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类“智能投顾”蕴含两大法律风险

1评论 2016-06-25 01:40:00 来源:证券时报 300494还有几个涨停板?

  肖飒 张超  2016年5月21日,笔者曾在《证券时报》发表为“证券类‘智能投顾’的本质与困局”一文。文章指出,证券类“智能投顾”业务本质上属于证券投资顾问业务,其受《证券投资顾问业务暂行规定》等国家规定调整,不能肆意而为。该文发表后,不少读者纷纷询问经营此类业务的法律风险。笔者结合有关案例,对以委托理财方式开展证券类“智能投顾”业务的法律风险做简要梳理。

  需特别指出,我国目前尚无智能投顾业务引起的纠纷,但这并不意味着该领域毫无法律风险:对以委托理财方式开展证券类“智能投顾”业务,具有委托理财业务固然的法律风险。

  风险一:“智能投顾”合同中保证收益条款可能被人民法院认定为无效。在刘某某与北京某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民间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一案中,北京市某法院认为,本案中刘某某和某公司签订的《股票投资咨询服务合同》及《附加协议》中关于委托理财的约定,以及刘某某实际委托某公司进行账户操作的行为,符合委托理财合同的法律特征,应属委托理财合同。

  委托理财面向的是具有较高风险的期货、证券等金融市场,上述附加协议中有关保证本金并保证收益的约定,具有保底条款的性质,违背了民法的公平原则以及委托关系中责任承担的规则,亦违背了基本的经济规律和资本市场规则,应属无效约定。因保底条款系委托理财合同的目的条款和核心条款,故该保底条款不能成为相对独立的合同无效部分,保底条款无效应导致委托理财合同整体无效。

  上述案件中,双方《附加协议》系相对独立的合同组成部分,且《附加协议》中的保底条款亦是双方在该《附加协议》中单独约定的内容,该保底条款的效力并不及于双方之前签订的《股票投资咨询服务合同》,故该保底条款作为《附加协议》的核心条款,其无效应导致该《附加协议》无效,但不影响双方在该《附加协议》之前签订的《股票投资咨询服务合同》的效力。可见,如果“智能投顾”业务贯彻上述经历模式,“智能投顾”合同效力存在风险。

  风险二:“智能投顾”业务涉及刑事风险。在上海某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非法经营罪一案中,被告单位上海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某公司)在未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的情况下,非法开展证券资产管理业务。经查实,上海某公司自2007年1月至6月间,通过在互联网投放广告及非法购买客户电信资料安排业务员拨打电话等方式招揽客户后,先后与1936名客户签订《委托理财协议书》或《资产管理协议书》,约定以股票账户资产1%至10%收取资产管理费,为客户代理买卖证券,并对证券投资盈利部分公司按20%提成。被告单位上海某公司通过上述经营方式,非法获利达人民币1800万余元。

  法院认为,被告单位上海某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其直接责任人员被告人罗某等人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予支持。

  由此可见,若“智能投顾业务”贯彻该种经营模式则存在刑事法律风险。“噱头风暴”终将烟消云散,证券类“智能投顾”业务迷雾正在被理性从业者拨开。此条路途中,法律与金融商业模式产生的激烈碰撞。究竟是改变法律,还是改变金融商业模式,笔者拭目以待。

  (作者单位: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