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成为左右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来源

1评论 2016-10-27 08:24:14 来源:老虎财经 作者:李一民 300494还有几个涨停板?

  作者 | 李一民 申万宏源(行情000166,买入)(港股00218)(000166,股吧)证券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国际经验与配置组主管

  2016年11月,美国大选形式的扑朔迷离形成了笼罩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来源,鉴于两党候选人政策主张的显著差异及各自存在的软肋,金融市场暂不能够形成稳定预期,文章就此讨论,如果希拉里克林顿或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会分别执行怎样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金融市场政策,并形成怎样的市场预期,以及这些预期对美元汇率、货币市场、资产定价可能造成的影响。

  2016年11月,美国大选形势的扑朔迷离形成了笼罩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来源。在资产定价中,预期是一个极其关键的变量,会影响资产的供求关系、未来现金流、风险溢价等。稳定的市场预期,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整体经济形势在未来一段时期内的有序性和可预测,大概率上不会发生可能会蔓延至整个系统的恐慌。

  无论是被贴上“疯疯癫癫”、“民族主义”、“激进”却以黑马姿态杀出重围的亿万富翁唐纳德·特朗普,还是从政数十余年、“精英代表”、“第一夫人”与前国务卿的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二人不同的经济、金融政策主张,以及其背后共和、民主两党不同的政党传统,毫无疑问将会塑造美国未来4年甚至8年并不同的政治环境。从刚刚结束的第一次2016年美国大选首场电视辩论来看,民调结果显示的选票仍然胶着,特朗普的惊人之语和“纳税门”,希拉里的健康问题及“邮件门”,二人身上兼具不同层面的残缺性,更让这次大选结果充满未知数,意味着金融市场暂不能够形成稳定预期,即缺乏锚定资产价格的关键变量。这一形势倒比较类似于2016年6月英国“脱欧”全民公投前的资产定价环境,两派分布极其接近,造成定价中实际上没能纳入任何一种预期,资产价格无非是惰性的延续原有路径行进。这意味着一旦选举有了意外结果,价格重估的可能性与幅度都会比较大。

美国大选左右着金融市场的冰与火之歌

  因此,市场预期将在未来的两种可能性之间随着各种新闻事件与竞选进程不断摇摆,直至大选结果揭晓之时。若新的预期与原有路径相符,即民主党希拉里当选,金融市场将会完成平稳过渡;若新的预期与原有路径相背,即共和党特朗普当选,则很可能意味着一次剧烈的市场震荡。在这一时点,笔者建议随着2016年11月的临近,有必要做出避险动作。

  一、财政与贸易政策:

  两人同样强调美国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希拉里提出建立基础设施银行,以250亿美元的政府种子基金,带动来自私人领域的2500亿美元投资。计划将在5年内重建美国的基础设施,并且承诺在就任100天内寻求国会通过。特朗普承诺将发行“基础设施债券”,开放民间购买,基础设施资金目标是5000亿美元。

  70、80年代的强势美元和开放市场使得美国国内制造业在国外尤其亚洲竞争对手冲击下一蹶不振,美国也从此转型于高科技以及服务产业。然而自从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国内经济一直未能恢复,失业率水平也一直处于高位。“再工业化”的呼声也日益高涨,被视为增强美国国际竞争力以及增加就业的有效手段。在此背景下,特朗普与希拉里不约而同的选择在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刺激之下,辅以一系列其他措施,重振美国制造业。

  出于保护国内产业复苏,特朗普与希拉里均表示将退出TPP,加强贸易执法,对不公平倾销和补贴的国家征收惩罚性关税。特朗普甚至进一步表示将全面构筑关税贸易壁垒、并考虑退出WTO、重新商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这将意味着美国进口的大幅度下降,美国国内产业复苏、工作岗位增加可以在免受国外企业高强度竞争的环境下得到保障。而希拉里提出惩罚将就业转移到海外的公司,并对于同雇员分享盈利的公司给予优惠,以促进国内就业增长。

