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策略需要多维度

1评论 2016-07-25 00:10:00 来源:经济观察报 涨停板套利三天赚20%

  法国人也许要为本国足球队在本届欧洲杯决赛中的失利而庆幸。7月14日,法国国庆日,一名31岁的突尼斯人驾驶一辆大卡车冲入观看焰火的庆祝人群,导致至少84人死亡,202人受伤。可以想象,如果法国这次作为东道主在家门口夺得欧洲杯,走上街头的欢庆人群势必更多,而这场野蛮的恐怖袭击造成的死伤也许会更加严重。

  仅仅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法国就连续遭受了三次大规模屠杀血案,前两次分别是去年初的《查理周刊》编辑部遇袭事件和去年11月的巴黎恐怖袭击,频发的恐怖袭击已经足以撼动法国人的脆弱神经。不过悲剧不只限于法国,就在尼斯惨案四天之后,7月18日,一名17岁的阿富汗难民在德国巴伐利亚州的一列火车上持斧砍人,砍伤多名旅客,最后被德国警方击毙。调查发现,这个年轻人的家里有“伊斯兰国”(ISIS)的旗帜。

  一

  比较令人担忧的情况是,恐怖袭击可能已经成为了法国社会不可摆脱的魅影。就像法国总理瓦尔斯说的,恐怖主义已经成为法国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这么说并不是向恐怖主义投降,而是坦率地承认现状的严重性。法国的社会生活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这一挥之不去的阴影将影响所有人的心理。

  在又一场大规模空袭发生后,法国的安保和情报收集工作的确需要改进,然而不可能让整个国家遍布安检机。单纯技术性的反恐安排肯定是不够的,反恐必须落实到现实的经济与社会层面。

  不可否认,近年来法国发生的恐怖袭击,凶手通常是法国中东北非裔居民(包括公民和移民)中的极端分子。在调查中人们可以发现,有的极端分子与“基地”组织、“伊斯兰国”(ISIS)有明显和密切的联系,有的则是临时被洗脑,被极端势力操纵,突然发动袭击。就如尼斯惨案的制造者,本来是一个没有什么宗教信仰的人,但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激进化。很多潜在的袭击者都有犯罪背景,或者生活在社会的边缘层,有仇恨社会心理。极端势力很容易从这个群体中招兵买马,赢得源源不断的潜在作案“士兵”。他们只要抓住一个漏洞,比如购买到大规模杀伤性的枪支,或者受聘为卡车公司的司机,就可以以极低的成本发动袭击。像这样的袭击是防不胜防的,根本无法靠单纯的加强安保来击败。

  不过,在讨论反恐策略时,必须注意的一点是强调难民、移民和穆斯林公民这三个群体的区别。

  从2015年以来,德国已经接纳了约100万难民,其绝大多数是穆斯林,但是除非事实证明难民参与了极端主义袭击,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否则绝大多数难民都应被视为法律上清白的公民。

  同时,相对而言,在英、法、德等欧洲国家,有公民身份的穆斯林移民仍然是大多数,他们通常是二战后便进入欧洲的穆斯林移民的后裔。当时,这些低成本的劳动力对欧洲的经济复苏与繁荣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而由于穆斯林鼓励生育的传统,他们人数庞大的后代在当前欧洲经济低迷、失业率高企的情况下,又面临着比较恶劣的生活环境。再加上中东地区残酷的战争所导致的仇恨思想,这些人很容易被极端组织蛊惑,对无辜平民发动恐怖袭击。

  解决这个社会问题,需要现实理性的公共政策措施,而不应把宗教和文化作为唯一的考虑因素。

  二

  经历了20世纪的种族主义、极权主义等许多历史惨祸,在现代社会,基本的经验是,人是不能对思想开战的。极端的思想在网络上蔓延,一些彷徨失落的人受其沾染,变成暴力分子,自由的社会是很难阻止这个过程发生的。

