态和实事求是,希拉里一直是意识形态领先,特朗普稍微有点实事求是,希拉里派有一个比较经典的逻辑,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别的国家没有美国那么民主,所以没有任何理由超过美国。他们是白人,我们是黄种人,没有理由发展得比他们好。我是上海人,你是乡下人,你怎么能超过我?我相信上海同志不是这么想的,但是上海有一些人确实是这么想的。事实上苏北的经济远远超过了上海。

  美国的经济学家是比较接受和欢迎中国的崛起。一个国家如果走上了世界经济的道路,他的崛起和发展是不可阻挡的。而且通过全球相互的贸易和投资,这种成长和崛起能够让全世界都能受益。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

  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对立,就是自媒体和传统媒体高度的分离,美国的日报支持希拉里的有229份,支持特朗普只有9份。我们到美国打开报纸,所有的人都在嘲笑特朗普,唯一好像试图客观评论的,是福克斯新闻。

  美国现代政治是非常有意思的,我在美国见了布隆伯格,他的助手跟我说,如果早知道这两位会出那么多的状况,还不如自己接着选,没准就选上了。很多美国的精英觉得竞选成本太高了,在美国小政府大市场发展阶段,又很难有所作为。唯一能调动的就是财政资源的动用,还是要经过两会的批准,参议院和国会如果跟他是不同党派,这个掣肘是非常严重的。

  再就是公德和私德,作为政治家有些人有私德和公德的问题,美国的部分人原谅了特朗普私德问题,没有原谅希拉里的邮件门的问题。特朗普的上台,是美国第一个非典型政客成为美国的总统,也可能是历史上唯一的非典型美国政客参加竞选。

  我们简单理解特朗普的新政,就是内政和外交。内政方面应该是加强经济建设,洛杉矶机场还不如中国云南丽江的机场好。我是从纽约坐火车去的波士顿,这个火车实在无法容忍,第一是慢,第二是不准时,第三是一小时一趟,第四是你没法站起来,因为晃得厉害。一路上我就想,美国人民太需要中国人帮他建高铁了。我跟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吃了一个晚饭,讨论中国与美国双边合作的问题,他说美国有一个担心,如果你们把中国工人全拉过来了,那么美国就没有增长了。现在中国工人出去打工一年的成本是20万美元,就是公司给提供的,这个成本很高了。

  我们可以去美国投资双方都能够受益的产业。特朗普挖了民主党老巢的三个墙角,为什么三个州会叛变,因为这三个州的蓝领工人实在是受不了。特朗普一定要对他们有所交代,交代的一个办法,就是可以去投资可能会在美国社会比较困难的一些产业。明年我要跑这三个州,挖掘一下传统的产业,我相信特朗普会愿意批准的。我们做这些大家都能接受、共赢的事情,而这样的事情可以做很多。

  中国的劳动生产率是美国的七分之一,后来查了一下数据,不是七分之一,是7%,所以大家有足够的空间进行合作,把这些能够促进大家合作和能走到一起的事情做好一点。

  全球化是不是一种倒退,这是一种反思。一个人可以有理想,但不能理想化。简单回顾6月份发生的问题,从英国脱欧开始,出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做“愤怒政治”,或者是非理性的政治,或者是情绪化的政治,这抓住了问题的本质。此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包括特朗普当选,包括意大利公投。还有在法国和荷兰兴起的民粹,大家对现状都非常不满,先做出了一个比较极端的举动。

  最后,人类社会怎么能够走出困境?我是若干年以前在西班牙一个小镇看到了一个教堂,这个教堂竟然有一半是基督教的教堂,另外一半是清真寺,让我非常震惊。人类曾经有一个非常短暂的时光,基督徒、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就在这里和平相处,最后人类的文明只能靠和解和宽容,这个过程非常漫长,和解的过程有一个相互的两难。

  在这么一个背景下,你可以看到欧洲经济的复苏是非常缓慢的。今天讨论中国经济是6.5%还是6.7%,欧洲经济增长在过去10年增长了5%都不到,可以想像欧洲人的痛苦。所以现在经济和社会问题是交织的,因为经济没有复苏,所以大家非常难受。因为这种地缘政治的缠绕,又使得经济不能复苏,是一个恶性的循环。

  与此同时,显然还在泥潭里的经济就是日本,日本安倍经济学一个很大的发明,中国话就是打鸡血,希望通过打鸡血创造奇迹,过两天一看是没有效果的,奇迹果然没有发生。所以日本经济仍然在泥潭中。

  中国今天的金融结构是80:20,80%的商业银行,20%的资本市场,远远不够。我们现在有很多腐败问题,跟我们的资源配置方式也是高度相关。中国要进一步改革我们的经济金融体制,进一步发展资本市场,进一步让资源配置方式更加市场化。

  讲了这么多,李稻葵教授给我布置的演讲任务是“特朗普之后的经济金融局势”。2007年IMF两位经济学家的研究是非常发人深省的。他们研究了1960年到2007年17个OECD国家经过的近80次经济金融危机,并统计了这些国家危机之后复苏的速度。每次反弹最快的四个国家: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每次反弹最慢的是奥地利、葡萄牙、西班牙、比利时。前四个国家正好是17个国家里金融体系中资本市场占比最高的国家,而后四个国家则是金融结构中银行处于主导地位的国家。前四个国家资源配置方式比较市场化,每次危机之后复苏的速度就会比较快,后四个国家资源配置的方式非市场化,金融危机之后很难复苏。

  所谓大国的崛起,因为人类社会发展,碰到危机,或者是挫折,是一个正常的事情,每次碰到危机和挫折之后,都能复苏,或者是很快的复苏,久而久之就崛起了。机制最重要的部分之一就是资源配置方式,要比较市场化。通过分析特朗普当选后的世界局势,还有过去这些年看到的一些地缘发展变化,我们得到了一个基本的结论:中国今天还是要加快资本市场的发展,加快金融体系的改革,这是第一。

  金融体系背后是经济体制,所以我们加快经济体制的市场化改革,这才能真正让中国的发展和崛起成为可持续。

  (本文由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授权金融界网站刊发,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意见参考。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邮箱地址:zhuanlan@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5。期待您的加入!

关键词阅读:特朗普 经济 金融 体制 资源配置

责任编辑:陈炜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