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蓝图激励股市担起历史重任

2015-11-05 01:01:09 来源:上海证券报

  在房地产宏观经济正面作用降低的时候,发挥经济活动中“钱”的作用就变得特别重要。作为高端服务业资金供给龙头的金融行业,必然进入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关键路径选择时期。要让金融业担当起服务产业由低端向高端高含金量方向升级的历史重任,就一定要充满发挥资本市场这个“钱途远大”的资金融通场所的作用,尽力挖掘沪深股市在支持经济和产业升级上的巨大潜力,这是五中全会所有经济政策顶层判断和主流经济走向一脉相承的逻辑。

  □温建宁

  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是 “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中首个百年奋斗目标,接下来的“十三五”时期,将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定性阶段。这幅未来5年中国改革开放大踏步推进的战略蓝图,将全方位地决定经济的走向和发展格局。

  观察宏观经济发展走向,离不开两个重大因素的深度分析:第一,是经济活动中最活跃的“人”的因素,其智力成分决定了经济中劳动生产率的高低,其创造特征决定了劳动成果的归属。分析清楚了人的创造性如何发挥,就知道了经济的效率高低;分析清楚了劳动成果归谁支配,就知道了社会公平的程度,也就明白了经济活力的再生源泉。

  另一个,是商品交易的那个“钱”的因素,其金融属性决定了生产过程的效率,其交易特征决定了产品的价值实现。分析清楚了钱的合理流向,就知道了市场的结构和组织形式;分析清楚了钱的交易效率,就知道了金融发展的真实水平,也就知道了交易效率的科学性。

  基于上述理由,笔者更愿意从宏观经济的国家战略角度看待五中全会的成果,认为会议确立的全面放开二胎生育的新人口政策,是从人口因素这个根本点上给中国经济注入最富有创造性的“人”的活力,是从最基础的位置上化解人口红利丧失的困境。在低生育率时代应对老龄化冲击和经济转型,关键是提高劳动生产率,人力资本投资是关键。发达国家之所以在劳动人口占比和GDP增速远低于我国时,仍能实现较高的经济绩效,就在于人力资本投资。因此,从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凸显了国家对人口资源的再认识,希望这能成为我国人力资本投资的起点。十年之后逐渐拉高我国人口的增长水平,进而演化为推动经济高速发展的贡献因子。

  但是,在五到十年的短中周期期间,尤其第十三个五年计划期间,经济还在累积诸多大问题,一时还难以享受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带来的好处,这就需要“钱”这个因素来建立起短周期的经济平衡,这也就是说,金融整个行业在此期间将要承担起衔接经济稳定发展的任务,以确保证经济能持续中速增长到下一个人口红利期。

  当前我国正处在经济发展的十字路口,也处在国家战略转型和发展的紧要关头,不断深化改革是国家战略更加贴近经济发展现实的必然选择。中国作为世界经济格局中最活跃因素,经济想要在转型的同时保持7%左右相对高的增速,遭遇了艰巨考验,经济体系稳定和重构都迫切需要政策给出“药方”,五中全会能在人口政策上做出了重大突破,确实可以说具有非凡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只要人口问题理顺,将来高素质的人口大量涌现,我国经济就不会在低水平、粗放型的道路上运行。高素质人才天然的创新能力和创新品质,必然提升经济发展中的科技含量,国家的创新能力和建设创新型国家就有坚实的基础,增强国家创新能力的内涵品质就能落到实处,中国经济就有条件和资本转入长效发展的路径,走品质化增长、精细化、集约化、国际化发展的路子了。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简称《建议》),系统提出了未来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本思路,“发展”依然是核心的关键词,因为追求经济发展仍然是我国最大的宏观战略,这既是一条贯穿于《建议》全部内容的主线,也是一条贯穿于改革开放全过程的主线,更是一条实现全民族强大富裕梦想的主线。

  与以往相比,《建议》最大的亮点是鲜明地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其中,创新主要是人的主观能动性的作用和发挥,把创新置于十字方针的首位,既强调了经济活动中人这个因素的重要性,也突出了经济转型的路径就是创新为代表的高科技成分,体现了对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渴求;还有把政策重心最终落在共享上,就体现了对劳动和劳动者的尊重,对创造物质财富的人的需求的充分满足,这是“十三五”乃至更长时期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的重大战略考量,彰显了经济迈上现代化进程更高阶段时的“发展新思维”。

  另一方面,国家的发展战略由国家所处的经济发展水平所决定。有什么样的经济水平和发展现状,就会匹配什么样的国家发展战略。如果仔细梳理过去的历史,可以发现我国经济发展很迅速,30多年已经走过了三个不同层次,并且产生过与之相适应的三大国家战略,即最初十年以“包产到户”解决温饱问题为特征的农业发展战略,中间十年以“企业改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为特征的工业发展战略,最近十年以“住房商品化运动”解决居住改善为特征的服务业发展战略,都有机地联系着改革开放这条宏观发展的主线,不仅是通过改革打碎生产力枷锁释放内部的创造活力,而且是通过开放创造产成品外销空间推动外部的环境友好,还是通过发展水平不断累积为产业升级准备的物质条件。

  当以房地产为代表的低端服务业发展到一定水平,绝大多数人的居住改善型愿望都将大体实现的时候,经济发展的过程和层次就必然要向上开拓,必然要与当前经济发展的需求建立相适应的通路,这就是将来要形成的高端服务业的战略势头,让高端服务业从融入国际环境的跟随式发展的过去,进化到构建国际发展新潮流的引领式发展的现在,作为高端服务业资金供给龙头的整个金融大行业,必然就会进入了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关键路径选择时期。为此,“十三五”规划建议稿中首次将互联网金融列入其中,提出要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意味着互联网金融作为经济金融的一种新业态、新种类、新概念、新分支被正式确立下来了。

  在房地产对宏观经济正面作用降低的时候,发挥经济活动中“钱”的作用就变得特别重要。要让金融业担当起服务产业由低端向高端高含金量方向升级的历史重任,就一定要充满发挥资本市场这个“钱途远大”的资金融通场所的作用,尽力挖掘沪深股市在支持经济和产业升级上的巨大潜力,这是五中全会所有经济政策顶层判断和主流经济走向一脉相承的逻辑。

  (作者系上海金融学院统计系副教授)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