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晓谷:丧失基本功能的中国股市对投资人有害无益

1评论 2016-02-19 10:02:00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童晓谷 打板族爽了!

  编者按: 同在一个市场,共怀美好期待,建立一个可自我调节、有序发展的A股市场,这不仅是监管层要深思熟虑的事情,更需要听到专业人士、一线工作者、投资者的声音和建议。为此,金融界网站举办“问计A股振兴之路”有奖征文活动,集思广益,广纳谏言,为中国股市良性发展之路鼓与呼。

  作者:童晓谷

  2016年1月下旬,寒潮席卷大半个中国,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而比寒潮更凉的,是中国资本市场投资人的心。 对于投资者来说,噩梦始于2015年6月间突如其来的股市暴跌。这是中国股票市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投资者损失最重的一场灾难。

  进入2015年,在当局以及官方媒体的引导和鼓动下(鼓励投资者用一个身份证开立20个证券账户、扩大融资融券杠杆、高调宣扬“改革牛、不差钱”、“4000点只是牛市起点”、“三年大牛市才刚刚开启”等等,不一而足),投资者蜂拥而入,股市一路上行,6月12日沪市上行至5178点,A股市值达到75.99万亿元。

  然而,6月15日,在监管层突然报复性去泡沫、强力去融资杠杆的主导下,上证指数从5170点掉头向下,当日大跌103点,此后几个星期,市场迅速陷入极大的恐慌和大面积踩踏之中,中国股市的灭顶之灾开始到来。

  6月15日-7月9日,大盘急速下跌。上证指数在18个交易日内暴跌1803点,跌幅近35%;雪上加霜,祸不单行。就在股市哀鸿遍野之际,8月11日,央行突然宣布人民币美元一次性贬值近2%,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在一片猜疑中手忙脚乱地做出了各不相同的反应。

  面对中国特殊体制下的治国理政战略和充满不确定性的“经济新常态”,国内外市场对这次突如其来的人民币大幅贬值的目的和影响、以及当局后来为阻止继续贬值所做的努力和付出的代价,至今仍存在各种不同的解读与猜测。试图阻止人民币过快贬值的努力反过来加剧了市场的预期担忧情绪。

  显然,政策当局蹩脚的市场沟通、前后自相矛盾、难以自圆其说的汇率政策导致投资者加深了对经济前景的担忧。

  受到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和资金外流扩大的影响,股市开始了又一轮暴跌,惊魂未定的投资者遭受了又一轮洗劫。8月18日-8月26日,上证指数在7个交易日内再次下跌1155点,跌幅达29%。沪市8月26日创下新低2850点。 6月15日至8月26日52个交易日中,有21个交易日指数大幅下跌,沪深两市2813只股票,竟然出现了17次千股跌停,期间甚至几次出现逾两千只个股跌停的惨状。市值蒸发超过20万亿。

  此后,经过病急乱投医、手忙脚乱不计代价不顾隐患不管漏洞的强力救市和金融反腐、清查“内鬼”的行动之后,股市有所反弹,沪市12月23日回到3684点。

  然而,政策漏洞接二连三,2016新年开始实行的熔断机制,7天4次熔断,15分钟最短交易记录等等世间罕见之荒唐景象,又一次让A股一个月内再次暴跌一千多点,跌幅超过22%,市值再次蒸发14万亿,股市人祸暴露无遗。

  短短七个月,客观上由当局自导自演的从“疯牛”到“病熊”的中国股市,从2015年6月12日的5178点到2016年2月15日春节后第一个交易日的2746点,A股已经下跌2432点,跌幅高达47%,超过35万亿市值飞灰烟灭。投资者遭受的巨大损失、承受的痛苦与不幸难以想象,岂能是当局轻描淡写的一句“由于前期上涨过快,市场因此出现大幅波动”所能够掩饰与解释的。

  当下,股灾仍在发酵,其对中国经济和民心的伤害程度,至今仍然难以估量。

  可悲的是,出于维护政府自身利益和对现行体制善于大事化小能力的单边自信,政策当局与投资者对于股灾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2016年1月证监会高官的工作报告认为股市如此惨烈的下跌似乎只是一种迟早应该发生的意料中事,只是一场掌控中的市场大幅波动而已,而“波动”的原因仅仅在于几个所谓的“不成熟”之说。

  在投资者多次遭受大规模洗劫、几乎走投无路的时候,当局一度以噤声沉默应对市场的悲愤,然后,在几次展示国家形象的场合,领导人举重若轻、治大国如烹小鲜式的对股市连续暴跌的几句轻松点评,实在让人无语。

  其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国现行体制下公有制经济的本质与市场经济要求之间的矛盾以及当局要么不作为要么乱作为才是股灾发生的主要原因。

  当局建立中国股市的基本目的和基本功能是为了赋予上市公司用道貌岸然的手段直接融资圈钱、利用社会资本实现脱困和发展,股市的制度设计是为了帮助上市公司(大多数是国企)实现利益最大化。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投资者购买股票的目的则是要获得比其它投资更多的投资收益。因此,现行体制下建立股市的目的与股市投资者的愿望之间的矛盾是中国股市的基本矛盾和股市顽疾的根源。

  股市建立以来,随着以国有资产为主的机构投资者不断壮大,以及越来越多的中小投资人开始投资股票市场,股市规模快速扩大。多年来,以改革的名义先后推出的股权分置、股指期货、融资融券等政策、以及期指T+0交易、股市T+1交易等规定,充分保证了上市公司和机构投资者的利益,却忽视了为资本市场发展做出巨大贡献、投入和还在继续投入真金白银、承受巨大牺牲的广大个体投资者的正当诉求和权益。

