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许成钢:国企改革方向应最终都变成民企

1评论 2016-07-20 13:24:00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许成钢 300185!第二个天山生物来了

所有经验、教训和理论的结论都是清楚的,就是绝大部分的国企改革方向应该是最终变成民企。所以,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名义上叫做改革,实际上国企越变越大,那么就给它将来变成民企制造了更大的困难,所以它叫不叫“改革”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做法到底是不是有利于中国改革的整体。

  金融界网站讯 国企改革历经近一年的停滞状态后,近日明显呈现加速迹象。宝钢、武钢等四组央企公布整合,国旅并入港中旅,中粮正式公布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方案,截至7月15日,有50多家地方国企上市公司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长期以来,国企改革的方向一直是多方分歧重点。7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国有企业是壮大国家综合实力、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必须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

  对此,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香港大学名誉教授、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许成钢在接受金融界网站专访时表示,国企改革的方向应该最终变成民企。“国企越变越大会给它将来变成民企制造更大的困难,所以叫不叫“改革”不重要,重要的是做法到底是不是有利于中国改革的整体。”

  他指出,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国有制本身,任何在国有制下的重组、改变组织方式、结构等都不可能见效。“中国80年代、90年代中期的国企改革没有显然的效果,只是通过改变国有企业的组织方式、操作方式,给它放权,但是没有从基本上解决问题。”

  此外,他认为债务问题和国企改革的问题是同一个问题。“中国的银行业基本上是国有制的,中国的金融基本都是国有制统治的。真正解决债务问题的办法是努力让经济提高效率。当整个经济的效率提高的时候,高速的发展能够稀释已经积累的坏债。”但是,他同时指出中国的坏债问题不致命,因为增长速度够快。

  最后,许成钢认为,决定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决定性原因是内需不足,这个问题不解决,增速没有可能恢复。“为什么内需不足?是因为全体中国国民的个人总收入占GDP比例过低,怎么解决?减税是核心问题。”许成钢说。

  以下是访谈实录:

  金融界:现在国企改革推进困难,之前似乎停顿了很久。但是就在7月11日,中国国旅整体并入了中国港中旅集团,意味着国企改又推上了议程,最近也是国企改革文件密集的出台期,您怎么看国企改革之后的推进,您有什么样好的建议吗?

  许成钢:首先我作为学者,关心的是当用“改革”这个词的时候,它的含义是什么。所以我们并不看用词是叫做“改革”还是叫做什么,我关心的是,发生问题的实质性质是什么,这是关键所在。如果我们讨论国有企业改革的问题,全世界的国有企业改革,无论是市场经济的,还是非市场经济的,从70年代以来,已经有几十年国际间的经验和教训,也有中国自己的经验和教训,伴随着巨大量的经验和教训,经济学理论也都有相当清楚的讨论,那么我把没有争议的结论说出来,即只要不从基本上改变国有制本身,任何在国有制下通过重组,通过改变组织方式、结构等不可能见效,我可以展开讲很多,那我现在讲出来的就是结论。这个结论不是观点,这个结论是巨大量的实际经验和教训,基于巨大量的实际经验和教训,大量理论研究的结果,这不是一个人的观点。

  那么,回到中国的国企改革问题,实际上从最早中国的改革刚一开始,就面对着这个严重的障碍,就是不允许改变国有制的制度本身。在这个限制下,就导致了中国80年代,直到90年代中期,国企改革没有显然的效果。这里要很小心,我说没有显然的效果,意思是说不是完全没有效果,是有一些效果,就是通过改变国有企业的组织方式、操作方式,给它放权等,但是没有可能从基本上解决问题。90年代中期,当时的中央领导人,非常具体的是朱镕基总理,最早他还是副总理,后来变成了总理,实际上他在主持。

  第一,他吸取了中国一直不能触动国有制这个障碍的教训,他发现这个障碍使我们的国企改革没有办法进步;第二,他吸收国际间的经验和教训,大量的国际经验和教训是很清楚的。因此从90年代中后期,就开放了国企改革的新路子,开放了新的路子以后,到了世纪之交,进入21世纪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经济有一个大的转变。之所以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经济有了相当长一段非常高速的发展,实际上是这段时间国企改革奠定的基础。而这个国企改革的核心,一定不是国企改革本身。中国之所以在90年代末,国企改革有了大的成就,第一重要的不是国企改革自己,而是民企的发展,民企非常快速度地持续十几年以两位数的速度发展,快速膨胀,让民企占了中国GDP的主体,让国企收缩。国企改革里核心的一个部分,就是让国企变成民企,一部分当时讲的叫“抓大放小”,放小说的就是让这一部分的中小国企变成民企,这就是奠定了中国的发展的基础。

