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希望要在产能过剩的行业红海里开辟蓝色航道

1评论 2016-12-04 11:31:22 来源:第一财经 低吸也能抓涨停!

  上台演讲时,“40后”的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行并没有按“规矩”走两侧的台阶,而是从中间一步跨上了半米高的台子。

  在12月2日的第一财经年度峰会上,有2位演讲者如此上台,另一位,是70后的摩拜单车CEO王晓峰。

  站在演讲台上,68岁的刘永行问了自己一个问题:现在经济从高速发展期进入了困难时期,社会也进入了互联网、大数据时代,可是,东方希望从事的还是传统行业,要怎么应对?

  接着,他自问自答——东方希望虽然身处经济红海之中,但“我们想驾驶自己绿色的帆船,开辟一道属于自己专用的蓝色的航道。”

  投身红海34年

  所谓身处红海,是指东方希望在34年的创业发展历程中,不管是前20年聚焦的饲料行业,还是后14年聚焦的重化工业,都是大家公认的最困难的行业,产能过剩严重。尤其是重化工业,是重资产行业,对资金需求量极大,再加上产能过剩,长时间全行业亏损,发展难度极大。

  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后建立的第一批民营企业,上世纪80年代,东方希望从做饲料开始起步,目前在饲料行业有100多个工厂分布在中国以及东南亚。2001年东方希望又开始进入重化工行业,涉足电力、有色金属、生物化工、煤化工等,在内蒙古、新疆、重庆、河南、山西等地建设大型热电、电解铝、氧化铝等重化工厂。

  目前,东方希望已经成为集农业和重化工业等为一体的特大型民营企业集团,年产值约700亿元。这其中,尤其以重化工业为重。目前,东方希望95%以上资产分布在重化工业,5%分布在饲料行业。

  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去产能”首当其冲。本轮去产能主要是针对包括钢铁、煤炭、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多晶硅等行业。

  以电解铝为例,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我国累计关停电解铝产能达815万吨。与此同时,电解铝产能利用率恢复到80%以上。而在此前的2013年和2014年,中国电解铝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8.9%、71%。

  不过,刘永行更愿意透过纷繁的变化,去看到那些相对不变的内涵。在他看来,互联网、大数据不过20年,飞机、电气化不过百年,工业革命也不过300年,与大自然、宇宙相比,这些只不过是婴儿。从这个角度定战略,就可以以不变应万变。

  以不变应万变,就形成了一个风格特别一致,特点异常鲜明却也相对“异数”的东方希望——坚持在最传统的行业经营,不追赶时髦的商业潮流。

  但更重要的是,这34年来,不管出现什么困难,刘永行说,东方希望做到了在集团层面没有出现过一年甚至一个月的亏损。

  在产能过剩的行业里,如何做到这一点?

  刘永行特别喜欢用老子的思想来阐释企业的战略和自己的判断,他将之归纳为“势、道、术”三个层面——顺势却不随流、明道而非常路、习术要善修正。

  具体来说,就是要顺应大自然之势,而不一定随经济形势变化潮流,所以东方希望的发展道路很少调整。而且即使在农业和生产资料最传统的行业经营,但东方希望会在工具、方法上不断改进。

  刘永行说,虽然现在都说形势不好,微观企业也确实难以改变整个宏观形势,但是只要自己的思路、方法正确,管理改进快,不被淘汰,那么企业就会变得强大,变得领先。“我们依靠内生能力,最终各种效率都有增长。”

  做小“小数据”

  内生的能力,包括了成本观念、价值观念、管理观念、投资观念,依据建立在科学规律基础上的正确观念,把员工的潜能充分发挥起来。

  在东方希望的官网上,刘永行的投资理念被总结为——既好、又快,还要消除一切形式的浪费,其中“好”是前提,“快”和“消除一切形式的浪费”是手段。

  消除一切形式的消费,就是在投资、生产过程中一切以满足功能不浪费为原则。比如,同样产能的工厂,能用沙漠戈壁就不占农田,十亩地能保证功能绝对不用十一亩地。投资上以“现代化、信息化、自动化、规模化、集约化、露天化”和“多用机器少用人”为目标。