  然而,二人经济政策最大的不同在于税收政策上,而这也是民主党与共和党长久以来所代表不同利益团体的分歧。

  共和党更倾向保守主义,更强调维护个人自由,减少财政开支,降低税收和社会福利,反对政府对社会和个人自由的干预。民主党则倾向于自由主义,更强调人权、社会平等,主张扩大政府权力,增加公共投入,增加税收和社会福利。本次大选中,二人均沿袭各自的党派路线。希拉里代表民主党承诺不对中产阶级加税,并对富人提高税率,征收“巴菲特税”增加政府收入,用来支撑福利支出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而特朗普则代表共和党提出大力减税方案,将个人所得税简化为12%、25%、33%三档,甚至提出取消遗产税。

  笔者认为,二人的经济政策均指向了施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加大基建投入、重振国内制造业、降低失业率。希拉里的增税计划会降低私人投资热度,但平衡增长的政府支出;相较之下特朗普更加强力,大刀阔斧的减税计划会刺激私人投资,但财政赤字会随之进一步扩大,而其强烈的贸易保护主义色调,意味着美国进口的大幅减少,对依赖美国市场的经济体造成巨大冲击。

  二、货币与利率政策:

  特朗普曾在2015年10月抨击美联储低利率政策背后的政治意图是维护奥巴马政府下的经济金融虚假繁荣。2016年5月却出面表示支持低利率,大谈利率升高导致强势美元的恶果。认为美国应该抓住目前的低利率机会发行更多长期债券,为美国的债务进行再融资,滚入更长的期限了,以配合基础设施计划融资。2016年9月又认为低利率催生股市泡沫,伤害储户利益。特朗普与美联储的关系也值得关注。特朗普曾批评美联储耶伦屈于白宫压力维持低利率以助推牛市,并表示“在某个时刻,利率将不得不做出改变”。此外特朗普还扬言,若是自己当选,会在2018年更换美联储主席。同时却又补充到“欣赏耶伦的工作能力,但她不是共和党人”。

  目前来看,特朗普更多保持着单纯攻击性,在货币政策方面始终未提出成体系的政策,其发表的观点也屡次前后冲突矛盾,这是本文分析的一大不确定性。特朗普当选意味着则货币不确定性增加,毕竟缺乏系统性的金融与经济主张供资产定价来参考。随着11月的临近,特朗普的恶语相向会不会导致出于政治考量,影响大选期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决策的可能性,甚至一旦特朗普当选会不会对美联储大幅施压,乃至通过任命新的美联储主席而加强对货币政策的控制,这都进一步增加了特朗普带来的不确定性。

  希拉里在货币政策方面未有太多评论,但曾批评特朗普不应该对美联储独立的货币政策指指点点,这更像一个合法总统与美联储悠久历史之间的应有关系。目前来看,过早加息,推高高利率,引发资产价格回落与经济下滑风险,可能助长社会对执政党不满情绪,从而帮助特朗普当选。因此,希拉里的较优选择是延续奥巴马任内与美联储已达成共识的加息路径不做改变,这将有助于市场的平稳过度。目前来看,美联储在11月议息会议上维持现状的概率较高,政策变化可能会在12月发生。

  笔者认为,若希拉里当选,短期内货币政策将会维持奥巴马任内与美联储主席耶伦商定的加息路径,即择机稳步加息;而若特朗普当选,可能将继续目前低利率政策也可能迅速加息,目前我们着实无从获得。这是极大的不确定性,低利率符合刺激国内经济的主张,也有利于财政部增加债券发行为政府债务融资,同时减税带来的投资增加也会缓解增发债券会造成的利率上升压力;但另一方面,低利率也意味着资产价格与“人造泡沫”维持高位更长的时间。

  三、经济与金融市场:

  在全球主要发达国家中,美国的宏观基本面最为强劲。在欧洲难民危机、英国“脱欧”等一系列黑天鹅事件后,欧洲市场风险上升,在此背景下,美国资产,包括股票、外汇、政府债券等都成为避风港,大量海外资本涌入美国市场,购买美国资产,推高美元汇率。以此同时,美国国内长期的低利率推高了美国股票的估值与价格。两种原因综合作用下,美国股市指数屡创历史新高。

