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青:没有必然的再通胀 就算有也能调下去

1评论 2016-12-20 09:30:04 来源:原子智库 作者:宋国青 抢反弹必备短线战法

同比的通货膨胀率PPI在未来几个月继续上升,应该说是有很大可能的事情,主要是基数的问题。我觉得没有必然的再通胀的意思。如果宏观调控政策认为这样的一种过快增长是不适合的,完全有理由、有手段在不太长的时间里面,把这个过快上升的势头扭转过来,回到一个比较合适的增长的情况。

  本文作者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宋国青

  “第一届国家发展论坛”于2016年12月18日在北京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宋国青出席并发言。其表示没有必然的再通胀,因为现在的通胀和流动性总量相比,跟过去的关系基本上是一致的。虽然说美国有新的政策,但明年全球通胀中国是主导,因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在扩大。而且就算是通胀上来了,从手段上来说,把通胀调下去也是没问题的。

  谈到普朗特可能会把全球通胀拉起来,其表示这很好办,如果美国投资率真的高了,那中国应该说巴不得,“我们就赶快多出口,少投资,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以下为观点全文:

  谢谢各位光临,我讲的题目是《没有必然的再通胀》。

  这也是针对最近关于通胀可能要起来的一些看法,根据这样一些东西来谈自己的一些看法。这个基本的意思是这样的,当然我们现在的通胀,特别是从PPI的角度来看,过去几个月同比在大幅度的上升,环比上升的幅度更大,按年算可以说是相当于到了通胀的状态了,当然这个指的是CPI的变化还不是太大。这个情况有一些说法,当然不一定是再通胀这个词本身隐含的意思,我是借这个词把这些意思表述一下。

  现在是起来了一些,但是这个并不必然的意味着下一阶段通货膨胀率要出现一个明显的上升,我说的主要是环比。因为同比的通货膨胀率PPI在未来几个月继续上升,应该说是有很大可能的事情,主要是基数的问题。新的环比会不会保持一个比较长时间的上升?我觉得没有必然的再通胀的意思,就是说这个没有什么必然性,主要是说如果宏观调控政策认为这样的一种过快增长是不适合的,完全有理由、有手段在不太长的时间里面,把这个过快上升的势头扭转过来,回到一个比较合适的增长的情况。

  今年流动性总量的增长率比去年下半年有一个明显的上升。我们要算环比的话非常高了,特别是11月份发生的,9月底、10月初很多同事知道了房地产限购以后,房地产新政策以后,大家可能一个直观的想法就是房贷会下来一些,当然也可能是一些滞后的原因,11月份社会融资确实是出乎大家的意料,还是上升得很快。就是说像这样的一个情况如果说保持的话,当然要回升。下面就是PPI了,我们说这两个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密切的。当然决定通货膨胀,我们说PPI、CPI,还有其他很多的因素,但里面最主要的因素还是流动性总量。今年经济起来,我们说主要还是价格起来的多一些,实体经济起来的比较弱,我们下面再谈这个问题。

  通货膨胀明显的起来以后,这样的情况和流动性总量还是跟过去的关系基本上是一致的。这样的情况说明了流动性增长比较高,把民意需求拉起来,这个没有问题。当然同样的是,如果说调控方面认为这样的一个需求的增长率偏高的话,想要调下去,那也很快很容易。现在调下去我觉得应该是比放起来要容易。

  因为我们目前主要是两个动力,一个是地方债,主要是搞置换,置换是基础设施投资这部分有关的。另外是房地产一些新的调控政策,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会发生一些作用。地方债、中央债这些财政政策,这些东西的灵活性更大一些,如果说政策方面需要考虑调整,那么应该是很容易发生的事情。所以用这个情况来说明,如果说政策决策层方面认为现在的通货膨胀率显得有上升的趋势,这不是一个愿意看到的情况,就完全有可能把这个控制下来。当然对这个问题可能还有别的一些不同的看法,这是看法的问题,就是说手段上没有问题的,这是第一个意思。

