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我们需要破除“西天取经”的心态

1评论 2016-10-19 15:51:47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林毅夫 300494还有几个涨停板?

大家都普遍有一种“西天取经”的心态。 这种“西天取经”的心态可能是不正确的,因为发达国家那些所谓最前沿的理论看起来很有道理,但并没有捕捉到发展中国家真正的现实。所以就非常需要我们自己去深入了解,所发生的问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解决这个问题时我们的有利条件是什么,限制条件是什么?

  【本期导读】2010年三季度开始,中国经济从10%的增速逐季回落,到2016年二季度经济增长速度降至6.7%。在投资回报率不断降低、杠杆率不断升高的双重约束下,经济下行的压力仍在加大。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究竟是什么?如何应对仍在持续的经济下滑态势?经济学理论有哪些创新和发展,可以为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发展提供支持?金融界网站和北京当代经济基金会联合打造的《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特别节目将邀请系列国内外知名经济学家详解当代经济学理论创新与中国经济。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由中国著名经济学家、企业家、社会贤达共同发起创办,宗旨为“鼓励理论创新,繁荣经济科学”。

  首期特别节目邀请的是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教授,请他解读中国经济下滑之谜,详谈经济学理论的中国创新路径

  【本期嘉宾】林毅夫 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主任,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名誉院长。1994 年创立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并担任主任一职。2008 年被任命为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

  我们需要破除“西天取经”的心态

  金融界:我们应该如何构建中国的经济学理论?

  林毅夫:传统上我们都认为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有很多问题,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比较好,水平比较高,他们成功一定有道理。不仅是中国的知识界,我在世界银行工作时和很多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知识界的交往当中,发现大家都普遍有一种“西天取经”的心态。

  我1986年从芝加哥大学毕业,1987年回国,回国以后很快就发现这种“西天取经”的心态可能是不正确的,因为发达国家那些所谓最前沿的理论看起来很有道理,但并没有捕捉到发展中国家真正的现实。按照那些理论去做,不见得能解决发展中国家的问题,所以就非常需要我们自己去深入了解,所发生的问题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解决这个问题时我们的有利条件是什么,限制条件是什么?

  发达国家的主流理论都是在发达国家的经验上总结的,发达国家的条件跟发展中国家不一样,拿到发展中国家来用的话,就可能遇到“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问题。理论的适用性,决定于条件的相随性,其实在发达国家也证明了这一点,发达国家理论老在变,为什么老在变?国家的状况也在变嘛。

  从国际的发展经验来看,二战以后,到现在为止,没有看到一个发展中国家,或者是发展中经济体按照西方主流理论去做而获得成功的。少数几个成功的经济体,不管是发展还是转型,他们的理论政策从当时主流理论来看是错的,但他们成功了。

  上世纪90年代时,大家都认为政府引导的计划经济不如市场经济,要向市场经济过渡,但很多人认为应该一下子把之前的扭曲全取消掉,才能建立一个完善的市场体系,而那种”半吊子的,一方面继续保持各种干预,另一方面又让市场发挥作用”的双轨渐进改革是最糟糕的。但是,现在少数成功的,在转型过程中既维持稳定又能快速发展,真正缩小跟发达国家差距的,正是这些在主流的新自由主义看来最糟糕的国家。我觉得我们应该反思。

  金融界:作为中国经济学研究的旗帜性的人物,你的新结构经济学理论和传统的西方经济学理论有怎样的区别?

  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就是在这样一种反思过程当中产生的。成功和失败一样都是有道理的,不管是发达国家的成功,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成功,或者是发展中国家的失败,都是有一定道理的。但不能简单地拿发达国家的理论来看发展中国家的成功或失败。比如说上世纪80年代,当时认为发展中国家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政府干预太多,好像也很对,政府的干预确实导致了各种租金的产生,导致了腐败,但问题是,把那些扭曲的干预全都取消掉的结果是危机不断,是经济停滞甚至崩溃。

  在上世纪80、90年代,发展中国家普遍按照新自由主义的这些政策去推行,等到20年后,有一些经济学家发现这20年是发展中国家迷失了20年,为什么迷失?因为这20年平均的经济增长率,比60、70年代低,发生危机的频率比60年代、70年代高。理论上这些国家好像是采取了一个先进的制度,但效果更差。所以我觉得我们必须自己去了解发展中国家成功的道理是什么,失败的原因是什么,从成功和失败当中去了解,发展中国家怎么去推行发展,新结构经济学就是在这方面努力取得的成果。

  新结构经济学跟过去的经济学最大的不同就是,过去的经济学基本上都是以发达国家的经验做参照系,看发达国家有什么,看发达国家什么东西能做好,试图去模仿发达国家,新结构经济学却是先看发展中国家自己有什么,自己有的什么东西能做好,然后把能做好的做大、做强。

  金融界:你的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成立已有大半年的时间,最近进展如何?

  林毅夫:一个理论,尤其是一个理论体系的建立,是一代人、两代人甚至三代人的工作,不可能半年就见到成效,但我很高兴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能够成立,因为它是一个平台,能有核心的研究力量来做这方面的研究,还可以用这个平台鼓励国内外的学生以及学界往这方面去努力。我们希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这大半年来,我们也做了一些事情,比如说去年我们举办了新结构经济学的冬令营,在冬令营讨论的基础上出了一本书,叫《新结构经济学新在何处》,我们去年也举办了一个国际研讨会,讨论发展中国家这些年工资普遍上涨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我们现在也在举办夏令营,有不少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学生、政府机构的研究人员、以及在大学里教书的人来参加。

  除了理论研究之外,我们也做了一些政策性的研究,把新结构经济学作为理论框架来研究我们国内地方的转型升级爱基,净值,资讯,我们也用这个理论框架,来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他们在结构转型的时候,怎么利用新结构经济学的框架,来分析他们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目前面临的瓶颈限制是什么,将来发展的前景等。

  所以,虽然时间短,现在已经开始做了一些事情,我们感到比较高兴的就是说国内现在学界,或者是理论界对新结构经济学越来越关注,国际上也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不管是在理论研究上,还是政策研究上,所以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新结构经济学这个平台,来推动来自于中国,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理论创新。

  金融界:你觉得中国现在有哪些学者的研究也是触及对当代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创新思考,并且有一定影响呢?

  林毅夫:有几个吧。张五常先生,他是比较早的研究产权,在产权理论上有贡献。杨小凯过世之前做了一些超边际分析,但是我觉得小凯更多应该是说他把一些强调分工的理论模型化。他的超边际分析,可以把一些按照边际分析方式不容易模型化的理论模型化,这是一种贡献。

  也有一群其他国内的经济学家尝试着去了解我们自己的一些经济现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成功的原因是什么,把现有的理论没有涉及到的问题和观点提炼出来,这些都是贡献。

    更多访谈实录全文详见《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第176期: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 林毅夫

关键词阅读:经济学 理论 创新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