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渊:对2016年中国经济我们期待什么?

1评论 2016-04-05 10:21:00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陈世渊 低吸也能抓涨停!

今后几年政府的主要任务都会是推进改革,任务比较艰巨。尽管如此,改革的进程还是稍嫌慢了些,低于市场预期。比较缓慢的改革,经济整体会比较平稳,也可以比较好的控制金融风险;但是,如果改革速度低于风险累计速度,未来的经济金融条件将更加恶化。

  本文作者为彭博经济学家 陈世渊

彭博经济学家陈世渊

  转眼已是阳春三月,2016年过了四分之一。第一个季度的经济数据,由于受到春节因素的干扰,没法很好的反映经济发展的最新趋势。政策方面,刚刚结束的两会,出台了一系列的文件和最新会议精神,总理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和重中之重的十三五规划纲要,也有待各级政府部门贯彻和执行。市场方面,国内外金融市场经历了年初的波动,目前基本已经平稳下来。在2016年剩下的九个月里,我们对中国经济的合理期待有哪些?

  宏观经济层面,经济增速继续下行已经是大概率事件。这固然主要因为过去几年矛盾累积越来越成为限制经济发展的桎梏,但是一定程度也是因为稳定经济这种惯性思维和没有及时推进改革,人为的延长了经济下行周期。一方面清理过剩产能清理和国有企业改革步伐过慢,另一方面地方房地产政策又使得实体经济继续受到挤压。然而,今年政策层面出现的一个比较积极的信号,就是政府更多的着眼于如何激活企业和帮助实体经济。李克强总理在两会的记者招待会明确提出“绝不能脱实向虚”,这个改变扭转了过去几年用金融改革倒逼实体经济改革的思路,具有很积极的意义。

  今年政府设定了五大任务:去产能(钢铁、煤炭)、去库存(房地产)、去杠杆(清理债务)、降成本(降低税费和融资成本)、补短板(增加公共服务、有效供给)。这其实也是未来五年政府的主要任务。其中去产能和去杠杆对短期经济有一定下行压力,而去库存、降成本和补短板,对经济有一定支撑作用。总体上, 政府依然具有较大的财政政策空间,货币政策也有一定空间,可以用来抵御经济下行风险,保障今年顺利完成6.5%-7%的经济增长目标。

  在五大任务中,最让人纠结的就是房地产的去库存。房地产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总额近四分之一,对经济整体的直接和间接拉动在15%-25%之间。过去几年房地产投资也是个主要投资中下滑最厉害的,严重拖累经济增长。另一方面,房地产库存仍在快速上升:今年二月房地产库存面积同比上升15.7%,达7.4亿平方米,相当于700多万套房子。更让人忧虑的是,目前在建面积高达60亿平方米。笔者估计我国目前每年住房需求大概在800万套左右,巨大的房地产库存和在建面积表明房地产部门未来几年将持续低迷,房地产投资很可能持续较长时间的负增长。全局性的房地产供应过剩和一线城市房价朝泡沫化发展,形成鲜明对比,若应对失当,可能触发系统性风险。

  在去产能方面,政府已经把钢铁和煤炭作为主要目标,未来五年钢铁产能要去掉1-1.5亿吨,煤炭产能要去5亿吨。今年政府也安排了1000亿元资金经费,应该大体上可以保证下岗工人的安置费用。这意味着未来五年这两个部门每年大概需要压缩3-4%的产能和新增30-40万的下岗工人。去产能比较艰巨的任务,但是目前去产能步伐明显太慢,不利于经济的快速出清。比较典型的例子是黑龙江大型国企龙煤,年产量5000万吨煤炭,职工25万人,年工资总额达100亿元;但是人均常量只有全国1/3,简单的算,龙煤有大概有17万富余人员。去产能,释放低效率国企挤占的资本、土地和劳动力资源,已经是迫在眉睫,时不我待。

  去杠杆和去产能很大程度上是一个问题。今年M2目标达13%,政府依然需要用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稳定经济和为改革创造条件。在市场经济下,经济衰退时期,企业部门去杠杆一般靠企业破产勾销债务以及私人部门主动偿还债务降低负债率来实现。我国特有的国有企业贷款软约束使得企业部门不能自动实现出清,“僵尸企业”不断挤占更多的信贷资源,企业部门杠杆率不断攀升。这个时候,只能依靠政府主导的国有企业改革,让无效率企业退出市场。国企改革和去产能过程的缓慢,使得降低经济体的杠杆率变得极为困难。

  降成本则会进行得比较顺利。政府尚有较大的财政政策空间,中央加地方的公共债务总额大概在GDP的40%左右,远低于其他主要国家。另外,存贷款基准利率都还有一定空间可以下调,特别是贷款利率,可以降得更多,以支持实体经济。补短板的政策,在增加公共投资方面也比较容易进行;但是难点在于推进供给侧改革,完善市场机制、增加有效供给,这会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金融改革今年应该会有所延缓。过去几年利率市场化、人民币汇率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给实体经济带来的实质性好处并不显著,在某些地方反而增加了金融风险。股票市场目前也还没有完全从去年的股灾恢复过来,注册制的发行也因此被务实性的推迟。今年最值得关注的依然是人民币汇率。央行已经明确用一篮子货币来稳定市场预期,近期也取得比较好的效果。笔者分析,过去一年的资本外流主要是用于偿还外债,也就是对过去几年套利(CArry trade)交易的扭转。目前这个过程已经基本过半,这方面的资本流出压力已经不大。但是,在证券投资和长期资本项目下的资本流动,则起决于未来经济发展的前景。在短期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改革改善长期基本面和投资条件,资本依旧会有较大外流压力,届时人民币参照一篮子货币的机制也会面临严峻挑战。根据IMF的标准,我国大概需要1.8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我们目前有3.2万亿美元,如果资本外流较快的话,外汇储备大概还可以保证1-2年内人民币汇率不出问题,这也是推进改革的宝贵窗口。

  总的来讲,今后几年政府的主要任务都会是推进改革,任务比较艰巨。尽管如此,改革的进程还是稍嫌慢了些,低于市场预期。比较缓慢的改革,经济整体会比较平稳,也可以比较好的控制金融风险;但是,如果改革速度低于风险累计速度,未来的经济金融条件将更加恶化。相比之下,比较快速的改革,虽然可能出现的一定的短期经济下滑,但是好处是未来几年经济可以比较快的复苏;而且在政策储备工具还比较多的情况下推进改革,可以比较好的防止系统性风险爆发。对于政府政策的考验,就是如何在这两条路径之间权衡,抉择一条比较好的路径,平衡短期经济增长、风险和长期经济增长的关系。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金融界网站刊发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键词阅读:中国经济 去产能 去库存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