  由此一来,对大自然的索取最少,对资金占用最少,对大自然的精华人力资源浪费最少,企业财务费用、折旧费用、原料费用更低,竞争力就更强。

  刘永行和东方希望在这些年里,做的最执着的一个工作,就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这也是刘永行战胜对手并保持盈利的关键。

  11月2日,刘永行到包头希铝检查,这是东方希望进入的第一个重化工项目。刘永行就提出,99.85%铝应该自然生产,不要特意去追求使用最好的氧化铝和碳块;要加强工艺管理及生产管理,不以增加成本为代价,吃粗粮产精品,达到少消耗多产出降本增效的目的,并减少对大自然的索取。

  为了做小“小数据”,在重化工业领域,刘永行正在新疆推进一个循环经济产业链的实践。

  这也是刘永行所言的“驾驶自己绿色的帆船,开辟一道属于自己专用的蓝色的航道”。

  2010年12月,东方希望在新疆准东煤电化工基地投资建设煤、电、铝大型一体化循环产业项目。5年内累计投资超过了350亿元人民币,其中新疆希铝已成为昌吉州最大的工业企业之一。

  今年4月8日,东方希望在准东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年产3万吨多晶硅项目开工。这是这个循环经济产业链的重要一环。

  准东经济技术开发区是依托准东煤田规划建设的大型煤电煤化工产业示范区,是国家第十四个煤炭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准东煤田总面积1.5万平方公里,煤炭资源预测储量3900亿吨。

  刘永行介绍说,在这个循环经济产业链的前端,首先使用当地的煤来生产电,年产约500亿度电,以及发电后剩余的大量低品位的蒸汽;在中端,用这些电,来生产铝、铝合金、碳素、粉煤灰、多晶硅等一系列产品。到了后端,则是用自己生产的多晶硅供东方希望及下游企业生产约500亿度的太阳能(行情000591,买入)电力。而未来,还要发展农业养殖产业,形成超级产业生态循环互联网。

  由此,就形成了一个“煤谷”、“电谷”、“铝谷”、“硅谷”、化工谷、生物谷的“六谷丰登”的局面。

  而且,中间所有的产品基本上都零能耗。这几十平方公里的工业产业集群里,没有一滴水外排,全部循环使用。

  这个多产业集群生产模式,刘永行称之为对互联网思维的逆向思维,反向操作。在这个能源局域网、产业生态循环互联网中,大幅度减少包装、运费和交易成本。

  同时,通过对大数据的逆向思维、反向操作,让企业经营的一些指标数据越来越小,比如单位占地最少,投资浪费最小,劳动力最少,耗水量最少,能耗最少,排放最少,周转时间更少。也只有这样,企业的竞争力就可能是全球“第一”。

  “(一)是整数中最小的一个数,是我们追求的小目标,而不是大。我们从来不考虑什么世界500强,从来不考虑今年销售多少。当你把小数据做好了,自然结果就出来了。”刘永行说。

  结果就是,“这里的发电量是三峡电站的一半,成本也是三峡的一半。”

  而到了“十三五”末,新疆希铝将实现投资超千亿,产值超千亿,利润过百亿,税收过百亿的企业规模。

  在演讲中,刘永行多次提到“极致”,比如东方希望晋中铝业项目开工,要打造铝系综合循环经济项目,建成集“煤、电、铝、化工”于一体的大型循环经济产业基地。从2015年9月建设到2016年4月投产,只用了七个月时间,而通常是需要三年的。同样,这里电耗全球最低,水耗零排放,占地也是最少的。

  做好“小数据”之后,刘永行说,企业对银行的依赖,对上市融资的需求就降低了。“我们可以不追求上市,不去求银行,不找投资者,不把精力放在公关宣传上。”

  与此同时,身处最传统、最困难的行业,在最困难的今天,刘永行说自己看好未来。

  作为看好未来的一个证明,东方希望今年计划投资100亿元,而且主要用企业利润来投资,今年还减少了20亿元的银行贷款。而明年,刘永行说,东方希望计划投资150亿元。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