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查尔斯顿到奥兰多: 枪击案改变和未曾改变的

1评论 2016-06-21 05:39:1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涨停板套利三天赚20%

  新的伤口还在滴血之时,旧的伤口仍远未愈合。

  这是奥兰多大规模枪击案夺走49条生命后的第三天。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市,超过175人在伊曼纽尔非裔卫理公会教堂坐了下来,按照常年惯例进行每周三的《圣经》学习。

  当天主持学习的是归正圣公会牧师安东尼·汤普森。学习开始,汤普森翻开《圣经·马可福音》的第四章读了起来。他显然很在行,读成了抑扬顿挫的舞台剧;兴致而来,还开起了耶稣的小玩笑。

  这丝毫看不出汤普森一年来的丧妻之痛。2015年6月17日,也是在这间教堂——在这间拥有200年历史、见证了奴隶制和民权运动的教堂——汤普森的妻子米拉,连同其他八人,被一位21岁的金发白人枪杀。

  当晚约9点,连同枪手在内,一共13人同样是在进行每周三的《圣经》学习;米拉也是在主持,她读的也是《圣经·马可福音》第四章。

  那位名叫迪伦·卢福的年轻人,先是听众人讲解约一小时,接着在讨论环节中表达了不同意见。当其他人开始祈祷之时,卢福掏出一把格洛克点45手枪,首先对准了87岁的老学员苏斯·杰克森。

  苏斯·杰克森26岁的侄子迪万扎立刻挡到身前,并问卢福为何要这样做。卢福说:“我必须这样。你们强奸我们的妇女,你们正在占领我们的国家。所以你们必须死。”

  九名遇难者都是非裔美国人。就像一年后的6月15日一样;只是更多的人加入了这次《圣经》学习,以此纪念逝去的生命,祈祷仇恨的化解。

  查尔斯顿市今年一月上任的新市长约翰·泰科伦伯格也在场。教堂内外都布置了警力,并对进入教堂的人例行安检。新闻媒体被禁止在教堂内拍照、摄影或录音。

  “我完全原谅他”

  汤普森牧师并不避讳一年前的悲剧。他说这一年来非常“艰难”,只能依赖“上帝”渡过难关。他对着台下百多人读了这段《圣经》:“有(种子)落在荆棘里,荆棘长起来,扼住了种子,所以它们就结不出果实。”

  他接着又读了妻子米拉生前对这段所做的笔记:“上帝话语的种子,落在一颗被罪孽变得无情的心上时,即被‘作恶的’夺走了。”后来,枪手卢福成为了这颗“无情的心”。

  不过汤普森说:“我完全原谅他。”在教堂外,这位牧师反复对围着他的媒体回答这个问题,生怕他人不相信。他有更实质的事情要做。

  从今年一月开始,汤普森就建立了一个推动枪支改革的团体,覆盖南卡罗来纳全州1300个教堂。他要求改变现状。

  根据联邦调查局事后的调查结果,购枪漏洞出现在了枪手迪伦·卢福身上。卢福在当年3月曾因毒品重罪指控被捕,这个前科本应出现在购枪背景调查中并引起注意。

  但是一位监狱办事员错误地将这项“重罪”登记为“轻罪”。即便两天后被查出,也没有修改这项失误。连同其他法律和程序漏洞在内,最终导致枪手成功“合法”购得枪支。

  汤普森有更详细的主张:“每个人都要接受背景调查,同时调查时间要延长到28天,而不是3天,以此掌握购枪者足够的信息。”他在教堂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我还要求对非法售枪者处以更高的刑罚,而不是付个罚款了事,他们往往出了门就会再犯。人们还能轻易在枪支展览会上买到枪,这也要纠正。”

  遇难者家属也来到了华盛顿国会山。莎伦·莱舍是伊曼纽尔教堂司事伊赛尔·兰斯的女儿,她的母亲和两位表亲都死于这场枪击。

  莱舍6月16日在国会山的记者会上说,当12日得知奥兰多枪击案时,“我把电视关了,我也不去用社交媒体,因为我已经满是悲伤和愤怒”。

  “亲爱的人被枪支暴力所害,由此伴随而来的无以言表的痛苦,将一直埋在你心中。”莱舍说。

  失败的控枪

  不幸的是,州和联邦的控枪努力目前都归于失败。南卡州议会两院均由共和党控制。今年6月1日,即两周半前,州议会参议院通过了一项隐蔽持枪法案,将送到州长尼克·黑利面前签字。