  第二个情况,我们今年看到了一个明显的情况,跟过去有很大的不同,在过去我们可以把数据做得更长一点。这个情况就是说,如果说需求扩张,内需扩张,在这个过程中先生产起来,然后PPI上去,短期的主要还是工业上升,因为服务业慢一些,农业就更慢了。稍微过一段时间PPI马上就起来了。这之间的一个量上的关系,我们甚至都可以估计一些数量的关系,工业上升一个点,PPI上升比一个点稍微多一点,这是过去的关系。对过去的数据可以做定量的估计,做计算的弹性。从今年的情况来看,我们看到一个跟过去有很大不同的事情,今年真的是涨价不涨量,GDP的增长率走的L形,比较平,工业也差不多,工业生产要算的话稍微有一点点上升,基本上是持平的。PPI从去年四季度将近-6%,到现在已经过了3%,很快应该说像这样一个情况,没有特别意外的话,一季度可能会更高。这样的一里一外就差了10个百分点,PPI同比很快上升了这么多。这个情况在过去当然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有一些情况,但是由于一些基数的问题,有这样的一些变化。但是今年就是一个很明显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当然说这个问题的情况,第一个我觉得我们现在讲潜在增长率,这是潜在增长率本身在下降。我们说的是下降,也是逐年在下降的。我们现在说工业或者说GDP的增长率比去年的同比增长率没有明显的,至少像PPI表现那样明显的回升,没有出现那样的情况。这里面就是GDP潜在的增长率,工业的潜在增长率比去年有所下降,这是一个可能性。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对一些行业生产进行了一些调整,或者说一些控制。这样的一个东西可能从长远效果来看会增加有效供给,这也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但是在短期的效果里面可能是一些现场的部门,他的产品价格涨得很快。这也对于下游产业来说产生了一些更大的压力。这个压力就是说本来如果说没有现实产量这种情况,比如说对于一个产业的需求增加了,那么这个产业就会生产扩张,增加产量,那么也会引起对其他行业的需求的增加。如果产量受到限制的话就会出现涨价。这样一种情况没有本身在产生的需求,把别的下游企业的成本提高了,最终也会传到CPI那里去。这样的情况也是导致今年经济出现这样一个情况的原因。

  当然我们说这个情况是从短期和长期的角度来看不一样,这个不一样的差距就是在这里面到底怎么样把握合适的东西,还是需要再认真把握的。我们现在就事论事的说,今年出现了这样一个情况。

  跟潜在增长率下降的情况适应的,我们现在可能要考虑一个情况,从今年的数据来看还是要适当考虑潜在增长率下降的情况,这个推论是不合适的,但是我们要非常简单的说,去年四季度是PPI将近-6%,11月份到了3.3%,工业生产基本上同比没有大的变化,GDP同比今年一年是平稳的。如果说明年再拉平PPI会上到哪里,这显然是要考虑的一个问题。当然这里面就是说怎么样去合理的把握这样一个东西,从定量的角度上去考虑。那么我自己现在觉得,可能还是要把政府考虑的经济增长目标,或者说把他的约束力放宽一些,我们看实际情况。如果说通货膨胀率不高,其他的情况还好,也可以说增长率高一些。但如果其他的情况发生了变化,增长率该下调也要下调,这是过去过分的追求事先给定的目标。因为做经济预测是这样的情况,根据一段时间看到,可能在两年前我们谁都想到增长6%到7%太容易了,三年五年谁会想到说6%到7%都是一个需要努力争取的事情,但现在这个情况发生了。不管从政策的角度或者说其他的角度考虑,做预测,做计划可能会有一些预料的东西,这个需要及时的调整,这是一个内容。

  说一下今天的主要内容,也是跟再通胀这个问题关系更加密切的话题,就说中国需求对全球的影响。2015年原始数据是每个月平均的货物贸易顺差是495亿美元,差一点就是500亿美元了,一个月500亿美元,在过去这样的数据在几年前是很难想象的事情。这个情况到了今年11月份,我们季节调整了以后,下降到了363亿美元。我们的贸易顺差的情况在今年年底出现了一个相当大幅度的下降。

  美国从2010年到现在是负数,是逆差,大概是在400亿美元偏下多一点,高高低低差不了100亿美元,其实波动的范围相当小。这个不大的波动,在短期里面大的波动是影响的关键。对短期情况产生大的影响就是短期的波动。我们看美国的贸易,从这个角度来看是波动相当小的,而中国的波动现在已经非常大了。今年年底也在大幅度的下降。这个下降是什么含义呢?贸易顺差下降或者说逆差扩大,它的基本含义是一个经济的内需增长率相对于外需增长率高。

  我们简单来说,今年扩大了内需、投资增加,这样的一个结果就引起了进口的增加。当然我们现在同比数据来看,这个增长率还不是太高,但是环比季节调整以后的数据来看,进口就发生了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在相对进口扩大,当然我们绝对的贸易还是顺差。但是有一个相对的变化,这个顺差在大幅度的减少。那么这个减少对于别的国家来说就是中国进口增加,我们很直接看到的就是资源输出国,出口铁矿石、出口煤炭这些经济里面都获得了很大的利益。这个利益也间接的传导到了其他的经济,非资源出口国,传到了美国或者其他等等方面。

