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别化收入政策的“四两拨千斤”之力

1评论 2016-10-27 05:10:01 来源:上海证券报 完整呈现002247的打板逻辑!

  《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凸显了尊重劳动、尊重产权、尊重知识以及尊重创造的效率精神,其所欲发挥的缩小贫富差距之效,所体现的牵引财富流向之力,都需经过一段较长的观察期才能显现,但激励重点人群收入增加进而达到刺激消费的功用却可能立竿见影。缩小贫富差距最根本的途径是培植与壮大中产阶层,这不仅能有效缩小贫富差距,还有望建筑起支撑经济持续发展的橄榄形收入结构与社会层级体系。

  国务院在日前下发的《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简称《意见》)中,将技能人才、新型职业农民、科技人员等定位为增收潜力大、带动能力强的七大群体,并针对这七类人群推出了差别化收入分配激励政策。《意见》既体现了收入分配改革的公平原则,更凸显了尊重劳动、尊重产权、尊重知识以及尊重创造的效率精神。

  既然是差别化的收入分配政策,《意见》显然针对不同的群体表达了不同的政策诉求。对技能人才的激励,希望通过完善技术工人薪酬激励机制,贯通职业资格、学历等认证渠道营造崇尚技能的社会氛围;对科研人员的激励,希望通过完善工资决定机制、改进科研项目及资金管理及健全绩效评价和奖励机制等手段激发全社会尊重科学与科技创新的热情;对企业经营管理人员的激励,希望通过完善国企经营管理人员激励方式与强化民营企业家创业激励,形成依法保护产权与稳定商业预期及激发企业家创业热情的优良环境;对基层干部队伍的激励,希望通过完善工资制度、明确福利标准和保障范围以鼓励他们扎根与热爱基层的积极性。

  相对于以上既有收入较为固定但仍需激励的四类人群而言,《意见》看起来对即期收入并不固定且相对较少的三类“弱势”群体所诉诸的希望更大。其中对小微创业者的激励,希望通过清除创业壁垒、提升创业参与率、加大扶持力度与探索创业成果利益分配机制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更深程度上推进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对新型职业农民激励,希望通过加大职业培育与支持力度,开辟新的职业岗位,进而加快新型城镇化的进程;对于有劳动能力困难群体的激励,希望通过推进产业扶贫济困、建立低保与就业联动机制及完善相关专项救助制度树立起脱贫增收直至创富的样板。

  在针对不同群体施予不同的激励政策进而谋求差别化效果的同时,《意见》还能从宏观层面产生立体性效应。资料显示,虽然我国收入基尼系数连续七年下降,但目前依然高达0.462。在现有条件下,降低基尼系数,只能通过让具有较强劳动、创新能力的群体获得更多的创收与增收渠道,进而扩充他们的收入存量,才能从总体上抑制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的惯性。显然,除了困难群体外,《意见》所突出的另外六类群体,都属于增收潜能最大的人群,其扣住问题的关键不言而喻。

  依据战后发达国家的实践,缩小贫富差距最根本的途径是培植与壮大中产阶层,特别对我国而言,必须高度警惕出现“中产收入陷阱”进而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局面。若以拥有5万至50万美元财富(按2015年价格计)的美国中产标准,目前我国中产阶层约1.09亿人,占全国成年人口的11%,显然还有很大的壮大空间。而对比可知,《意见》所指向的重点群体要么已属中产阶层阵营,要么最有可能进入中产阶层。特别对新型职业农民,按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西蒙·库兹涅茨的理论,在城镇化过程中,农民身份的转换最有可能获得比从事传统农业更高收入的职业,因此,他们应当成为中产阶层的重要人口来源。壮大中产阶层,不仅能有效缩小贫富差距,还有望建筑起支撑经济持续发展的橄榄形收入结构与社会层级体系。

  回过头看,尽管《意见》试图突出针对重点群体采取差别化收入分配激励政策的主旨,但每个群体的政策都导引到了一个共同的价值方向,即崇尚劳动、尊重劳动,大幅提高劳动在初次分配与再分配中的占比。公开资料显示,在一路上涨的房价背后,今年我国居民月均房贷已超5000亿,房贷/GDP之比已达8.6%,超过美国2007年的历史峰值,同时我国房地产杠杆率上升到了15.25%,超过了去年沪深股市巨震前股市杠杆率的2倍。但无论先前高得惊人的股市配资率,还是如今令人咋舌的房地产杠杆率,居民将金融杠杆用到极限的行为,凸显的是投机与赌博心态的膨胀与蔓延,假如这种心态得以放纵并获得可观回报,最终滋生的只能是贪婪、浮躁与虚华的价值观,势必冲击与动摇实体经济的根基。因此,只有如同《意见》那样让通过诚实劳动、踏实创造的群体得到最丰厚的回报,才能形成正确的社会财富指引,构筑起维系经济发展的最厚实社会中坚。

  当然,《意见》所欲发挥的缩小贫富差距之效,所体现的牵引财富流向之力,都需要经过一段较长的观察期才能显现,但激励重点人群收入增加进而达到刺激消费的功用却可能立竿见影。最新资料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3%,值得关注的是,我国居民收入跑输GDP已不是第一次了,这种状况当然不利于消费力量的持续成长。尽管前三季度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71%,比去年同期提高了13.3个百分点,但拉长时间看,消费仍处于非常不稳定的状态。客观判断,高收入人群消费已趋于饱和,低收入群的消费受到刚性约束,只有中等收入群体才能构成推动消费扩张的主力,尤其在投资边际效率递减及出口遭遇多重因素抑制的前提下,被《意见》纳入政策激励的七类收入人群最有可能成为未来消费的集群力量,我国经济由此所能赢得的动能也将更为稳健与扎实。

  在受到收入分配激励政策影响的七类群体中,最值得关注的当属小微创业者。据权威数据统计,眼下我国创业公司的失败率高达90%,特别是作为创业的主流人群,据《2016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大学毕业生创业比例虽连续5年上升,但创业3年后超过半数的人退出创业,即便在创业环境较好的浙江,大学生创业成功率也仅约5%。而导致大学生创业失败的首要原因就是“缺少资金”。因此,倘能在清除创业壁垒和加大扶持力度的同时,通过财政税收手段让创业者获得稳定持续的个人收入流,并能将增量收入转化为产业投入,完全锁定投入风险,则全民“双创”必能进入可以期待的佳境。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关键词阅读:差别化收入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