  中国的股票市场中,大多数主要的控股主体是国有企业。国家资本控制着上市公司。这种控制使得中国的普通投资者所购买的国有上市公司的股权是不完备的。市场经济条件下,股市投资人除了应当享有分红的权利以外;还应当有选举权、被选举权、和改变管理团队的权利;以及参与讨论和决定公司的资本运作等重大决策的权利。可是,在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以及其他大股东一股独大或者几股共大的上市公司里,作为小微股东的普通投资者,这些权利事实上很难体现。

  本来,股票市场是市场经济的产物,没有投资人投资股市,股市就难以生存和发展,而上市公司需要有好的经营业绩,才能吸引投资人的价值投资,因此,保护投资者尤其是数量广大的个体投资者的正当诉求和权益,应该成为政策当局制定股市政策和交易规定的主要出发点。然而,二十多年来,现行体制下的中国股市却让大多数个体投资者一次次遭受“割韭菜”、“剪羊毛”式的洗劫,为本应由政府和上市公司承担的经济风险买单。

  股市的基本矛盾使得A股的一些制度死结难于解开。二十多年来,权力经济运行需要A股实行审批制,在已经上市的2813家公司的审批过程中,没有人能够知道究竟发生了多少权钱交易。现在,市场经济要求A股要搞注册制,这是完全必要的。但是如果没有功能完善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没有能够认真实行的严格的退市制度作保证,注册制只会带来更多的投机,更多的欺骗与造假,甚至引发A股大幅下跌。

  A股市场另一个吊诡而荒唐的常态是,国内经济长期中高速增长,A股超高速下跌;国外股市大涨A股不涨或小涨;国外股市不跌A股跌;国外股市小跌A股大跌。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陷入衰退,而美国股市却一路上涨,道指从2008年中的5900多点上涨到2015年中的19000多点,七年间翻了三倍,美国两亿多股市投资人分享了七年牛市和经济复苏的成果,有了实在的“获得感”。四轮货币量化宽松与保持七年牛市是支撑美国经济走出衰退走向复苏的重要手段。可是在此期间,虽然中国经济一枝独秀,连续七年高速增长,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复苏的领头羊”,而A股却从2007年10月的6142点一路跌至1624点,然后陷入七年的大熊市,成为世界股市的“领头熊”。面对这种不可思议的奇葩股市,股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无处呐喊、欲哭无泪。

  在世界各主要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国家,制度完备的股票市场在经济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上市公司通过股市得到融资,投资者通过股市获得投资收益,政府获得税收。而在权力决定要素配置的现行体制下,中国股市已经丧失了基本功能,已经沦为一个各种利益集团名正言顺实行集体金融诈骗的场所,一个上市公司不择手段只顾圈钱不愿分红、大股东和高管肆无忌惮减持套现、低吸高抛的内幕交易猖獗不止、僵尸企业难以退市、没有长期的价值投资只有短期炒买炒卖、换手率极高的中国特色大赌场。

  二十多年来,在政策当局的调控下,在各方参与的股市博弈中,上市公司圈到了几十万亿资金、成百上千的大股东和高管们通过减持套现拿到了上万亿的天量现金(仅2015年上半年,减持套现高达6千亿元),政府每年获得了大幅增加的以千亿计的印花税(2015年为2252亿元,增幅超过200%),证券公司和各类机构投资人得到了旱涝保收的丰厚的手续费,而股民,只有股民,则在漫长的熊市里煎熬等待,然后在短暂的牛市里追高被套,最后总是在突如其来的连续暴跌中痛失老本。

  让人深感无奈的是,国人赌性与生俱来。幻想一夜暴富的股民一旦进入了股市赌场就很难清醒退场,亏损以后总是幻想有一天会时来运转,或者期待当局会一声令下扭转乾坤,于是,越亏越赌,越赌越亏成了大多数股民的不二选择。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股灾之后A股开户数2016年1月竟然创下一亿零三十二万历史高位的奇葩现象。

  由于中国股市的基本矛盾所决定,当局建立股市,需要有投资者投资股市,为上市公司利益和国家经济做贡献,仅此而已。而股民投资股市是股民的个人行为,用的是个人自己的钱,当局设局让股民自己进场炒股,但从不保证股民投资会有收益,是赚是亏都是股民自己的事,股民亏得再多、血本无归甚至倾家荡产,与上市公司和当局没有半毛钱关系。只需一句“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就足以应对所有在股市里一次次遭受洗劫的“股民朋友”。

  在公有制经济条件下,在复杂的利益驱使下,当局不可能有积极性也没有能力制定切实可行的严刑峻法来保护广大个体投资人的利益。

  二十六年的A股历史表明,个体投资者对股市总是享受不到“获得感”。亿万投资者期盼通过投资股市来实现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并不是当局的奋斗目标。显而易见,只要股市的基本矛盾仍然存在,只要体制不改变、法治不健全、制度不完备、顽疾不根除,丧失基本功能的中国股市对投资者定当有害无益。

  (本文参加金融界网站“问计A股振兴之路”征文活动,文章著作权由作者童晓谷享有,非本网合作版权方 请勿转载。如果您也对A股市场有好的建言献策,抒发心中愿景,可将文章发送至plan@jrj.com.cn邮箱,参加征文投稿。)

  相关专题:金融界网站“问计A股振兴之路”征文活动

关键词阅读:振兴A股征文 改革牛 股灾 融资手段 剪羊毛

责任编辑:郭冀川 RF13327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