  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加强对信息的监控,同时避免极端思想转化为暴力行为。这并不是自由社会的虚弱之处,因为,即使奉行威权主义的国家也是恐怖袭击的对象——那些没有建立完善的自由民主制的中东国家,照样频发恐袭,而且死伤人数要远远高于欧洲。所以,在恐袭面前,有的人条件反射的反应是应该让社会变得更不自由,甚至呼唤强人政治来限制一部分公民的自由和权利,这是完全错误,没有得到历史和现实经验支持的。

  极端主义病毒是一个无形的敌人,所以无法单纯以有形的手段来杀灭,无论是军事、司法还是行政手段都不行。归根到底,一个自由平等的社会,仍然是消灭极端主义的最佳环境。

  虽然显得有些老生常谈,但欧洲国家根除极端主义威胁的根本出路,仍然是保持对少数族裔的尊重,尽量以各种社会政策促进不同族群的平等,同时保持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一个自由的社会,最终也将会展现出战胜极端主义的实力;而让社会变得不自由,反而是对极端主义的屈服,是在野蛮的力量面前缴械投降,放弃本应珍视和坚守的价值。

  三

  当然,欧洲的穆斯林群体也需要负起责任。虽然在每次恐怖袭击之后,穆斯林领袖及团体通常都会第一时间站出来谴责,呼吁基于正确的宗教信仰的和平行动,但仅仅呼吁是不够的。穆斯林群体需要思考如何跟其他社会成员一道合作,让自身内部出现的极端分子没有任何可趁之机。

  普通的穆斯林不应为极端分子所挟制,而应该勇敢站出来批评他们对宗教的歪曲,决不可畏缩地默认极端主义,任由其取代真正的教义。毕竟极端分子是对所有人的威胁,而极端分子日益猖狂,也会导致欧洲极右势力的崛起,造成所有穆斯林的生存状况恶化。所以穆斯林勇敢地对抗极端分子,也是在维护自身的利益。穆斯林“沉默的大多数”的力量被激发出来,是打击恐怖主义的最好保障。

  就极端主义的外部源头而言,目前最重要的是尽快消灭ISIS。ISIS主要以叙利亚西部和伊拉克北部为基地,近年来在欧洲发动恐袭的极端分子大部分宣布效忠于ISIS。其中有的是曾前往ISIS所在地区受训,有的则与其并无实质性联系,只是在名义上宣称为ISIS服务。然而无论如何,ISIS现在是恐怖主义的罪恶之源。在尼斯恐袭之后,法国承诺要加大对ISIS的打击力度。在此之前,法国已经是对ISIS发起空中打击最多的国家之一。

  但必须注意的是,ISIS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极端组织,而是控制了大片的地域,对当地居民建立起了实质性的政治管理,同时还建立起了财政体制,参与民生、教育等事务,俨然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所以,消灭ISIS绝不是单靠西方国家的空袭所能实现的。

  西方国家必须与阿拉伯国家进行密切的合作,给阿拉伯地面部队以充足的空中支援,以加快军事消灭ISIS的进程。最近伊拉克政府军在摩苏尔等地取得了一定的战果,ISIS的声势大受挫败。很多分析家认为其毁灭已经临近,在此情况下更应该对其穷追猛打。在军事消灭ISIS的基础上,西方国家还应当努力推动叙利亚、伊拉克等国的政治和解,使其建立和平安宁的社会。这不仅是为这些国家着想,也有利于西方自身的安全利益。

  每次恐袭过后,宽容与多样性的普世价值都会遭到质疑,然而无论如何,欧洲奉行的多元文化并没有错。尽管多元文化在英国、法国、德国有不同表现方式和具体政策上的差别,但欧洲国家总体上都承认各种宗教、族群相互尊重、和平共存的必要性。这些绝对不是脱离实际的高蹈的道德姿态,而是符合所有社会成员利益的制度选择。尽管一次又一次的恐怖袭击在不断侵蚀着人们的信心,但文明的力量不应在黑暗面前退步,促进社会的平等与宽容仍然是治愈极端主义病毒的唯一解药。

关键词阅读:反恐策略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