  同属民主党且作为奥巴马政府的国务卿,虽然希拉里在竞选中战略性的试图撇清与奥巴马理念的关系,但不可否认,对于市场而言,希拉里当选,意味着当前许多政策的延续,很难预期出现奥巴马任期内从未有过的“颠覆性的”政策举措,最终的结果无外乎是由一名主流化的总统被另一名相似主张的人物取代。

  对于市场而言,特朗普则显得明显不同。从政治角度而言,特朗普屡屡发出极端言论,其上台后存在采取极端政治措施的可能性。如前文分析,特朗普的政治与货币政策前景并不明朗,当选意味着为资产定价加入更多的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则是金融市场最不愿见到的,稍有变化就有可能会形成价格动荡。

  这种不确定性被特朗普一直以来对美国股市做出看空押注进一步放大,他认为当下历史第二长的牛市不过是一场泡沫——“现在唯一还表现强劲的就是‘人造的’股市了”。更加令市场感到担忧的是,特朗普曾表态如果时机适当,应该改变利率政策,提前刺破股市泡沫,认为此举可以减轻投资者的伤亡。

  此外,两人均强调了金融监管问题。特朗普认为当前过于繁琐的金融监管会降低经济活力,需要重新评估,但与此同时主张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分割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业务,防止银行业再现“大而不能倒”的局面。希拉里认为需要进一步加强金融监管,提议对大型金融机构征收一笔“风险费用”,并对特定金融交易征收进一步的税费。此举将会限制金融机构投资,继而降低资产价格。但加强金融监管是希拉里党内竞争对手桑德斯最初提出,而希拉里最初并无此方面的提案,可能是基于桑德斯压力或选举拉票的权宜之计。再考虑到华尔街对希拉里竞选的大量捐款,不看好希拉里能如现在承诺在加强金融监管方面有实质性动作。

  笔者认为,若希拉里当选,大概率维持现状,在短期内,市场不会出现大幅变动,毕竟现有政策已在预期与定价之内。若特朗普当选或出现有利于特朗普的重大消息,将意味着不确定性风险的提高,市场将会出现波动,投资者持谨慎态度,甚至有言论认为资金甚至投资者会开始撤出美国市场。一旦出现大规模抛售美国资产,那么美国国内资产价格很可能发生暴跌,资产泡沫破裂。

  四、汇率与美元主张:

  以上分析,已较为充分的说明,两位总统候选人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金融市场等各方面全方位的系列政策,会不可避免地对美元定价的多变汇率造成极大的影响。

  特朗普曾明确表示反对强势美元,直言“强势美元真的是好看不好吃”。他认为高利率会推高美元汇率,而强势美元会对美国企业造成不利影响,还会影响到美国的债务处境。他说:“如果我们加息,如果美元开始变得过于强势,我们就遇到大问题了。我喜欢强势美元的概念,但是当你看看强势美元会造成的浩劫”。但上文已经分析了,同样严厉的措辞特朗普也曾用于低利率与资产泡沫的关系中。如果特朗普进一步释放引发不确定性,甚至随着大选临近造成市场恐慌的信号,不排除有可能发生资本外逃,美元将大幅贬值,资金流入其他国家,推高其他国家货币汇率。

  相较而言,希拉里则并未对汇率有过相关评论,更倾向于把货币问题与汇率问题交由美联储来处理。

  笔者认为,如果希拉里,根据种种迹象,除大规模基础设施重建之外,贸易政策、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均与当前奥巴马政府会有很好的延续性,美元指数不会有大幅变动。若特朗普当选,美元指数现有定价变量将面临明显修改,美元与相关汇率都可能在短期出现剧烈调整。

  在此之外,两人一致表示要打击操控汇率的国家,特朗普更点名中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汇率操纵国,这是分析美元兑人民币时需要考量的另外一个变量。甚至在临近11月,若其当选可能性明显增加,而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将会让与美国贸易顺差的国家经济遭受重创,该国货币将会贬值。以墨西哥比索为例,在过去一个月中贬值6%。人民币也将因为中国对美出口进一步下滑而受到持续的贬值压力。

关键词阅读:金融市场 唐纳德特朗普 希拉里克林顿 美国股市 美国股票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