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风险与地缘政治结成死结才是全球最大风险

2015-11-05 14:47:53 来源: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网报道 英媒称,还好,10月1日已经过去了,金融世界末日并没有到来。要知道,曾经准确预言1987年大崩盘的资深观察家马丁 阿姆斯特朗正是用和当初一样的模型,得出了10月1日将成为全球市场重大转折点的结论。甚至还有些投资者根据他的判断投下了赌注。

  据英国《卫报》11月1日文章称,遗憾的是,我们现在固然可以庆幸,但是有些东西恐怕终究是躲不过去的。全球金融领域当中,许多重要指标都在发出下行的警告,甚至有些专家认为,厄运已经到来。

  全球债务增长迅猛

  首先是不可持续的债务。2007年以来,全球债务总规模不断膨胀,增幅累计达到57万亿美元。债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5.3%,大大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在新兴经济体,债务翻了一番,而在发达国家,增幅只是三分之一多一点。

  约翰 梅纳德 凯恩斯曾经说过,金钱是连接我们与未来的链条,意思是说,人们现在怎样使用资金,其实是反映了人们对未来可能发生事情的判断。事实是,2008年危机以来,人们让信贷的扩张速度大大超过了经济本身,而这种做法只有在一种前提下才能说是合理的,那就是人们相信,未来会比现在富有得多。

  今年夏季,国际清算银行指出,一些大经济体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都急剧上扬,这严重脱离了历史常态。在中国、亚洲其他国家和巴西,私营部门借贷都急速膨胀,让国际清算银行的风险仪表盘亮起了红灯。在三分之二的情况下,这种红灯警报发出后三年内,会发生重大的银行危机。

  债务之所以会增长如此迅猛,最根本的原因还是2009年以来各央行创造出的12万亿美元免费或者至少是廉价的资金供应,再加上接近于零的利率。当资金的真实价格接近于零,人们最自然的反应就是能借多少就先借多少,其他的以后再考虑。

  大宗商品价格暴跌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各种真实物品的价格。油价首先崩溃了,从2014年中的每桶110美元直线降至现在的49美元,其间的小幅反弹被证明都只是插曲。接下来是其他大宗商品。铜价2011年时是每磅4.50美元,但到今年9月,却只有当初的一半。工业化七国当中,整体通货膨胀水平只是略高于零而已,南欧更是被笼罩在通货紧缩的阴影之下。根据荷兰政府指数,2014年12月以来,全球贸易交易量已经明显缩水,初级商品的全球成交额读数从一年前的150降至现在的114。

  在这种情况下,债务不断膨胀还想寻找某种合理性的授权,就只能指望我们将迎来一场生产率的惊人增长了。从科技进步来看似乎如此,但是在实践层面却不然。真正从市场得到丰厚估值鼓励的,其实是微型出租车司机的职业介绍公司。热钱追逐着那些拥有出色理念的计算机系毕业生,但是和以前的类似周期一样,我们到最后很可能也会看到,得到证明的不仅仅只有理念的出色,同样还将有资金的愚蠢。

  中国堪称是后2009年时代的全球复苏引擎,但是转速已经大不如前。日本刚刚下调了自己的增长预期,哪怕大规模的印钞行动也帮不了太多的忙。欧元区陷入停滞。即便是在量化宽松帮助下将复苏完成到七七八八的美国,当没有了量化宽松的拐棍,也是两腿颤颤巍巍。

  简而言之,正如国际清算银行经济学家们所说的,这是一个“债务水平太高、生产率增长太乏力、金融风险太吓人的世界”。我们不知道大崩溃将在何时到来,也不知道其具体的形式,但是我们确切地知道,膨胀的信贷,下滑的增长、贸易和价格,以及推动着资金不断从一个领域或者地区流到另一个发着高烧的金融市场,这三者显然严重地不相匹配。

  地缘政治风险巨大

  可是,真正最值得担心的,其实还不是经济风险,而是地缘政治风险。只要你知道各央行在危机之后印出了12万亿美元的钞票,现在都处心积虑地想要让别国为危机应对措施埋单,那么对经济风险,你自然也就很容易理解。可是,地缘政治风险,其实也并没有多难以发现。

  油价崩盘,是因为沙特阿拉伯想要摧毁美国的页岩行业。现在,尽管俄罗斯和美国的外交官在维也纳可以共坐对谈,但是他们的飞行员在叙利亚却是毫无沟通,各自打击各自选定的目标。欧洲原本就已经被希腊危机大大削弱,现在面对着难民潮,整个边境体系也陷于混乱,看上去已经不可能在任何领域有任何像样的作为了。

  因此,尽管泡沫破灭的威胁正在变得越来越现实,但我们这个世界的最大危险还不在这里。最可怕的,其实是经济风险正在与地缘政治日益纠结缠绕在一起,直至成为一个谁也解不开的死结。只有睁眼瞎程度可以和2008年前的经济学家们相提并论的政治家才会忽视,甚至无视这一危险。

关键词阅读:地缘政治 全球金融 经济风险 全球贸易 债务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