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投资和消费并不对立

1评论 2016-10-19 15:36:39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林毅夫 300494还有几个涨停板?

过去老是把扩大总需求跟结构性改革对立,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扩大总需求跟结构性改革完全可以结合在一起,比如说我们现在有产能过剩,但那都在中低端,钢筋、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都是中低端。比如说2015年进口1.2万亿美元的制造业产品,那都是我们自己不能生产的,我们为什么不能产业升级呢?

  【本期导读】2010年三季度开始,中国经济从10%的增速逐季回落,到2016年二季度经济增长速度降至6.7%。在投资回报率不断降低、杠杆率不断升高的双重约束下,经济下行的压力仍在加大。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究竟是什么?如何应对仍在持续的经济下滑态势?经济学理论有哪些创新和发展,可以为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发展提供支持?金融界网站和北京当代经济基金会联合打造的《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特别节目将邀请系列国内外知名经济学家详解当代经济学理论创新与中国经济。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由中国著名经济学家、企业家、社会贤达共同发起创办,宗旨为“鼓励理论创新,繁荣经济科学”。

   首期特别节目邀请的是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教授,请他解读中国经济下滑之谜,详谈经济学理论的中国创新路径

   【本期嘉宾】林毅夫 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主任,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名誉院长。1994 年创立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并担任主任一职。2008 年被任命为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

投资和消费并不对立

  金融界:朝前看的话,如何应对经济增长放缓的问题呢?

  林毅夫:我是这么认为的,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很可能像日本,经历长达十年二十年的增长疲软,它之所以发生危机,一定有结构性的问题,要不然就不会发生危机,但是发达国家要进行结构性改革会非常慢,发达国家要的结构性改革,内涵跟我们不完全一样,同样是结构性改革,发达国家的结构性改革包括降低工资、福利、减少政府财政、金融机构去杠杆,这些短期都是压缩性的。如果正常推行的话,经济增速会更低,失业率会提高,但是现在失业率已经这么高了,要推行很难,所以发达国家很可能像日本那样,陷入长达十年二十年的疲软期。

  我们跟其他发展中国家或发达国家比,一个最大的特点是我们能够清醒地认识自己也有结构性问题,有推行结构性改革的领导力。在推行结构性改革的时候,也必须放到国际框架里,要了解我们经济持续下滑的原因,有些是结构问题,但不是主要的。我们还必须判断出,未来推行这些结构性改革的时候,很可能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还是相对慢的,这也会影响到我们的增长。在这种情况下,我常常讲,在适度扩大总需求之下,进行结构性改革。

  过去老是把扩大总需求跟结构性改革对立,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扩大总需求跟结构性改革完全可以结合在一起,比如说我们现在有产能过剩,但那都在中低端,钢筋、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都是中低端。比如说2015年进口1.2万亿美元的制造业产品,那都是我们自己不能生产的,我们为什么不能产业升级呢?从中低端到中高端的升级就需要投资。

  我们基础设施也有很多瓶颈和不足,下场大雨,1000多个城市就淹水,就是因为地下管网不足,这都是很好的投资。还有环境、城镇化,都是投资的机会。

  扩大总需求和补短板可以结合在一起,并不矛盾。如果说我们预期未来外面的需求少,结构性改革就要从补短板开始。补短板就要投资,对钢筋、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的需求就增加了,产能过剩就少了。而且如果它需求多了,企业的盈利就会好,它过去借的钱就能还了,杠杆力就下降了。而且这样做的话,维持一个相对快速的增长,大家对未来的预期会好,对现在库存多的——比如房地产的需求就会增加,库存不就消化了吗?

  如果说我们能够从补短板开始,然后再加上降成本,维持6.5%以上的增长,我认为完全有条件,并且我们的经济也会更健康。

  金融界:具体怎样推进补短板?

  林毅夫:我觉得需要改变一些观念,比如,我们把投资跟消费完全对立,认为我们过去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是不可持续的,但是,你想想看,我们现在过剩产能的部门能吃吗?好像不能吃吧。因为大部分是在建材部门,所以增加消费的话,不能减少那些钢筋、水泥、电解铝的产能。

  反过来,投资增长一定就增加产能过剩吗?不会,发达国家也许会,因为发达国家没有新的部门投资,发达国家的产业已经在世界最前沿,它现在需要减少的是产能过剩,它如果要投资的话,都是现在已经产生过剩的部门,虽然可能有一两个新的部门,像3D打印、电动汽车等,但不足以拉动整个经济,而且那些技术都还不是特别的成熟。

  而发展中国家,既使现有的部门都产生过剩,还可以投资到产业升级的部门,机会很多。所以简单的一提投资就认为会增加产能过剩是不对的。补短板的投资不仅不会造成产能过剩,还可以减少产能过剩。

  所以我觉得我们对这些似是而非的问题要想清楚,想清楚之后,再结合中央提出的“适度扩大总需求”。这种总需求是结合了补短板的需求,是可以疏解现在过剩产能的需求。我们现在杠杆高的无非是那些产能过剩盈利不好的产业,对它的需求多了以后,它的盈利就增加了,盈利增加了它就会还钱,杠杆就下来了。

  如果这样做的话,我们民间的投资就会有信心,因为大家对未来的发展预期好。

    更多访谈实录全文详见《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第176期: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 林毅夫

关键词阅读:投资 消费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