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真正的风险点在何处?

1评论 2016-01-26 07:08:33 来源:商业见地网 作者:文昊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中国真正最大的风险并不在经济,而是两大地缘政治风险。

  2015年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四次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长率。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此前表示,全球经济发展已到了一个值得各国高度关注的“风险点、警戒线”。

  众所周知,在经历35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经济将软着陆,但着陆点仍遥不可见。尽管相信中国政府将实施足够的政策杠杆来阻止全面的经济危机,但中国仍面临陷入长期增长下行的风险。

  总部设在北京的华创证券估计,用于偿还利息的贷款债券和影子金融规模今年可能成长5%,达到创纪录的7.6万亿元(1.2万亿美元)。

  已故美国经济学家海曼 明斯基将这种借入资金偿还利息的做法称作“庞氏融资”,认为这是一种不可持续的信贷成长形式,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虽然央行一年内六次降息,公司债借贷成本降至五年低点,令企业的债务负担有所缓解,但内地在岸公司债市场今年的违约数量仍然从2014年的仅有一例上升到了6例。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和尼尔森公司联合运营的需求研究所报告预测,2015年至2020年中国经济年均增长4.5%;若政府能利用政策机制避免大的灾难,2020至2025年平均增速为3.6%。

  不过,中国真正最大的风险并不在经济,而是以下两大地缘政治风险。

  首先是南海。南海局势之所以越来越复杂,一个主因是域外大国尤其是美国在中国和其他域内国家的领土争议上,发现了一个极好的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机遇。

  华盛顿利用这个战略机遇的方法既老到也简单,这就是鼓励南海各申诉国保持对中国的强硬姿态,挫败北京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战略,迫使北京提前摊牌强硬出击,以便美国“渔翁得利”。

  但第一个回合下来,中国可以说是基本小胜一盘。“981”钻井平台危机的化解,适度缓解了南海军事持续紧张的状态。

  尤其是北京及时提醒越南党政领导人警惕美国利用越南的真正动机以及华盛顿操纵越南“颜色革命”的现实风险,使河内开始转弯。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协主席俞正声去年12月底出访河内,将中越两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共同利益远远大于领土争端的逻辑清楚地勾画出来。

  要么继续与中国对抗,冒着“亡党亡国”的风险充当美国在南海遏制中国的“马前卒”,要么接受北京的邀请继续做中国的“好邻居、好朋友、好同志、好伙伴”,这是当时摆在越南面前的两个战略选择。在北京“利益共同体”思想的影响之下,去年年底中越关系终于实现了华盛顿极不愿意见到的阶段性突破。“管控好海上分歧,努力采取措施不使争端扩大化、复杂化”、“积极探讨解决南海争端的办法和机制”成为了两国政府的新共识,河内转弯的速度之快,这一点是美国政府没有想到的。

  华盛顿在越南的这次失手,使美国利用越南南海领土诉求牵制中国少了一个得力的地缘政治抓手。所以,一开年奥巴马政府就转移阵地,试图重新打造新的地缘政治杠杆力,重点培养对象是菲律宾。1月中旬,美国主管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访问菲律宾,大谈南海紧张局势,并为菲律宾打气,担保一旦在南海发生武装冲突,美国将毫不犹豫选择站在菲律宾一边。

  值得警惕的是,美、日、菲似乎正在打造一个对付中国的南海行动共同体。今年的1月29日至31日,菲律宾防长加斯明访日并签署了加强日菲防卫关系的备忘录。这实际上是一周前菲律宾与美国第五次战略对话的日本延续,双方信誓旦旦要加强美菲安全合作,共同对付南海争端的挑战。

  菲律宾甘当美国在南海地区遏制中国的棋子,但马尼拉的地缘政治分量毕竟太小,美国还要拉上一个更强大的伙伴垫底,这就是日本。日本这个南海域外国家如果加入美国的南海对华遏制战略,将对东北亚和东南亚的地缘政治产生新的冲击。

  继美国派出“拉森”号进入邻近中国南海相关岛礁12海里之后,日本方面也出现了要派军舰进入南海巡航的舆论。打出的旗号,同样也是维护航行自由,即使南海的航行自由从来就不是一个问题。

  评论人士李开盛认为,对日本来说,派军舰进入南海巡航确实是一次不错的投机机会。首先,在美国急于拉拢盟国牵制中国的情况下,加入美国领导的巡航队伍有利于体现日本作为盟友的重要价值,在对美的政治经济甚至经济关系中获得更大的筹码。