  这项法案允许比邻的乔治亚州持枪者可以在南卡隐蔽持枪。这是对乔治亚州的互惠性法案,南卡人同样在乔治亚拥有相同权利。

  尽管南卡民主党参议员马龙·基普森百般努力——使用长篇演讲阻挠议案议程、数小时内提出80项修正案——也没有阻止法案以35票赞成比3票反对通过。

  而该州参议院共和党议员只有28名,这意味着另外18名民主党议员中也有7名倒戈。

  在华盛顿国会山,民主党议员在奥兰多枪击案后快速发起的努力也可能付诸东流。国会参众两院同样控制在共和党手中;大选政治也会使得两党愈加相背而行。

  6月15日,来自康涅狄格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托弗·墨菲,在参议院发表了15个小时的马拉松演讲,向共和党施压推动控枪议题。

  迫于奥兰多枪击案和民主党的压力,国会将在6月20日,就一系列涉及控制枪支销售的措施进行投票。这包括禁止处在恐怖分子观察名单中的人购买枪支,扩大对枪支展览会和在线购买的背景调查。

  总统奥巴马所主张的针对“攻击性”武器的销售禁令也在列。在佛州奥兰多、加州圣贝纳迪诺、康涅狄格纽墩、科罗拉多奥罗拉所发生的大规模枪击案,均使用了诸如AR15等军用级别的突击步枪。

  美国曾经在1994-2004年实行过攻击性武器的禁令。这是克林顿政府在当时一系列有利条件下通过的;共和党并没有多少拒绝的理由。此后由于美国步枪协会等的游说,此项禁令已失效十二年。

  仇恨与联盟旗

  伊曼纽尔教堂的纪念在6月18日(上周六)达到顶峰。数百人在教堂前举行“团结游行”,放飞了九只白鸽悼念九名遇难者,并种下了15棵树,期望冲刷掉族群仇恨。

  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小女儿博尼丝·金也来到现场,和听众分享自己是如何从家庭悲剧中走出来的。她的父亲在1968年4月遭到暗杀,奶奶阿尔伯特·金也在6年后被枪杀。

  后来成为牧师的博尼丝·金在查尔斯顿说:“无论仇恨如何爬进来,它是来分裂我们的。”

  非裔牧师托马斯·迪克森清楚的认为,这种祈祷仇恨的化解是在自我安慰。15日汤普森的《圣经》学习结束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教堂外遇到他。

  “枪击案发生后,我们有10万人在桥上手挽手呼吁团结,以寻得自我安慰。但是因为没有任何改变,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然后我们又会再一次呼吁团结和自我安慰。”

  迪克森说:“除非我们采取行动,否则这样的事只会变得更糟,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迪克森希望枪手迪伦·卢福有一天能够走出“仇外症”,“我并不祈求判他死刑,我以前也不是现在这样,所以那个人也能改变”。迪克森曾因毒品犯罪入狱,他说他是在监狱中找到信仰的。他正在竞选联邦参议员。

  卢福还在等待他的审判日。他所制造的教堂枪击案,成了南卡州议会去年7月10日降下联盟旗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面旗帜象征着美国南方种族分离和蓄奴制。而卢福既与联盟旗合影,还用津巴布韦和南非实行种族隔离时的国旗装饰夹克。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化解仇恨抱有期望。当地非裔青年托马斯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种族仇视世代相传,没那么容易化解。即便是联盟旗,也是我们斗争了30年的结果。”

  从1961年起,联盟旗开始在南卡州议会穹顶上飘扬;此时距离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已经96年。2000年后,议会两党达成妥协,将之移到了联盟战争纪念馆前。直到枪击案发才被降下,放进了联盟纪念物展览室。

  “它还在那儿!”托马斯愤愤地说。

关键词阅读:枪击案 改变 民生问题

责任编辑:张弘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