  但是很不幸的是,抓大的那一部分走的路子是不正确的,就是原本作为国企改革的方向,它一定应该是,除了极其个别的非竞争性行业之外,所有的竞争性行业企业都应该让它变成民企,这才能真正解决中国经济里的问题,解决的问题绝对不是仅仅解决国企的问题,应该关心的是整个经济的问题,国企的发展不能以消耗国民经济为代价,一定关心的是整个的国民经济。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讨论的是如何改进整个中国经济的效益。那么如何改进整个中国经济的效益?我们已经知道的所有经验、教训和理论的结论都是清楚的,就是绝大部分的国企,它的改革方向应该是最终变成民企。所以,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名义上叫做改革,实际上这个企业越变越大,就是国企越变越大,那么就给它将来变成民企制造了更大的困难,所以它叫不叫“改革”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做法到底是不是有利于中国改革的整体。

  金融界:您很明确的观点就是要把国企变成民企。债务问题是现在中国经济特别严重的一个问题,最主要的其实不是说它有多庞大,而是恶化速度非常快。因为中国债的主体是银行,所以很多人都担心银行的坏账率非常高,会影响中国的金融稳定和安全,您怎么看中国债务问题的走向?

  许成钢:实际上这个问题和国企改革的问题是同一个问题。中国的债务问题,如果我们仔细看一下是谁的债?如果讲到银行,我们看一下是什么所有制的银行,那么就很清楚。中国的银行业基本上是国有制的,中国的金融基本都是国有制统治的。中国的金融主体是银行,银行的绝大部分是国有,那么中国的金融市场的大部分上市企业也是国有企业,所以金融基本上是国有制的。我们刚才已经讲到这个概念,叫软预算约束,就是在国有的金融体制下,软预算约束的问题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那么软预算约束的问题核心在哪里?核心就在于资不抵债的国有企业不会破产。那么资不抵债的企业不会破产,它用什么办法生存呢?就是靠不断用其他的方式借钱给它。最后,当经济里有巨大量的这些国有资产,大量资不抵债的资产靠借贷生存,当然坏债不断积累,而且积累的速度非常非常快,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新问题。我们前面讲到的90年代的国企改革,当时下这么重大的决心抓大放小,如此深刻地去改革,去碰国有企业,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欠的债还不了,就是因为国家的经济已经面对了很严重的困难,尤其是金融上从债的角度来说。

  那么靠抓大放小,把国企变成了民企,靠这些手段把效果提高,当时也用到了一些具体的措施,把坏账隔离出来放到另外一个机构,但是实际上那个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努力让经济提高效率,当经济的整个效率提高的时候,高速的发展就能够把已经积累的坏债稀释了。所以,在90年代末20世纪初的时候,讨论中国的坏债问题,当时面对很大的危险,很多人担心中国的经济会不会垮了。当时很有名的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写一本书预言,说中国现在根本是坐在火山口上,这个火山任何时候爆发,中国经济就完蛋了,整个中国的金融已经在技术上资不抵债了,技术上资不抵债就是完全是人为的方式在维持,所以任何时候都可以垮掉。当时讨论的时候,刘遵义教授就有一个很有趣的比喻,他说中国的坏债问题像老男人的前列腺癌,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熟悉医学上的事,医学界一个普遍的共识,就是说老男人的前列腺癌基本上不致命,这个人是带着癌死,而不是癌致死,因为80%的男人都有前列腺癌,但是死于前列腺癌的比例很小。他说中国的坏债问题不致命,原因是什么?他说是因为增长速度快。

  回到前面你讲的这些问题全部连在一起,增长速度快的时候,债的问题不要紧的,如果你的效率高,如果你增长速度快,可以稀释它,但是如果软预算约束很严重,增长速度又掉下来了,稀释的手段没有了,而且,你还在加强国有企业,加强国有企业就是在加强软预算约束的问题,所以最终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会越来越严重,最终会出问题,如果你的速度出了问题,就会出问题。所以速度对于稳定性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东西,速度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东西。

  金融界:但是,现在看中国的经济其实特别疲弱,整个全球都是。对中国来说,您觉得增长速度应该从哪些方面去切入?

  许成钢:从基本面上讨论,决定中国经济增速下滑的决定性原因是内需不足,这个问题不解决,增速恢复起来是没有可能的,所以下面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内需不足问题。为什么内需不足?是因为全体中国国民的个人总收入占GDP比例过低,就这么简单,所以怎么解决?减税是核心问题。中国之所以个人的总收入占GDP比例这么低,原因是各种名目的税收拿走太多了,所以减税是一切的核心问题,这个不提到日程上来,不做这个方面的改革,内需不足的问题得不到解决。

  采访人:金融界 陈炜

  (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意见参考。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邮箱地址:zhuanlan@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5。期待您的加入!

关键词阅读:国企改革 债务 减税

责任编辑:陈炜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