  其次,在与中国存在钓鱼岛争端的情况下,通过巡航有利于使南海争端成为持续的热点与中国的麻烦,牵制中国的战略与战术上的注意力,从而减少在钓鱼岛问题上面临的压力。日本一直致力于帮助菲律宾、越南提升海上监控、巡逻甚至军事能力,其目的也在于此。

  最后,更长远的意义在于,在日本一心要重新成为军事大国、在军事上进一步走出去的过程中,南海巡航提供了一个最为恰当的借口。从二战侵略历史来看,南海一直是日本想控制的战略要地。但在南海争端背景下,原来受过日本侵略的东南亚国家对日本的戒心大大降低,有的可能还持欢迎态度。

  日本防卫相中谷元近日在夏威夷访问时称,日本自卫队考虑引进美国陆基拦截系统萨德(即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日本防卫省称,这是防卫相首次明确表示将研究引进萨德。

  日本一直是美国加强东北亚反导链条的重要环节,美国试图在日本部署萨德,对中国和俄罗斯发射的中远程导弹进行更有效的拦截。目前美国的意图很明确,因为萨德最根本的特点是它可以有效拦截中远程导弹。所以,美国和日本就是拿朝鲜做幌子,潜在的防范对象是中国和俄罗斯。

  近年来,日本一直以防御朝鲜弹道导弹为借口,发展超出自身需要的导弹防御系统。这次美日之所以可以迅速达成萨德在日部署的意向,是因为日本对美国所期待的军事行动的认同和表现出的配合意愿,这使美日军事同盟关系进一步密切。

  美国和日本想在南海问题上更深地捆绑在一起。美国希望日本能够以一定的态度、一定的姿态介入到美国在南海的相关行动。作为回报,美国把最先进的反导系统卖给日本。所以下一步日本即使不明确地和美国绑在一起在南海出现,它恐怕也会深度介入南海事态。

  从现在的形势可以看出,安倍日前在马尼拉参加完APEC会议后,马上就会见了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双方签署了一个装备与技术转让协议。

  另外,日本和越南也将就让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船停靠南海重要通道金兰湾越南海军基地达成共识。这样看,日本将来深度介入南海的企图非常明确,而这很可能就是目前美日能够迅速达成萨德系统部署日本的很重要的原因。

  商业见地网此前提及,自安倍2012年上台以来,国防支出增长逾5%。面对中国的崛起,军费几乎成了日本政府唯一增长的一块支出。

  日本防卫相关费用2016年度将再次突破5万亿日元,将增强应对2016年3月安全保障相关法律实施后的新任务的防卫装备品等。

  而防卫省申请了5.911万亿日元(约510亿美元),包括美军整编经费在内的总额创出历史新高,最大重点是加强离岛防卫。

  考虑到日本首相安倍重视积极的和平主义和安全保障法制等外交与安保政策,日本政府其他相关部门也正在不断积极提出申请。

  这是日本在安倍任首相后的第四个年度,也是日本国防支出连续大幅增长的时期。如果此预算在国会通过的话,将是日本连续第4年防卫预算递增。

  日本此次国防费大幅激增的特点,是根据新的安保法打造执行新的作战任务所需的军事力量,也就是主要用于各种现代化武器的采购。

  比如最重要的是,在2016年度将接受第7艘“苍龙”级AIP潜艇,并下水第9艘也可能是最后一艘这。

  在水面舰艇方面,将采购一艘“爱宕”改进型“宙斯盾”舰,以扩大日本的海上防卫能力。

  此外,日本将继2015年度之后购买第2架E-2D预警机,该机可用于行使集体自卫权,同时在日美导弹防卫合作上必不可少,例如探测瞄准美舰的导弹等信息,还与海上自卫队的“宙斯盾”舰可情报共享。

  此外,为应对中国强化海洋战略,日本还将持续加强离岛防卫力量,将批量采购可迅速运送登陆部队的12架MV-22“鱼鹰”垂直起降运输机、用于离岛登陆作战的11辆AAV7水陆两栖车、以及具备可媲美坦克的火力且能高速移动的36辆13式机动坦克等。

  还有,日本还计划加快引进对潜艇打击能力很强的17架SH-60K反潜直升机,以及6架可大幅提高制空能力的F-35隐型战斗机,以及为了支持远程作战并可与美军实现的一体化作战的KC-46A新型空中加油机等。

