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纪鹏PK金岩石:你凭什么要把林毅夫钉在耻辱柱上?

1评论 2016-09-22 18:58:50 来源:资本金融研究院 作者:刘纪鹏 金岩石 华资实业20%大肉分享

  背景:今天金岩石博士在“法大金融院理事教授专家”群里发了一篇文章《金岩石批林毅夫:钉在了经济学家的耻辱柱上》,对此刘纪鹏教授并不同意,与他商榷(原汁原味)如下:

  刘纪鹏:@Rock Jin 学术争论可以但不至于要把谁钉在耻辱柱上,完美政府的提法有可能是你强加给林毅夫的。

  金岩石:我不会强加,如果政府能像林xx所言之“有为”,那岂不是太完美了~如柏拉图的理想国!

  刘纪鹏:@Rock Jin 岩石兄,《蓟门论坛》可考虑增加一讲,刘纪鹏vs金岩石:完美政府不存在,完美市场存在吗?如何?

  金岩石:刘金时刻,召之即来!

  刘纪鹏:@Rock Jin 就这么定了。届时我们请孔丹理事长和波明总干事做裁判,共享学术欢乐时光。@老K @王波明

  @Rock Jin 岩石兄,我最尊重你的首先是七年唐山煤矿经历,其次才是华尔街十年沉浮。毅夫兄当年作为国民党金门守备的连长能趁落潮险游1700米,只要不是潜伏大陆的特务,同样我们要尊重。至于抱着篮球游,确有媒体夸张,因为我在游泳池里试过一次,还不如不抱。对此,我曾经在饭局上酒后向他当面询问,他说拿两个篮球做漂浮体确有其事,但最后好像还是给游丢了。

  我谈这段经历,无非是说咱们这一代人同是天下受苦人,一定要互相理解善待才是,拜托了。

  金岩石:水皮问“林毅夫为何孤独?”我回答:因为他信奉“完美的政府”。当他说,中国35年的高成长证明了政府“绝大多数政策是正确的”,这一句话把他钉上了经济学家的耻辱柱!正是因为政府绝大多数政策是错误的,才有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制度经济学告诉我们:经济增长中的制度变量来源于巿场对旧制度的矫正!

  为人,尤其是同代人,我一向宽容。治学,特别是大是大非,宽容不是标准!

  刘纪鹏:@Rock Jin 一个政府大多数决策都是错误的,却迎来了35年的经济高成长。你觉得合乎逻辑吗?这些都是属于学术和逻辑探讨,我不赞成的是你不要动不动就把谁钉到耻辱柱上。就和张维迎要彻底埋葬凯恩斯主义一样,干嘛非要那么绝对呢。这年代是一个市场和政府互相交融的年代。就和微观上股份制构造现代公司一样,杂交会出优势,人类都在探讨。难道你不赞成吗?任何话尽量不要说绝对。

  金岩石:“完美的市场”是不存在的,政府在市场中的作用是弥补市场的某些缺陷,却不能让市场“完美”,因为政府比市场更不完美,两者相加也不会创造“完美”。林毅夫以所谓“完美的市场”为借口,兜售“有为的政府”,潜台词是政府比市场更完美。

  在林毅夫的理论中,政府不仅要主导投资,还要“甄选”产业。对此,著名企业家董明珠曾直面李克强总理说:“我们不需要国家的产业扶持政策,只要有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回首以往,抛开那些谄媚之词,政府的产业扶持政策有效吗?如果政府都能选择优势产业了,还需要市场和企业家做什么?!

  金岩石:我并不支持张维迎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制度的选择性(我称之为经济学第三定律)如光谱分布,都是“本性”而不能描述为“杂交”。

  制度选择的多样性是规律,没有“非黑即白”的社会,但经济规律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政府行为都是短期有效(或有害)的,若不承认这一点,难道不应该说是经济学家的耻辱吗?

  饶文婧:不能用西方那套体系和纯粹的市场机理来看待中国的问题,即便是美英等发达国家的政治领袖和商界人士,私下都认同我们从国家层面作出的引导性规划,从四个现代化的时间表,到80年代的下世纪中叶设想和现在的两个百年,都是战略引导和清晰路线图,在我们这样一个小社会的民智还不昌达的阶段,政府行为不仅必要,而且是相对最佳和有效的,不能染上知识分子没有由来的稚气病,非要排斥大政府的作用。

  政府很多具体措施和方案不合适,只说明我们的运行机制和决策过程有问题,也更凸显学术学者学问参与的重要性,而不应该成为否定政府政策引导的价值。政策本来就是针对一时出现的问题,是管短期的,无可指责。现在需要的是提高政策的科学性有效性,尽可能吸纳专家学者的洞见。

  金岩石:同意!纪鹏的平台功能之一就是让政府决策部门能够听到相对独立的声音!

