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远征:量化宽松已到尽头 全球经济仍需依靠结构改革

2015-11-18 13:34:00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张仙 涨停板套利三天赚20%

,当前量化宽松政策已经走到了尽头,最终还是需要依靠机构改革,结构改革最核心的就是体制改革,寄希望于这种改革对世界经济有新的推动,特别是新兴产业、新兴技术的出现,对世界经济有新的推动。

  金融界网站讯 11月18日,财经年会2016“预测与战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召开,金融界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全程报道此次盛会。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在发言中表示,世界经济进入了新阶段,这个阶段并非周期性,更可能是一个新状态。

  IMF将这个状态定义为“新瓶颈”,曹远征进一步解释称,这意味着,未来的世界经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是低增长,低通胀,而各国则是继续推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来维持这样的经济形势。

  但曹远征表示,当前量化宽松政策已经走到了尽头,最终还是需要依靠机构改革,结构改革最核心的就是体制改革,寄希望于这种改革对世界经济有新的推动,特别是新兴产业、新兴技术的出现,对世界经济有新的推动。如果从这个角度观察,用传统的说法,全球经济寄希望新的科技革命,新的科技革命创造新的土壤,新的环境。

  以下是文字实录:

  曹远征:谢谢。国际金融危机过去七年了,七年中间,各国政府做了很多工作,但似乎这个危机并没有过去,经济复苏的前景依然是比较渺茫。于是我们看到,即使在巴黎受到恐怖袭击之际,在土耳其召开的20国峰会主题不变,还是经济增长。

  而且说,还要继续进行宏观政策的协调,推动世界经济更加平衡的增长。它预示着经济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或者进入新常态,而这个新常态不是个周期性问题,可能进入一个新的状态。

  IMF在描述世界经济中间有一个新词,新瓶颈,如果这是一个新的状态,这个状态很可能预示着这么一个结果,未来的世界经济在相当长的周期中间是个低增长,低通胀,各国的政策是一个低利率的政策,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希望把这个过程能维持下去。

  如果这是一个新状态,我们注意到有两个风险在显现:第一、从2012年开始,世界贸易的增长速度低于GDP的增长速度,这是过去不敢想象的。在全球化的时代,有两个最主要的指标,GDP是增长的,但国际贸易增长速度是远远快于GDP增长的,国际金融发展的速度是远远快于国际贸易发展的速度。如果连续三年,世界贸易增长的速度低于GDP增长的速度,意味着保护主义可能会成为一个现实的危险。于是我注意到,在20国峰会中间,习近平主席的发言特别指出了这个数字,连续三年国际贸易增长速度低于GDP增长速度。

  第二、各国采取了很多政策,经济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复苏,但杠杆率持续提高。格林斯潘教授也提到了这个问题,不仅美国债务对GDP比例在持续提高,中国也是。换言之,这个提高过程中,经济没有一个持续的态势,是不是会出现新的风险?很多经济学家已经在讨论明年会不会有新的金融动荡。

  跟过去相比,可以看到,宽松的以总需求为导向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是否已走到尽头,全球是否在改弦更张,那就是结构改革,结构改革最核心的就是体制改革,寄希望于这种改革对世界经济有新的推动,特别是新兴产业、新兴技术的出现,对世界经济有新的推动。如果从这个角度观察,用传统的说法,全球经济寄希望新的科技革命,新的科技革命创造新的土壤,新的环境。

  如果新的科技革命全球经济怎么样?我个人认为,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问题变成全球性问题,其实已经注意到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今年中国出口是负增长,进口是更加的负增长,于是出现了衰退性的顺差,而且今年中国国际收入资本项下开始出现逆差,这种现象对于世界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正在讨论之中。

  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中国的改革政策,与中国的可持续增长的政策,就变成全球所关注的问题。我们正是这种身份,这种新的状态,进入了世界的视野,讨论中国的问题,就是讨论世界的问题。

关键词阅读:结构改革 量化宽松 曹远征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