  用这个指标来度量的话,今年年底全球经济出现了反弹,全球的平台出现一定程度的上升,特别是大宗商品的价格上升,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拉起来的,美国的贡献没有多大,美国的贸易利差没有明显的扩大。中国是明显的贸易顺差在减少,这是进口相对于出口而言在增加。刚才也讲到今年的汇率贬值没有引进出口的增加,我想我的意思跟他的意思是一致的,我们现在看不同的价格指数,我们要用CPI看,我们看的是一个简单的汇率。如果我们看那些工业品的价格,或者说看可贸易的其他的部分,区别来看是不一样的。这是从不同的角度看会有这样的情况。

  导致这个情况背后的基本原因是中国今年扩大了内需,我们前面讲到流动性总量的增长率比去年下半年明显的加速。这样一个加速就导致了内需扩大,内需扩大了相对的进口就增加,这个增加就引起了一系列的变化。后面我再谈到这个变化进一步的情况。

  再看中美投资率和总需求管理政策的情况,2000年以来中国和美国的投资率负相关性很高,2009年以后,美国的投资率在缓慢的上升,中国的投资率这几年总的来说是缓慢下降。这应该说对全球经济的一个总需求有一个相对平稳的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因为这是两个,我们从贸易的角度来讲这是两个非常大的经济体,不管从哪个角度讲,都是占世界经济相当大比例的两大经济体。如果这两大经济体他们的需求同时扩张,或者要收缩同时收缩的话,这个效果就会非常强大。所以我说他们是负的关系,中国扩张、美国收缩,美国扩张、中国收缩,这样就会起到一个互相对冲的作用。总体上来看是一个对冲的效果。当然这不是说美国和中国的货币政策在一起做一些研究和规划,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些情况。实际上是每个国家按照自己看到的预测的外需的情况来确定内需,如果出口很强,我的内需就可以相对低一点,如果出口很弱,内需就相对强一些,每个国家都这么做,就达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平稳的效果。

  这是针对什么情况来讲的呢?大家现在讲美国的新总统按照他原来设想的政策来搞投资,会把全球的投资再拉起来,把通胀拉起来,是针对这样一个情况来讲的。我这个意思是根据我们过去看到的一些数据,这很好办,如果美国真的投资率高了,那中国应该说巴不得,我们就赶快多出口,少投资。这样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当然会不会出现美国把需求拉起来,能让中国出口强大到可以明显减少投资的程度,这个还是要考虑的。

  再看净投资和GDP的比例,去年的数据,中国去年的净投资绝对数是美国的4.2倍到4.3倍,中国GDP比美国,按照汇率方法计算是在汇率的变化60%左右,投资是美国的四倍多,这样的一个数据是非常强的情况。它预示是什么东西呢?美国如果投资扩张,在美国常规的波动范围之内,这样的一些波动和中国可能的波动比起来,是非常小的一个量,没有达到可以和中国的需求变化可以抗衡或者说完全对冲的程度,特别是在投资方面,主要还是中国的情况。

  所以说明年全球通胀是怎么样的情况,我觉得可以比较有信心的说,中国是主导的,我们讲短期里面中国需求是主导的,这个情况对于明年也还是成立的。虽然说美国可能有新的政策,但就美国的约束条件和其他条件来看,中国的需求还是主导的东西。这个情况没有变。而且因为中国的份额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还在扩大,这样一个影响其实要比过去更大一些。

  最后谈一点储蓄和资本输出的关系,中国资本产出比在快速的上升,中国资本存量绝对水平可能已经超过了美国。结合现在的情况来说,如果说美国在未来几年出现一个比较高的投资,能够把全球的通货膨胀率拉起来,那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事情。因为中国需要输出资本,因为资本存量确实太大了。

  不是说资本存量有多大就合适,还是要看投资报酬率,从现在投资报酬率的情况估计,资本还是存量很大的一个情况。如果说美国能拿起来,我们出口比较顺利的话,我们内需就可以紧一些,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也就是说考虑到一个平衡的情况,如果说今年的年初、去年年底是中国内需很弱、很差,全球也很不景气,大家在很长的时间里面都在讨论负利率是通缩的问题,在那个情况下适度的扩大内需,这确实有一定的必要性。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我觉得已经时过境迁,可能需要考虑一些宏观政策的调整,这是一个我自己认为的合理性的角度的考虑。

  明年可能总需求调政策会出一些变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谈到了这样一些情况,明年是相对来说比今年的经济总量收一收的局面,通货膨胀率没有必然的理由说一定要上升。至于美国能掀起多大的浪花,如果它在正常波动范围内,这个东西不是太需要密切考虑的问题,中国做一些对冲就完全可以了。谢谢!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原子智库”,由原子智库授权金融界网站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意见参考。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邮箱地址:zhuanlan@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38。期待您的加入!

关键词阅读:通货膨胀 宏观调控 扩大内需 国际贸易

责任编辑:吴渊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