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闻:经济L型是短期的 人民币还有贬值压力

1评论 2016-06-19 16:39:00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海闻 下一只“省广集团”

权威人士提出经济“L”型,但是我认为“L”型还是短期的,不可能永远这样下去,我不认为这是我们的趋势。只要中国的经济不景气,美国经济过热,人民币一定存在贬值压力。

  金融界网站讯 2016年6月18日,北京大学汇丰金融论坛暨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EDP年会在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盛大开幕,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新经济爱基净值资讯、新理念、新征途”。

海闻 

  会上,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院长、汇丰金融研究院院长海闻做了《中国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和未来增长动力》的主题演讲。 他认为“L"型是短期的,不可能永远这样下去,不认为这是我们的趋势。并且对于人民币的走势,他认为只要中国的经济不景气,美国经济过热,人民币一定存在贬值压力。

  以下是会议实录:

  我想简单跟大家介绍一下中国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另外解读一下政府的某些政策,最主要也是谈一下中国未来增长的空间和动力是什么。

    首先介绍一下中国当前的经济状况。当前中国宏观经济状况,大家可以看到,都比较困难,国外更加悲观,我最近去了几个国家,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国外对中国的经济看法是比较悲观的,很可能会硬着陆。确实中国当前的宏观经济状况可以看到,GDP连续5年下滑,而且低于8%。这一点可以说是30年来没有的,而且今年的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速比去年全年还要低,去年全年是6.9%,今年第一季度是6.7%。这是一个现象,大家可以回顾一下,为什么说低于7%问题比较严重?最近20年来,我们经历过两次经济衰退,一次是1998年,1997年的东南亚经济危机以后,我们的经济增长遇到了挑战,朱镕基总理当时的任务是经济增长保8。然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中国又遇到挑战,2009年温家宝总理说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但是任务也是保8。现在根本不敢再提保8,因为实际现在连7都不能到,1991年以来第一次低于7

    大家看过去的发展,这一段时间是一直往下滑的。我们的通货膨胀根本不是问题,媒体也说货币增加以后是不是就会出现通货膨胀?从稍微长一点的趋势来看,我们现在的生产者价格指数还存在负增长的区间。当前中国经济增长放慢主要是什么原因?正常不正常?这一点是大家关心的。当前中国经济增长放慢实际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一个长期趋势。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经济增长不可能永远保持10%的高位增长,这是一个正常现象,这就是我们讲的新常态,要从一个高速增长过渡到中高速增长,这是一个正常情况。那么现在算不算中高速?现在还不算中高速,现在的6.9%是低于中高速。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现在面临着宏观经济的周期并没有结束。只要一个国家搞市场经济,必然经济会有波动,这一点我们必须要理解。而且茅于轼早在分析市场经济的最初,就指出了所谓的资本主义有一个不可克服的问题,就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不要说全球是周期的,中国也是周期的,全球基本上有过这么几个周期:80年代初全球有一个经济周期,比较低谷;90年代初有一个低谷;本世纪初也有一个低谷。这些低谷和中国也有关系,中国也一样,80年代初有一个低谷,90年代初有一个低谷,本世纪初有一个低谷,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照理说也应该有一个低谷,但是由于当时的四万亿刺激政策以后,我们上去了一下,其实我们如果当时没有这样一个强制性,我们仍然处在2008年才开始的一个经济周期。就像一个人,本来过一段时间就要发烧就要生病,但是如果没有让它自然发出来,而是强制压下去以后,问题并没有解决。所以可以说这次的衰退,仍然是2009年经济衰退的延续,这是第二个解释。

    第三个,对中国来说,又和前两次的经济衰退有点不同。1998年几乎所有的企业都不景气,几乎所有的地区都遇到了经济放慢的影响。那么2009年也是一样,2009年几乎所有的地区,所有的行业都放慢了,但是这一次不是这样的情况,这一次我们看到全国的GDP增长是6.9%,但是我们的东北,甚至华北是远远低于全国的平均数。这段时间,习近平主席李、李克强总理,都访问了东北,希望让东北的经济要稳定。但是另一方面,在华东地区,中部地区,甚至西南地区,经济增长保持了非常高的速度,最高的是重庆,重庆去年的经济增长超过10%,深圳是8.9%,沿海的这些省份都是超过8%的。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它不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它是一个局部的区域性的问题,是冰火两重天,在深圳根本感受不到经济在发生严重的衰退。这个情况背后反应的是什么?是产业的不同。