  同时,经过历年的扩充,日本的军事实力也逐年上升。光看表面数据,自卫队只是一支很普通的军事力量,25万人的总兵力在世界上排不上前列,但日本自卫队却雪藏了堪称实力一流的军事力量。

  据资料显示,日本自卫队十分重视军官、士官等骨干的培养。由骨干力量组成“架子”,战时则可以迅速由预备役人员或紧急动员兵力迅速补充。

  国际时评知名撰稿人陈光文认为,一旦有事,几乎一夜间日本就能武装起一支近千万的正规军队,使其转瞬间成为军事大国。

  所以,美国军舰在南海打着航行自由的旗号巡航并不算风险,因为美国是中国的战略敌手,但不是具体的威胁。

  知名经济学家如松认为,对于中国来说,最大的威胁是日本,关于日本陆军的实力,最近几十年鲜有展示,但抗战时期的日军战斗力尽人皆知,这才是中国最大的威胁。

  事实上,有一个方向对中国来说可能比南海局势更危险,那就是中东恐怖主义!

  据报道,IS已在阿富汗东部基地组织的腹地夺取了4块地区,并建立了新省,实行哈利法统治。据时代周刊估计,目前大约已有1600人向伊斯兰国效忠。这些人一部分可能是来自于中东的IS,但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塔利班“变色”宣示效忠巴格达迪。

  阿富汗的IS是从2015年初开始活跃的,他们不但攻击阿富汗政府军,制造恐怖袭击,甚至还袭击塔利班。现在,这个组织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界的山区建立了训练营和基地。

  IS与东突在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实际上已经合流,东突以及从中国逃出去的一些极端主义份子,很多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都参与了当地的内战,已有很多实施恐袭的经验。这一部分人,现如今有借阿富汗向中国新疆渗透的迹象。前些时间,我国在新疆歼灭数十人的恐怖份子团伙,很大部分都是来自于阿富汗。

  很显然,一旦IS在阿富汗立足并获得长足发展,考虑到其中的东突因素、大国战略因素及大国博弈因素,这些人必会威胁中国西部边境的安全及中国的国家战略。

  IS到哪里,哪里就是恐怖袭击频繁,在IS看来,整个世界只要是异教徒都该杀、该奴役,他们没有人性,他们要的就是通过恐怖袭击来制造地区混乱,并通过地区混乱来吸纳新的极端主义者(混乱是极端主义发展的温床)。这也就是为什么美欧支持IS他们依然会对美欧搞恐袭的根本原因。

  至于美、土等国支持IS,也不是真的是支持IS真的成为一个国家,他们的目的是想利用IS推翻巴沙尔政权,然后他们再消灭IS渔翁得利。

  IS对其它国家态度如此,对中国也会如此,考虑到他们已经渗透到阿富汗,下一步的渗透目标将必然包括中国。

  IS地处中亚腹地,向南威胁巴基斯坦会影响到中巴经济走廊,向北威胁中亚国家,这南北两条线是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核心线路。

  一旦该地区被IS恐怖分子困扰,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将会受到严重影响,我国在中亚、南亚的很多投入有部分打水漂的风险。

  真若如此,中国失去的不但是国家安全,还将可能失去战略发展的时间。评论人士占豪称,随着IS在阿富汗的发展壮大,对中国及中国的国家战略的威胁会越来越大。

  另外,多家印度媒体3日报道称,“伊斯兰国”(IS)把印度列为最新的征服目标,甚至点名印度总理莫迪,称他曾召集国内仇恨穆斯林的民众发动反穆斯林战争。

  显然,伊斯兰国已经将势力扩展到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现在,“伊斯兰国”在印度已经渗透到印控克什米尔地区,而阿富汗,随着美军开始撤出,阿富汗政府根本无法控制局势,当美军继续撤出之后,伊斯兰国的分支机构在阿富汗攻城略地进而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就毫不意外。

  而巴基斯坦,一直以来都是恐怖组织的窝点之一,加上部落势力强大,伊斯兰国在这个国家取得超常发展的可能性也很大。

  巴基斯坦、印度、阿富汗都与中国接壤,特别是印控克什米尔和巴控克什米尔,与中国只是”一墙之隔“。

  现在,伊斯兰国在这几个国家还没有建立正式的政权,当形成伊拉克一样的割据状态之后,中国的边境地区就可能是战火纷飞。(商业见地网

关键词阅读:大国博弈 风险点 中国的崛起 空中加油机 IS

责任编辑:徐秀 RF12298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