  政府“有为”没有错,但尽量不要“越界”。市场的失误由经济周期调节,政府的失误却只能由政治周期纠正,即“拨乱反正”!两种机制都不完美,但前者较好!林xx的理论是让政府位居市场之上,不可容忍!

  北京的石头:盖茨:“自二战以来,美国政府主导的研发几乎定义了所有领域的最先进水平”,“而私营部门则普遍显得无能。”

  金岩石:有人相信吗?这是美国妇孺皆知的“盖茨笑话(亦可译为盖茨马屁)”!

  北京的石头:能让盖茨闹出对中国拍马屁这样的笑话,这可是件值得严肃对待的事!

  以下是支持盖茨关于美国政府尤其是军方支持的研发引领技术进步观点的严肃著作。

  金岩石:从这本书中绝对找不到严肃的证据说明:“社会主义救地球,中国是榜样”!

  (刘纪鹏注:不知道岩石在这里批评的是谁?这群里无论是人还是这本书都没有说过这两句话,他在自言自语)

  刘纪鹏:@Rock Jin 你到底想PK谁啊?我排第一,你选日子吧。其他的都别考虑,打败我再说。

  饶文婧:@Rock Jin 短期看,我是同意林文的,我们一直是大政府,这么多年走过来,都是政府在主导,解铃乃需系铃者,纠偏和善后都还要发挥政府作用。长期看,政府应该朝您主张的方向走。

  现在我们很多政策出现的问题,不在于政策本身。实事求是地讲,一项政策的出台,是体制内外部分精英智慧的集成,可以说经历过不少人的反复论证,会考量到政府、社会、企业等各层面的承压力,应该说,是当时环境下一个相对的最优选择。但为什么现在出来这么多问题,一项政策的递减效应越来越明显?我觉得,更多的是这个时代的多元声音越来越高,背后利家利己利企的动机、诉求和情绪具有压倒性。思想上的消解和不认同,带来行动上执行上的这种折扣,政策无效的情况就出现了,这又强化了塔西佗陷阱,貌似最大的受害者是政府,实际上是所有的人,是整个国家。在毛时代、邓时代,一项政策,一个声音,一个意志,上下同心,政策一出,全国洪洪烈烈地干,政策的递增效应明显,一项好政策的效能能发挥到极致。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还没有建立起资本主义那种经过几百年发育形成的完整的市场体系和法治精神,但在思想的开放性争鸣性内耗性方面却超越了西方,以致于一项政策经常在各种利益博弈、拼杀和讨价还价中失去了它最佳的时间窗口,实施的效果多差强人意。本来效率是我们的最大优势,而现在,思想上消耗和纷争吞噬了这个法宝,带来了西方国家希望看到的低下的效率!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仅仅只是决策层的问题吗?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反思,每一个人都有责任,中南海外面有一堵利益的铜墙铁壁。我们现在,政治上是社会主义,但效率上,是资本主义,思想认知上的分化才是我们现在所谓四大陷阱跨越的最大障碍,我认为这是最根本的。政府指导和政策,仍是超越民间智慧的一种选择,是当前小社会的中国应该接受的理性,也是对那些携带信念心存信仰走过来的五零后六零后的一种尊重。他们选择了政府主导,政策开路,选择了对政府对共产党人的信仰。今天的生活,是过去信仰的胜利,也是未来的起点。

  刘纪鹏:卢部长@北京的石头在国防大学宣传部,10月18日将在蓟门法治金融论坛主讲《大国金融博弈与军事力量建设》@Rock Jin

  姚振山:@刘纪鹏 我主持PK有经验(注:姚振山为中央电视台资深主持人)

  刘纪鹏:@饶文靖 深刻啊,不愧是人民日报内参部的大记者。顺便说一句,刚刚看了,克强总理在纽约经济俱乐部的演讲。非常精彩。充满了自信。赢得了美国朋友一阵又一阵的掌声。例如在纠正了一句英语翻译之后,他无可奈何又风趣地说“作为总理,我今天只能用中国的官方语言来演讲”。又例如有人问他如何看待美国两位总统候选人。他说这次我来纽约,It‘s not right time.我作为中国总理,没法儿回答这个问题,但我坚信不管谁任美国总统后,两国的关系都会越走越好。

  手势、语言、神态都非常棒。让我又想起了,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帮助他清理整顿团中央所属实业公司时,那个自信,果断的克强书记。相信十九大,中国梦的经济之船一定能扬帆起航。

  (上述对话发生在2016年9月22日上午10点到下午2点之间)

关键词阅读:光谱分布 政治周期 金岩石 Rock 杂交

责任编辑:汪丽 RF12967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