    我们可以看到全国三个产业的增长速度不一样,是平均GDP的增长速度在下滑。但是下滑最厉害的是制造业,农业的总体增长是放慢的,但是农业还基本稳定。另一方面服务业的发展,现在远远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我们再看细分的行业,全国的经济增长是从7.7%7.4%,到去年的6.9%,是在下降的。但是农业基本上稳定在4%左右,制造业下降的比较厉害。另一方面大家可以看到,服务业虽然也在下降,但是它仍然保持了8%以上的增长。同时,在经济继续下降的时候,大家可以看到,去年服务业是逆势而上,从8%增加到8.3%。再看某些行业,比较明显的批发和零售业,从9.8%增长到去年的12.1%;金融业从2014年的9.7%的增长速度,去年提高到15%的增长速度。所以,今年所反映出来的经济衰退,和前几次的宏观周期不一样。这背后反映的是一个产业结构的问题。

    为什么现在会有产业结构问题?这里面既有经济体制的问题,也有我们国家到了中等收入必须要进行产业结构调整的时期,但是产业结构又没有及时调整所出现的问题。

    当然,之前也有这个问题,中国经济过一段时间就会放慢一点,都是因为产业发生了变化,人们的需求发生了变化。比如改革开放经济增长很快,当时农业的增长,因为我们首先解决的就是温饱问题,在文革刚结束的时候,温饱都没有解决。所以农村的改革,特别是家庭联产承包制以后,农业是大问题。当人们解决了基本温饱以后,需求就发生了变化,想买当时的需求,自行车、收音机、缝纫机等等,所以80年代产业结构进行初步调整以后,中国1984年进行了改革,确定了一些民营企业的发展,所以当时的服装工业,自行车、收音机等带动了80年代的增幅,包括很多私营企业的恢复。到了90年代满足了这些以后,中间又有一个经济放慢的过程,后来我们通过引进很多生产线,90年代拉动经济增长,产业结构调整,是从军工业走向耐用消费品。90年代末的经济增长放缓不仅是东南亚金融危机,本身也是需求发生了变化。当时大家有钱,但是钱还不够多,基本上的家电都满足了,但是人们下一步的需求是住房和汽车,可是当时的金融机构并不能支持大家去买房子和买汽车。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就放慢了。本世纪以来,基本上最主要拉动经济增长的是住房和汽车。

    那么现在又到了产业结构需要调整的时期,而这个产业结构调整和前面还不一样,前面几个阶段都是对物质的需求,现在开始是对生活质量的需求,这个产业结构的调整挑战更高了,我们不再贫穷,我们不再短缺,我们需要的是高质量,包括金融、法律、文化、教育、医疗等等;制造业方面,我们也不再需要低质量的产品。所以中国现在所面临的不仅仅是宏观经济的周期,重要的是我们正面临着中国历史发展阶段的一个新的结构调整阶段。

    为什么这次的衰退比较长?如果从2009年开始到现在6-7年了,并且可能还会延长一段时间,因为原来的结构调整是感冒的问题,过一段时间就好了,现在可能得了一个比较重的病,需要动手术,需要恢复。所以我们可以有这样一个思想准备,中国这次经济调整,它的延续时间可能会长一点,不像原来34年调整好了,这可能需要有56年、78年的时间进行调整。这也是两个不同的观点。

    权威人士提出“L”型,但是我认为“L”型还是短期的,不可能永远这样下去,我不认为这是我们的趋势。另外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很危险、很糟糕,这是国外担心的会不会硬着陆,什么叫硬着陆?出现很大的问题、企业大量破产、工人大幅失业,经济继续下滑比较厉害,这是所谓的硬着陆。我认为这是悲观学者的评论,你们考虑中国的问题,特别是国外媒体在讨论中国问题,很多都很悲观,中国问题很严重。

