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哲:分享经济可开启中国经济新增长极

2015-11-09 02:09:13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张彬

  分享经济又称共享经济,近年颇受关注,它的产生背景原因是什么?分享经济有哪些优势特点?进一步发展分享经济还面临哪些障碍?就这些问题,记者专访了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副研究员、国家战略研究中心秘书长何哲。

  分享经济是商业模式创新

  记者:什么是分享经济?它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有什么意义?

  何哲:所谓分享经济,或者又称共享经济,是指将原先由于技术手段或者商业模式的限制而无法参与经济活动与经济流通的生产生活资源,通过新的技术手段或者商业模式投入到经济活动与经济流通中,重新产生经济价值与社会效益的经济模式。

  大力发展分享经济是我国经济转型的需要,是大势所趋。当前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由较高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过去几年的发展依赖大量的、集中式投资,充分利用人口红利,吃了一些资源环境的老本,利用国际市场。新常态以来,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出口下降,人口红利在削减,资源能源压力变大,长期以投资为导向,投资回报率降低,固定资产投资一块钱已经拿不回来一块钱。这种发展模式,使得我国的产业结构严重失调。未来经济发展的核心还是要依靠创新,一是技术创新,二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分享经济属于商业模式的创新,它改变了原来集中式的发展模式,不再依赖大量的集中的资源投入,它是充分调动现有的资源,不需要大量的投入。

  未来万物互联,分享经济也是物联网的一个发展阶段过程。应该说,分享经济开启中国经济新的增长极,是一种新的经济增长模式。

  互联网、支付、物流是基础

  记者:分享经济的发展在当下得以实现,条件是什么?

  何哲:刚才讲来,分享经济发展客观上是经济转型的需要,但是它的实现也需要一定的条件。第一是技术背景,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互联网平台的建设,搭建供需双方共享的平台,使得分享经济成为可能。第二是支付系统的跟进,虽然是共享,但是也要发生交易,因为是全国共享,这就涉及到支付平台,支付平台能跨越地域限制,及时、高效地完成支付,这是分享经济的保障。第三是发达的物流体系,高效运作的物流体系完成转送,使得分享经济发挥魅力。

  汽车、发电都可进入分享经济

  记者:分享经济在哪些领域已经开始发力?哪些领域会成为分享经济的突破?

  何哲:分享经济的核心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它和技术创新不同,它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调动了现有的资源。像目前出现的滴滴快的、优步、神州专车属于分享经济,滴滴快的、优步盘活的私家车,神州专车盘活的租赁公司车辆,都唤醒了既有沉睡的资源。智能电网也属于分享经济,通过家庭光伏发电,每个家庭都是一座小型发电站,自家需要用的时候就用,不用的时候就放在电网上共享,这也解决了当前光伏产业的产能过剩。

  国家建了那么多实验室,有些并未得到充分利用,完全可以实现共享,让科研设备保持最大利用效率。现在网约车只是运人,如果能够运货,将会形成庞大的物流体系,我们原来一直讲的物流空载等问题就解决了。产能过剩也可以用分享经济,通过建设一些制造资源共享平台,可以在全国范围内调动资源,企业可以不需要自己建设生产设施,充分利用现有的生产加工平台,降低资源投入浪费。

  具有节约、便利、创收的优点

  记者:作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的创新,分享经济有哪些优势?

  何哲:分享经济具有几个典型的优点,首先是节约。分享经济由于并不投入新的生产要素,而是将原先沉睡的经济要素重新投入到经济活动之中,因此,具有高度的节约性。对于我国这样一个人均资源相对短缺的国家,具有特别的优点。其次是便利,分享经济并不需要额外的投入资源和人力维护,因此,也具有高度的便利性,在普通的日常生活中,人们就可以完成分享经济。第三是效率,分享经济由于经济资源分散在社会各个角落,因此使用起来即时迅捷,可以极大提高全社会的经济效率。第四是环保,由于不需要额外的资源投入,分享经济在降低污染、节能减排方面产生了巨大的潜力。第五是财富分配的均等性。分享经济由于提供了普通人通过身边资源参与经济活动的渠道,因此产生了新的财富流通渠道,在提升普通群众收入方面具有极大的优势。

  创新本质上来自于不断的需求扩展,而分享经济通过人与人之间的关联,可以极大促进创新。现在我们能设想的分享经济还是有限的,放开需求,把既有的生产资源生活资源投入到社会需求当中,会创造出我们意想不到的可能。

  要打破固有模式与利益藩篱

  记者:大力发展分享经济还面临哪些障碍和瓶颈?

  何哲:尽管分享经济具有如此多的优点,然而,分享经济的发展在当前还面临着很多障碍。之前是技术手段的障碍,然而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障碍来自于原有固化的管理模式与利益藩篱,也就是体制机制的障碍。因此,发展分享经济,要着力于打破利益藩篱,建立新型的分享经济治理模式。

  在分享经济的发展上,必须突破原有的体制机制障碍,打破利益藩篱,是因为分享经济所需要调动的沉睡的社会资源,往往是分散在社会各个领域,各个角落,而这些领域角落都是被传统的地域、行业等固化的管理体制所束缚,从而无法参与到社会生产的大循环中。由于长期形成的管理体制,从而衍生出了固化的管理惰性与管理模式乃至利益藩篱。从而制约了当前分享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要调动沉睡的社会资源投入到社会生产中,就必须打破制约社会资源的原有固化利益藩篱与机制障碍,为分享经济发展创造条件。

  管理部门应改变思维和管理模式

  记者:对进一步发展分享经济,您有哪些建议?

  何哲:首先,要打破原有传统的管理思维与模式。面对分享经济,管理部门首先不能想的是突破了自己的管理格局和部门利益,而应该想的是分享经济是否促进了社会发展,提高了公共服务水平与保障了人民利益,并作出相应的调整。

  其次,构建新型广泛参与的治理体制。分享经济由于参与面广,调动资源大,原有政府单一的监管模式已经无法满足治理需要,而应该充分利用企业、行业协会、社会组织、媒体、公民监督等各种渠道实现对分享经济的秩序治理。可以说,分享经济能不能真正发展起来,取决于新型的治理体制配套措施能否跟上,促进其发展,而不是制约。

  第三,在网络有效治理的大背景下保障分享经济的公共安全。网络经济不一定是分享经济,但分享经济一定是网络经济,因为传统的手段很难实现沉睡资源的分享。因此,建立分享经济的安全监管体系必须与网络社会的有效治理相结合。通过有效的网络治理,保障分享经济的安全有效可靠。

关键词阅读:何哲 人口红利 增长极 光伏产业 经济治理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