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定:经济学界辩论留下一堆无人认领的鞋子

1评论 2016-10-19 11:18:33 来源:经济观察研究院 作者:余永定 这只股身材相貌都一级棒!

在中国,经济学辩论像是一场运动员、裁判和观众一起上阵的足球比赛。混战结束后,留下的只是一堆无人认领的鞋子。

   本文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联合国发展政策委员会委员 余永定

  六年前,我曾对中国经济学界的辩论发过这样的感慨:“在中国,经济学辩论像是一场运动员、裁判和观众一起上阵的‘足球比赛’。混战结束后,留下的只是一堆无人认领的鞋子。”

  中国经济学界存在两个突出的学风问题。

  第一,缺乏独立思考的精神。中国经济学家,特别是研究宏观经济政策问题的主流经济学家,通常以根据本部门领导意图,解释、论证即将或已经推出政策为己任。大家都要做正方,结果就没有反方。即便有不同观点,也要把这些观点表达得尽可能圆通。最后又难以被事实检验。时过境迁,留下一笔糊涂账,“今天天气,哈哈哈”。

  第二,缺乏反思和自我批评精神。尽管并非常态,但在某些情况下,经济学界在某些重大问题上还是发生过重大分歧。正反两方都非常明确地阐明了自己的观点、这种观点的理论和事实依据,以及相应的逻辑推导过程。特别重要的是,这些对立观点是可以被事实检验的,而且最后确实被事实检验了。

  在这种情况下,辩论的双方就必须严肃、认真地对自己的观点加以检讨:自己所依据的理论和事实出了什么错?逻辑推导过程出了什么纰漏?

  没有永远正确的经济学家。凯恩斯、萨缪尔逊这样的经济大师都肯在重大经济理论和政策问题上公开承认错误。但在中国,我们却很少看到有错误方的经济学家大方地说,“在这个问题上我错了”,更遑论去认真寻找错误的原因。

  另一方面,正确方的中国经济学家也没有勇气说,“对不起,先生,你当时是错的。”否则,就显得没有雅量,甚至会受到鄙视。

  于是乎,我们就在经济学的论坛上留下“一堆无人认领的鞋子”。

  在过去五年,经济学界在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自由化问题上发生过一场非常尖锐的争论。由于正、反两方都有明确的立场,而且留下了可以检验的判断。

  而事实的发展已经相当充分地证明哪种观点正确、哪种观点错误。在这场争论中,谁对谁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观点正确、什么观点错误,以及为什么是这样的。

  我以为,在经济学的辩论中,复盘的机会是不多的。既然有了这样的机会,就不应轻易放弃。只有这样,中国经济学才能在中国这块经济问题丰饶的土地上茁壮成长。

  张明博士是过去五年来学界的“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自由化之争”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由于旗帜鲜明,也可能因为年轻,他的观点受到过一些批评。

  当下,学界在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自由化问题上似乎已经没有重大分歧。更重要的是,央行已经在实践中大大加强了对资本跨境流动的管理。在这种情况下,确实也没有必要重翻旧账。张明博士也早已把注意力转到其他研究领域。

  偶然的机会,我看到几位学者的文章。在文章中,他们对张明提出的有关资本项目自由化的八个命题提出批评。几年之后,潮水已经退去,事实已经对双方观点的对错作出了裁定。但事实的裁定不等于主观上的和理论上的裁定。现在我们既然有八个可以检验的正、反两方的命题,就不应该放弃这个难得的复盘机会。

  为了让经济学辩论场地上少留下几双“无人认领的鞋子”,我以老师的身份要求张明写一篇反批评的文章。他不情愿地答应了,于是便有了下文(见《财经》杂志《张明:资本账户开放迷思复盘》——编注)。我相信,这些学者也肯定不会因为张明现在的反批评而心生芥蒂。

  延伸阅读:

  余永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本清源

  (节选自自《财经》杂志2016年6月6日发表的余永定文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是大杂烩》

  应该看到,结构问题一般是长期问题,结构改革的效果一般要通过较长时间才能表现出来,其影响的存续时间也较长。由于种种原因,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和结构调整的进展始终不尽如人意——这也并非中国的独有现象。针对这种情况,本届政府强调结构改革的必要性和迫切性是完全正确的。结构改革会更多地影响到公式Q=F(K、L、t)所表达的供给面,并最终体现为潜在经济增长速度的提高。决策者把结构改革和供给面更多地联系起来也是自然的。

  既然中国的经济增长问题可以在结构改革和宏观经济管理的框架内讨论,为什么又要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新口号?我研究宏观经济学40年有余,从来没见过“供给侧”这个词,开始觉得不太顺耳。后来才知道“供给侧”一词源于日文,是日本人把“supplyside”翻译成“供给侧”的。

  在结构改革之前加上“供给侧”这个定语,应避免导致对结构改革内涵的理解发生偏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不意味着“供给侧”才有“结构改革”,“需求侧”不存在“结构改革”,或只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是重要的。例如,提高企业创新能力可以算是“结构改革”的一项核心内容。创新能力的提高离不开投资。为鼓励和支持创新投资所进行的公司体制和融资体制改革,很难被简单归入哪一“侧”。

  2016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去库存-去房地产库存、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和补短板),按我的理解,应该并非是指这些任务本身就是结构改革,而是说为了完成这些任务,必须进行结构改革。同时,也不一定非要把为完成这“五大任务”而进行的结构改革统统归入“供给侧”。例如,“去库存”不外乎是想办法让人把已经盖好的房子买走,除非你以把盖好的房子拆掉的方式“去库存”,“去库存”就主要是需求面问题。“去库存”不仅离不开结构改革,而且也离不开宏观需求管理。

  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有全面的理解。第一,结构改革主要解决长期问题,但不意味着可以忽视短期问题。第二,“供给侧”非常重要,但不意味着“需求侧”不重要。一定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特别是在执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时,应该防止地方政府为追求政绩,对企业进行不当干预。

  例如,“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和补短板”本应该是在政府创造一定的宏观经济、制度和政策条件后,由企业和金融机构根据市场供求自行完成的。而“结构改革”需要政府通过法律、法令和行政手段自上而下贯彻执行。只有避免机械地理解“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和补短板”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系,才能防止各级政府为了完成层层分解下来的任务,越俎代庖,用行政命令手段解决本应由市场和企业根据具体情况自行解决的问题。

    (本文原载于《财经》杂志2016年9月26日期,作者授权金融界网站刊发,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参考意见。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邮箱地址:zhuanlan@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5。期待您的加入!)

关键词阅读:经济学 辩论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