    我认为虽然经济在下滑,但是对中国问题的判断,还必须要考虑两个特殊的因素,所以我不会那么悲观。第一个因素中国还处在起飞阶段,我在课上也讲了很多,中国所处的历史状况跟欧美不一样,欧美是一个成熟国家,他们已经称之为经济起飞,已经是处在高空很稳定的状态,我们还在一个起飞的过程中,这个起飞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完成的。从那个角度来讲,我们还处在青春期,所以本身我们的体制也好,增长潜力也好仍然存在。

    第二,中国还处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期。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政府的力量还存在,这一点也是欧美国家做不到的。比如老布什在90年代初的海湾战争以后声望很高,但是正好遇上经济衰退,他很想稳定经济,提出了一系列的政策,比如提出要减税,刺激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等等,但是他这样的机制,使得政府没有这样的能力,他提出的很多措施国会不同意,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对经济的控制能力是有限的。但是中国不一样,借此我们可以考虑到很多后遗症,中国政府绝对不会让中国的经济出现很大的危机,所以这一点也是我们应当考虑的因素。

    这里面我进一步解释一下什么叫起飞。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迟早都会从传统经济到现代经济。美国经济学家罗斯特把它比喻成一架飞机,一个国家大部分的时间是属于传统经济、农业经济,迟早会变成现代经济,比如欧盟国家、东亚国家,像韩国,包括一些东南亚的国家,台湾地区,在50年代以前基本和大陆是差不多的,人均GDP就是一百多美元,但是战后起飞了,现在都变成了新型的工业经济。中国虽然起飞的比较晚,但是从90年代开始我们也起飞了,飞机起飞不能中间起来又下来,这是一个国家、一个经济实体在整个发展过程当中的特殊阶段。所以说我们一定要看中国的问题,不能简单的去和欧美比,或者和其他没有起飞的国家比。所以这个起飞需要一定的时间,需要足够的动力,否则会出问题,比如战争或者很大的问题爆发,动力一定要存在,动力主要来自城镇化和工业化,起飞开始时大部分是农业,然后变成工业化、城镇化。产业结构的变化本身就是动力,就像火箭上去以后,有好几个特有的动力系统。另外,随着工业化的过程,农民会逐渐的进城,这也是历史上唯一的一段历史时期,在农业社会农民是不进城的,发达国家农民不需要进城,剩下百分之几的农民也不进城。在这个历史阶段情况下,农民逐渐减少,当然所谓逐渐也就是几十年的时间,一个国家从70%80%的农民变成一个国家只有10%几、20%几的农民,这个过程就是城镇化。中国还处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看到动力依然存在。

    用另外一个理论解释,一个人一辈子就有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就叫青春期,青春期也是你长得最快的时候,虽然也会得病,但是问题都不大,因为你处在成长时期,很多小病都会随着你成熟以后战胜。这是我们的特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相信中国的问题有它的特殊性,有它的特殊缺陷,但是也有它特殊的潜力。

    第二,介绍一下中国的政策,面对经济下行,政府通常会有什么政策?现在我们有什么政策? 1929-1933年,全球曾经出现过一次非常严重的衰退,叫做大箫条。它也是从美国纽约的股市狂跌以后开始,引发了长达4年的全球经济衰退,我们叫大萧条。2008年的时候全球股市也是大跌,后来媒体就说,这是百年不遇的金融海啸。当然,他们能够把多严重的词都用起来了。

    但是,这一次,就和1929年、1933年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人们总是在错误中学习和吸取经验教训以后再纠正,就像治病。几十年前一个肺结核就能死人,一个痢疾就能死人,现在不会了,因为我们有了很多药方。其中政府就是一个药方,政府通常会采取稳增长的措施,经济学里面叫凯恩斯主义,通过政府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增加总需求。1998年的宏观经济政策也好、2009年的宏观经济政策也好,基本上都是用稳增长的措施,主要是增加总需求。增加总需求主要有两个政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

    货币政策大家熟悉就是增加货币供给。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第一季度的时候,中央确实大量的使用了货币政策,包括降准降息、降低银行准备金、降低银行利率,这些都是刺激总需求的,使得人们购买企业的投资,另外消费都可以通过货币的增加来增加。还有一个相连的结果,不是人民币故意贬值,当有一个宽松的货币政策,本国的货币就会相应的贬值。所以人民币最近一直贬了几次,从6.16.2现在到6.7的状况,也引起了国际上的关注。最近人民币又贬了一次,因为什么?传闻美国要加息,它和我们是相反的,本币要贬值刺激出口。前段时间没有干预,病好了,经济开始要爬坡了,美国是防通货膨胀,我们是要防经济过冷,需要升温,所以我们要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防过热就要提高银行的利率。美联储说我们肯定要提高利率,这就造成了人民币进一步的贬值。人民币还存在贬值压力吗?继续存在,只要中国的经济不景气,美国经济过热,人民币一定存在贬值压力。

