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总统大选看美国社会竞争和“高考”改革

1评论 2016-03-21 04:22:0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打板粤泰股份错在哪?

  SAT考试规则的改变,旨在减少以数学能力著称的美国亚裔尤其华裔的相对竞争优势。可以说,这次SAT考试改革,已经不单是帮助黑人和拉美裔考生,而有提升白人教育竞争力的意图。

  于时语

  与北欧芬兰等国甚至加拿大的WASP(白种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人口对比,美国WASP群体的教育落后无法找到生理原因,而不能不寻求社会文化因素。丧失刻苦的求知精神,似乎是个显著特征。去年在泰国清迈举行的第56届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中,美国自从1994年后,时隔21年再度夺冠,引起广泛关注。今年最新一期三月号《大西洋(行情600558,买入)月刊》发表长文,不无得意地报道美国中学数学尖子人数急速增长。这些利好消息掩盖的,是美国近年数学尖子大多乃是亚裔的事实,尤其是美国数学奥赛代表队,简直称得上是“华裔军团”。

  对比之下,前几年有美国教育家在《纽约时报》上呼吁:对大多数美国中学生废除代数课程。主要理由是代数成为美国高中生毕业的最大障碍!这里“代数盲”的主体便是WASP族群:在田纳西、新墨西哥等州,不能“熟练掌握”代数的白人学生比例达到40%。在白人为主的俄克拉何马州,三分之一中学生代数不及格。全国范围内,“甚至一些好学校的有才能学生也无法掌握代数,更别提微积分和三角了。”这与美国大量华裔子女都在高中选修“大学先修(AP)微积分”课程,实在是极大的反差。

  WASP族群不甘心失去他们的社会地位

  2010年,美国有位白人家长在子女学习压力造成心理疾病的刺激下,摄制推出纪录片《终点茫然的竞赛(Race to Nowhere)》,哀叹中学生“学习负担过重”,引起很大的反响和共鸣,在美国40多个州广泛放映,以及主要媒体的评论报道,后来还加上多国外语包括中文配音国际发行。《大西洋月刊》毫不客气地把这些“慈母”与“虎妈”对比,指出“既要一个低压力的快乐童年,又想进常春藤”,是鱼和熊掌都想得兼的梦幻。《华尔街日报》则挖苦这些要求“减负”的“慈母”,她们批评的“死记硬背”,正是培养她们同时要求子女掌握的“批判性思考”的知识基础。美国教育的问题,是这些“死记硬背”教育还是太少。《华盛顿邮报》的教育问题记者马修斯(Jay MAThews)比较中肯,指出这部影片缺乏真实数据,而只是煽情。影片对教育竞争的一条主要指责——美国中学生家庭作业负担太重,与统计事实正好相反:美国高中生每天平均花费3个半小时在电视和其他娱乐上,家庭作业时间只有42分钟。这才是过去30年中,美国中学生在读写算三方面成绩都止步不前的原因。去年9月,《华盛顿邮报》报道SAT平均分数降低到2005年以来最低点,是另一例证。

  面对全球化的竞争压力,大批白人父母都对教育竞争持续激化抱有与上述影片类似的躲避心态,诸如逃离亚裔子弟集中的学区,以及近年来声调越来越高的“拒考”运动。美国教育竞争的终点其实非常明确——通过精英教育进入社会上层。可是对越来越多的白人,这一终点日渐“茫然”。《终点茫然的竞赛》的导演不无阿Q精神地继续鼓吹:美国教育改革应该避免国际对比,而是追求自我塑造。《华尔街日报》在总结WASP群体不断没落的原因时说得好:“许多人就是变懒了。”

  当然,任何族群都不会心甘情愿地让出优势地位。近年美国的茶党人运动,连保守的《华尔街日报》也承认,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中下层WASP族群对他们正在失去的社会地位的反动。今年总统大选,左右民粹主义领袖都依靠低教育白人选民呼风唤雨,特别是煽动排外主义(主张大批驱逐非法移民的特朗普不提,《华盛顿邮报》指出:桑德斯的竞选高招,便是向蓝领劳工宣传“自由贸易”剥夺了他们的工作职位或压低了他们的收入),更代表了WASP族群“夺回我们的美国”的呼声。

  今年大选领先候选人的教育背景,说明美国精英教育体系确实是有效的人才选拔机制,这也包括了标准化“高考”。其他不说,哈佛大学采用SAT考试的第二年(1935年),就在高分尖子里选拔录取了未来的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托宾(James Tobin)。为什么“高考改革”之声还是不绝于耳?以至于出现最新版的SAT考试呢?

  本轮SAT考试改革主因:提升白人教育竞争力

  这里首先有商业竞争因素。老牌的SAT考试市场被后起的ACT考试不断蚕食,2012年考生人数首次超过了SAT。SAT感到“与时俱进”的巨大压力。但是按我的看法,“高考改革”的真正推手,是美国教育竞争中日渐落后的群体。他们把教育竞争中的失败,怪罪于“游戏规则”,而力图通过改革规则,而不是自身的教育水平和成就,来增加社会上升渠道和社会竞争力。

  廿多年来,SAT考试经历了三次重大改革,每次改革都有其特色“理由”。但是总的趋势一言以蔽之,便是“减负”。两年前当高校理事会宣布最新一轮SAT改革时,《华盛顿邮报》社论就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一“减负”动机。ACT考试不断抢夺SAT考试的市场,一个重要原因也是考生们普遍认为前者比后者容易获得高分的看法。“减负”的一个直接结果,便是降低高分的门槛,这显然是对擅长考试的华裔和亚裔不利的发展。

  SAT考试一开始是作为测量“先天智力”的“智能测试”,以后逐渐演化为“智能测试”和“成就考试”的某种组合。这次最新改革,便是更加偏重“成就考试”。长期以来,对SAT 考试的主要批评是“种族偏差”,尤其是黑人和拉美裔学生的平均成绩显著低于白人,成为这两个少数族群常年抱怨社会机会不均的口实。这其实是SAT 考试的社会经济地位偏差的一部分,也即SAT 成绩好坏与考生的家庭收入高低有明显的正相关关系。所以SAT 考试历年来剔除了不少明显有文化和经济地位偏差的内容,例如提到上流社会人士才玩得起的马球,以及其他少数民族不熟悉的词汇,以增加考试的“社会公平性”。

  在这样的背景下,最新SAT考试的改革内容值得特别关注。猜错的回答不再扣分,以及不再规定必须考试作文部分,都确实属于“减负”。虽然美国中学生的写作能力普遍下降,是个令人担心的趋势,以致许多大学必须为新生开设写作补习班。《纽约时报》曾经为此发起专题讨论。传统语文阅读部分,新试也明显易化,特别是不再要求考生记忆许多英语不常用的偏词怪词。新的数学部分因此显得有点“意外”:虽然出于“减负”,取消了比较高深的数学概念,但是却出现数学考试的“语文化”,也即出现大量需要详细阅读的“应用题”。《纽约时报》引用一位升学辅导专家的评估:“新的数学考试有五成是阅读理解。”

  按照我的解释,这是明显的游戏规则改变,旨在减少以数学能力著称的美国亚裔尤其华裔的相对竞争优势。《纽约时报》月前一篇专题报道,尤其提到亚裔的英语阅读成绩低于白人的事实,部分证实我的这一观点。这揭示这次SAT考试改革,已经不单是帮助黑人和拉美裔考生,而有提升白人教育竞争力的意图。后者因此是这次“高考”改革的主要动机。(编辑 李二民)

关键词阅读:美国教育 传统语文 社会文化因素 社会机会

责任编辑:郭亮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