    从总需求角度来讲,人民币贬值对中国经济是一个刺激作用,货币贬值以后出口就会上去,因为一些东西相对便宜了,所以这是一个货币政策。货币政策最近很有争议,前段时间人民日报权威人士的文章,在学术界引起很大的争论和关注,实际上代表着中央在一段时间里面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可能一部分就认为我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要保增长,所以要用更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另一个声音就认为现在不能再增加太多的货币,不能再提高杠杆,所以我们更多的是要调结构。这就是前段时间一开始有一个分析,但是后来中央开了经济工作会议以后,基本上步调又一致了。今天吴晓灵也讲了,大家不要太多的货币政策,因为我们今年所面临的不是总需求不足的问题,不是没有钱的问题,而是调结构的问题。

    当然经济继续下滑也不行,特别是东北,继续下滑以后人们就会出现失业,所以这时候,财政政策可以作为保增长的一个重要政策。什么叫财政政策?就是政府花钱,通过一些工程,直接进行投资,从而创造就业、拉动经济。包括一些民生工程、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最近的扶贫。扶贫实际上也是一种财政政策,它通过财政的转移支付,给生活水平比较低的人更多的收入以后,就增加了他们的消费能力,从而也增加对整个经济的总需求。所以,像深圳这些地方,它现在钱很多,怎么办?搞教育、科研,这些都是政府该花钱的地方,政府花钱都属于财政政策。

    因此,对付这样的经济衰退,传统的是通过增加总需求来拉动经济,主要的方法是增加货币供给或者增加政府开支。现在的情况,我们是要保增长,但是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又是要调结构,否则根本问题没有解决。我在讲一个意思,我们现在是在发烧,不只要把烧压下去,最主要还要把发烧的根本问题解决,可能要动手术,。所以不仅仅是维持现状的问题,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是调结构。

    中央现在对于调结构非常坚决,我们不但要维持现状,还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就是要调结构。调结构就是调整总供给,除了在总需求上下决心以外还要在总供给上下决心。主要的几个政策,第一个是减少过剩的产能,生产能力太强了,在中国,钢铁、水泥等产业现在还不是夕阳产业,这是一个制度,不是我们没有需求,但是相对于需求供给更大,这叫过剩产能。所以这时候政府就要去产能,第二,对某些行业去杠杆,正是由于这些杠杆使得有更多的供给,过多的供给要减下来,这是调整供给的方面。第三,降低企业的负担,我们称之为降成本。我们和80年代美国的供给政策不太一样,80年代美国也出现这样的情况,当时是因为石油危机以后使得企业成本很高,所以就出现了一方面通货膨胀,一方面企业大量的倒闭。在这种情况下,后来里根还是用原来凯恩斯的做法,就是刺激需求,结果没有解决问题,因为这是供给方面的问题,光靠需求解决不了。后来他就开始想办法,降低企业成本,大量给企业和个人减税,这就是80年代里根的做法,我们叫供给侧,就是供给方的改革。

    我们要让企业在不景气的情况下有生产能力,但是中国的企业负担比较重,所以要减轻企业负担,这是降成本。最近的“营改增”是降成本的一个措施,希望企业降低成本。对于供不应求的产业我们要发展,这是补短板。这是中央最近的几个措施。

    我们解读一下,怎么理解中央一会说这个,一会儿说那个。实际上两极目标都要保证,一个保增长,经济下滑不要太厉害;但是同时要坚定不移的保结构,手术一定要动,再不动,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将来又会出现新的问题。这就是一个总体的思路,我们一方面仍然要有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特别是对一些经济特别不景气的地方和行业。另一方面,要调结构,实际上就是要在总供给方面进行调整,这样才能使供给和需求更加平衡。

    具体措施中,对于过剩产能,要淘汰僵尸企业,兼并重组;第二城镇化,当然,城镇化有些比较过分,我看昨天有一个外电报道说中国鼓励农民都搬到鬼城里面去,鬼城就是很多房子盖了但是没有人住,但是如果没有就业机会,是不会去的,城市化还是涌向有发展机会的城市;还有控制过剩产能的贷款投资,对短缺的产业放松管制,降低成本,鼓励创新等等。这是对政策的解读。

   中国经济将来的动力到底是什么?我们不只看到现在,还要看到未来,企业家成功不成功最重要的就是你有没有眼界,越是不景气的时候越要看到希望,社会的进步都是靠乐观的心态在不断的推动,绝对不是靠悲观的情绪。所以企业家必须要很乐观的去分析将来的潜力。我个人感觉未来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非常重要的动力有4个方面。

    第一个是改革发展的服务业。服务业在一个国家发展程度越高的时候,比重越大。因为和消费有关,消费在吃饱穿暖以后更多的放在健康、生活娱乐,中国人已经把大量比例的钱放在消费上。从上海出发的油轮每次都是满的,说明什么?而且这些东西都还是外国企业在经营,就是人家都早就看到了中国未来的发展机会,我们自己怎么能够更好地看待将来的发展机会?中国服务业现在刚刚过50.5%,但是世界平均水平是70%左右,美国,美国服务业占的比例是78%,将近80%,美国农业很发达只占1%,美国制造业也很发达,包括军事和航空,但是只占20%,大部分是服务业。服务业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拉动,首先是因为服务业让居民的消费更加变动,消费没有拉动经济,和我们的消费网络、消费便利还是有一定关系,和互联网、电商的发展有关系,我们去年的零售业务增长速度超过12%,说明这些渠道的设施和普建为中国进一步的消费提供很好的基础。

    另外产品的附加值,今后我们的产品不仅仅是生产,而是一个品牌建设。为什么欧美的服务业品牌对产品的附加值非常之高,我们很多人到巴黎去买LVLV包为什么那么贵?就是品牌。所以中国确实到了品牌建设的时候,这一点汇丰商学院也清楚的看到了,我们现在专门请了保罗.泰伯勒来开设关于品牌建设的课。但是大家千万不要以为中小企业不要品牌。我们在产品质量上的程度,是很快可以改进的,最近马云又说错话了,又惹祸了,他说很多假冒伪劣的企业,质量生产得不比正牌差。确实是,这实际上是一个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他没有品牌,而且侵犯了别人的品牌。所以我们现在不只是产品质量问题,我们还要看怎么样做到自己的品牌问题。

    那么中国服务业的潜力在哪?举例两个行业,医疗健康爱基,净值,资讯,美国占GDP17%,整个制造业只有20%,但是医疗健康占到17%,这是一个发达的表现,等到一个国家很发达的时候,要把大部分的钱放到健康上。因为物质生活很便宜,占的比重很低,你把大量的钱可以放到健康上。日本将近10%,英国也是10%左右,世界平均水平10%左右,但是中国目前在医疗健康上的产值占GDP5.5%,说明还有空间,至少达到日本的水平还有很大的空间,至少有5%的空间。

    另一个,文化产业,在美国有的说占20%,有的说占30%,这是不同的统计。美国的音乐、艺术、电影,这些产业占到GDP20%-30%,这非常重要,人生活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就需要音乐的需求。日本的动漫文化产业占20%。韩国占15%。中国文化产业只占GDP3.8%,不到4%。这说明我们短缺在什么地方,空间在什么地方,当然这需要改革,没有改革,中国的医疗健康行业和文化产业都发展不起来。

    中国的文化产业有两个毛病,一个是体制,第二个是我们的能力。美国的电影都是前瞻性的,除了技术以外,它的理念,比如阿凡达,不仅仅是一种价值观,本身是一种科学的引领。前段时间的《星球拯救》,你所看到的都是未来的东西,它引领这个国家的科技,引领这个国家的视野。我们的文化产业现在也不错,我也不知道这怪政府还是怪我们自己的能力,我们的电影和戏剧整天挖掘的都是帝王将相,比如《还珠格格》、《甄鬟传》,这是我们的能力问题。

    第二,城镇化还有很大的空间,城镇化刚刚走了一半,还有很长的路。没有一个发达国家的城镇化率是低于90%的,我们现在才50%。日本只有2%的农民,韩国5%的农民,台湾也只有5%的农民,所以我们城镇化还有很长的路。城镇化对基础设施的需要还是很强的,我们现在觉得高速公路够了,其实远远不够,我到美国去的第一个印象,就是你到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开车到达,很多一个地方进去以后也就是一个小镇,没有多少人,但是高速公路基本上都可以到,我们离这个还差得远,虽然我们高速公路也是建得不少。城镇化带来的农民进城以后需要家具家电这些基础设施,所以并不是完全夕阳产业,只是相对过剩而已。另外,新型城镇化带来的包括环保、节能等消费,还有两亿农民要进城,他们将带来很大的潜力。

    第三,制造业现在到了一个创新和整合的阶段。首先大家很关注的是技术创新,技术创新既包括应用型创新,还包括基础科学的突破,所以创新不只是企业的事,还包括科研单位,现在企业和科研院所对创新投入不够。

    知识产权保护也很重要。除此以外,商业模式创新也非常重要,同样是制造怎么能够让制造业的产品,业,怎么能够和互联网结合?怎么能够和服务业结合?一方面服务业需要去接触制造业,为制造业服务,但是制造业又怎么样创新商业模式?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尤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我觉得我们的制造业到了兼并重组的时候,长期问题是产业结构的问题,第一需要服务业的改革开放,第二制造业的兼并重组。现在制造业都是小而全,这在初级阶段是可以的,因为以价廉物美为重。美国的制造业都不完全是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只是生产一个零部件,真正的产品配套都是大的企业。中国未来的趋势是制造业要兼并重组,要通过市场而不是完全通过政府的兼并重组,中小企业要做到大企业里面的大而且专,专很重要,很多中国的制造业企业是很辐散的,生产很多产品,这是很危险的,很小的时候解决生存没有问题。但是等到现在这个阶段,市场发生很大变化,你还是把精力分散,没有精力集中做一两个产品的时候,这一两个产品是达不到要求的。所以为什么制造业必须兼并重组?不仅仅是淘汰所谓过剩产能,很重要的是加强未来制造业的创新能力,是要科研的。像辉瑞的制药厂,每年一百亿的投入做科研,通用汽车每年4050亿的科研投入。所以制造业将来必须做研发,才能保持高精尖,但是做研发是要有实力的。

    第四,就是“一带一路”国际发展,“一带一路”也是一个新的拓展空间,因为我们原来的眼光是看着欧洲,看着美洲,这是两个发达地区,现在这两个市场基本饱和了,发展的空间有限,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讲,在这两个空间都发展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就要找发展的洼地,发展的潜力。

   不是政府说“一带一路”,你就跟着吹“一带一路”,这确实是一个新的市场开发,从中国人的利益来讲,短期是市场开发,长期是中国成为一个世界大国的重要机遇。我们不完全从经济角度考虑,还要让全球分享我们的增长成果,这是一个很高的高度。我们走出去不仅仅是转移我们的过剩生产能力,也是为了让我们今后作为一个大国崛起的时候,有更多的朋友。

    最近我们汇丰商学院成立了一个海上丝路研究院,本来中缅要召开一个关于缅甸经济的研讨会,一个国家研究什么?不光研究我们有什么能力,还要研究人家有什么需求。中国现在很多周边国家担心什么?担心中国新殖民主义,我这次去新加坡访问,他们也有这种担心,马来西亚也有这种担心,认为你资本输出,而且你在这些国家投资,不但资本进来,人也进来,仪器设备都是中国的设备,人家会说对我们国家有什么好处?所以“一带一路”既是我们发展的一个机遇,同时也是我们的责任。

    当然,“一带一路”辐射的国家达到60个,其中潜力在什么地方? “一带一路”的这些国家,人口占了将近世界的一半,但是GDP总量只有世界的四分之一,而且贸易总量也只有世界的四分之一。机遇是看什么?就是看它的潜力,经济总量也要起码将来逐渐占到一半以上,这就是我们的机遇。

关键词阅读:海闻 L型 人民币 宏观经济 增长动力

责任编辑:陈炜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